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900

  第900章 你的事发了

  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nameless mountain 谷,湖波粼粼,孤舟飘荡,有老者在舟上独钓,鱼竿已落入水中,似有大鱼上钩,拖拽鱼竿在水面穿梭。

  破空声传来,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四方落下,以庚Martial King 为首,执法squad 六人,将此人瞬间包围。

  而在落下身形的同时,squad 六人便齐齐took out 了那六元禁灵锁,霎时间,老者所在空间,spiritual power 禁绝,突发的变故让老者忍不住groaned ,身形都佝偻了一些。

  Lu Ye 的位置在这老者身后右侧方,抬眼打量,见得老者精神矍铄,体型消瘦。

  这就是此行任务的目标了!

  单从外表上看,自然看不出什么名堂,但通过庚Martial King 与安墨风之前的简单对话,Lu Ye 却知,这老者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老者起身,望着站在他前方不远处的安墨风,slightly smiled :“Senior Brother 来了?”

  安墨风望着这个陪同自己一起成长,一起拜师学艺,一起将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做大做强的Junior Brother ,心如刀绞,干涩的嘴唇蠕动,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诸位小友应该是律法司Law Enforcement Team 的吧?”老者又looked towards 庚Martial King and the others ,似乎已经认命,不但没有任何要反抗的迹象,甚至还有心思评头论足一番:“果然个个不俗,年轻真是好。”

  当然,主要是反抗不了,六元禁灵锁之下,spiritual power 禁绝,眼前的老者无论之前cultivation base 有多强,此刻也只是空有强大体魄之人,发挥不出多少实力。

  庚Martial King coldly snorted ,从怀里取出一张golden-bright and dazzling 的帛纸,摊开来,朗声shouted :“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Great Elder 宁鹄,原名赵京,Yun Prefecture 人氏,八十七年前潜入Bing Province ,改名换姓,机缘拜入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隐忍蛰伏至今,意坏我Bing Province 基业,其罪有七,现由我Law Enforcement Hall 甲三squad 捉拿归案!”

  “罪一,四十三年前,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上一任Sect Master 携其外出执行任务时为你sneak attack ,不治而亡。”

  “罪二,三十九年前,重云关大战爆发时,袭杀多位Vast Heaven Alliance cultivator 。”

  “罪三,三十七年前,百战关一役为敌通风报信,致我Bing Province 蒙受莫大损失,伤亡数千人。”

  “罪四……”

  尽管心中已有猜测,可当庚Martial King 宣读宁鹄的罪状时,安墨风还是身形踉跄,脸色以肉眼可见速度变得苍白。

  浑didn’t expect ,这个与自己朝夕相处了数十年的Junior Brother ,竟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

  庚Martial King 每宣读一条罪状,安墨风的神情就沧桑一分。

  “罪五……算了,懒得念了。”庚Martial King 有些不耐地将手中罪状收起,冷冷地看着宁鹄:“总而言之,宁鹄,你的事发了,拿下!”

  一声令下时,两道Binding Dragon Rope 一左一右自上官秋与沐筝手中飞出,Magical Artifact 级别的Binding Dragon Rope 如灵蛇一般缠绕而去,一下子便将宁鹄捆的结结实实。

  任务简单的有些出乎意料。

  Lu Ye 本以为这一趟过来,怎么也要打上一场的,却没想对方居然丝毫没有要反抗的迹象,任由他们几个催动了六元禁灵锁和Binding Dragon Rope 之威。

  这一下拿住了,对方更impossible 翻出什么浪花。

  换句话说,任务基本已经结束了,剩下的,就是将面前这个宁鹄带回浩天城,至于要怎么发落,那就是刑狱那边的事了。

  就在Lu Ye 这么想的时候,心头却忽然生出一丝不对劲的感觉,冥冥之中,更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rise in the mind 。

  他神色一凛,暗暗警惕起来。

  这种心血来潮般的感应,许多时候做不得准,但也有一些时候却是一种征兆,尤其是对诞生了Divine Sense 的Lu Ye 来说,这种感应轻易不能忽视。

  猛然惊觉,哪怕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可这宁鹄没道理就这么obediently surrender ,creatures with no power still unable to live without a purpose 呢,even more how cultivator ?

  他不会不知道一旦被拿下会是什么样的后果,换做Lu Ye 处在他的位置上,哪怕明知反抗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也impossible 坐以待毙的。

  除非他不想活了。

  可看宁鹄这架势,哪怕半点求死的样子?

  体内spiritual power 被禁,身形被两道Binding Dragon Rope 捆束,宁鹄依然peaceful ,looked towards 庚Martial King :“这位Fellow Daoist ,法理不外乎人情,看在老夫如此配合的份上,让我与Senior Brother 说几句话如何?”

  庚Martial King frowned ,最终还是颔首:“一盏茶!”

  “不需要这么长时间。”宁鹄slightly smiled ,这才looked towards 脸色已经完全苍白的安墨风:“Senior Brother 想必有很多要问的东西?”

  安墨风confused ,一肚子问题,不知该从何问起,subconsciously 地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是不是有什么弄错了?Junior Brother ,你不跟他们解释解释?”

  宁鹄laughed 一声:“Senior Brother ,伱年少时便天真,老了还是如此,你这个样子,如何引领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你我皆知,律法司轻易不会大动干戈,他们若出手,必然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而且,方才这位Fellow Daoist 所说,Senior Brother 难道没有听到吗?”

  安墨风拳头紧握着,咬牙道:“如此说来,你当真是Myriad Demons Ridge 的暗子?”

  宁鹄叹息一声:“fortune plays with people 。”

  “上一代sect master ,也是为你袭杀?”

  “这可有点冤枉我了,我不知律法司哪里来的情报,竟能得知several decades 前的一些事情,但当时Old Sect Master 已经重伤在身,命不久矣,我只是送他一程罢了,不管怎么说,Old Sect Master 也教导我许多,算得上半个master ,我虽为Myriad Demons Ridge 暗子,却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那其他事呢?”

  “tentatively 算是做过吧。”宁鹄淡淡回到,眼看安墨风还要再纠缠这些,叹息一声道:“Senior Brother ,我时间不多,你就只想问这些?”

  安墨风一时语塞,何尝不知自己在问一些废话?

  宁鹄道:“Senior Brother 不必白费力气了,我确实是Myriad Demons Ridge 暗子,当年还未踏入Cultivation 之路的时候,就被送来此地,虽说是逼不得已,可终究是做了许多有损Vast Heaven Alliance 的事,律法司今天来拿人,没有错。”

  “怎么会……”事到如今,安墨风依然有些不敢相信,这事搁谁身上都确实难以接受。

  “如我这样的Myriad Demons Ridge 暗子,Vast Heaven Alliance 这边还有很多,当然,Vast Heaven Alliance 也往Myriad Demons Ridge 那边安插了许多人手,Two Great Factions 对抗至今,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不过我虽是Myriad Demons Ridge 的人,但我是在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这边长great cultivator 行的,我也一直将自己当成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的人,想着有朝一日能与Senior Brother 你带领sect ,踏入上Grade 3 之列。”

  他悠悠地眺望了一眼远方,眸中复杂:“可惜了!”

  “时辰到了,安sect master ,我们该走了。”庚Martial King loudly shouts 。

  安墨风怔立当场,显然这一系列的变故冲击的他心神不稳,思绪紊乱。

  眼见他这幅模样,宁鹄反倒有些hate iron for not becoming steel 了:“Old Sect Master 死后,诸多Elder 推举你上位,我是极力阻止的,因为Senior Brother 你不适合当这Lord of a Sect ,你的temperament 太容易受到外力影响了,如今来看,果然如此!只是一个叛徒便让你心神震荡,若是再遇到更大的事情,你又当如何?”

  “什么更大的事情?”安墨Feng Wuyi 识地追问了一句。

  “比如……extinguish sect 之危?”宁鹄目光深邃地looked towards 他。

  这一瞬间,Lu Ye 心头狂跳,之前感应到的那丝危机强烈到了极点。

  铮……

  长刀出鞘的声音惊动了所有人,众人目光汇聚时,只见Lu Ye 手中长刀已燃起火光,一刀朝宁鹄劈落下去。

  这番变故让庚Martial King and the others 都startled ,不知Lu Ye 发什么疯,他们这一趟的任务就是来拿人的,至于如何处理,不是他们需要管的,自有浩天城那边的人操心。

  若是此时动手杀人,回去了也没法交代。

  “住手!”庚Martial King 话音方落,脸色便倏地大变。

  只因被束缚在原地应该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宁鹄周身忽然涌出一股强大的无形之力,轰然朝四方swept away 。

  下一瞬,庚Martial King 便觉脑海一疼,眼前金星乱冒,其他几人更是身形不稳,纷纷朝湖中坠落。

  “Divine Sense !”庚Martial King 毕竟是True Lake Ninth Layer Realm ,虽突遭袭击,可没有立刻失去意识,在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之后,surprised and angry 交加。

  this time 的任务目标,根本不是True Lake Realm ,而是一位隐藏的Divine Sea Realm !

  谁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晋升的Divine Sea ,更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隐藏了这么多年,但只从这Divine Sense 的强度来看,对方晋升Divine Sea 应该有一段时间,其cultivation base ,最起码也有Divine Sea Second Layer Realm 的样子。

  变故突起,谁也没有防范,Divine Sense 冲击之下,安墨风和庚Martial King 还能勉强维持身形,其他几人全都落进湖中。

  六元禁灵锁的功效瞬间被破。

  唯有Lu Ye 手中长刀,余势不减地劈落。

  “en? ”宁鹄露出诧异神色。

  在他的感知中,在场众人就属Lu Ye 的cultivation base 最低,trifling True Lake First Layer Realm 而已。

  但在这突然的变故中,却是Lu Ye 的表现最为抢眼,甚至在他有所动作之前就已经出手了。

  而in his soul 念冲击下,这个True Lake First Layer Realm 的小子竟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这倒是奇事。

  宁鹄subconsciously 地以为Lu Ye 必然出身Peak Great Sect ,佩戴了什么不得了的treasure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