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901

  第901章 有ability 你拦我好了

  Lu Ye 也didn’t expect ,之前的居安思危这么快就得到了印证。

  他脖子上挂着念月仙送他的金锁,Divine Sea 之外有两道蛟影护持,Divine Sea 之内更有soul artifact 镇魂塔守护。

  莫说a trifling Divine Sea Second Layer Realm ,便是再遇到ten thousand zhang 刚也能保Divine Soul 不失。

  当宁鹄Divine Sense 冲击而出时,Lu Ye 清楚地感受到自己颈脖上的金锁绽放出一层无形的屏障,意图阻拦这道冲击。

  虽有些许效果,却不明显,无影无形的冲击直朝Lu Ye 脑海轰去,然而未至Divine Sea ,便被两蛟施展的双龙护海拦截了下来。

  镇魂塔镇守的Divine Sea ,波澜不惊。

  长刀也顺势斩落!

  宁鹄显然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律法司执法squad 到来,他没有任何反抗,不是因为想死,也并非愿意obediently surrender ,而是因为他有所依仗。

  若他真是个True Lake Realm ,六元禁灵锁和Binding Dragon Rope 双重手段之下,自然只能乖乖就范。

  可早在八年前,他就已悄悄晋升Divine Sea ,如今更有Divine Sea Second Layer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

  六元禁灵锁可以禁绝spiritual power ,却禁绝不了Divine Sense ,他随时可以摆脱束缚!

  他只是想在彻底cast aside all considerations for face 之前,跟安墨风说上几句话,这才表现的那般配合。

  所有人都小觑了他,他也小觑了Lu Ye ,不过话说回来,谁又能想到,a trifling True Lake First Layer Realm 居然丝毫不受Divine Sense 冲击的影响。

  要知道in his soul 念冲击下,便连安墨风和庚Martial King 这样的True Lake Ninth Layer Realm 都一时恍惚。

  小觑敌人,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仓促凝聚而起的护体spiritual power 并没能完全挡下Lu Ye 这凌厉一刀,刀锋斩落处,硬是在宁鹄的胸膛处斩出一道伤口。

  blood splashed ,宁鹄吃痛,迅速挣脱两道Binding Dragon Rope ,狂暴spiritual power 涌动,一拳捣出。

  this fist 快的无法描述,身形消瘦的老者在这一瞬爆发出让任何一个True Lake Realm 都感到绝望的力量。

  视野之中,那拳影迅速放大,遮天避地,Death Aura 席卷而来。

  Lu Ye 的心神前所未有的空明,手中长刀徐徐舞动,而随着长刀的舞动,演化mysterious 刀势,刀身之上火光暴涨,扭动的火光仿佛活了一般,迅速勾勒幻化,化作一个复杂繁奥的图案。

  月返!

  这一道曾在与ten thousand zhang 刚一战中立下奇功的spiritual mark 再现。

  月返破碎,Lu Ye 仓促凝聚起来的几道御守也一并破碎,拳影strikes 在长刀的刀身上,继而重重撞击在Lu Ye 身上。

  groaning sound 连带着骨折声一并响起,Lu Ye 整个人如断了线的纸鸢飞了出去,狼狈落入湖中。

  “en? ”宁鹄再次露出不解的神色。

  老实说,这短短时间内,Lu Ye 给他带来的震动太大了,不受自己的Divine Sense 冲击也就罢了,在自己一拳之下竟然没死!

  他清楚地感受到月返的威能,在那一道mysterious spiritual mark 的作用下,他strikes 出去的力量竟有一部分被反弹了回去,继而再次对他的攻击造成了削弱。

  之后对方似乎又施展了一些防御的手段,这才是他能伤而不死的原因。

  这是哪家sect 的Disciple ?

  不愧是Great Sect 出身,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这边怕是永远也培养不出这样的人才。

  Lu Ye 与宁鹄的交手只有短短一瞬间,但正是这一瞬间的拖延,救了其他人的性命。

  否则以方才那样的局势,宁鹄完全可以出手杀了所有人。

  当Lu Ye 落水的同时,安墨风与庚Martial King 也同时回过了神。

  安墨风脸上一片悲痛欲绝:“你竟是Divine Sea !”

  若说之前心里还抱有一丝幻想,那么当宁鹄展露自己的真正cultivation base 之后,这一丝幻想便轰然破碎了。

  若不是Myriad Demons Ridge 暗子,又岂会长时间隐藏自身cultivation base ,even more how ,宁鹄之前自己也承认了此事。

  “安sect master ,动手!”庚Martial King 怒喝,体表处气血和spiritual power 澎湃涌动,整个人都膨胀了一圈,悍然朝宁鹄杀去。

  他didn’t expect ,自己这次的任务目标居然是Divine Sea Realm ,这已经超乎了甲三squad 能够应对的范畴。

  Divine Sea Realm 的目标,根本不是他们这群True Lake Realm 能够拿下来的。

  这一趟怕是要bode ill rather than well 了!

  可他自然不会抛下自己的同伴逃亡,再者说,在一位Divine Sea Realm 面前,逃亡也是不现实的。

  如今能做的,就是合他与安墨风的力量,尝试能不能斩杀了宁鹄!

  “指望我这不成器的Senior Brother ,你看错人了!”宁鹄一扫之前的耄耋老态,目光变得如鹰隼一般锐利,“当年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若是交到我手上,早已晋升上Grade 3 ,又岂会蹉跎至今!”

  话落时,以拳对拳,与庚Martial King 硬拼了一击。

  魁梧的身形反而显得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猛烈震荡之下,corner of the mouth flow blood ,这还没完,宁鹄顺势就抓住了他的手腕,一把将庚Martial King 扯到面前,另一拳直击心口,动作干脆利索至极,显然是久经战阵之辈。

  轰……地一声。

  庚Martial King 身后,高高隆起了一瞬,肉眼可见的气浪轰然爆开的同时,口中鲜血狂喷。

  realm 上的巨大差距,让得宁鹄即便不动用Divine Sense ,也能碾压庚Martial King 这个True Lake Ninth Layer Realm 。

  松开手,气息萎靡的庚Martial King 滑落下去,跌进湖泊之中。

  宁鹄转过身,目光冷冷地看着安墨风:“Senior Brother ,你方才若是跟他一起出手,虽说不能胜我,却也可以纠缠片刻,伱在犹豫什么?你还要继续天真下去?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在你手上注定不会有好结果的,既如此,不如由我先灭了它!”

  这般说着,他冲天而起,直朝sect 深处掠去。

  安墨风大惊,联想到之前宁鹄所言,在想想他年轻时的脾气,连忙追了上去:“住手!哪怕你真是Myriad Demons Ridge 暗子,sect 也养你教你多年,你不能这么做。”

  “你还是如此persist in your own wrong doings !你什么时候才能清醒点?我现在就要去灭了sect ,你跟我讲甚的大道理?有ability ,你拦我好了!”

  two figures one after the other 迅速远去。

  往日此地的平静被打破,直到他们走后,才有one after another 狼狈silhouette 从中窜出,正是甲三squad 众人。

  Divine Sense 冲击之下,除了实力最强的庚Martial King 和有所依仗的Lu Ye ,其他人全都落了水,直到此刻才缓过神来。

  冲出水面,落在湖畔边,一个个咳嗽不止,狼狈万分。

  心思最细腻的沐筝转头一瞧,顿时惊了:“Captain 和Lu Ye 呢?”

  all around 不见他们的踪影,但方才他们在水下的时候可是清楚地感受到了powerhouse 交手的动静,再看看漂浮在水面的小船旁,赫然有一滩血迹在水面上散开。

  “Captain 他不会……”沐筝眼圈发红。

  康远桥立刻起身,便要再入水查探。

  便在这时,伴随着oh la la 一声响动,恢复真身的Amber 背上驮着Lu Ye ,嘴巴上咬着庚Martial King ,从湖中走了出来。

  “Captain !”几人惊呼,连忙上前查探情况。

  一番检查,发现庚Martial King 伤势严重,已陷入昏迷之中。

  Lu Ye 虽然清醒,可也一副受伤的样子。

  “怎么办?”沐筝一时没了主意。

  本以为是一趟轻松的任务,熟料半途出现了这样的变故,squad 六人,在敌人翻脸的一瞬间便扑了四个,说出去都丢人。

  “先传讯回去。”康远桥一边说着,一边取出自己的卫令,任务出现如此变故,已经不是他们的责任了,是负责情报部分的人没做好,导致任务信息错漏。

  如此局面,只有赶紧传讯,浩天城那边自会调集附近的Divine Sea Realm 来处理此事。

  但那也是需要时间的……

  有mournful scream 声和呐喊声从不远处传出,伴随着激烈的交锋余波,显然是那宁鹄在痛下杀手。

  身份彻底暴露,Bing Province 这边是待不下去了,而在临走之前,他显然是还想做点别的什么。

  之所以没有对执法squad 六人kill to the last one ,并非他大慈大悲,而是忌惮律法司。

  真要在这里杀光了执法squad 的人,那即便他能逃回Myriad Demons Ridge 那边,必然也要时刻提防律法司的打击报复,一旦被律法司这样盯上,以后想睡个好觉都难。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赶紧走。”萧入云脸色凝重。

  康远桥徐徐摇头:“就这么走了,可不能交差。”

  “有什么不能交差的,任务信息出现错漏,责不在我等,留在这里等死吗?”

  “我们现in the past 跟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的人联手,未必拿不下宁鹄!”

  Divine Sea Realm 确实了得,但宁鹄也只是个Divine Sea Second Layer Realm 罢了,他们几个True Lake Realm ,再加上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还有留守坐镇的True Lake Realm ,真要together ,就算拿不下对方,也能将对方缠住,但必然要抱着赴死的决心。

  “现in the past 怕是迟了,宁鹄既已出手,肯定要优先针对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的True Lake Realm ,他之前没杀我们,只是忌惮律法司,咱们若是真凑上去,你以为他会手软?他对自己的same sect 都能下杀手,这样的人什么事做不出来?”

  “可咱们律法司本就身负对内维稳,对外除奸的职责,碰到这种事,如何能坐视不管?”

  两人一时间吵的不可开交。

  若是庚Martial King 还醒着,那自然一切都听从他的号令,可偏偏庚Martial King 此刻陷入了昏迷之中,squad 一下就群龙无首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