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905

  第905章 why not 逃

  庚Martial King 身为执法squad 的Captain ,眼见sword cultivator 老者到来,也顾不得休憩了,忙起身上前将事情简单禀告。

  那矮小老者hearing this ,自然是惊讶至极。

  absolutely didn’t expect ,就凭眼前这些人,居然将一个Divine Sea Second Layer Realm 给斩了!

  尽管不太敢相信,可事情就摆在眼前。

  不过今日之事却是有诸多疑点……

  矮小老者思虑了片刻,抬手点在自己的Battlefield Mark 上,传了一道讯息出去。

  与此同时,数beyond a thousand li ,云层之上,一stream of light 如rainbow piercing the sun ,自浩天城的方向朝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飞去,其速之快,几如thunder 。

  那流光之中包裹的silhouette ,赫然便是律法司司主,乾无当!

  此时此刻,乾无当再无normally 里玩世不恭的神情,脸色一片凝重。

  谁能想到,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Great Elder 宁鹄不但是Myriad Demons Ridge 暗子,竟还是个Divine Sea Second Layer Realm !这么多年来,他可是从未暴露过,再加上他最近这些年深居简出,连见过他的人都少,导致情报出现了如此严重的错漏。

  自下面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乾无当心中立刻蹦出a single thought ,自己完了!

  这下恐怕不单是念月仙要来掀他的头盖骨,便连Shui Yuan 也要一并来了……

  怎么会是个Divine Sea Realm 呢?

  他一边迅速调集附近的Divine Sea Realm great cultivator 前去支援,同时自己也从浩天城动身,急急朝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方向赶赴。

  自担任律法司司主之后这么多年,他还是头一次离开浩天城,因为normally 里也没有什么事需要他亲自出手的。

  但这次事情不一样,甲三squad 中还有一个被拉了壮丁的Lu Liye ,这厮若是出事,他以后必然没好日子过。

  可浩天城距离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路途不近,他便是个Divine Sea Realm ,将自身速度催到极致,也impossible 立刻赶至。

  心中只能暗暗祈祷,Lu Liye 你可千万不能出事……

  飞至半途,忽有讯息传来。

  乾无当连忙查探,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看到什么让自己不想看到的信息。

  不过片刻后,他身形忽然顿在in midair ,表情变得古怪起来,迅速传讯回去。

  “确定宁鹄被斩?”

  “老夫亲眼所见,宁鹄生机消散,死前经历过大战,致命伤在心口处。”sword cultivator 老者回应,不过稍微让他感到疑惑的是,宁鹄死前似乎被大火烧过一样,浑身毛发都没了,就连露在外面的肌肤都有焦糊的感觉。

  紧接着,他便将自己掌握的情报汇报给乾无当。

  又补充一句:“此事疑点有三,一者,宁鹄身份暴露,why not 逃,反而还在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内大开杀戒。”

  按道理来说,宁鹄的身份暴露了,首先要做的肯定是逃亡,至于能不能逃得掉,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可他不但没逃,反而还对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众Disciple 大开杀戒。

  “二者,大战之中,安墨风没有插手,只是站在原地,疑似顾惜往日brother 情分。”

  “三者,大战之中,宁鹄似是Divine Sense 被破,导致神志混乱,这才给了其他人可趁之机。而破其Divine Sense 的,应该是Jade Blood Sect Lu Liye 手上的一件rare treasure 。”

  “rare treasure ?”

  “不错,具体是什么rare treasure 老夫就不清楚了,毕竟没有亲眼所见,但据庚Martial King 描述,大概是一柄指长的无柄小剑,老夫怀疑那是传说中的God Exterminating Sword 。”

  “God Exterminating Sword !”乾无当脸色一凛,“此物可是several decades 没有现世了,上次出现,还是在那位手上,在那位死后,此物便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Lu Liye 与那位同出一门,能得此物并不奇怪,想来是Tang Yifeng 那old bastard 交给他body protection 用的。”

  “嗯,这小子手上若真有God Exterminating Sword ,那倒是说得通了,且不提此事,另外两件事,你如何看?”

  矮小老者稍作沉吟,replied :“据我对宁鹄的了解,他如此做法,是在给安墨风施加压力,想逼迫他晋升Divine Sea 。他身份暴露,没有immediately 遁逃,反而对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Disciple 大开杀戒,安墨风见得此景,必然心神激荡,Divine Soul 震动,或有可能从中觅得一线晋升Divine Sea 的机缘。”

  “倒是解释的通。”

  “这也是为什么安墨风自大战开始便一直没有动作的原因,他应当是感受到了晋升Divine Sea 的契机,但就结果来看,他大概是失败了。”

  “如此说来,宁鹄倒是煞费了一片苦心。”

  “毕竟是很年幼的时候就被Myriad Demons Ridge 送到了这边,他虽有Myriad Demons Ridge 的底子,可长于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这一生几乎都在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中度过,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hmph ,真若有情,怎会对Direct Disciple 大开杀戒?我看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知道自己必然无法逃脱,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你暂且留在那边照看一二,等那边的事情处理妥当了再走。”

  “是!”

  结束与sword cultivator 老者的传讯,乾无当眺望着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所在的方向,重重地put out a breath ,自语一声:“God Exterminating Sword 已现,Soul Cut 刀呢?”

  想当年,这one blade one sword 可是给Myriad Demons Ridge 诸多Divine Sea Realm great cultivator 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徐徐摇头,调转方向,朝来路返回。

  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Disciples 压抑着心情的悲恸,在True Lake Realm Elder 们的指挥下打扫干净战场,收拾好same sect 的尸体。

  Lu Ye and the others 也被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这边安置进了一座Spirit Peak 修养。

  那sword cultivator 老者并没有离去,反而留了下来,这让庚Martial King 不免有些奇怪。

  按道理来说,这般Divine Sea Realm great cultivator ,come and go without a shadow or trace ,没道理会留下来照看他们几个,even more how ,这边的事基本算是了了,剩下的,就是养好伤势,回浩天城复命。

  但人家要留下来,庚Martial King 也不能多说什么,even more how ,这里还是Celestial Rainbow Mountain 的地盘。

  众人之中,Lu Ye 的伤势最轻,再加上他fleshy body 强大,生机旺盛,恢复起来的也是最快,前后只一日功夫,基本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Spirit Peak 上,small courtyard 外,凉亭中,Lu Ye 取出God Exterminating Sword 观瞧。

  这件rare treasure 在对阵宁鹄的时候发挥了奇效,若无它忽然爆发的威能,休想破去宁鹄的Divine Sense ,也就不会有后续的转机。

  他自身虽然也孕育了魂体,诞生了Divine Sense ,但终究与正统的Divine Sea Realm 是不一样的,他算是走了偏门。

  所以非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不敢随意催动Divine Sense 与Divine Sea Realm great cultivator 硬拼,这也是此前大战他一直没有催动自身Divine Sense 的原因,并非藏私,而有心有顾忌。

  God Exterminating Sword 在激发了那一次威能之后,似乎有了一些变化,表面上看起来,它还是一柄只有指长的透明无色小剑,但之前的God Exterminating Sword ,内里是有一点灵光在流淌的,此刻却是没有了。

  那一点灵光已经被God Exterminating Sword 激发,轰进了宁鹄的Divine Sea 之中。

  哪怕知道rare treasure 这东西大多是一次性的,可Lu Ye 终究还是感到可惜,这毕竟是花费了两万六千点战功从战功阁内兑换出来的,这一趟的收获也不知能不能弥补自己的损失。

  想来是……够的吧?

  面前忽有阴影投下,Lu Ye 悚然一惊,本能往后跃去,抬手拔刀。

  定眼看,却是那sword cultivator 老者,站在原地笑吟吟地望着自己。

  “小子别紧张,老夫没恶意,我与伱家head teacher 好歹也是有些渊源的。”

  Lu Ye 警惕道:“senior 所说的渊源,是交情……还是恩怨?”

  sword cultivator 老者哑然失笑:“看样子你很懂你家head teacher 啊。”

  Lu Ye 不语,old fogey 在外朋友好像不少,可敌人也多,不得不防备一二。

  “是交情也好,是恩怨也罢,不过老一辈的事老一辈自己处理,不关你们小一辈的事。”sword cultivator 老者没有给出明确答案。

  Lu Ye 却是懂了,眼前这老者哪怕与head teacher 真有一些交情,彼此间大概也不是太和睦。

  至于他说的老一辈的事老一辈自己处理……可能他是这样的人,但其他人就未必了。

  Lu Ye 可没忘记,自己之前从Jade Blood Sect 启程赶赴浩天城的时候,路上one after another 遇到了不少事,若不是Second Senior Sister 暗中护持,只怕无法在规定时限内复令。

  一旦无法复令,那可就是卫律如山了。

  那显然是对Jade Blood Sect 有怨怼之心的powerhouse 在暗中作祟,Lu Ye 至今都不知幕后之人是谁,或许永远都无法知道。

  “你手上的东西,可否让老夫看看?”sword cultivator 老者问道。

  Lu Ye 心里自然是不愿意的,可cultivation base 差距摆在这里,胳膊拗不过大腿,便爽快地将God Exterminating Sword 丢了过去。

  said without thinking :“此物威能已失,已然无用了,只是质地上有些特殊罢了。”

  拿来当御器用,还是挺不错的。

  “果然是God Exterminating Sword !”

  老者一句话把Lu Ye 惊了一跳。

  “senior 认得此物?”

  没道理的事,这东西是战功阁内兑换出来的,他特意去Heavenly Mystery 宝库找过,并没有找到God Exterminating Sword 。

  战功阁里独有的treasure ,这老者如何知晓?

  “认得!”老者颔首,“不过several decades 没见到了,Tang Yifeng 将此物传给你的时候,没告诉你此物的用法吗?”

  关head teacher 什么事?Lu Ye 心头狐疑,缓缓摇头。

  “这Old Guy ……”老者失笑,随手又将God Exterminating Sword 丢还给Lu Ye ,“我虽不知此物mysterious 之处,但它并非一次性的rare treasure ,而是能多次使用的。several decades 前,它是你那位Eldest Senior Brother 手上的treasure ,可是让Myriad Demons Ridge Divine Sea Realm become terror-stricken at the news 的杀器,如今既到了你手上,希望你不要埋没了它的威名才成。”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