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Harry Potter 之Bookworm 无敌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微微侧过身,熟练地避过了自己的正脸出现在Luna 相机中,Penelope 摸了摸Emily 柔软的发顶:“Emily ,等我回来时给你带礼物。”

“Penelope ,美国前几个月发明了新的爆炸夹心软糖。”Emily 的手指抵在下巴上蹭了蹭,软声软气地说道,头部又稍偏向着Hermione 微微shook the head 。

“它的formidable power 可比Honeydukes 的爆炸夹心软糖厉害多了,有个young wizard 一口气吃了几个把自己牙炸掉了噎死…好吧,Emily ,但你吃的时候一定只能一颗一颗来…嗯?”Penelope 本来对Emily 的请求软话,然后误会了Hermione 对着Emily 摇头的动作,“Miss Know-it-all 还没习惯magic ?不管牙炸掉了还是被糖腐蚀了不就是一个magic 或者一瓶生骨灵的事?”她将法杖拄在地上,偏过头翘起一边嘴角,“你考试得时候留点神,不然等我大胜归来看到你的成绩由哪一项没有拿到O,那真是要笑死我的…”

Hermione 干巴巴地说:“谢谢…我会小心的…”

Hermione 并没有像是平时那样丝毫不肯退让sharp-tongued 地反驳出乎Penelope 的意料,这让身为Auror 的Penelope 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她挑frowned 疑惑地反问道:“你怎么了?”

在Emily 摇头幅度加大、而Luna 的相机开始对准她们连按快门得时候,Hermione 晃了下头故作勇气地挤出来句结结巴巴的话:“怀…怀孕…”

觉得有些愧疚地Hermione 话还没完,Aaron 和Albert 那边也爆发出了热烈得叫喊声。

“Fleur 怀孕了,我要当father 了。”

Albert 快乐的声音也传到了她们耳中——Fleur 刚刚在那边也公布了自己怀孕的消息。

“你提前知道了?”Penelope 羡慕嫉妒地望向Fleur 的方向,手上的法杖都被她按得陷入了地面,“又有人怀孕,什么时候能轮到我。”

原本内心忐忑的Hermione 表情变得有些懵,Emily 的小嘴微微张开,她们一脸茫然地看Fleur 那边。

“hmph ,Fleur 估计觉得我和Albert 要出征才没说,这是被Aaron 发现了吧…”came back to his senses ,Penelope 面向Hermione 她们骄傲地昂起了下巴,随即有些恼火地twitched his lips ,“不然Fleur 和我的关系可比你要好多了…反正她肚皮里又不是Aaron 的我无所谓…”忽地,她眼眸睁大,毫不掩饰地瞪向Luna ,“Loony ,我警告你——在我去美国期间你克制点,决不允许再搞出第三条人命了…”接着她看了一眼Luna 已经恢复正常的肚子,回想起平时在家里穿着随便时对方连妊辰纹都没了样子,她的声音又有些弱了下来,“speaking of which ,你的秘诀是?”

Luna 用相机拍着,嘴里少见的回答正经了些:“你少用些有负能量的dark magic 就行了。”

“就这?”Penelope 听见后琢磨了一下记了下来,“我还是再去问Fleur ,她的方法弄不好靠谱正常一些…”

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的Penelope 就头也不回地moved towards Fleur 那边走过去了,被Fleur 打断的Hermione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她extend the hand 却没有拉住,有些helpless 地看着Penelope 的背影。

“要不我们让Aaron 没事就去找她?等她先公布,when the time comes 你先出来就说早产什么的…”Emily 一把把Hermione 的胳膊拉了下来,“现在在Fleur 之后你又来一次,Aaron 的脊椎都能被抽出来…”

“我要给他安回去挺麻烦的…”Luna 也收回了相机,“要不我直接让她脑子忽略掉你?我是说我可以对她用点类似brilliant 的Confundus Charm …”

“不行Luna !你不能随便操控别人的大脑,这是违法还没道德的事!”Hermione 皱脸上的神情就像是在对某个非常迟钝的人解释一些非常简单的事情,“我还是觉得应该让她知道…哦,你们知道我不是为了炫耀…”

Luna 耸耸肩对着Hermione 严肃的表情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Hermione ,你应该学会如何当一名mother 了…”

“什么?”Hermione 表情又变得有些懵。

“child 的事应该让child 自己解决,就像Hogwarts 校歌里那样——交给他们自己。”Luna 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地晃了晃手指,“把刚才永久混淆变成临时的,然后等你的child 们会说话了,让他们自己告诉Penelope 自己的身份…”

Hermione 对Luna 的shameless 言论弄得目瞪口呆。

一盘的Emily 先反应过来:“child 们?又是多胞胎?”

而在Harris 这边还在送行的时候,在Floating Void City 长一些有钱人的居住区,远处冲天的欢呼声和人群得喧嚣声都渐渐变小。

Sirius 双手揣在裤兜里往前走,他身旁跟着握着一面联合王国小旗子的Harry ,他们正走在送别Lupin 过后回来的路上,

“Lupin 刚刚做father 就要去前线,这实在是有点不近人情…”Harry 把旗子甩来甩去悻悻然说,“那个Umbridge 看上去还是那么让人作呕,她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骗人,居然又回Ministry of Magic 了….”

“那个toad 就该被终身监禁,我听说不是对你用了Unforgivable Curse 么?”Sirius fiercely 地踢走了一块从花坛中滚落的鹅卵石,“不过我得承认,她的确能为werewolf 们谋点福利…别担心Remus ,美国要隐藏在山中挺适合werewolf 们出手的,这次是他自己报的名想要更进一步改善werewolf 的声誉,Tonks 很支持他…”

“如果他还能一直教授我们就好了…”Harry 说完又强调道,“哦,我不是现在的teacher 不够好…只是Lupin 的教学风格更亲和,homework 也没有that many 还一样高效…”

“说起homework !Harry ,McGonagall 教授今天早上派owl 给我送信,她说上次transfiguration homework 分数之低…低到她建议我带你去治疗院,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练球撞坏了脑子…因为她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次会完成得这样差…”Sirius 的眼睛在脸上好像燃烧了起来似的,他烦躁地低吼道,“不仅如此!她还说从你这次情况看,别说N.E.W.Ts,恐怕就连Fifth Year 的O.W.Ls都过不了…你知道看到这些让我多尴尬吗?!!!”

Harry 垂头耷脑的,手里的联合王国的小旗子也耷拉着:“Sirius …”

“这让我倍感羞辱!”Sirius 微微喘着粗气,恼火地手臂奋力一挥,“…所以听着,现在开始你自己做homework !我不会再帮你做了!”

“但那是你上次抢着去做的呀…”Harry 委屈地说,“McGonagall 差点都要去请Dumbledore 和Aaron 了…”

“我再也不做了!”面上挂不住,Sirius 懊恼地快步往前走去,将Harry 甩在了身后,“真是见鬼,我上学那时的课程可比现在Harris 改革后的内容简单多了!现在的Hogwarts 在what the hell is happening ,想把你们都教成优等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