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Harry Potter 之Bookworm 无敌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夸奖Aaron 的话显然瘙到了Penelope 的痒处,刚才没怎么搭理人的她这个时候满意地对headmaster 牵动了下嘴角算是laughed ,然后指着一个孤零零地立在庭院内一棵树冠犹如巨伞的大树问:“这颗snakewood 的枝条倒是做wand 的好材料。”

这颗犹如一件艺术品的snakewood 茎苍叶秀、高大挺拔,那些呈暗棕色的叶子螺旋状排列于笔直的茎的顶端,看上去非常茂盛。

“事实上它的枝条的确为一代又一代伊法魔尼的学生们提供了wand 材料。”

见Penelope 搭话,冯塔纳简单介绍了创始人伊索·瑟尔那根wand 的来历——伊索的father 威廉·瑟尔是著名爱尔兰witch 莫瑞根的直系子孙,她的mother 则是来自Slytherin 的后裔Gaunt Family ,一家三口原本过着美好快乐的生活,平时没事就会帮助muggle 邻居之类的。

但伊索的mother 疏远已久的姐姐,葛姆蕾·Gaunt 显然character 和喜好更符合Gaunt 家的风格,认为younger sister 一家这些行为会破坏bloodline 中的纯洁性,所以放火谋杀了自己的younger sister 和妹夫,并且冒充拯救者以解救了伊索。

之后这位葛姆蕾·Gaunt 就一直按照她自己的观念,她要纠正younger sister 和妹夫的错误教育方式,让莫瑞根与Salazar ·Slytherin 的直系后代只能与purebred bloodline 的人往来——甚至在她的外甥女收到了Hogwarts 录取通知书后,这位Slytherin house 毕业的witch ,都以Hogwarts 太优待muggle 出身为由不断诋毁它,还坚持让她的外甥女伊索在家学习那些terrifying 的spell 。

但对她的外甥女伊索自己而言,一个既孤立她又对她百般折磨、几近疯狂的Aunt 所说的话,反倒使Hogwarts 显得像天堂一样,最终在女孩有了足够能力和勇气之后,她偷走了她Aunt 的wand 带着自己mother 的Igor 迪之结胸针,并且害怕Aunt 的最终magic 而搭上五月花号去往了美国。

之后就像是其他故事的主人翁一般,这位witch 在一系列冒险中获得了一些普克奇的效忠让她遇到麻烦可以summon 它们,其中还有一只和她father 同名也叫威廉。之后在一段梦中又获得了一只长角Horned Serpent 的预言警告与馈赠,结识了自己的麻鸡丈夫。

之后又在和一种昼伏夜出以人形生物为食,居住在深林中有隐形和变身能力,由一群从脱轨火车笼子中出逃的黑猩猩,和路易斯安娜州当地鳄鱼杂交偶然生产出来的妖怪隐匿怪发生了战斗后,收养了两个父母被这种monster 杀死的wizard 男孩,最后建立了伊法魔尼学校,并且伊索和自己的两个样子各自创立了一间house 。

之后,这所学校的名声传到了Britain ,传到了伊索姨妈葛姆蕾的耳中,这毫无疑问地,因为外甥女和muggle 通婚并且还建立了一座接收任何拥有magic 的人,不分纯血与否的学校让这个女疯子完全发了狂,让她想故技重施杀死外甥女夫妻来偷走曾外甥女们——家族的最后一支bloodline 让这位女疯子也不得不无视了她们身上的muggle bloodline 。

这为Gaunt 家的witch 来到格雷洛克山顶后就用Parseltongue 对那把被伊索偷走多年的wand 下了命令,被她use spell 试图让屋内的众人陷入沉睡。

伊索从来不晓得手中的wand 曾经属于Hogwarts 创办人之一的Salazar ·Slytherin ,,也不知道原来wand 所使用的核心素材竟是Basilisk 之角,更不知道这把wand 的制作者留下了对wand 下达了当接受到特定指令时进入沉睡状态的指示的后门——这个秘密已在Slytherin 家族中每一代的wand 持有者之间流传了几个世纪。

但由于伊索的两个养子的wand 杖芯是来自长角Horned Serpent 的角,它们似乎也听到了葛姆蕾的Parseltongue 并且也因此知道了自己主人即将陷入的危险而开始发出和长角Horned Serpent 类似的警示声。

虽然并没有被完全的sneak attack 成功,但几个wizard 并不是葛姆蕾这位精通战斗与dark magic witch 的对手,不过好在关键时刻,担心亲人死亡而被吓到语无伦次的伊索在叫着自己father 名字的时候,那只和她father 同名的普克奇听从了summon 用弓箭sneak attack 成功射中了正在施放强力魔咒的葛姆蕾,箭中的venom 和已经让自己成为Immortal Body 的老witch 起了催化作用,让她原地脆化后又原地爆炸了。

最后,伊索的麻鸡丈夫James 斯用真诚和他打算以普克奇的名义建立伊法魔尼第四所house 的行为,打动了那位不断抱怨伊索在十多年没呼唤过他们的威廉,让那些普克奇觉得这一家wizard 很弱需要保护的样子留在了学校一直担任学校的护卫。

而自从葛姆蕾使用Parseltongue 对Slytherin 的wand 下达指令后,wand 始终维持无法使用的状态。伊索不会Parseltongue ,但无论如何,她也不想再碰触这支wand 了,这是她不快的童年所留下的最后回忆。她和James 斯将这支wand 埋在学校外的地底下。

“一年之内,wand 所埋葬的地点长出了某种不知名的snakewood ,无论如何砍伐或摧毁它都不成。几年后,人们发现这棵树的叶子具有powerful 的医疗效果…它现在也是我们分法给学生们wand 的制杖原材料提供者之一。”把伊法魔尼创立的故事接着wand 的事说完,冯塔纳headmaster 高兴的发现Albert 和Penelope 两个不好招惹的wizard 此时的表情,果然和情报提供的一样,是从类似长角Horned Serpent 的Ravenclaw 出身owner 足够的求知欲。

“看来凡事皆有正反两面,一如Slytherin 的后代并非全是坏人,Slytherin 的wand 也同理,除了坏事外也能做好事。”Albert 想到Hogwarts Chamber of Secrets 里的Basilisk ,故意对伊法魔尼感叹道,“Slytherin 所留下的最美好的遗产,似乎都在美洲这里了。”

“学校的教师和学生们都在礼堂迎接等候,伊法魔尼的校服长袍的配色是蓝色与莓red ,这是为了纪念创始人伊索和James 斯…”透过敞开的大门看到圆形玻璃穹顶的礼堂,冯塔纳对着在木制露台上的wizard 们比了比,带着些恭维的语气introduced ,“蓝色是伊索最喜爱的颜色,因为她幼时曾梦想成为Hogwarts Ravenclaw house 的学生;red 则是出自James 斯爱吃的蔓越莓派…所有学生们以golden 的Igor 迪之结固定校袍,纪念伊索于最初的伊法魔尼小屋废墟中找到的那枚属于她mother 的Igor 迪之结形状的胸针…”

走入大厅,木制露台上的wizard 们的目光都聚焦在了Albert 和Penelope 他们这entire group 的身上,在冯塔纳的带领下,房间里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掌声并不热情,冯塔纳有些尴尬地放下了手,有些紧张地偷瞄Albert 和Penelope 的神色,发现对方并不在意后才relaxed ,但他也发现对方的视线落在了刻在大厅石地板的正中央的同样为Igor 迪之结的地板上。

“那是我们separate house 的地方。”留意到Penelope 的目光,在全body refiner master 生的一片静默中,冯塔纳introduced ,“每一年,new student 靠着墙绕成一圈站好,然后一个个被叫来站在这个Igor 迪之结上方。具有magic power 的雕像会根据wizard 的aptitude innate talent 性情有所反应——如果长角的Horned Serpent house 想招揽该学生,镶嵌于额头上的水晶就会发亮。Wampus house 想要学生的话会发出roar ,Thunderbird 会振翅飞翔,而普克奇则会扬起手中的弓箭。”

“这么说,可能会有不止一具雕像有所反应来?”Penelope 敏锐地说,然后略带讽刺地说,“Hogwarts 的Sorting Hat 也经常有发现学生有被分到多个学校潜力的时候,但它更注重隐私,基本只和学生自己交流,也会参考学生自己的建议…这方面似乎它更民主一点。”

“呃,的确有这种可能…Miss Clearwater ,不过当有不止一个house 的雕像表示招揽学生的意愿,那么选择权就落到了学生本人身上…”冯塔纳试图对自家house separate house 也很民主的情况进行说明,然后很快又放弃了争执,“不过有两个以上house 有反应这种情况比较罕见,或许十年只会发生一次,当然最夸张一次还是瑟拉菲娜·皮奎里主席入学时,当时四间house 都想要招揽她,这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情况,而她最终选择了与Ravenclaw 类似的长Horned Serpent house …。”接着,这位临时headmaster extend the hand 发出了邀请,“Harris 阁下,Miss Clearwater ,两位来都来了,如果有兴趣的话,不如也在此尝试一下separate house ?”(作者注:对作者来说就是写都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