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 Potter and The Invincible Bookworm Chapter 146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Harry Potter 之Bookworm 无敌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面对邀请,Albert 和Penelope 并没有拒绝——这其实Owen 在和学校方商谈交接时安排的节目,目的就是用伊法魔尼的separate house 程序,来表示Harris 也是能被这所学校认可的wizard ,借此拉进和伊法魔尼wizard 们的距离。

Albert looked towards Penelope ,Penelope nodded 就迈步踏了上去:“我猜会长角Horned Serpent 。”

冯塔纳headmaster 恭维地说:“长角Horned Serpent house 是伊索本人亲自创立的,它代表着智慧,偏爱聪颖爱读书的wizard ,house 的特征有些类似于Hogwarts Ravenclaw 与Slytherin 两者之间。”

这种separate house 果然吸引了木制露台上的young wizards 的好奇,在全体wizard 的一片静默中,大家等待着具有magic power 的雕像有所反应。

那个长角Horned Serpent 雕像镶嵌于额头上的水晶忽地放出亮光;与此同时,Wampus 的雕像的roar 声在整个礼堂中回荡;而那只Thunderbird 却展翅飞起,在礼堂中翱翔一周后又回到原位。

礼堂中几乎同时响起了抽气声,议论声轰然响起。

能被伊法魔尼house 接受并不足为奇,甚至能被双house 承认也是经常发生的事,因为它原本就是第一所接受任何有use spell 能力wizard education for everyone, irrespective of background 的house ——但面前这个凶名在外的女Auror 竟然可以让三个house 同时招揽,这种待遇起码对于这批正在就读的wizard 而言,他们从未见过只是能从长辈们那会听过。

“我有several decades 没见过了,Miss Clearwater 的innate talent 实在优秀。”冯塔纳赞叹得晃着头鼓掌,惊讶得连声调都扬高了几分,解释的语速也变快了一些,“Thunderbird house 的创立者是伊索的养子查威克•布特,它代表灵魂,house 中则多为喜好冒险之人,house 的特征有些类似于Gryffindor 与Hufflepuff 。至于Wampus house 则代表躯体,崇尚champion ,是查威克的同胞brother 韦伯•布特创建的,house 特征类似于Gryffindor 与Slytherin 两者之间。”

“Sorting Hat 有考虑过把我分到Slytherin ,不过最后还是去了Ravenclaw …”Penelope 对结果还算满意,稍微温和地把自己曾经的经历说了出来,“剩下那个就是那个伊索的麻鸡丈夫James 斯•斯图尔特创建的普克奇house 吧?代表什么意思?”(作者注:网上很多人对Slytherin 有所误解,甚至认为只收纯血,而实际Voldemort 和Snape 以及差点分到蛇院的Harry 都是half-blood ,另外参考Deathly Hallows 第二十三章Malfoy manor 这一章中,Death Eater 斯卡比奥说的那句没有几个mudblood 的Slytherin 说明蛇院在偶尔的情况下muggle bloodline 也是收的,虽然这和创始人的理念似乎不和。)

“是的,它代表内心…house wizard 多为kind-hearted 的医者。house 特征类似于Ravenclaw 与Hufflepuff 两者之间。”冯塔纳想到对方唯有普克奇雕像没有反应,回答起来更加谨慎了。

“听起来那可能更适合你,Albert 换你试试吧。”Penelope 对着那个石地板的正中央的Igor 迪之结昂了昂下巴。

“didn’t expect 伊法魔尼和Hogwarts 如此有渊源。”Albert 笑了下,平和地对冯塔纳说道,“我在Hogwarts 是一名Ravenclaw ,但Sorting Hat 的确考虑过把我分到Hufflepuff …或许普克奇会为我有反应,起码我那会Episkey 用的还不错…”

说着,Albert 向着separate house 区的Igor 迪之结地板走了过去,礼堂中原本喧嚣的议论声稍稍平息了一些,Albert •Harris 的名声的确要比刚刚那个Britain 出了名凶残的女Auror 要好上不少。

等这位Harris 家的eldest son 站了上去后,几乎是瞬间,所有的雕像都有了反应,连刚刚在Penelope 时没有动静的普克奇也扬起了手中的弓箭。

““太奇妙了,Harris 阁下,你一定会取得很大的成就的…呃,我是说你会取得更Great Accomplishment 就的!”冯塔纳惊呼出声,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不过你知道,哦,你不知道…上一次做到的已经是半个多世纪前的事情了……之前让四所house 都希望录取的人是瑟拉菲娜•皮奎利女士,最终她选择了长角Horned Serpent house ,毕业后还担任了美国magic 国会主席…”

礼堂仿佛被wizard 的议论声掀翻了,这样的情形让until now 都很重视separate house 传统的伊法魔尼wizard 们很是激动,有些wizard 甚至对于引发这种景象的Albert 产生了些许尊敬和推崇——他们知道Harris 们的magic innate talent 和水平很高,但是美国的separate house 看的是wizard 的品性,而Albert 拥有全部的伊法魔尼重视的特质,这让不少young wizard 放下了一些抵触,还产生了亲切感。

“Harris 阁下!Miss Clearwater ,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请随我去挑选一下wand 完成流程吧,我知道两位大人都有自己的…但权当做纪念品吧。”冯塔纳extend the hand 做出邀请的姿势,语气有些热切地说道,“它们都是有北美四大wand 制作师打造,他们或许没有Ollivander Master 和Gregorovitch Master 那样全面,但都又各自擅长和专精的材质,作品集合起来也足以满足所有北美wizard 的需求…”

“我知道希柯巴·沃尔夫Master 的风格,对方在电视上看到Hermione ·Miss Granger 的Thunderbird 宠物后来信要了一些粗壮的羽毛,之后还回赠了几根做工非常refined 的wand 作为回礼,都具有很powerful 的力量,虽然对大多数wizard 们来说有些难以掌握…”Albert 带着些许赞扬的语气说,“不过,我知道北美magic circle 对于保密法…呃,我是说伊法魔尼对此非常严谨的规范,所有young wizard 在前往伊法魔尼就读之前皆不得持有wand ,而即便来到了学校,假期间wand 也不得携带出校,这种规定会直到他们毕业位置才算解禁…我想选几根作为回过礼品,可能要送给一些young wizard ,不知道能不能行个方便?”

“这种交流是伊法魔尼house 的荣幸…四种wand 都一样捎上一些吧,就像贵国制杖Master Ollivander 先生说的wand 选择wizard 那样,总是要多匹配一下才能发现哪根更顺手…”见受是个house 认可的Albert 语气中透露出的尊重,让周围young wizards 表情缓和了一些,冯塔纳relaxed 也显得格外高兴,“另外的制作人,像是出身于麻鸡家庭的约翰内斯·琼克尔先生,他的father 是一个出色的木匠,因而他的wand 杖身质量都格外的好,Wampus 的毛发是他最喜爱使用的杖芯材料很适合champion 们;还有已故的蒂亚戈·奎塔纳先生,他的每根wand 中都内含一根阿肯色州怀特河怪的半透明背脊刺,所施展的spell 强力且优雅…但由于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诱捕怀特河怪的方法,所以在他去世后,以其为杖芯的wand 就停产了…”说到这,这位headmaster 似乎发现了女Auror 的不耐cautiously 地说,“另外还有维奥莱塔·博韦女士,她制作的所有wand 都使用湿地夏花山楂作为木材,虽然她始终拒绝透露自己所使用的杖芯材料,但她的wand 会与一些dark magic 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

见伊法魔尼的headmaster 胆怯地看着自己的模样,Penelope laughed ,然后用自认为大度的姿态用有些尖锐的声音放松地说:“哦?这么说伊法魔尼对dark magic 的态度也还算开明了?”

冯塔纳somewhat guilty 地看了一眼那些普克奇house 的学生,然后声音有些别扭地说:“Miss Clearwater 你知道我们house 还算民主,所以很多学生们想学…不过还并没有到Durmstrang 的程度,另外对…”

“就是不能擦!”一声苍老的、有些含糊的暴怒声骤然从门外传来,打断了这位headmaster 对伊法魔尼魔咒教学选择上的说明。

“老Pukwudgie 放下你弓!这里没你说话的份!”随即一个更严厉的女人呵斥声,她的音量并不高,但是能感受到那语气中的冰冷和轻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