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 Potter and The Invincible Bookworm Chapter 151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Harry Potter 之Bookworm 无敌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那些没有情绪的undying creatures 水手们,在并没有得到summon 者新命令的情况下,还是没有一点点情绪波动,平稳地浮空船驶入这片通道。

在浮空船经过后的空隙,立刻就会被翻滚的undying creatures 占据填满,这些代表着黑暗的没有生命的非活物们如同黑云,densely packed 一大片将来路堵塞,因为距离silver light 变得本来就变得稀薄的全知之眼也完全对浮空船起不了任何作用了。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仿佛只剩下这些undying creatures 行动的hua hua 声,这声音刺耳嘈杂,这枯燥的前行仿佛永无止境……

在不知道航行了多长时间之后,甲板上Aaron 原本淡漠的神色发生了变化,他下颌微收,眉头蹙起握紧了手中的法杖,远远地尽头处,在灰色的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终于出现了不同的景象。

远处灰暗深处中的黑暗,就像是一团无定型的black 薄雾,它四处伸展变幻,似乎是无法遏制的涌动物质,如触角如云朵如雾霭,飘飘荡荡有深有浅明灭不定…

这东西看上去包含着莫大的恐怖,明明远远望去不定形态,却让人莫名地感觉到它的狰狞,油然而生的恐惧感袭上心头,仿佛卷入其中的一切都会被它吞噬。

而随着浮空船深入渐渐驶近这团东西,便将它看得更加清晰,浮空船仿若陷入了overflowing heaven stormy seas 之中,感受到强烈的震动。

这是一个巨大的无边黑暗的形体,那black 的薄雾延展开去仿若看不到尽头,面对着Aaron 方向的可以看清的是它长着长长的Basilisk 骨架一样的肢体,那肢体扭曲延展,没入黑暗中看不到尽头…但本该是Basilisk 头骨部分却可以清晰地看出那是一个巨大的畸形类人生物skull ,而那些black 的薄雾明灭不定地在skull 的嘴巴、眼睛、鼻子的窟窿中穿梭。

而那形态蜷缩伸展扭曲、盘旋不定的可怖black 薄雾无法遏制涌动般不断颤抖和膨胀,生产出被丑恶畸形的undying creatures ,包括没有身体的上肢和下肢,滚动的头,挣扎着的骷髅、Inferius 或者死亡Knight 等undying creatures 。

那些腐烂的尸体、被朽烂皮肤裹住的black 骷髅、zombie ,还有穿着black cloak 的dementor 试图从这团black 的薄雾之中挣脱爬出,但除了少数幸运儿,大多数探出身体没有多少就又被如同触手般灵活的薄雾拉回其中,反被其创造者吞掉。

就像是一切生命、一切声音、一切动作都会迎来尽头,“死亡”、”Destruction” 、“灾害”这些字眼是看到这团东西的人产生的first impression 。

Aaron 扶住一旁的船舷,注视着这个东西想将它看清时,一种又痛又痒、带有灼烧感的感觉让他闭上了眼睛用力挤了挤,有忍不住伸手去揉了揉,随即还晃了晃脑袋才把这种及作用于肉体也作用于精神的不适感甩开。

等再看时,已经不被其困扰的Aaron 估计了一下这种直视它被影响强度,判断如果换做是一般凡人wizard ,估计在醒悟之前得将自己的眼睛挖出来了才会停止…

这张畸形骷髅面庞突兀地长在那伸展扭曲的如Basilisk 的躯体之上,像是注意到了浮空船,空洞洞的面孔用一种怀疑和质问的可憎表情凝视着他——其精神中满怀着对外在world 的憎恶。

而当这个被world 认为savior 的男巫,与这个实际上是空洞的黑暗却充满了狡诈的眼睛对视时,恐惧流遍了他的每一根blood vessels ——哪怕是他现在理论上也不算个凡人了。

Aaron 攥紧了自己手中的法杖,他心知肚明眼前这个就是自己此行的目标,不同于之前的化身,Herpo 这次直接呈现出了自己的本体。

浮空船放慢了速度,悬停在这足以称作monster 的面前,那些黑雾剧烈地颤动,围绕着那个巨大的skull 旋转飘荡,巨大的Basilisk 的躯体在黑雾中甩动,最终被黑雾完全包围。

Aaron 没有让那些实质上只是为了安慰活人的亡灵军队陪同,而是自己从浮空船上飘了下来,落到了这篇灰败毫无乐趣的土地上,然后他才感受到眼前的巨物正在地面上造成了更强烈的地震。

而随着Aaron 的降落,就像是被按下了开关,如同茧子被破开般,黑雾从all around 汇集塌缩,最后变回人形、五官犹如一只好斗的公羊的老人依着他那把poisonous snake 造型的法杖从中走出,之前那些眼神中的危险被他收敛在了现在透露出一种傲慢和etiquette 的眼神中。

Aaron 敏锐的发现了对方第一次遭遇时的扮相不同,他身上其他陈旧地古希腊风格服饰不一样,他的身上那件透着微光的black cloak 格外扎眼。

“Aaron Harris 先生…哦,抱歉,Harris Your Majesty ….你总算回到了我的土地上来做客…”仿佛喉咙里哽塞住了什么东西、沙哑,压抑而缓慢仿若能震慑生灵分辨不清男女的声音从Herpo 的口中响起,“实际上在你进来之前,我一直以为你会一直呆在你的Fiefdom 里。”

“逃避虽然可耻,但如果有用的话我不介意如此。”Aaron 摊开手耸耸肩,“但现在看来你也没你之前表现的那么‘知错能改’和忠于职守…不过你的口音倒真进步了不少。”

“我想办法弄了一台你公司的电视,学了不少新东西,不管是wizard 的还是muggle 的…就是我这要确保信号得我亲自维持有点麻烦…说起你的指责…就像对muggle 们算是绝症的肿瘤来说,放疗化疗虽然会杀死那些本不该现在就死的东西,但却能拯救整个生命…”Death 戴着silver 宽戒指的手拄在眼镜蛇造型的拐杖上,看上去似乎对Aaron 的话平静无波地说道,“不过在开始正事前,Harris Your Majesty ,你上次在Diagon Alley 邀请我吃了Brown 尼蛋糕…虽然味道很不错,但是我当时告诉你没有我们国家的果仁蜜饼好吃…但你的表情我记得似乎不以为然,所以我前段时间去往凡人的world 的时候,便特意让Avatar 亲手做了点…可以先请你尝尝,顺便听听我的提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