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 Potter and The Invincible Bookworm Chapter 152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文斗还是武斗的区别…加上你忽悠人的ability ,以及一个神居然这么偏爱一个凡人这点,已经值得我试一试,总是不费我太多功夫的…”Death 平静地说,this time 把眼神真正聚焦在Aaron 的脸上,“过人的Wit beyond measure is a man’s greatest treasure …”

Death Herpo 拉长了声音喟叹了一句Ravenclaw 的名言,随即便似乎失去了交谈的耐心,撇开脸不耐烦地挥手。

hong long long 惊涛拍岸的声音响起。

远处周围那些黑潮翻滚着涌过来,in the sky 的那些东飘西荡的dementor 也找到了目标,扎着腐烂的手蜂拥而至。

使得这方原本就显得十分灰败的Heaven and Earth 光线更加地暗下来,多了份gloomy 和压抑。

这些都东西重新开始逼近Aaron 和他头顶所在浮空船,并没没有立即发起进攻,而是把自己的速度缓滞了下来。

在一片zhi zhi 嘎嘎的声响之中,这片汹涌的黑潮顿时散开分裂,那些骷髅zhi zhi 嘎嘎地步入就近的队伍、Inferius 们惨白着面孔歪歪扭扭地挤了进去。有些缺胳膊断腿的骨头架子行动没那么利索,反倒被挤得摔倒在地,随即被践踏得支零破碎。

在一阵让人感到恶心和头昏脑涨的蠕动中,这些undying creatures 最后汇做了七条长河,每一条长河的最前面都出现了一些看起来特比扎眼的undying creatures ,由一位看起来最powerful 的亡灵带领。

Aaron 让自己转了半圈晃眼看过去,一眼就发现这些Death 的头领都是一些old acquaintance 。

当初他掉入Ministry of Magic 拱门帷幔后遇到的那四个死亡Knight 各自带了一队,他们看上go with 之前相比明显还是有些变化,原本破破烂烂的护甲头盔这时也全部换上的新的,充满了危险性并且让Aaron 也只能通过他们把面罩敞开后露出的脸孔才能辨识出他们的身份。

握在有着金黄枯发、大胡子上扎着胡辫前维京国王哈拉尔手中的那面巨大圆盾上原本的那些坑坑洼洼都消失无踪,看上去如同新炼制的一般,腰间挂着的斧子上也带着腐败气息显然是一件magic 武器。

而在维京亡灵身边身材小了至少一圈England 国王哈罗德、他的一只眼睛正中依旧插着那支由Aaron 用瓦西瓦底咒射出的利箭,只有尾羽露在外面微微晃动——他身着上古England 装饰风格罩袍和锁子甲也全部换成了精制品。

而其他带着护鼻盔的威廉和另外一位和Aaron 没有交际拿着短枪的亡灵Knight ,正各自骑一匹骷髅马上,配合着身上的似乎是用dementor 做的cloak 看上去十分邪恶,它们腰间冒着red light 的Knight long sword 撞到身上的护甲簌簌作响。

“powerful 的主人omnipotent ,赐予了我们永生。这个cannot tell good from bad 的Harris ,竟然敢拒绝主人的提议,这次我和Voldemort 大人会替主人解决掉你!让你这个卑贱的家伙付出代价!”一个用沙哑刺耳却又带着婴儿般假声的声音激动得有些发紧。

Aaron 知道这是刚他注意到的Bellatrix 和鲁道夫斯这对亡灵夫妻里的那位妻子又子在叫嚣——她的面目显得比以前狰狞了不少。此时正对着Aaron 举起了做抓人状的双手,她那变成了长长金属sharp claw 的手指十分抢眼。

这对夫妻的皮肤像被淹死者一样,灰败到透着蓝的惨白,两只眼睛泛着red light ,口中在说话时露出的锋利的獠牙说明了他们此时的Vampire 身份。

不过手下突如其来的插话,让Death Herpo 双唇紧闭、额头上的皱纹堆起,这让他浑身显得更加严厉冰冷。

“抱歉主人!我还没有教好她规矩!”一个像蛇一般的声音响起,这个身躯立刻躬身向Death Herpo 道歉,随即起身terrifying 地呵斥,“安静!Bella ,我一会儿再Pack 你!主人面前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接话!”

Vampire witch 也意识到自己以前习惯带来的错误,她不敢辩驳只是在原地瑟瑟发抖。

Aaron 摸了摸下巴,看了一眼这个站在最中间的那个人形物体,它如同干尸一股枯瘦、只挂了层皮般有些干枯的身躯上披着一件看上去很是华贵的由七种dark green 组成的magic 袍,皮肉溃烂、露出了大部分骨架的面颊上,一只如同破碎的玻璃粘在了眼眶之中的假眼骇人地盯着他看,另外一只深red 的瞳孔在空洞的眼眶中闪耀着邪恶的rays of light ,面颊上很不明显的细长鼻骨,看上去就像是没有鼻子般,他像是木乃伊一样腐败的假手捏成了拳头。

“哦?Herpo ,我刚才晃眼一看还以为是你养的一只小Lich ,didn’t expect 你把这些二流子也召进队伍了?白白拉低了你的风格…”Aaron 似乎和Death 一样,把这些亡灵当成了低贱生物一般没有和他们直接对话的意思,而是调侃起Death 起来。

“他对你的仇恨起码用到外面那群人身上很好用不是吗?”Herpo casually 的回应,然后looked towards Voldemort ,“我想你会很好的利用这次机会对吧!”

“赞美万能powerful 的吾主!我一定会珍惜它!”Voldemort 就像以前他的Death Eater 得到他的应允才敢说话一般,它因为已经没了嘴皮而露出的牙齿上镶满了各色灵魂宝石一样的东西,隐隐约约还能从里面看出囚禁的一些无事者的灵魂projection 正在无助的想从这些宝石里脱困,“Harris ,你太无礼自大了!你想不到吧你卑鄙的阴谋反倒让我幸运地遇到主人获得了永生。”

“Harris ,终于让吾再次等到汝,吾要报一箭之仇。”那个眼睛中还插着箭矢的死亡Knight 哈罗德也in a low, muffled voice 地怒吼——这让骑在马上的死亡Knight 威廉似乎有些尴尬的让眼中的火光弱势了几分。

Aaron 还是没有搭理这些东西,他无所畏惧地站起身向Death Herpo 问道:“所以,你是想让我和他们先玩玩吗?”

“我不会如此不尊重你…Mr. Harris …”双手交叠拄着拐杖的Death Herpo 缓缓shook the head ,他偏着头对那四个死亡Knight instructed ,“带着这些新来的一起,到外圈那些长城去,我允许你们可以随意进攻这些愚蠢的凡人,让他们感受死亡的阴影…那些dementor 可以派去骚扰Floating Void City ,但你们几个就不要靠近了,我想短时间内我没什么时间来复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