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 Potter and The Invincible Bookworm Chapter 155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母女搭配

只能惊恐地盯着这突如其来的giant dragon 。一些实力不济的Death Knight 在这种震慑之下,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整个人像生根似地动也不动地站在那儿,手中的刀枪、giant axe 、盾牌都无力地垂下,连身下的骨马都四腿一软瘫在了地上。

Voldemort 见到这种情形,完好那只眼睛周围龟裂的皮肤狰狞的几欲爆裂开来,那只维克那之眼在眼眶中凸起,死死地盯住了giant dragon ,这让他的面庞看上去更为可怖。

这位Dark Lord 虽然还来不及细想为什么这些Death Knight 会对着Lovegood 家的witch 叫创始人的名字,但意识到情况不对的他直接按住了Dark Mark ,他嘶声道:“我活着的仆人们,我允许你们先回去,从这活着回去,我将给与你们更多的恩赐…”

一些被困在fireplace 的Death Eater 们因为倒霉太靠近了Ravenclaw ,无法忍受本质是神的威压,受到震慑后的他们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恐慌,茫然失措,满脑子转悠的都是逃走这样a single thought ,但他们的手脚酸软无力,身体晃了晃也无法行动。

而Otherworld Gate 附近因为离的远的Death Eater 们,Dark Lord 的命令such as the amnesty 般的立刻按向了之前准备的portkey ,但随即他们惊恐地发现,手中的portkey 都被阻断了,一点magic 波动都没有,就像是他们拿来的时候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物件一般。

一部分Death Eater 像被雷劈过一般愣愣地戳在那,有些惊恐之下不死心地试图summon 自己家族的house elf ,但再坚毅的Death Eater 最后双.腿也开始不听使唤地发颤——Disapparation 是最容易也最常见会被禁止的传送手段,他们过来就是breakthrough 了这种Formation 这倒是不足为奇,但是portkey 和house elf 使用的空间magic 在他们原本的印象中是禁止不了的,可现在这些方法竟然都失去了效力。

一旁的Bella 的目光从Dark Lord 收回来后,和自己的丈夫鲁道夫斯对上了,她的目光在对方脸上转了几圈迟疑了一会,接着fiercely 地说道:“蠢货,等会你把拉巴Stan 那只有Dark Mark 的手砍下来,等会让他找个扫帚飞出范围之后有多远就滚多远。”

鲁道夫斯原本正想开口,听到妻子的话倒有些诧异地盯着对方,他抬起那只假臂按住了胳膊上的Dark Mark 就想要说话,却像被梗塞住了喉咙说不出口。

Bellatrix 似乎对鲁道夫斯这幅模样非常厌恶,撇开脸嫌弃地说:“他对我和Dark Lord 可比忠诚多,他该给Lestrange 家留个后再来接受主人的恩赐。”

这时,一声如同奔雷般沉稳浑厚的Dragon’s roar 响起,fireplace 处的Death Eater 们响起了高decibel 的尖叫,甚至许多属于活人一方的wizard 都吓得摔倒在地上,手脚并用地向后挪去,但他们无处可逃。

Luna 骑着那条万色返空五头giant dragon 从长城下迅速冲出拔高,这次直接略过了那些fireplace ,只是在飞行过程中,用五颗龙头对着刚处于她附近的临时Floo Network 网点发出攻击。

五种不同的攻击同时发动,在这些Death Eater 的眼中就像是地狱深渊突然降临,没有谁的魔咒能抵得过这样的攻击。这些Death Eater 和undying creatures 在giant dragon 的五种攻击面前渺小得如同尘埃,Death Eater 们合力支撑起的超级铁甲body protection magic 盾墙在这样的攻势下脆弱得就像是一个一戳即破的肥皂泡,激活的防护magic 卷轴完全抵不住这样级数的攻击,根本无法防护得住,将他们包裹的巨大透明光墙只是晃了晃就彻底破碎,而那寒霜烈火闪电腐蚀等攻击就当头淋下来。

被瞬间冰冻或者雷电劈亡的Death Eater 倒是还幸福一些,那些被烈火烧伤的Death Eater 还要承受一段时间的折磨。他们痛苦地跪倒在地上,凄惨地喊叫,有的甚至绝望地向外圈爬过去,企图能逃离,但没有爬几步就彻底没了气息,变成了人形焦炭。

撕心裂肺、极度压抑狂躁、痛苦刺耳的恐怖尖叫声响彻这方空间,这不仅仅是一种声音,而是混合的又长又短的尖叫声,但听起来无不适让人倍感凄厉怪异的哀嚎。

那些被Luna 漏掉的偏远处fireplace ,被她女儿接班特别关照了。。

fireplace 前的Death Eater dark wizard 包括那些house elf ,听到这种突然出现的声音,不少人只来得急捂着耳朵、就痛苦得五官狰狞地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上,Silencio 地蜷缩着死去了。

哪怕是一些反应敏捷已经使用出Muffliato 之类spell 的wizard 也难以幸免,没能在那凄厉的尖叫声中幸存。

从地下钻出来的脑袋的发动了sneak attack 的Helena ,在完成第一次袭击后,就开始just and honorable 地带着她的女鬼合唱团,漂浮在这方区域的高空中,开始向着下一个fireplace 方向前进——那些面如骷髅、散发着银绿色rays of light 的女鬼们mouth opened wide ,刚刚那些致命的尖叫声正是她们发出的。

女鬼们这种撕心裂肺的哀嚎是直接作用于灵魂的,而且在一定范围内所有人都可以听到这terrifying 的凄厉尖叫声,如果willpower 不够坚定,就会死亡。

而如此多的女鬼同时哀嚎,这些Death Eater 根本无法抵抗——女鬼们本身看来也乐于如此,被强迫加入合唱团扭曲天性唱歌的生活带来的压抑in this brief moment 得到了施放。

而万色返空giant dragon 本身,已经振翅飞到了一面原Otherworld Gate 上空,喷吐的龙息,从高空中倾泄一般倒下灼热的lava 般的火焰、无尽的thunder 。

因为首先被照顾的Otherworld Gate 附近的亡灵聚集地,已经一片狼藉,混杂着碎裂的肢体形成了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的可怖ice sculpture 、身上continuously 冒着气泡,被腐蚀得皮肤黑青面目全非而失去生命的残骸、烧焦的pitch black skeleton 尸体…

所有亡灵们,只要有智力的,都明白了为什么之前那些活人wizard 们开始围而不攻了——被喷吐地点的围着亡灵的活人们,现在只是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的忙于给自己面前制造更多防护,以免被这些超乎他们想想的龙息波及。

看着这对母女的配合,Penelope 骑在Drogon 身上不满地coldly snorted :“这Loony 之前怕麻烦不参加战斗,现在自己又跑过来骑龙玩作秀…还带着女儿…“

“她不担心身份因Diadem 暴露了?那为什么不干脆变成本体迅速解决呢?”骑在一头Ukrainian Iron Belly Dragon 身上的Emily 手指在下巴上点着有些困惑,“她又为什么肯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