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绝望world 。

    正指点金猴Destruction Dao 的Locke ,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般,抬头向绝望world 的ash-gray 天空看去。

    不止Locke 感受到了异常,同样位于这处死裔乐园规则险地正上方的Level 8 生物死裔费姆顿,也不禁翻了个身。

    这次的翻身并不仅仅是普通的翻身,而是在感受到剧烈能量和元素动荡即将到来,死裔费姆顿也终于中沉睡中彻底苏醒。

    无比汹涌且浑厚的死亡元素,以费姆顿为中心,向all directions 扩散而去。

    唯有那些老牌生存者和半步Peak 以上的绝望者,才大致知道这些死亡元素之云的成片出现,意味着什么。

    亦是在死裔费姆顿苏醒的过程中,原本ash-gray 的天空终于有所mutation 。

    一道滚滚成型的vortex 柱缓慢出现,而在vortex 的中心,一点红光尤为醒目。

    也是在看到那一抹红光的瞬间,Locke 心知离开的时候到了。

    将金猴唤至面前,Locke 说道“绝望world 与地狱的连接通道即将打开,为避免通道成型瞬间,绝望world 的这些生存者、死裔费姆顿、Light God 族以及地狱恶魔等多方混战使你出现什么意外,我将用仅存的Sovereign 之魂送你离开。”

    除了安顿金猴外,Locke 还向聚拢过来的白骨亡Spirit Crystal 晶和白磷莹虫说道“you two little fellow 这些年服侍在我左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我的Sovereign 之魂只够支撑送金猴一人安然离开绝望world ,不过you two 也别太担心,等绝望world 与地狱的通道彻底稳固之时,你们可以通过那条通道离开。”

    说罢,也不管金猴and the others 作何回答,Locke 直接摆了摆手说道“离开之日就在此时,我也该完成最后的使命。”

    绝望world in the sky 出现的vortex 其实就是以Locke 为道标,他留给幻魔芮尔的那根头发,便是与此时绝望world 内Locke 的Avatar 遥遥呼应。

    感受着隐隐将至的能量通道即将出现,Locke 的Avatar 不禁向绝望world 的ash-gray 天空飞去。

    随着一抹Sovereign 级生物特有的规则气息向西面八方溢散,不仅in the sky 的死裔费姆顿注意到了Locke 的这具Avatar ,同样死裔乐园规则险地的无数生存者和绝望者也发现了他!

    “Sovereign 级生物的Avatar ?!”

    “干掉他,抢夺Sovereign 之魂!”伴随着第一个Peak 绝望者向Locke 的Avatar 冲去,其它数量更多的生存者和绝望者亦前仆后继向升上天空的Locke Avatar 追去。

    只可惜这个时候,它们要想再找Locke 的麻烦,已经有点迟了。

    “hong long! ”深邃且压抑的vortex 中,一条Heavenspan 血色能量光柱陡然出现。

    这道血色能量光柱与地狱world 横贯5-Layer 地狱空间的那条血色光柱何其相似,并且隐隐的空间与Power of Time 波动,也在这血色光柱周围浮现。

    血色能量光柱immediately 便吞没了Locke Avatar ,使得Locke Avatar 与那些追赶而来的生存者和绝望者彻底分隔开来。

    期间也有不怕死的生存者和绝望者企图冲入血色光柱,但结果却是这些后续追击而来的绝望world 生物,被还未彻底稳固的Space-Time Power 彻底撕成碎片。

    连通地狱与绝望world 的通道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搭建而成,虽说代表连通两个world 的血色光柱已经出现,但要想切实达成两个world 的沟通,还得一段时间的等待磨合。

    亦是overwhelming majority 生存者和绝望者的注意力都放在消失于血色光柱内的Locke Avatar 时,另一边金猴已经在Locke 所留Sovereign 之力的加持下,向绝望world 天空的另一方向飞去。

    关注到金猴动向的共有两人,除了这些年来始终与金猴切磋continuously yellow robe 光头外,还有一个则是外形类似某种insect beast 的黑鳞Peak 绝望者。

    只不过面对金猴的离开,yellow robe 光头从始至终都是无动于衷。

    他的确发现了金猴周围所存在的部分Sovereign 之魂,但不知是不愿与金猴争夺,还是更多注意力放在了血色光柱和已经苏醒的死裔费姆顿身上,光头并未对此作出什么行动。

    反倒是那Black-scaled Insect 型Peak 绝望者忍耐片刻后,见光头始终没有动作,瞬间化为一道黑影,向金猴追去。

    Locke Avatar 的那道Sovereign 之魂已经完全作用于金猴,Black-scaled Insect 型Peak 绝望者并不知道自己能否从猴子手中夺得这部分Sovereign 之魂,他也不知道已经被用掉的Sovereign 之魂能否二次利用,他更不确定自己能否打得过金猴。

    之所以忍耐片刻后dash on bravely with no thought of personal safety 的追出去,仅仅是黑领虫型Peak 绝望者内心对自由和脱离绝望world 的渴望在作祟。

    Black-scaled Insect 型Peak 绝望者直直向升上天空的金猴追去,此动静自然也引起了死裔乐园规则险地其它半步Peak 和Peak 绝望者的注意。

    就在这些半步Peak 和Peak 绝望者们懊恼自己慢了半步,也准备追上之际,“ao !”一声震天咆哮,自in the sky 死裔费姆顿处传来。

    两方时空即将交接的规则natural phenomenon ,彻底将死裔费姆顿从沉睡中惊醒。

    并且不论是那血色能量光柱中所蕴含的汹涌死亡与Life Power ,还是整个绝望world 倒灌反胄而来的恐怖能量元素,都逼得费姆顿不得不从原本沉睡的位置挪开。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死裔费姆顿在短短不过片刻的时间里,腹部有接近五分之一都直接气化消失。

    而气化消失的部位,正是那血色能量光柱所出现的地方。

    疼痛触感、Death Power 、恐怖元素潮汐等等诸多方面的因素,让苏醒后的死裔费姆顿进入一段时间的暴走狂乱状态。

    而目前唯一能迎接死裔费姆顿愤怒的,似乎只有眼前死裔乐园规则险地的这些生存者和绝望者。

    一场杀戮盛宴就此展开,而作为死裔乐园规则险地的聚居者们,似乎还没准备好这一天的提前到来。

    毕竟围杀费姆顿、抢夺Sovereign 之魂这种事情,起码还得再过个几百年,等Peak 绝望者数量再多几个时,才能有那么一两分的把握。

    如今金猴离开,黑鳞Peak 绝望者紧追而去,如今这处死裔乐园规则险地的Peak 绝望者,满打满算也不过只剩下十个that’s all 。远远不及上一次围杀费姆顿时,死裔乐园规则险地的整体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