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猴子作为天生石猴,它的前身正是当年Nuwa Saint 补天所剩一颗五彩石。

    按照五彩石是Nuwa Saint 亲手炼制的逻辑来看,猴子由Nuwa Saint 创造,并应该尊奉她一声mother 也极为合理。

    猴子不知自己身世,但Nuwa Saint 却通过猴子所表现的种种气质和体内elemental power ,猜了个pretty close 。

    更不必说,Locke 早就有跟Nuwa Saint 介绍过自己的这个disciple ,并且点明当初是在Great Desolate World 的East Victory Divine Continent 所收dísciple 。

    “当年Buddhism 二圣曾来我娲Imperial Palace ,点明想将这石猴收作Buddhism 护法,并谋划Power of Achievements and Virtue 。”

    “didn’t expect 它最后却被Locke Knight 你收作dísciple ,现在来看,这亦是它的Good Fortune 。”Nuwa Saint 对Locke 说道。

    “这猴子的确适合我的Destruction Dao 。”Locke laughed replied 。

    此时金猴并没有贸然打搅Nuwa Saint 和Locke 的对话,只见这猴子先是看了看Locke 身后的卡卡罗特,随即又looked towards 远处的庞大星港。

    不过猴子更多的注意力,仍旧在Locke 手中的失乐园上。

    看这家伙没过一会儿又开始抓耳挠腮的样子,绝望world 六万多年的打磨,似乎并没有将它跳脱的temperament 改善太多。

    “你Senior Sister 梅米拉并不在这里,而且现在也不是能够放松的时候。”

    “等此间事毕,我自然会送你回失乐园与你那群猴子猴孙团聚,现在你得先随我准备去一趟地狱。”

    “而且在那里,你说不准会遇到绝望world 的那些‘old friend ’。”Locke 说道。

    “是。”猴子恭敬答道。

    ……

    当Locke 将注意力视线再度放到地狱战场时,随着时间的推移与两方不同Time and Space Rule 的愈发磨合,位于地狱Seventh Layer 的血色光柱终于逐渐凝实。

    Space-Time Power 的稳固,也同样使得地狱Seventh Layer 到13 layers 之间动荡的规则与元素冲击得到缓和。

    不过已经处于崩毁进程中的地狱Seventh Layer 和Eighth Layer 并不在此列,血色光柱的稳固凝实,对这两层地狱空间来讲,仅仅是他们毁灭的速度变慢了一些。

    率先对血

    色光柱内部诡异时空进行探索的,是Light God 族所属天使Legion 。

    虽说血色光柱是由地狱恶魔们弄出来的,但显然此刻地狱战场上的主动权,被Light God 族一方牢牢把控。

    一位十翼Archangel 率领两位八翼天使和近五十万天使Legion ,率先进入血色光柱。

    对于Light God 族来讲,未知并不代表恐惧,只要心存信念,这些天使Legion 敢进入任何特殊时空。

    除了已经进入血色光柱的五十万天使Legion 之外,其余更多数量的天使Legion ,则是将地狱Seventh Layer 到地狱13 layers 的血色光柱团团围拢。

    五十万天使Legion 仅仅是Light God 族派出的先头试探部队,不论地狱恶魔们搞出了什么猫腻,后续如洪流般的天使Legion 将镇压一切不可控因素。

    然而,亦是在这五十万天使进入血色通道后不久,属于天使Legion 的反馈报告还没传出,一声震慑整个地狱的怒吼声,却是先从血色通道中传出。

    熟悉的怒吼声,令地狱战场之外的Locke 神情一松。

    但是这声音,却让处于地狱战场之上的Light God 族以及地狱一方个别恶魔大君,为之神色一变。

    “Level 8 生物?!”还在坐镇地狱5th floor 的永恒之主,不可置信的抬头向地狱Seventh Layer 看去。

    同样还在地狱5th floor 的镰盔之主俾尔斯,和之前内心激动万分的直死True Demon 曼哈恩同样始料未及。

    直死True Demon 曼哈恩原本寄希望于绝望world 无穷无尽的绝望者能替地狱文明解决此次文明危机,但它却没料到绝望world 另一头存在一个Level 8 生物。

    除了地狱5th floor 的这些Sovereign 级生物之外,更远在地狱Second Layer 的无尽之主和死默君主度玛也不禁抬头向Seventh Layer 所在方向看去。

    以无尽之主的视角,他看到的是一个Life Level 与自己相当,但却无多少智慧的Death Attribute 生物,正在试图穿过血色光柱。

    由于担心永恒之主无法应付这个大家伙,无尽之主背后一双光翼张开,看眼就要飞向地狱Seventh Layer 替Light God 族接触危机。

    然而无尽之主还未飞离地狱Second Layer ,一道black glow 在in the sky

    一闪而逝,紧接着无尽之主以Light God 力凝聚而成的光翼,随之破碎了一支。

    一支光翼破碎,无尽之主的飞行动作也为之一顿。

    他扭头向下方看去,在地狱Second Layer 无比辽阔的pitch black 大地上,一处圆形盆地异常醒目。

    盆地中央,一头浑身浸满着暗red 鲜血,但却始终试图站起来的巍峨存在,正是地狱Second Layer 的主人——死默君主度玛。

    头上戴着的golden 皇冠早已歪斜,不过更令人侧目的是,这件具备world 级秘宝水准的皇冠似乎是被人以外力生生打坏。

    除了皇冠之外,死默君主度玛手中还有一柄暗golden 的long sword 紧紧握着。

    这柄world 级秘宝级long sword 要比皇冠的状态好一些,虽说剑身已经布满裂纹,但好歹还保持着最基本的战斗和使用能力。

    “你的Sovereign 之魂应该不到5了吧,继续与我战斗只能是dead end 。”

    “我看其它那几个地狱大君都是被地狱意志胁迫,才与我们战斗至今。”

    “而你作为地狱最古老的恶魔大君,似乎已经不受地狱意志控制,为什么还要坚持到现在?”光翼被毁,无尽之主并没有丝毫愤怒之色,而是略有些好奇的looked towards 下方的死默君主度玛。

    在无尽之主得到的情报中,眼前这个死默君主度玛是诞生时间比King of Hell 撒旦更早的恶魔大君,他甚至一度与撒旦争夺过King of Hell 的位置。

    但最后度玛还是惜败于撒旦之手,并在撒旦成就Level 8 ,坐稳King of Hell 的宝座后,随即陷入长久的沉默与休眠状态。

    若非这次Light God 族对地狱发起灭世之战,死默君主度玛都不一定会再次苏醒。

    不过就算他苏醒也无济于事,本就不充裕的Sovereign 之魂,再度被无尽之主打到快要溃散的境地。

    无尽之主说的不错,继续战斗下去,恐怕不出200年时间,死默君主度玛就将毁灭湮灭,彻底沦为Star Realm 中的过去式。

    只是this time ,死默君主度玛没有选择回答无尽之主的问题。而是再次站起身,手中long sword 遥pointed finger towards 向无尽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