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面庞不由露出一抹微笑,无尽之主作为Light God 族second only to Supreme God 的Level 8 主神,他本身就是一位战争狂人。

    来自Level 7 Sovereign 死默君主度玛的挑衅,让无尽之主暂时放下了地狱Seventh Layer 发生的变故。

    从in the sky 再度落下,无尽之主打算给予这个敢向自己举剑的Level 7 恶魔以体面的死亡。

    “weng weng weng ”死默君主度玛手中的暗golden long sword 不由发出阵阵嗡鸣声。

    作为一件high-quality world 级秘宝,这把暗golden long sword 已经具备不俗spirituality 与智慧。

    似乎是已经预感到了自己的陨毁,这把名为‘西德尼之剑’的地狱Supreme 之剑,在阵阵颤栗中,凝聚出不菲的规则之光。

    死默君主度玛眼中的落寞一闪而逝,不过紧接着它便再度向无尽之主冲去。

    为什么要继续战斗,恐怕死默君主度玛也给不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可以说是为了地狱而战,也可以说是为了他自己而战。

    自从自己King of Hell 的位置被撒旦夺去之后,死默君主度玛这位曾经无比骄傲的地狱powerhouse 便已经‘死了’。

    此时对无尽之主发起近乎自杀式冲锋,仅仅是度玛完成它百万年前早就应该做的事情。

    这是它的宿命。

    ……

    “ao !roar! ……”

    在一阵阵震耳欲聋的roar 与咆哮声中,率先从血色光柱内出现的,不是那先前进入血色光柱的五十万天使Legion ,而是一根根无比粗壮且群魔乱舞般挥舞缠绕的pitch black 触手。

    死裔费姆顿的体型无比夸张,这是一个堪比一整片continent 的huge monster 。

    就算是星兽霸下那般体型生物,凑到费姆顿身旁也着实像个没长大的小弟。

    并且能在自身体内构筑一个容纳那些寄生体们栖息繁衍的内部空间,也足以见得费姆顿的体型之大,life essence 之不可思议。

    无数black 触手的出现,似乎已经印证了那些先前进入血色光柱的五十万天使Legion 的宿命。

    也是这些black 触手出现的immediately ,汇聚在血色光柱外围的上千万天使Legion ,不约而同对光柱中涌出的black 触手发起无差别攻击。

    近千万strength of Angel ,就算是Sovereign 级生物也无法完全忽视。

    更不必说这些天使并非仅仅是发挥个体的力量,而是集结成天使战阵,发挥出远超同等阶层的能量攻击。

    无数攻击的到来,让正卡在血色光柱中的死裔费姆顿不由发出一阵阵咆哮与roar 。

    且更让费姆顿的简单意志为之愤怒的是,这些打向费姆顿触手的攻击都是它最为厌恶的Light Power 。

    Light God

    族Level 7 主神炎阳之主,此时也感受到莫大的压力。

    以Level 7 之躯对抗Level 8 ,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做到的。

    当年冥界Star Domain 战争期间,Locke and the others 为了围杀皮亚琴察上古鳄王付出了多少力量,便可见的。

    同样死裔费姆顿似乎也发觉了矗立于血色光柱之外的最大光明之源——炎阳之主。

    一根远比其他触手更加粗壮的black 触手猛然从血色光柱中伸出,直直向炎阳之主抽去。

    “神说,要有光!”大预言术随即发动,无比汹涌的Light God 力以炎阳之主为中心,向all directions 散去。

    站在低级生物的视角,此时的炎阳之主俨然就是in the sky 的一轮炙热恒星,驱散黑暗,带来光明。

    无比强大的光和热,将死裔费姆顿black 触手上所裹挟的死亡与腐败之力净化大半。

    炎阳之主单打独斗自然impossible 是死裔费姆顿的对手,但如果只是费姆顿的一根触手,炎阳之主自然不会太过于狼狈。

    强大的Light God 族给予了死裔费姆顿极大痛感,让这个大半个身躯卡在血色光柱时空通道中的Level 8 生物发出阵阵咆哮。

    所有见到此景的Light God 族天使,不禁赞美Light God 的伟大,并对炎阳之主回馈以真挚的strength of Faith 。

    但很少有人注意到,炎阳之主虽然挡住了费姆顿蓄力一击,但他的躯体表面此刻也有大量的黑雾浮现,这是被死亡和腐败之力侵蚀的征兆。

    只不过这些画面均被那些耀眼的rays of light 所遮盖,以至于overwhelming majority 底层天使只以为炎阳之主是重创了那未知生物,才引得对方阵阵咆哮与roar 。

    “炎阳之主他受伤了,你们看好这处地狱战场,我去支援他。”Level 8 永恒之主对地狱5th floor 空间的光辉之主and the others 说道。

    此时地狱5th floor 还有镰盔之主俾尔斯疫病之王亚巴顿直死True Demon 曼哈恩这三个Level 7 恶魔大君,如果所有光明主神全都赶往地狱Seventh Layer ,保不齐这些恶魔大君会发起反扑。

    毕竟地狱Seventh Layer 的血色光柱就是这些恶魔们搞出来的,就算那三个恶魔大君都被Light God 族压制的没太多底牌手段,但素来谨慎的永恒之主仍旧不会掉以轻心。

    Level 8 永恒之主很快离开地狱5th floor ,此时坐镇地狱5th floor 的Light God 族只剩下光辉之主永辉之主以及十二翼血天使沙利尔。

    恶魔一方持续避而不出,除了底层恶魔Legion 仍在continuously 的冲向Light God 族天使Legion 之外,那三个Level 7 恶魔大君一个比一个cunning ,半天愣是没一个露头的。

    光辉之主and the others 虽然大致知道疫病之王亚巴顿等恶魔大君的大致藏身之所,但此刻他们也没有贸然出击,而是同样将

    关注视线投向地狱Seventh Layer 的。

    毕竟一个陌生Level 8 生物的出现,足以引得这片文明战场上overwhelming majority Sovereign 级生物的注意。

    ……

    地狱Seventh Layer ,死裔费姆顿的阵阵咆哮与怒吼声不绝于耳,无数pitch black 的触手伸出血色光柱,给汇聚在血色光柱之外的Light God 族天使Legion 造成极大混乱和死伤。

    亦是在此等混乱格局下,一个Life Level 达到Level 6 的伪绝望者,陡然从费姆顿诸多触手的缝隙中钻出。

    这是一个外形神似大号瓢虫的伪绝望者,来自瓢虫新星文明的它,评判实力的因素,一般都是看它背部的斑点数量有多少。

    而densely packed 的红black 斑点和四支锋锐钢翼,似乎诉说着它在被动进化领域取得的傲人成就。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强大的Level 6 生物,在刚刚踏出血色光柱之际,愣是没搞明白眼前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唯一比较尴尬的是,它此时锋锐的爪勾上还抓着一具六翼天使的尸体,并且该尸体大半都已被啃食殆尽。

    没办法,这位来自瓢虫新星文明的Level 6 生物已经饿了太久。

    就算它在绝望world 已经是overwhelming majority 四Level 5 生存者不敢招惹的存在,但它至今也差不多有快一千年没沾过血食。

    蓦然间一群拥有圣洁翅膀的鸟人向自己冲来,除了subconsciously 的挥手干掉不知多少底层天使之外,它还没忘抢下其中较为‘肥美’的一具六翼天使尸体尝尝腥。

    其实这位瓢虫powerhouse 更想吃那两个八翼天使和那个十翼天使的血肉,但可惜轮不到它,在众多绝望者半步Peak 绝望者以及Peak 绝望者面前,它能够抢到一具六翼天使的尸体,已经是幸运成分居多。

    能干掉一个六翼天使,并不代表这个瓢虫powerhouse 就能无敌于当下。

    刚刚从血色光柱中冲出的它,一方面惊愕于眼前旷世画面,一方面Star Realm 能量元素对其的反哺增幅,让它一时间生出种久违的保障满足感。

    可惜,还没来得及感受太久,刚刚从血色光柱中冲出的Level 6 瓢虫,便在一道炙热且辉煌的光明之柱中湮灭为飞灰。

    而瞬间击杀Level 6 瓢虫的,正是距离它最近的一名十翼Archangel 。

    之所以能够做到秒杀,一方面是瓢虫的强悍仅仅在于被动进化领域,能量元素方面的抗性暂时还没有得到加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位十翼Archangel 借助了周围数十万天使所提供的天使战formation’s prestige 。

    这个倒霉瓢虫的陨落,仅仅是开始,而并非结束。

    随着死裔费姆顿的触手张开更多缝隙,越来越多从绝望world 侥幸逃过来的生存者和绝望者,出现在这方wor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