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marian Odyssey Chapter 428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米蒂与Locke 并不陌生,双方最早接触时,还得溯源至Locke 当年刚刚游历至艾尔文continent 那会。

    虽说当时Locke 主要接触了解的是瞎眼old man 艾伦和米歇尔and the others ,但离开艾尔文continent 之际,在星空中惊鸿一瞥的米蒂所具备强悍实力,也留给了Locke 较深印象。

    Locke 还知道后来wizard 文明保卫战期间,米蒂还和莉莉丝差点打了一架。

    这两个同样都以镰刀作为武器的强大女人,可是给当时文明战场上的不少人都留下深刻印象。

    如今米蒂和Locke 见面,双方不再是友好的朋友关系,反倒是冷冰冰的敌视,甚至是仇人关系。

    Locke 率军支援immortal domain 文明一事,早在Locke 抵达泰拉星之初就被教廷得知。

    也正是因为有了Locke 的插手,恩泽continent 的Level 8 powerhouse 米尔特才对Heavenspan Cult Lord 的奇袭计划以失败告终。

    虽说恩泽Star Domain 教廷的战败,更多原因体现在daofather 鸿钧的强大,以及immortal domain 文明整体实力就超过恩泽continent 教廷数筹。

    但不可否认的是,Locke 的加盟也与恩泽continent 教廷的溃败,分不开关系。

    此时米蒂没有上前直接与Locke 动手,已经是这女人明白双方实力悬殊的结果。

    换作是以前Level 6 阶段的Locke ,说不准她就挥动镰刀往Locke 头上砍了。

    与米蒂的忌惮和充满敌意不同,Locke 的表现则更为轻松和随意。

    他看得出来此时艾尔文continent 境内没有任何一个生物可以威胁到自己,换句话说,这里no Sovereign 级battle strength 。

    至于米蒂身后的那些black 战机,都不需要Locke 亲自动手,仅仅是那六百余座空间要塞一轮齐射,就足以报销这片战场上的大半教廷部队。

    绝对实力的压制,是当前双方态势的表现。

    不过对于艾尔文continent 教廷一方作为好消息的是,Locke 对他们并没有任何敌意。

    通过观察艾尔文continent 境内频繁的人员流动及生灵活动迹象,Locke 猜测这些教廷Legion 正在着手转移。

    immortal domain 对教廷branch of sect 的追缴力度不遗余力,总有人需要给Heavenspan Cult Lord 陪葬,阐教和Saint 老子他们不会放过这里。

    艾尔文continent 当年留给Locke 较为深刻的一个印象,就是他们的位面融合能力和位面转移技巧。

    这是一种可以把规则完整位面直接搬离

    原本星空坐标的unimaginable 手段,至少目前wizard 文明没有类似的能力记载。

    任何world 文明都有其瑰丽神奇的一面,不是说愈发强大的world 文明,他们掌握的规则手段与其他能力就越强。

    兴许某一方微型位面,它们在能量与规则领域的运用技巧,都能引起顶级文明的重视与学习。

    这亦是Star Realm 的魅力所在。

    当米蒂应对Locke 时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之际,无垠星空中的战机群后方,one after the other 两位穿着白袍的熟人的出现,让这抹紧张顿时消散了不少。

    走在前方的,是目前艾尔文continent 的引领者,branch of sect 主米勒。

    走在后方的,是与Locke 年轻时期产生不菲羁绊的holy light 传人米歇尔。

    Locke 暂时还不知道的是,米勒此时已经不再是教廷branch of sect 主,而是继承米尔特和米尔奇之位,成为当代教廷Sect Lord 。

    不过米勒的这个Sect Lord 之位,应该是教廷有史以来最为动荡,实力也最为低靡时期的Sect Lord 。

    曾经强大的教廷被打的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各个branch of sect 廷自顾不暇。

    除了那部分坚信Holy Light Power 的教廷Legion ,十分侥幸的随米勒撤至艾尔文continent ,并接受米尔特和米尔奇遗嘱,奉米勒为当代Sect Lord 之外。

    其它教廷势力与Legion ,此时还不知道躲藏在哪里,与immortal domain Legion 作战。

    这里又引申出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教廷的分裂。

    譬如曾经恩泽continent 的三大Heaven’s Chosen ,天界的凯丽虚祖的辛颜迷惘之塔的刹泰,他们就各自率领一支教廷Legion 撤至无垠星空。

    他们也并不是没有想过赶来恩泽continent 与米勒and the others 汇合,但现实的结果和immortal domain Legion 无休止的追杀,显然很难让他们完成如此超远距离的跨Star Domain 转移。

    更不必说,他们每一支教廷遗族,都裹挟有数量惊人的底层信徒和平民。

    这都是累赘。

    至于那些实力更弱数量更小的教廷分支与零散Legion ,那就更多了。

    曾经强大的教廷,何时能重新屹立于Star Realm 诸多文明之巅,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对于如今的他们来讲,太远的东西无需考虑,他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逃命,以及逃到哪里。

    “Locke Knight 是来围剿我们的吗?”一身白袍的米勒出现在Locke 面前。

    这位

    曾经Locke 眼中的长者,现在面庞有明显的苍老和疲惫迹象。

    显而易见,教廷发生的变故和艾尔文continent 如今进行的撤退之举,让米勒颇有些心力憔悴。

    “不,米勒senior 你曾经在wizard world 危难之际,对我们伸出援手,为当年虚空之灾的解除,贡献难以磨灭力量。”

    “不光我不会出手,想必wizard world 的道格拉斯,以及其它经历过那场十几万年前战争的其他wizard world 高层,will not 选择对艾尔文continent 动手。”Locke 诚恳说道。

    “那么Locke Knight 你此次率军前来这里……”米勒hesitantly said 。

    “只是路过而已,而且我也想见见你们这些曾经的故人。”Locke 答道,并且目光looked towards 米勒身后的米歇尔。

    说起Locke 与米歇尔,两者之间绝对是无比纯洁的关系。

    但除了异常纯洁的友谊之外,不得不否认的是,其实两人均对对方互生好感。

    变异牛格格隆应该是Locke 和米歇尔之间感情的一个小小见证。

    如果没有米歇尔当年对格格隆的照顾,Locke 说不准will not 对这头憨货,投以太多的心神和关注视线。

    对于Locke 投来的视线,米歇尔仅仅是以平静目光对待。

    她和Locke 关系,远比immortal domain 的那两个女Sword Immortal 复杂得多。

    那两个女Sword Immortal Locke 可以强上,但米歇尔不能,至少面对对方的这双眼睛和过去的种种经历,Locke 就下不了手。

    她应该是Locke 一生中,为数不多在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存在。

    与她一并地位的,还有那个为Locke 奉献了一生,最终Locke 将其灵魂光点保存于灵魂古树上的碧丽。

    看着米歇尔的纯净眼睛,Locke 心中发出一无声的叹息。

    没有继续叙旧与闲扯其它,Locke 好奇的问到了另一件事“艾伦old man 呢,我怎么没有感受到他的气息?”

    对于Locke 的疑问,面前的米勒lips slightly moving 。

    最终,这位内心存在极大宏愿,并继承教廷上代两位Sect Lord 遗志的Level 6 powerhouse 没有隐瞒,回答道“艾伦已经于867年前陨落。”

    闻之,Locke 默然。

    想加微信群的读者,先加,请备注是书友,小豆会拉你进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