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哈拉取消了搜查令,交易城忽然恢复了秩序,但也如rainstorm 肆虐过后的森林,一团糟。

也就at this time ,哈拉派人组建了一支援兽人的部队,而Chief-In-Charge 正是兽人泽巴。他从交易城中征召人手,原本patriarch 们都以为没什么人会参与这种危险的事情,让人didn’t expect 的是,短短两天便有超过五百人参加。当然,这其中多半是搜查中被抓住的人,哈拉释放了他们。

交易城中瞬间繁忙了起来,这次远行带来许多工作,许多失业已久的人争先恐后地get involved ,现在街上都是to-and-fro 的搬运工,从大路到小路,车轮滚滚声不断,铁铺也ding ding dong dong 地响了起来。摊贩的叫卖声重现,人们又在忙碌之中,仿佛忘记了昨日那场激烈的争斗。

看着这幅景象,豹Human Race patriarch 也觉得不可思议,他此时仍是交易城的临时Chief-In-Charge ,维护城市的秩序,直到梅尔康复之前。不过斗争的影响并未消去,交易城的人一点也不待见他们,行人的各种斜眼,以及在他身后吐痰的行为时常能见到,但他已经习惯了。

穿过忙碌的大街,他带着士兵来到了交易城的运输站,这是乌森帝国最大的停靠站,在此前还停放着几十艘大型的运输飞艇,但现在只剩下十三艘损坏的spaceship 。矮人们开走了半数,并摧毁了剩下的spaceship ,他们早有预谋。

现在,这里聚集了大量的carriage ,以及各种各样的人。兽人泽巴讨要的资源不仅仅是粮食,还有兵器、medicine 以及御寒的衣服和各种工具。Demon King 在征战的过程中,在world 各地收刮了不少东西,这点东西和帝国庞大的钱库面前not worth mentioning ,但patriarch 们并不赞同哈拉的这笔交易,他们认为给的太多,而回报太少。

对于豹Human Race patriarch 而言,让他最不解的不是这个,而是为什么哈拉会在现at this time 打开大门,送that many 人出去?

看着停靠站中all kinds of 的人,云豹眯起了眼睛,他相信那些叛军以及参与暴乱的谋反分子就在这些人之中,如果搜查继续,他绝对会把他们揪出来。

可是现在他最好不要再做任何惹人注目的事情,交易城好不容易恢复了秩序,再发生什么事情,那就很难和哈拉交代。

“云豹大人,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繁忙清点账目的泽巴留意到了几人,并直接放下手头工作,朝他们走来。

这就像是在宣告自己的地盘一样,云豹snorted ,说:“我得确保你们的安全,万一你被人抓去烤可就不好了。”

“嗯haha !那他们肯定准备好了一个大点的烤架,不过我相信大人肯定会赶在我烤熟之前来救我。”

“说不定我只来得及分几块肉,算了,我可不是来跟你斗嘴的。”

说着他顿了一下,警惕地看了看all around 。

“怎么了?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又干什么坏事了吗?”

泽巴说着也跟着他看了一圈,他看到了一群兔人抬着一个木箱子,连忙喝止:“嘿!你们是个队伍的?重物放在后头,粮食和medicine 放在前头,兵器放在中间,别给我弄乱了!”

就在他刚想要过去一看究竟,便有哈拉指派的Chief-In-Charge 小跑过来,安排他们去往后方。

见状,泽巴也停下了脚步。

一旁的豹Human Race patriarch 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心说那个巨大的木箱就能躲进去几个人,真不知道这此运输会把多少叛乱者运出去。

他忽然萌生出一个疑问,泽巴会不会是奸细?

兽人泽巴曾经是Beastman Race 的最高领袖,他本可以当上兽人的统领,但却不知为何放弃了一切,来到这里当一个农夫。虽然他的影响力仍在,但在权力上说,他只是一个公民。

而且如果他是奸细,为何会挑选这种时候离开?要知道如果离开了乌森帝国,说不定就再也们没有办法回来了。此行一去,他是要去打仗,而不是做什么好差事,他想不出反叛军为何要做这种事情。

“嘿,泽巴,我有正事要跟你谈谈。”

云豹说道,hearing this ,泽巴笑着重复正事二字,一边招手让几个兽人手下走远一些,两人就这样一边走,一边低声谈了起来。

“什么正事?”

“你晚点再走,让我检查一下,说不定有些心怀歹意的人混上了这支队伍中。”

泽巴露出牙齿,微笑着说:“哪不正好么,让我早点把这些歹人带走,这里早点就恢复平静,killing two birds with one stone 之计皆大欢喜。”

云豹sighed ,说:“我可真不是再开玩笑,他们可能会劫持你的货物,也许在外面有他们的军队潜伏着。”

“那你带着军队跟我们一起走,顺道把他们也歼灭了。”

“你知道我不能离开,我还有重要的责任在这里,泽巴,我当你是好朋友,我敬佩你,你why not 拿出当初辅助Demon King-sama 时的睿智思考一下事情。”云豹停了下来。

泽巴皱frowned ,露出苦涩的表情。

“我一直不是什么睿智的人,我只是运气比较好,云豹,我承认你是个好朋友,可是有时候你会被眼前的某些东西所蒙蔽。你想想为何哈拉会突然同意支援我们兽人?还要我在交易城自己征召人手?因为她知道这里有许多人不属于乌森帝国,他们想要出去,要回去自己的家乡。这些人不是叛乱分子,只是被迫逗留于此,但无法融入于此,他们现在不是你要找的叛军,但以后……”

他转过头,严肃地looked towards 云豹,说:“这是最好的办法,如果你现在去搜查他们身份,多半又会被你们抓住,或者直接跑掉,然后你叫我哪里找人代替他们?有时候你不能把事情做得完美,只能turn a blind eye 。”

turn a blind eye ……

云豹沉默了下来,他虽然不喜欢泽巴所说的话,但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道理。

“你总是说得那么有道理,哼。”

他sighed ,两人默契地抬起手,啪的一下握在一起。

“最后一个问题,你的家在哪?”

云豹问道。

“我在这有一片田地,有一个房子。”

但却还不是家。

“路上保重。”

“你也是,别给人烤了。”

“呵,我尽力吧。”

说完,豹Human Race patriarch 便离开了,泽巴sighed ,他想起了什么,转过身一看,发现那个大箱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