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长长的车队穿过乌森帝国的森林,像是一支蚂蚁一般moved towards 森林的边界走去。车夫驾着carriage ,载着慢慢的行李跟随着队伍,不同种族组成的队伍显得有些disordered and in a mess ,保护这支队伍的不仅仅有各族的士兵,还有巨大的森林狼,还有高大的巨魔,以及骑着灵鹿的Elf Race 。

他们受到精灵女王的指示,跟随Rena 出征,不过数量也只有五十多,而且很高傲,不与其他种族交流,一幅傲人的姿态走在队伍的前头。骑着Earth Dragon 的Rena 与他们显得有些格格不入,队伍从茂盛的乌法大森林出发,在World Tree 边缘经过,在沼泽与草原间穿梭,最后抵达石头山,那里便是另一个出口,前往东方的捷径。

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团巨大的水滴,神奇地变化出一道巨大的门,门外和里面有着巨大的差异,一边白雪茫茫,一边绿色葱葱,宛如两个world 一般。队伍停顿了一下,或许是在确认大门是否稳定,也可能是被这疯狂呼啸的大雪所惊,他们多数人此时才恍然自己原来隔绝于外室那么久。

……

支援队伍离开了,交易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人们不断讨论着一件事,那就是商队的重启。

“听说我们又可以跟外面做生意了,这次商队就是为了确认路线的安全,等他们回来,我们就可以到外面去做生意,外面的人也会带着各种商品来我们这里。”

“真怀念之前的生活,虽然乱了点,但比起这样day after day 的工作有意思多了。”

路边的商人和熟人闲聊着,这是一条冷清的小街,由于这里是翻建猪Human Race 的城市,所以这里的建筑普遍古旧,道路也比较狭窄。生活在这边的人,也都是交易城中比较贫穷的人,穿着旧衣服的老人,无精打采的middle age person 摆着无人问津的摊位,肉铺前苍蝇嗡嗡响,屠夫趴在桌上hu hu 大睡。

无论城市繁华与否,这里都会像是一滩死水一样,毫无波澜。

“那也是我们的功劳。”

就在此时,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这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本来还在打瞌睡的摊贩露出了惊恐的眼神看去,只见一个满脸red 疤痕,疑是脸部被烧伤的小孩抱着一筐蔬菜出现在他们面前。

别人看了他一眼,随后立马避开视线,继续各干各的事情。

少年低着头,gnashing teeth 地从小街穿过,来到了更少人的巷道,他警惕地回过头,看了看身后,这个动作他每走几步路就重复一次,直至到一个门可罗雀的杂货店前,他才停下来。

一个枯瘦弓背的老人坐在店铺中,他motionless 地坐在木板凳上,仰头靠着柜台,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眼。少年皱着眉,径直地从他身旁经过,忽然bang ,有什么东西一把扣住了他的箩筐。

“你怎么又来了,走走走!这不是小孩该来的地方。”

老人没好气地说道,显然,少年害怕老人的眼神,他后退了半步,露出惊恐的表情。

“我要加入你们,我也要复仇……”

还没说完,他便被老人捂住了嘴,后者怒视着他,喊道:“你不想活了?乌鸦就躲在黑暗中,你敢大声嚷嚷,它就啄了你的眼睛,吃了你的心脏。走,我们这里不需要你这种小鬼。”

说完,老人便用力地推了少年一把,后者踉跄几步,左脚勾到右脚后跟,失去重心,一屁股摔在地上。

“为什么我不行?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少年含着泪水问道。

“你太小太瘦,什么都做不了。”

“我今年十二了,我知道有比我小的人加入了光之团。”

刹那间,老人瞪大眼睛,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并在他耳边低声说:“你也看到他们的下场了,你也想和他们一样?”

不了少年挣脱了出去,用他这年纪不该有的眼神瞪着对方,喊道:“我不怕死,我要报仇!”

“好一个不怕死!有胆气!”

就在此时,他们身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老人抬头一看,突然被吓了一跳。来者是一个身穿麻布衣服的女人,即使穿着宽松的衣服,也难以掩盖那宽大的臂膀和身躯。

她比男人还要强壮,脸上还有伤痕,粗糙的皮肤让她看上去很像个男人。

“你叫什么名字小鬼。”

“我不是小鬼,我叫冈克。”

“只是个not knowing the immensity of Heaven and Earth 的小鬼,他什么都不知道,不用管他。”

老人连忙说道。

“我知道你们的事情,我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我要加入你们。”

hearing this ,老人脸刷一下黑了起来。

“冈克,你的脸怎么了?”

女人蹲下来,抚摸了一下少年的脸,她的手粗糙得像树皮,老茧非常的厚。

少年眼神躲闪,情绪不定,他咬着下嘴唇,fiercely 地说:“给Demon Race 烧的,他们烧了我们的家,烧了我的亲人……”

“可怜的child ,你本该有张俊俏的脸,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生活在故乡,而非这种鬼地方。你有没有brother 姐妹?”

“有,但也死了。”

男孩握紧了拳头,眼神的愤怒与恨意更加地浓厚。

“我为你的遭遇感到同情,我们有一样的遭遇,不仅是我,还有更多人和你一样,现在他们都是我的伙伴,我的家人。”

hearing this ,冈克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他lifts the head ,用激动期待的眼神looked towards 对方。

那女人歪嘴一笑,说:“跟我来。”

说完,她便一把将其拉起,后者像是被提起来一样,还未反应过来便双脚立于地面上。

“凯里,这个冲动小鬼可没什么用,他肯定会坏了major event 。”

老人连忙制止,冈克讨厌这个老人,他为什么非得和自己过不去?

“不,他是个男子汉,有骨气的男子汉。”

冈克骄傲地挺起了胸膛,在他被slave 贩子抓走后,从未有一刻像今天那样自信。

说完,名叫凯里的女人便带着他进入了杂货店里面,推开了一扇木门,走过了一个长满苔藓的small courtyard ,来到了一间隐秘的仓库中。

推开门一看,里面的景象让男孩吓了一大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