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仓库中充满了陈腐的味道,以及各种各样的人,他们齐刷刷地扭过头,用一种让冈克恐惧的眼神看着他。他们的眼神让人感到冰冷,好像在质问:这个人是谁?

他们人好多,一眼看去,冈克甚至以为这里有几百人,但实际上比他想象的要少的多,而且这里摆放了许多terrifying 的武器,他看到了钢铁的牛头巨人,像船一般形状的飞行器,以及各种grotesquely shaped 的武器。

或许是武器,也可能是另有用途的工具,冈克并不认识这些东西,但他知道这些东西出自何人只手。

Dwarf Race ,一个mysterious 的族群,他们的长相和人类相仿,但身高却和人类的小孩一样。

冈克见过矮人,他们有的就像是长着胡子的小孩,看起来有些terrifying 。但他们背叛了魔物之国,在一夜之间被赶尽杀绝。

“哟欢迎回来,头儿,怎么今天带回来了个新面孔,这小子是谁?新成员么?”

一个robust man 上去,叉腰看着冈克,他像熊一样强壮,脸上有三道丑陋的刺青,耳朵也是残缺的。不仅如此,仔细一看,冈克才发现他的左手和right hand 都是机械,但这机械的手臂却灵活得和正常的手臂无异。

凯里斜眼看了冈克一眼,patted 他的头说:“回来的时候恰好看到这小子站在我们的入口,嚷嚷着加入我们,所以我就带他进来看看,他就交给你了,好好表现小子,我看好你。”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了。

话刚说完,所有人的expressions all 变了一下,有的恼怒,有的狐疑,冈克似乎感受到了恶意,他发现有人在瞪着自己。不止一个,他不敢直视他们的眼神,subconsciously 地低下头,看着地面。

这与他想象的不一样,他原本以为反抗军的营地是热闹的,众人围在一起,商讨着如何对抗邪恶的Demon Race ,把备受压迫的人们从Demon Race 的手中解救出来。

那个robust man 蹲在他面前,看着他的双眼,质问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冈克。”

“好,冈克,你想加入我们,但在此前,我需要问你一些问题,我们会根据你的回答来判断你是否有资格加入我们。”

冈克nodded ,额头上冒了不少汗水,他甚至没有勇气lifts the head 。忽然,对方抓住了他的肩膀,钢铁的冰冷透过他单薄的衣服,他浑身一颤,下巴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看着我的眼睛,小子。”

对方said solemnly ,冈克害怕极了,他僵硬地lifts the head ,looked towards 那张terrifying 的脸。那些刺青扭曲而杂乱,像是文字,也像是insect ,densely packed 排列在脸上,让人浑身不舒服。

“我的脸很terrifying ,你的也不赖,告诉我,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冈克咽了下口水,trembling with fear 地回答:“我……我自己找到的。”

hearing this ,对方冷笑了几声,似乎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你自己找到的?那真是了不起,这里可是我们精心挑选的藏身之处,就连那些影子也找不到我们,他们当然找不到,这里他们已经搜过几遍,再也不会回来的那种。继续说,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我就住in the vicinity ,然后……然后我看有些不认识的人,就,就留意了起来。”

他原本是孤儿院的一员,但是因为他的长相而受到排挤,人类的小孩不喜欢他,由于过去经历,他害怕Demon Race 的小孩。就这样他一直孤独地生活在孤儿院中,那里只有,只有瓦莉院长让他感觉到一丝亲切。

直到有一天,他外出送报的时候,遇到了和他一起被slave 贩子卖到这里的人,一个看起来和蔼的middle age person ,自称伍夫。对方请他吃了一顿饭,并打听他的情况,冈克毫不怀疑地说出了自己的经历。伍夫便安慰了他几句,让他在这人情冷漠的world 中,感受到了一丝人情的温暖。

最后,他提出让冈克心动的计划,那就是他们假装亲人,把冈克从孤儿院中接出来,两人一起生活。

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就答应了,可是他absolutely didn’t expect ,就在他们好不容易骗过孤儿院的审核,得到一笔领养金后,带他出来的伍夫便立马变了一张脸,他一脚把冈克踹开,拿着那笔领养金失了踪。最后,是一个好心的老婆婆收留了他,让他住在一个只能翻身的小隔间中。

robust man 一边捏着下巴,一边点着头,做出一幅很认真聆听的样子。冈克瞄了一眼周围,他发现其他人默默地看着二人,忽然他对上了一道视线,只因为那张脸庞让他感到熟悉。

伍夫。

“我响应了你们的号召,并在那天参与了暴动,我见到了……他。在昨天,我也见到了他,并跟着他来到这里。”

hearing this ,robust man 回头看去,伍夫咒骂了一声。

“bastard !”

他嘴里不知道嚼着什么,一下从架子上跳了下来,随后甩着手中的金属长棍走了过来。

robust man 站了起来,瞪了他一眼,两人越走越近,双方的眼Divine Idol 是要杀了对方一眼。

“我说过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出去。”

伍夫coldly smiled ,露出那半排烂牙。

“憋不住嘛老second brother 。”

robust man 的眼睛里立马露出凶光,嘭的一下一拳锤翻了身旁的一台钢铁牛头,伍夫的笑容慢慢僵住。

“我知道错了法尔big brother ,绝不再犯。”

他认真地说道,随后他扭头瞪了冈克一眼,好像在说:“你再乱说话我就把你舌头割下来。”

冈克害怕他,也恨他。

“滚一边去,我不想见到你张臭脸。”

说完伍夫便冷笑地回过头,冈克发誓他听到了对方喃喃了什么,却没听清,但肯定和脸有关。

法尔又转过了身,面对冈克,他半跪在地上,说:“很好冈克,你的洞察力很出色,而且还有临危不乱的本事,但是我要严正地告诉你我们这可不是在玩,而是认真的。我们所做的事情随时会让我们丧命,而我们这里的人都已经做好了牺牲觉悟,你最好忘了这一切,转身回家去。”

hearing this ,冈克的心里甚是惊喜,他瞪大眼睛,连忙说道:”no! 我不会回去,我must 加入你们,我已经做好了觉悟。”

“你不怕牺牲?”

法尔歪着眉头问道。

“不怕!”

冈克挺直腰杆,直视前方说道。

“好一个不怕死的小子,我欣赏你,但我们是有规矩的,而不是那些毫无道德,毫无底线与纪律的流氓匪盗,我们是鹰团,自由之人。”

“鹰团?”

冈克stared wide-eyed ,他知道这个名字,鹰团,一个堪称奇迹的组织,在短短一年内,便差点推翻了卡利斯国王。didn’t expect 他们居然还在,他莫名地感到激动。

“凡是有压迫的地方,就有我们鹰团,如果你想加入,就必须证明你自己。”

说着,法尔抬起手臂,那钢铁手臂忽然打开了一扇小窗,一个蓝色的盒子从中弹出。

“我们有个秘密任务需要人完成,而你正是最合适的人。”

说着,法尔将那盒子递到冈克的面前,冈克看着这铁盒,心中无比地激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