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King! Chapter 569

  第569章 章节572 在我面前别提她

  Dagon 很想通过Bronze Dragon 的讲述先想象一下自己生母的样子,但Bronze Dragon 只是laughed ,说些“giant dragon 可以变化,其真实形态并不为人所知”之类的废话。

  就这个问题,Dagon 也向追风猎手团的叔辈们询问过,他们只说艾丝苔·拉博是个漂亮而强悍的人类女性,并不是那种标准的人类,长相上稍微有些古怪,但也没到前兽化人那样的半人类程度。

  Jiangu 族的语言中缺乏对女性外表的细致描写用词汇,不外乎漂亮、坚毅、有棱有角、温柔、须发浓密和一般般这几个词。这些用来描述贴着胡须的Jiangu 族女性足够用了,因为重点在于胡须,相关的词汇有上百个,互相之间的排列组合已经形成具备足够辨识度的词汇库。

  唯一对Dagon 有意义的描述是“强悍”,Jiangu 族一般不用这个词来形容其他种族的女性。强悍意味着有力量、有耐力、有战斗经验和战斗意志,而追风猎手团众人的战斗水平不低,能让他们觉得强悍,那就不是一般的强悍。

  Dagon 已经很强了,在追风猎手团的叔辈们口中也就是“还不错”。这是个非常不客观的说法,想想托蒙德,他一边说Dagon 的battle strength 不错,一边说他还差得远,灵活的标准背后是他们对Dagon 深切的关爱。但他们一起在无限迷宫战斗过,因此Dagon 认为对她mother 的“强悍”评论绝对是客观的。

  “她快来了,她不喜欢在这里看到我,所以我先走了。”在很长时间的沉默后,Bronze Dragon 突然对Dagon 说道:“想办法让她知道你们在这里,展现出龙的能力,会让她的态度好一些。玛克希摩斯不喜欢凡世种族,这是对她的评价中唯一能够公开的。”

  Dagon nodded ,张开龙感,Bronze Dragon slightly smiled ,然后抄着手快步离开。要塞的指挥官和warrior 们给他让开道路,几个胆大的人上千想和龙拉拉关系。Bronze Dragon 微笑着nodded ,并承诺会在合适的时机再来见他们。这听起来很像是推诿之词,只是谁也没胆量询问真实情况。

  不一会儿,Dagon 的龙感被碰触,又一只龙正在接近。this time ,Dagon 没有收回龙感,于是他很快就感受到越来越强的Dragon’s Might 。

  Dragon’s Might 是一种令人恐惧的能力,它主要作用于生物的本能,通过展现食物链地位而对其他生物进行压制。在所有恐惧中,被捕食绝对是一种primordial 而强大的恐惧类型,尤其是遇到giant dragon 。想想看,不管地面奔驰速度、飞行速度、游泳速度,giant dragon 都全面处于上风,而它们可以凭借身体或spell 能力在地下掘进,因此能够捕猎所有生物。而龙感能够穿透大部分物体,加上强大的嗅觉、黑暗视觉以及元素感应能力,giant dragon 总能破坏猎物试图隐藏的尝试。一旦被发现、被追上,又要面对giant dragon 强悍的肉体和formidable power 无穷的spell 能力,那不仅仅是恐惧,而是恐惧的总和。

  Dagon 是个胆大的人,一般不会害怕,但他也懂得恐惧。他清晰地感受到龙感中传过来的Dragon’s Might ,突然有了个奇怪的想法:Bronze Dragon 释放Dragon’s Might 了吗?肯定没有,不然要塞这里的人早就东倒西歪、惊恐万分了。但龙感里的Dragon’s Might 是怎么回事?giant dragon 在飞行的时候一直保持Dragon’s Might 吗?

  他立刻反应过来,通过龙感传送的Dragon’s Might 是一种龙和龙之间身份识别手段,龙感之外没有Dragon’s Might ,至少现在没有。他挠挠头,对面有Dragon’s Might ,自己没有,那他开着龙感干什么?
  对面的龙也感到疑惑,甚至觉得自己被戏耍了。这就equivalent to 两个人见面,互相说了你好,一个人说了自己的名字,另外一个人开始装傻……于是,一股强悍的Dragon’s Might 顺着龙感涌向Dagon ,terrifying 的恐惧一下子将他包围,让他如坠冰窟、全身颤抖。

  但是Dagon 感受到的并不是被捕猎的那种恐惧,而是另外一种……他想到了一边悲伤一边发火的mother ,他觉得自己一定做错了什么事,只是目前还没想起来。他所感受到的恐惧并非来自生死之际,而是错误被原谅之前的自我否认。但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是来自bloodline inheritance ,还是因为他之前一直在想自己的mother ,从而为恐惧附加了这层含义。

  同时,他觉得自己被戏耍了,于是收回了龙感,而这个动作又引起了新的变化。一声沉闷而宏大的dragon roar 从通道远处传来,如同把一整个风暴灌进海边的狭窄洞穴一样。每个人都痛苦地捂上耳朵,瞪大眼睛互相观望,张大嘴巴试图立刻学会看口型辨别内容。

  于是,玛克希摩斯出现了,她毫无征兆地来到营地之内,以一个人类女子的形象。她有一头深red 的带卷儿波浪长发,black 的眼睛就像洗干净的煤块一样微微发亮,微塌的长鼻梁下面是因为严肃而紧紧抿着的褐红嘴唇。追风猎手团的叔辈们说的不错,她的确有一些并非纯种人类的感觉,比如波浪刘海都盖不住的细小额头鳞片、在两侧眼角unfathomable mystery 闪烁的red 荧光,从下嘴唇一直延伸到咽喉部位的一条鲜红细线等。

  整体上她的皮肤姣好,呈现一种健康的微黄色,看起来柔和光滑,就像缎子一样。她似乎对自己的相貌非常自信,因此几乎没有佩戴装饰品来点缀,即便Transformation Technique 可以很轻易达到这种效果。她简单穿着一件black 天鹅绒披风,将身体完全隐藏在内。披风一直拖到地上,边缘沾上泥土而且有些磨损迹象,其开口在身前,呈现一条竖直线,四根手指从缝隙里伸出来,分别抓住披风的左右两边。

  “原来是你这个精灵。你迟到了。”红发女人的语气中有一丝恼怒,大家都能听出来。“你完成任务了吗?两个Jiangu 族里面的哪个?”

  “这个。”纳迪尔指了指Dagon ,问道:“你看不出来吗?”

  “不要觉得你很聪明,这种自鸣得意的感觉纯粹出于无知。”玛克希摩斯对萨瑞nodded ,说了句“有段时间没见了”,随后就将目光聚焦在Dagon 身上。

  她的目光不断在Dagon 身上游走,从头到脚、从脚到头看了个清清楚楚。这种打量终于给Dagon 造成即将被猎食的感觉,他不得不深呼吸来调整情绪。也就at this time ,他注意到玛克希摩斯从披风开口伸出来的手指微微颤抖,便知道她原来也很紧张。

  “这家伙看起来的确是艾格的child ,强壮的感觉一模一样,但这不代表就一定是我的child 。hmph! ”玛克希摩斯走上前来,伸出一只手臂,一把抓住Dagon 的肩膀。“跟我来,我要验证一下。”

  Dagon slightly frowned ,然后nodded ,可就在他准备要跟着走的时候,萨瑞拦住了玛克希摩斯。

  “你要干什么?”玛克希摩斯微楞,问道。

  “我见过艾格带回来并送往Jiangu 城的child ,我相信托蒙德的人品和诚实,但每件事情都不是绝对的。万一……这个probability 肯定比万分之一还要小得多,但它仍旧存在——万一他不是你的child ,请看在曾经一起战斗的份上,别把他杀了。他很重要,不光是对Jiangu 族,也是对所有地表的生灵来说。”

  “如果他那么重要,我就杀不了他。”

  萨瑞摇摇头,说道:“他相信你是mother ,因此绝对不会相信你会突然下手。如果你展开突袭……”

  “其实你是在提醒他,你确实非常担心他,但我记得你不是这样唠叨别人安全的人。”玛克希摩斯的目光稍微变得柔和,然后对萨瑞说道:“行,我答应你。”

  “好像我应该可以说……”Dagon 一句完整的话还没说完,就发现自己已经飞了起来,被一股火热的风吹拂着离开地面,然后加速冲进无限迷宫的通道中。

  “要去哪儿?”Dagon 问道。

  “能展开真身的地方。之前的战场太小了,而且人太多。”玛克希摩斯仍旧抓着Dagon 的肩膀,此时她看了看自己的手。“你是不是学过spell ?我感觉元素能量在你体表运动时非常流畅,带着你飞行几乎不费力气。”

  “我的确学过spell ,spell teacher 是冬冬教授,一个Illusion Technique 师,侏儒族。”

  “没听说过。侏儒lifespan 太短,最多来一次无限迷宫,碰面的机会太小了。”玛克希摩斯飞过好几个战场,终于碰到能让她满意的,便停了下来。她对Dagon 说道:“行了,如果你是我的child 就能变成龙,现在变吧。”

  “我不会啊……”Dagon 紧张地揪着胡须,甚至做好了防御准备,免得眼前的龙忘了答应萨瑞的事情,然后突然把自己打死。“我能用Illusion Technique 和变形spell 产生龙的效果,但我本身就是个Jiangu clansman ,不会变龙。”

  “不会?impossible 。所有……”玛克希摩斯突然用手扶着额头,问道:“你今年多大?”

  “七十三。”Dagon 回答。

  “才七十三年吗?我的时间感觉有些混乱。只有七十三岁的话,你还没成年,的确不会身体变形。那既然这样,你摘下头盔露出脑袋来,我需要舔一下你的味道。”

  “啥?”Dagon 目光有些呆滞,就这么注视着玛克希摩斯现出真身。那是一条漂亮而气派的红龙,其体型庞大,光一个脑袋就是Dagon 身体的四倍高度,张开的嘴巴完全可以将他整个吞进去,就像Dagon 吞一颗鸡蛋。

  如果不依靠龙感,Dagon 根本impossible 从龙头看到dragon tail 。红龙将洞穴塞满,双翼紧贴着天花板,只能低着头,否则尖锐而长的dragon horn 就能插进天花板的石板里去。她在这个状态下不得不cautiously 活动,动作因此显得笨拙,但Dagon 认为她绝对有敏捷、强壮和tenacious 的全部特性。

  红龙的呼吸像fire like 热,有种甜腻的感觉,好像某种炼金药剂。Dagon 正在努力回忆相关知识,就看到一条巨大的red 舌头伸了过来,啪嗒一声拍在自己脑袋顶上。他立刻被淋湿了,从头到脚湿哒哒、黏糊糊,而舌头擦过头发带来的力量还能让他踉跄两步。随后,giant dragon 收回舌头并在口腔里面转来转去……

  “儿贼……”

  Dagon 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只知道红龙一张嘴,把自己叼了起来,就像吃棒棒糖那样滚来滚去。他完全没有受伤,giant dragon 的动作很轻柔,轻柔中带着fire like 的热情,就是口水有些多,Dagon 也转来转去感到晕眩。于是他用“甬”字rune 摆脱了dragon’s mouth ,在瀑布一样的口水中落回地面。

  幸好有泥魔靴子,否则湿滑的龙唾液一定会让他摔一跤。这时,玛克希摩斯也稍微冷静一下,在Dagon 身上变回人形,直接将他抱在怀里。“very good ,你没丢,你长大了,very good !”

  Dagon 用力抹掉脸上的谁,挣扎着抬起头来,正好看着她泪流满面的脸。相比龙的激动,Dagon 要冷静得多,呼吸稍显急促也是因为被龙箍住了。“呃,妈?”

  “别用疑问句,用肯定句。你就是我child ,我记的你的味道,一舔就知道。”玛克希摩斯说道:“有好多好多次我都后悔把你送走,好在你终于活下来而且回来了,我太幸福了。”

  “能让我先缓缓,了解一下怎么回事吗?”

  玛克希摩斯歪着头看看Dagon ,松开双臂,然后伸手捏住他的耳朵。“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激动,这是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Dagon 思考一下这个问题,然后说道:“大概因为我被送回去后交给Steelcast 夫妇抚养,Corona ·Steelcast 将她的爱给了我,我并不缺母爱,所以现在不那么激动。”

  “Steelcast ?Steelcast ……我记得你father 身边的武器Master 就是这个姓,托蒙德·Steelcast ,一个目光特别阴沉,看谁都像魔物的严肃家伙。”

  “那是我father 。”

  “最多算养父,你father 是艾格·没良心·尼尔。嗯……我不想提你的养父母,不管他们对你好不好,你在我面前时,我是你妈,艾格是你爸,必须这样!”

  Dagon 挠挠胡子,然后nodded :“如你所愿,不过我还需要适应一下,可能还会出现错喽。如果有那样的情况,请只朝我发火。”

  “我怎么会朝你发火呢,我的little darling !就算我生气了,我也只会去找其他龙,把他们揍一顿,让他们unfathomable mystery 就行了。”玛克希摩斯补充道:“我不是那种喜欢迁怒于人的人。”

  Dagon nodded ,做出一副相信的样子。他有千万个问题要问,但最重要的只有一个:“为什么不把我留在身边抚养?”

  “因为做不到。”玛克希摩斯说道:“at first 还挺好,你乖乖在蛋里,不需要特别关心。我隔几天吐口火烧烧你,你就在里面开心地动,一副活力满满的样子……”

  “等等,我at first 是个蛋?”

  “嗯,不是蛋还能是什么?”玛克希摩斯说道:“本来挺好的,我正好可以把你爸甩了,专心养你长大,但Jiangu 族……主要是奥力神多管闲事。蛋提前破了——相比龙来说——然后一个Jiangu 族小婴儿从里面掉了出来,那就是你。”

  “我没法养你长大,我只能孵蛋。我现在胸前的这两坨肉里面都是flame 素,不能产生你所需要的奶。我也想过办法,但无限迷宫里找不到能给你稳定喂奶的,可也不能总用治疗药水和spirit potion 喂养你吧?而我也没法离开无限迷宫,因此唯一能让你活下去的办法就是把你交给Jiangu clansman ,让你爸想办法。儿贼,你生我气吗?”

  “我没生过气,现在和未来也不会,你做出了痛苦但正确、关键是饱含母爱的无奈选择。”

  “你过去也没生气?你没骗我吧?”

  “我一直以为自己父母早就死了,十多年前,我才慢慢知道自己的身世另有隐情。”

  “没良心的家伙,把我弄成隐情了!我不得……唉,他居然死了,真可惜,本来还有机will meet again 面的。”玛克希摩斯低垂着眼帘,憋着嘴,表情悲伤。

  “妈!”

  “哎!啥事儿?要问赶紧问,我就喜欢听你说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