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 Sky Gold Badge Chapter 535

  第535章 由情生孽,仅在执念(求收藏,求订阅!)

  对于Zhang Lie 的及时返回,余则晨也是大喜过望,毕竟是天下正道排名第十的Peak expert 。

  虽然Zhang Lie 这个天下排名第十,还并不被通玄界的cultivator 广泛认可,那对于自己一方的士气提升也是有好处的。

  “余兄,灭魔Celestial Grotto 中可有sixth rank 顶级甚至是seventh rank 的制Talisman Master ?”

  对于余则晨,Zhang Lie 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直接言道。

  “sixth rank 顶级甚至是seventh rank 的制Talisman Master ?张道兄找这样等级的Talisman Master 做什么?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两人交谈过程间,Zhang Lie 挥袖took out 那柄天意魔刀,三魔合一,凶吉难明,余则晨也是上下观视许久之后,方才摇头感慨道:

  “好一柄至凶至厉的魔刀,张道兄是要以talisman treasure 之法削弱它的本源,便于驾驭?”

  talisman treasure 之法,原本是High-Rank Immortal Cultivator 留给后辈、Disciple 的一种遗产,通过分割自身Life-Source Magical Treasure 的Source Power ,留给后人一种跨越自身realm 杀伐能力。

  余则晨毕竟是师出名门见识profound ,很快就联想到了Zhang Lie 寻找高阶制Talisman Master 的目的。

  “的确,如此至凶至厉的魔刀,留在你的手中也就罢了,真的传给后人,未必是什么好事。不过,张道兄你是自己人,小弟也就明说了,我家余Old Ancestor 虽然也有sixth rank realm 的制符造诣,可是论及真正talisman technique 精湛的,还是要数五Senior Sister 宫紫媛宫家的那位Old Ancestor 。”

  若换作旁人,像这种话余则晨是绝对不会说的。

  那位宫家Old Ancestor 与自己身后的Yu Family Old Ancestor ,同样都精通于talisman technique 之道,只是余道人是兼修,而那位宫家Old Ancestor 是主修,在cultivation base 在底蕴上余道人都要胜过那位宫家Old Ancestor 一筹,但是在talisman technique 领域上,却要逊色几分。

  双方是某种竞争的关系,要知道在this world 炼制sixth rank high grade spirit talisman 乃至于炼制seventh rank spirit talisman 的材料,都极为珍贵。

  能够多练习一次,talisman technique 上的造诣领悟就会提升一分,所以无论是宫家的人还是Yu Family 的人,若有机会都会全力给自家Old Ancestor 招揽生意。

  但this time ,余则晨却是站在自己Master 以及自己的角度上考虑——炼制这几张seventh rank Magic Talisman ,固然能让自家Old Ancestor 在talisman technique 造诣上有所提升,但若由宫家Old Ancestor 出手炼制出更多更好的seventh rank Magic Talisman ,却对现在灭魔Celestial Grotto 内的整体形势,有着增益。

  “紫媛Fellow Daoist 身后的宫家?”

  Zhang Lie 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绕来绕去,最后又绕回到宫紫媛那里去了。

  “事不宜迟,这件事情余兄你就帮我代为联系吧,该花Spirit Stone 花Spirit Stone ,只要能制作出上好的符咒就行。”

  符咒,比之法宝,成本低廉、激发简易,制成之后赐予Disciple ,很多时候可以body protection 保命。

  而命是最宝贵的,有命才有一切。

  “好,小弟去去就回。”

  说着,余则晨脚下生云,直接就去寻找自己五Senior Sister 宫紫媛了。

  这段时间,整个坤元山都在向灭魔Celestial Grotto 发动总攻,不断的消灭demonic cultivator ,斩除乾坤魔祖的臂助。

  血盟与太昊Sword Sect 的cultivator 也屡屡参战,各有不少损失,也有不少收获,整体上在张相神的主持之下,是没有出现大的乱子的,Zhang Lie 的六Disciple 张素在战役中受伤不轻。

  但以她那种明犀锐利press forward 的性格,别说受伤,没有死在战场上张相神就已经是倾尽全力,Zhang Lie 只会感念而不会怪罪。

  趁着这个间隙,summon 过来几个就在此地的Disciple ,Zhang Lie 观察他们的状态,同时教导告诫他们各自cultivation 上的错漏。

  如此过了数个时辰,天外突然有一道符咒飞来。

  Zhang Lie 伸出两指一夹,Divine Sense 扫视,只见是余则晨的传书,他提供了一个地址方位,其它的并没有多说,看样子请求炼制seventh rank 符咒的事情颇为顺利。

  Zhang Lie 又对all around 的Disciples 言说嘱咐了一番,而后就Human and Sword Unity 化为一道光虹遁去了。

  半个时辰后,sword light 飞遁于魔染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Zhang Lie 来到了一处山形奇峻之地,在一株枯朽old tree 的下面,宫紫媛、余则晨两人都执Disciple 礼站立。

  在两人身前,有一个老婆婆佝偻站立着,她看上去完全没有Primordial Spirit 地immortal cultivator 士应有的气度模样,身着百衲衣蓬头垢面,佝偻着背,赤足着地,消瘦无比,加之面上笑容不改,慈祥而卑微。

  这般样子,无论怎么看怎么像凡人市井,无子孙赡养,而以乞讨拾荒度日的老乞婆,exactly similar 。

  但是随着cultivation realm 到了,Zhang Lie 却是清楚,Nascent Soul 真君霸气慑人,威压一方,而玄黄world 的Primordial Spirit cultivator ,却大多都是眼前之人这般的状态,Myriad Bodies Transformation 隐匿于凡尘,借此躲避天Dao Tribulation 数。

  老婆婆仿佛感受到了Zhang Lie 的目光,抬起头来,双方目光对视,她的眼中,一片朦胧浑浊,恍若寻常山野老妇般,不复少年之清澈。

  但是双方目光相接,Zhang Lie 就可感受到,她的双眼中,仿佛有两轮七彩的vortex ,要将人的Divine Soul 抽离,摄入其中一般。

  ”hmph ……好terrifying 的Divine Consciousness 力量,是主修Divine Consciousness 的Primordial Spirit cultivator 。”

  Zhang Lie 低声groaned ,强行移开双眼,心中却是清楚,这种主修Divine Consciousness cultivator 的诡异terrifying 。

  在Zhang Lie subconsciously 观察这位宫家Old Ancestor 的同时,这位宫家Old Ancestor 也在观察Zhang Lie ,刚刚的目光对视,Zhang Lie 吃了一个小亏,因此这位宫家Old Ancestor 所探查到的,反而比Zhang Lie 更多:

  “他的Primordial Spirit 已成长成daoist 大小,法力无比深厚,看来这天下第十也算不负其名,Divine Consciousness 强大又与fleshy body 密切契合而整体气脉体系又寄托虚空,无时不刻不在撷取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虚空传法。而且Primordial Spirit 纯粹遍布窍穴,大概九千四百六十二窍,窍穴内有golden glow 吞吐激荡,随时冲刷而出,各窍之间脉络相连,与血肉skeleton 紧密相融,收纳血肉精华……更加奇特的是,this child 的Primordial Spirit 上竟然裹着一件法袍,此袍分化亿万internal qi 禁制,勾连成重重formation diagram ,随时可如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般排兵布阵而出,自有无穷玄机profound mystery 。看来此人不仅是个sword cultivator ,而且还尤其擅长仙家Formation ,比余old ghost 也许还有所逊色不如,但怕是已经超过大多Primordial Spirit cultivator 很多了!”

  Divine Consciousness 、法力、fleshy body ,sword qi 、Formation 、treasure ,Zhang Lie 也完全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一眼之间,自己就已经被眼前这个老婆婆看了个底朝天了。

  他心中隐隐有所感应,但也只是对眼前这位senior cultivator 更加的尊重。

  “Junior Zhang Lie ,见过senior 。”

  sword control 而落,遵守作为cultivation Junior 的礼仪。

  那位宫家Old Ancestor 见Zhang Lie 这般态度,也是满意地点一nodded ,道:

  “天下第十,果然自有其风采气度,但是作为Old Senior 我rely on age to show of age 的说一句,窃运Observing Heaven Sect 的那些贼子都不是什么好人,伱这个天下第十,ghost cultivator demonic cultivator 不算,Monster Race 巨擘不算,甚至就算天下正道cultivator 当中,有许多Primordial Spirit cultivator 游戏风尘,不计自己的虚名得失,他们不愿意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榜单上面,窃运Observing Heaven Sect 不敢得罪他们,最后就拿你这no one to rely on 的小辈顶缸,这点你要心里明白,不要以为只靠自己剑厉剑狠,就可以力压天下cultivator ,要以道德作为立宗之本,可明白了?”

  “多thanks Senior 教诲。”

  对于这一番说教,Zhang Lie 倒并不觉得有什么,若是敌对的Primordial Spirit cultivator ,他此刻已经挥剑出鞘了,但是己方的长辈Primordial Spirit cultivator ,被对方说教几句自己又不会少一块肉。何况,现在又的确是有求于人。

  说了这一番话后,见面前道人依然态度恭谨,宫家Old Ancestor 满意地nodded ,看了看宫紫媛又看了看Zhang Lie ,继续言道:

  “是你要分割一件魔宝,炼制几张符咒?把那件魔宝拿出来看一看。”

  在宫家Old Ancestor 的低语间,Zhang Lie took out 天意魔刀,控制着它,飞遁至眼前老者近处。

  “的确是一柄凶厉绝伦的魔刀,原来你是要分割它的本源降低它的凶性……”

  言说到这里时,宫家Old Ancestor 便不说话了。似乎是in the heart 不断的计算着什么,慢慢闭上了双眼。

  数个时辰之后,宫家Old Ancestor 睁开眼睛言道:

  “我大概可以分裂它的本源炼制出四到七张符咒,每一张符咒内都封着seventh rank 法宝的威能,并且可以反复祭炼使用,但是分裂出来之后,此刀就算是大半损毁了,还可以再用它发出一刀,一刀过后若不斩杀Primordial Spirit 反补刀源,立刻损毁。”

  “另外,炼制seventh rank 符咒还需要seventh rank Spirit Beast 皮毛,碧潮石、Myriad Cold Iron 精英、Taibai Jinxing 石、万重水柔晶、九色芝兰、七宝彩莲、龙须根、万年紫藤花……”

  宫家Old Ancestor 说到这里时,Zhang Lie 却是无奈苦笑。

  “senior ,您说的这些spiritual object ,我一时之间去何处筹措?”

  “嗯,我也考虑到这一点了,这样吧,这些spiritual object 我宫家倒是皆有,但是炼成了seventh rank 符咒后,我可要从中拿走其中一两张作为报偿,你看如何?”

  “这个是当然的。”

  若不炼成符咒,这柄天意魔刀便难以御使,还要消耗Zhang Lie 自身的部分法力压制,无论怎么算,只要对方不开出过于难以接受的条件,这符都是要炼制的。

  “好了,既然你同意此事,那就和余小子暂且退下去吧,大概半年之后符成之日,我会唤你前来。”

  “多thanks Senior 。”

  “Senior Gong ,Junior 告退了。”

  余则晨,Zhang Lie 各自告退。这里,只留下山石古树以及宫家的两名Peak cultivator 。

  此时此刻灭魔Celestial Grotto 内,道魔争锋正推进到紧要处。

  无论余则晨,还是Zhang Lie 他们都有无数的事情要做。

  至于宫家Old Ancestor 以及宫紫媛,炼制seventh rank 符本身就是对宫家对宫家Old Ancestor 有着好处的,当然不惜为此花费心力时间。

  “那个Zhang Family 小子,的确是outstanding ,内外道法cultivation base ,sword technique Formation ,俱是十分出色。你们this generation 人中,现在来看他就有三四成的把握有望飞升。”

  突然间,听到自家Old Ancestor 这样的话语。

  宫紫媛微愣,想不到自家Old Ancestor 经过刚刚那么短时间的接触,对于Zhang Lie 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

  “可是,Old Ancestor ,您不是说,他的那个天下第十的名头作不得数?”

  ”hmph 哼,怎么做不得数。从古至今,有几个Nascent Soul Cultivator 能够上窃运Observing Heaven Sect 的ten great experts 名单的?过往数万年以来,Nascent Soul ninth layer 的陆重算一个,Nascent Soul ninth layer 的Sword God 钟隐钟神秀算一个……紫媛,虽然你的修道aptitude 极好,我不该轻易动摇你的向道之心,但是你还记得Old Ancestor 当年是怎样修道今日的realm 的?”

  hearing this ,宫紫媛执礼却不言,因为那是宫家极为难堪的一件丑事,现在无数宫家子弟想要隐瞒还来不及,又怎会轻易提起。

  “我本是宫家嫡女,cultivation aptitude 也是极为了得,本想全心长生大道,奈何那时宫家已经衰弱,不得不与一hedonistic son of rich parents 结为Dao Companion ,婚后我为他生下七个儿子继承家业,而我也得到了足够的cultivation 资源,一步步走到今天。”

  “数千年过去了,我的那些儿子、孙子孙女,都已然尘土相归,只有我一心求道,金丹、Nascent Soul 、Divine Transformation ,一步步cultivated to 今天,并且最终执掌了整个宫家。”

  “紫媛,以你的aptitude 有机会冲一冲Earth Immortal Realm ,但是除非有极大的机缘,否则你未来想要cultivation 飞升的把握是很低的,陆重玄当年可以带着妻女飞升,钟隐可以跨界施法带自己Junior Sister 飞升上界……一旦飞升,Heaven and Earth 从此大不同,你到底该怎样求道,这是你自己的事,old woman 也只能说到这里了。”

  cultivation success 仙,immortality 。

  对于碰触不到的人来说,这八个字还比较容易放下,但是对于仅仅只差半步的cultivator 来说,数百上千年的追求就在眼前,就算是宫紫媛,也一时间神色变化。

  修道中人哪有那么多的情情爱爱。

  Dao Companion ,合籍Dual Cultivation !纯为修道捏在一起的两个人、乃至互相采补合乎Heavenly Dao 的男修female cultivator ,就这么一回事!

  除了修道,什么都不能给予对方!

  一旦其中一方真的动情,反而是损人Dao Foundation ,由情生孽,最易转为执念魔障,甚至双双坠落demonic path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