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gwart’s Certain Professor Of Magic Chapter 51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1 作者: 韩游思

  第510章 Voldemort 的顾虑   fireplace 里的火光跳跃着,为夜晚里年久失修、冰冷透风的墙壁增添一丝暖意。

  但所有的暖意都在视线触及说话人的时候消失了。

  Voldemort 坐着的位置在fireplace up ahead ,身后就是熊熊燃烧的木柴,这个位置最靠近火焰,投下的阴影却比其他位置深得多,Death Eater 们除了看到他的轮廓外,最显眼的就是那双红眼睛和苍白的皮肤了。

  “Severus ?”他望向紧挨着他right hand 边的那个座位。

  “Longbottom 夫妇确认回归Order of the Phoenix ,他们俩似乎被单独授予了任务,但还没探到具体情报。不排除在Dumbledore 的授意下进行盯梢,目标就是在座的某个人。”

  长桌上的人发生轻微的骚动,有人不安地调整坐姿,但也有人兴奋不已。

  “主人,让我去吧——让我去找,我会抓住他们。”一个黑皮肤女人激动地说。从她的轮廓看,她年轻的时候一定很漂亮,但多年的牢狱之灾让她的容貌和气质发生了永久的改变,当然是往坏的一面发展。

  她面颊瘦削,眼睛凸出,black 的卷发胡乱地贴在脑袋上。

  “Bellatrix ,我不怀疑这点,你曾经做到过。”Voldemort 用红眼睛打量着她,“但是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说完他不再看她,转而对Snape 说,“还有吗?”

  “Ministry of Magic 和‘未来world ’公司在关于防贼瀑布的事情上达成了一致,我得承认,这会为我们的事业带来不小的影响。”

  这次的骚动更明显了,Death Eater 们不安地交换着眼神。

  “是那个人的公司……”

  “我们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一名Death Eater 锤着桌子喊道,“应该立刻组织人手发动袭击——”不少人跟着鼓噪起来,屋子里乱哄哄的。

  “你愿意打头阵吗,塞尔温?”Voldemort 轻声问,声音轻易盖过在场的喧嚣。

  Death Eater 们立刻不做声了,眼神变得躲躲闪闪。最后他们齐齐将目光放在at first 说话的那个wizard 身上。塞尔温嗫嚅着说,“主、主人,如果这是您的意志,我、我愿——”

  Voldemort 哂然一笑。

  “还不用你去献身,”Voldemort drowsily 说,“我几乎可以断定,Ministry of Magic 和Felix ·Haip 肯定会有所防备……我们必须适应新的战争规则,Felix ·Haip 搞出了不少bauble 儿,其中的一些意外地有用……衔尾蛇之戒,是叫这个名字?衔尾蛇,嗯?”他scarlet red 的蛇眼盯着Snape 。

  “没错,”Snape 低声说,“他早年用它作为自己的标记,我想这里有很多人都知道,”Death Eater 们或是皱眉,或是摇头。“后来这个符号随着他的毕业而销声匿迹,直到他返回Hogwarts 任教并创办了自己的教授俱乐部,才重新出现。”

  Voldemort 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

  “教授俱乐部,衔尾蛇……Severus ,听名字我还以为这是你为我精心准备的归来礼物呢。”

  Snape 低下了头,“主人,我得承认,他是我教过的最wild ambition 、又条理清晰的人物。”

  “你说的没错,我可以想象到他上学时的样子……”Voldemort 用低沉的声音说:“我之前想不明白Felix ·Haip 为什么来得那么及时,还曾怀疑是不是你们之中有人背叛了我,但是这份报纸给了我答案。”一张报纸轻飘飘地从他手边飘了起来,在长桌上缓缓移动。

  Death Eater 们从各自的位置上lifts the head ,探身想要看清楚,但Voldemort 显然没有耐心让他们挨个读一遍,“上面说得很清楚,Potter 三个就是通过衔尾蛇之戒才招来了援手。”

  “apart from this 呢?想必你们很多人都听说、甚至使用过‘未来world ’公司的产品,我对sound transmission 镜很感兴趣,据说它能联络的距离有限,但可以预见的是,战争的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凭借独特的标记在十几年前一度领先于Order of the Phoenix 和Ministry of Magic ,现在却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

  “主人,您的意思是?”

  “破解上面的magic ,如果能进行反制就更好了。”Voldemort 慢条斯理地说,“让我们说回防贼瀑布,这样东西会干扰我们扩battallion 伍的速度,尽管我们可以径直敲开目标家的门,把他们从温暖舒适的被窝里拖出来,用家人威胁他们替我们做事——”

  众人发出响亮的笑声。

  “这就是我擅长做的,主人!”一个Death Eater 大声表达忠心。

  “谢谢——罗道夫斯,你会有这个机会的。”Voldemort 没有任何感情地说,“但是就像我说的,它会妨碍我们,有谁能拿出应对的办法?”

  “主人,即便有了防贼瀑布,我们也可以通过熟悉的关系网获得各种情报。”

  Voldemort 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

  “我对你刮目相看了,塞尔温,你有好的人选吗?”

  “有一个,她姓Umbridge ,过去一直巴结我,还到处吹嘘说自己是塞尔Wen Family 族的亲戚,但谁都知道她有个清洁工的father ,我只是看在她曾是Fudge 心腹的份儿上随口应付几句……我有把握让她帮我传递消息。”塞尔温恭敬地说道。

  “我也知道一个,我的侄子就在Ministry of Magic 工作,还是最年轻的主管。他和不少Auror 关系不错。”另一个Death Eater 说。

  “很好,Avery ,自从失去了亚克斯利,我们对Auror 的行动就完全一抹黑了。”Voldemort 满意地说,“不过即便他死了,也在为我们的事业贡献力量,我们现在就在他的房子里开会。”

  很快Death Eater 们开始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地讨论,不管有的没的,都能说出几个在Ministry of Magic 上班的熟人。加起来差不多凑了六七十人。无需说明,这些人都是Death Eater 接下来行动的目标。

  “Lucius 。”

  “是,主人——”Lucius ·Malfoy lifts the head ,cautiously 地对上Voldemort scarlet red 的眼睛,又赶忙低下头。

  “麦克尼尔和卢克Wood 有什么消息?”

  “暂时还没打听到。”他小声答道。

  “还没打听到,”Voldemort 用没有起伏的声音重复一遍,Lucius 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这是否意味着,你在Ministry of Magic 那边失势了?”

  “主人,请给我一点时间!我正尝试和新部长搭上关系,但那个女人油盐不进——她、她身边还总是跟着Sirius ·Black ,那一定是Order of the Phoenix 派去的人!”

  “Sirius ·Black ,”Voldemort 说着,looked towards Bellatrix ,“如果我没记错,他似乎是你的堂弟?”

  “是、是的,主人,”她激动地说,身体忍不住靠前,想离Voldemort 更近一点,“不,他不是我的堂弟,他是House of Black 的耻辱,渣滓,我恨不得亲手杀死他。”

  “那你要解决的人可不少。”Voldemort 冷笑着说。

  Bellatrix 似乎被弄糊涂了,“怎么——”

  “你的外甥女最近加入了Order of the Phoenix ,还和werewolf 走得很近。真该说不愧是一家人吗,她甚至比你younger sister 更进一步……我什么时候能听到他们婚礼的消息,你打算送上一份礼物吗?”

  Bellatrix fiercely 地瞪了Snape 一眼,所有关于Order of the Phoenix 的情报都是他提供的。

  Snape 薄薄的嘴唇挤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主人,她不是我的外甥女,自从我的younger sister 嫁给那个mudblood 之后,她们就和House of Black 没有任何关系了。”Bellatrix 立刻撇清关系,但她的话并不能让Voldemort 满意。

  她明显感受到了这点,脸上露出惶恐的表情,同时更加往前地探出身体,似乎在借此表达忠心。“主人,我不会坐视这种事情发生——尽管她们自甘堕落,但我绝不会允许House of Black 的bloodline 近一步被玷污,我向您保证!是吧,Lucius ,你也不希望和Narcissa 流着相同血的人和werewolf 扯上关系吧?”

  “没错。”Lucius 干巴巴地说。

  “那我们马上动手,在下次集会前杀掉她们。”Bellatrix 激动地说。

  “我约了Ministry of Magic high level Vice-section Head 辛克尼斯,如果时间上发生冲突的话……总得做出取舍。”Lucius 嘟囔说,“主人,我有两件事要向您汇报。”

  Voldemort 的视线重新落在他身上。

  Lucius brace oneself 开口,“第一件,我在Ollivander wand shop 遇到了Haip ,他对我很不友善,还当着我的面提醒Ollivander 注意防备我、我们。”

  “他确实有理由这么做。”Voldemort 平静地说,但他的脸却轻微地扭曲着,在火光的映衬下犹如一条苍白的蛇,他周围几人完全不敢看他。

  “一个坏消息,Lucius 。我希望你的第二个消息能让大家开心一点儿。”Voldemort 轻声说。

  “当、当然,”Lucius gasping for breath 地说:“我打听到了Bode 的准确位置,他被送到了St. Mungo’s Hospital for Magical Maladies and Injuries ,目前神志不清,Ministry of Magic 的人还没来得及发现异常。但他总会好转,如果放任他向Ministry of Magic 透露出我们在追寻预言——”

  “那就让他开不了口。”Voldemort 说,“谁愿意为我解决这个麻烦?Antonin ,你怎么说?”

  “这是我的荣幸,伟大的Dark Lord 。”Antonin ·Dolohov ,一个长着扭曲长脸的Death Eater 咧开笑容说。

  ……

  当会议结束后,Voldemort 单独留下了Severus ·Snape 。

  他凝视着black 的夜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后悔。也许自己再耐心等待几个月、甚至几年,就会获得最完美的复活——借助Harry ·Potter 的血液重生,那个让他失去magic power 、肉体和权势的人的血……这样Potter 的mother 留在他身上的保护也会存在于自己的血液里……

  后悔与沮丧煎熬着Voldemort 的内心。他都有心主动死掉,再重新复活一次了,这样不但可以摆脱一个强敌,还会让自己变得更加powerful 。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动。

  但是他当时真的等不及了。

  圣诞节夜晚那次,Felix ·Haip 和Dumbledore 悄无声息突袭Crouch 老宅给他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要不是他用最快速度通知了Barty Jr. ,这十几年来最接近复活的一次机会可能就此断送。尤其是当他得知Barty Jr. 按照预定计划“清理Mad-Eye Moody ”却差点被逮到时,他就更慌了。

  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让Barty Jr. 离开他的视线。

  他反复犹豫、反复抉择的几个月时间,也是他最feel alarmed 的一段日子,他害怕Felix 和Dumbledore 会在下一秒突然出现,将他唯一忠诚的仆人夺走,下次再有这样的机会就不知道多少年后了。

  有一点是他之前没考虑到的,他的复活材料——father 的骨,仆人的肉,仇敌的血,后两者其实是有时间限制的。

  或许再过一百年,他可能把Dumbledore 熬死,但忠于他的Death Eater 、仇恨并畏惧他的敌人也会随着时间一起消亡,那时他的名字不会比Dumbledore 的尸体保存得更久,他还怎么复活?

  即便Voldemort 自认为战胜了死亡,但还是被时间逼迫得抬不起头。

  何况那时Felix ·Haip 已经showing off one’s ability ,相当多的人认为他会是下一个Dumbledore 似的人物。

  Voldemort 没事的时候也看了一些打发时间的八卦杂志,两派人在上面吵得不可开交,一方说Felix ·Haip 已经超过了Dumbledore ,因为他一个人解决了Quiddich world 杯上发生的骚乱,那可是正面击败几百个wizard ——虽然Voldemort 对此snort disdainfully ,但这个说法还是挺有市场的;另一方则旗帜鲜明地认为,Felix ·Haip 虽然强得厉害,但距离‘最伟大的白wizard ’Dumbledore 还有不少距离,毕竟Felix ·Haip 在world 杯上面对的都是醉酒闹事的wizard 游客,那些人和手无寸铁的muggle 没什么两样。

  他们唯一达成一致的观点是,Felix ·Haip 是目前最有希望在未来取代Dumbledore 位置的人,因为众人惊讶的发现,他还远不及三十岁。

  不到三十岁!   这也是Voldemort 最警惕的一点,就算他真的熬过百年把Dumbledore 熬死了,可能挡在他面前的绊脚石又变成Haip 了。

  于是他在反复权衡后选择放弃Harry ·Potter 的血,隐蔽地进行复活。

  但自从复活以来,他的一切计划都不顺利,除了荒谬的Dark Lord 克星Harry ·Potter 和他勇敢智慧的同伴(Ministry of Magic 最近的宣传语),又appears a ancient runes 教授。他在内心里极力否定自己失败命运的同时,又不免半信半疑。

  尤其是他真的听过一个关于他命运的预言,不,是半个。他回过头,望着Snape ,红眼睛浓郁得要滴下血来,表情显得既profound mystery ,又似乎迫不及待。

  “那个预言,把你听到的预言再复述一遍。”

  “一字不改吗?”

  “一字不改。”

  Snape 嗫嚅着,听起来不像是他本人的声音,他仿佛再次回到了1980年的那间破破烂烂的pub ,嘴唇情不自禁地颤抖。他用嘶哑的声音说:“有能力战胜Dark Lord 的人走近了……生在曾三次抵抗过他的家庭……生于七月结束的时候……”

  昏暗的屋子重新恢复寂静。不知过了多久,Snape 干巴巴地说,“主人,我只听到这些,随后就被Hog’s Head 的服务生发现并赶了出来。”

  Voldemort 没有答话,似乎陷入了沉思。

  完整的预言是什么样的?有没有……有没有提到Felix ·Haip ?或者……他本人的结局?

  “主人——?”Snape 提高了音量,语气依然不带有一丝感情。

  “你可以离开了,继续为我搜集情报。”Voldemort 微微顿了一下,说道:“if there is an opportunity ,拿到Amelia ·Bones 的行踪,她已经构成威胁了。”

  “可is Master ,我在Ministry of Magic 没有线人——”

  “利用那个Sirius ·Black ,他们最近不是走得很近吗?”

  Snape 低着头,一双黑眼睛闪烁不定,“遵命——主人。”他最后说。

   一段完整的剧情,4.6k字。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