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gwart’s Certain Professor Of Magic Chapter 51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2 作者: 韩游思

  第512章 勋章的意义

  他们从训练室出来,在经过Order of the Phoenix 成员开会的房间时,Fred 德顺手拿出伸缩耳试了一下,“不行,他们学聪明了——”

  回到living room ,Penelope 为他们泡茶。

  “不用喊Percy 下来吗?”Hermione 问。

  “他在楼上赶报告呢。”Penelope 说。

  “这话听起来有点耳熟。”Ron 挠着下巴说。

  “换成‘他在楼上赶论文’,是不是就顺耳了许多?我们听了整整七年。”Fred 德有些伤感地说,“我就说这个月总觉得缺点什么,现在终于补上了。”

  Neville 吭哧吭哧地笑了起来,“抱歉,实在没忍住。”

  这时,Penelope 用wand 指挥着茶壶和茶杯飞到桌子上。

  “你们不知道,他所在的部门司长一直没定下来,他憋着一股劲儿呢。”

  “他信心那么大?这可能吗?”Harry 惊讶地问,他其实想用‘野心’这个词儿的,但感觉不太好——Percy 所在的部门是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Magical Cooperation ,之前的司长是Stinchcombe ·Crouch ,在Crouch 被关进Azkaban 后,这个位置就一直空缺,由前部长Fudge 兼任。

  “和他突然拿到Order of Merlin 的可能差不多。”Penelope 开了一个玩笑,“但他一直抱有希望。”

  “也不是那么难,是不是?”Ron 半真半假地说,“只要你中一个you know who 的Cruciatus Curse 。”

  Penelope 用责备的目光看着他。

  “你们认为自己是因为什么拿到的勋章?只是因为Cruciatus Curse ?”

  “呃——”

  “为了树立几个榜样?”Harry 想起Bones 女士对他们说过的话。

  “Order of Merlin 可没那么廉价。”Penelope 说。

  Harry 有点不服气,如果Lockhart 那样的人都能拿到Order of Merlin ,还有什么不能发生的?

  “难道是因为我们还活着?”

  “只是活着就够了,”Penelope 肯定地说。Harry 不解地望着她,她十分理智地说:“你们打乱了you know who 的计划,他应该没想过为自己找三个证人——哦,抱歉,是四个。”

  她把wand 点在茶壶上,茶壶立刻冒气one after another white 的蒸汽,紧接着茶壶里流出细小的水流,在杯底形成refined 的琥珀色vortex ,“还不赖,是不是?我假期里和mother 学过。”

  “什么?呃,是啊,”Harry 说,他还在纠结刚才的话题。“可是为什么呢?”

  “一看你就没有认真听Bones 女士的发言。”Hermione 很不讨喜地指出真相。

  “她除了拖时间让记者拍照还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发言吗?”Ron 问。

  “当然,”Hermione 直起身体,清了清嗓子,这几乎预示着她接下来要长篇大论了,果然,她开始模仿Bones 女士的方式说话——

  “in the past 一个月的时间里——哦,这里是对全体wizard 说的,我继续——并没有发生多少令人伤心的消息,没有人蹊跷地死去,也没有Dark Mark 悬在你邻居的上空。事实上,所有的不安都是Ministry of Magic 的新举措带来的。我听到一些抱怨声,Ministry of Magic 必须要分出一组人处理各种tart and mean 的提问和howler ,然而比这些更值得警惕的是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仍然有不少人对you know who 归来的噩耗选择将信将疑……”

  “……借助今天这个机会,Ministry of Magic ,联合Wizengamot 以及Dark Force Defense League ,共同郑重宣布:you know who 真的回来了,就隐藏在黑暗里,潜伏在人群中,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纠集Death Eater ,聚拢曾经依附过他的爪牙。假如我们依然confused and ignorant ,今天坐在台High Level 待领奖的四个人所做的贡献就会大打折扣,他们为我们争取的时间将被浪费,同时也是对immediately 采取行动的Ministry of Magic 工作人员、Auror 、打击手和各行各业的先行者的一种巨大的打击……”

  “……我们必须竖立信心和勇气——在敌人还没露面的时候,因为更艰难的日子还没有到来。幸运的是我们已经有了榜样,他们在陷入黑暗时展现了顽强的意志,告诉我们无需恐惧和畏惧,带着一身伤成功走了出来,发出战争的预警。”

  “我希望我们能保持积极和乐观。尽管前路充满迷雾,但我依然愿意畅想胜利时的喜悦。届时回顾这段历史,人们会发现,胜利的种子早已埋下……”

  Hermione 说完了。“后面就是对Ministry of Magic 现有战时政策的介绍了。”

  在场的人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

  “你把部长的发言全背下来了?”Ron 瞪着眼睛问,好像在看某种奇怪的生物,比如一条突然闯进厨房的Blast-Ended Skrewt 。

  “报纸上有完整的发言稿,我看了几遍,而且如果你们起来得够早,愿意到厨房帮忙的话,就会发现这段讲话在magic 收音机里反复播放。”Hermione 对他们说。

  “所以你还是背下来了。”Ron 执着地说。

  Penelope 眼睛发光地看着Hermione :“我应该早点认识你——我们一定有很多共同语言,毕业后来‘未来world ’公司怎么样?”她已经忍不住招揽人才了。

  “喂,我们可是盯着Hermione 好久了,准备邀请她加入‘Weasley magic 把戏坊’。”Fred 德假装抱怨道。

  Harry 呛了一口水,他实在想象不出把Hermione 和恶作剧item 联系起来的画面。

  “你们这么早就想着抢人?”Ron 摸不着头脑地问。

  Fred and George 齐刷刷sighed 。

  “先下手为强,你看Penelope 不也这么做吗?”

  “那也不用这么早吧,你们自己都没毕业——”Harry 说,结果看到twin 心照不宣地对视,一个大胆的想法rise in the mind ,他失声道:“你们不会打算退学吧?”

  “怎么会?”

  “你想多了——”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你们这话连瓦伦都骗不过,是不是,瓦伦?”Ron 说,瓦伦听到有人叫它,从沙发上lifts the head ——它手里拿着一支小巧的钓鱼竿,吊钩的位置系着一个wool yarn 球,正和躺在carpet 上的Crookshanks 玩游戏。

  “你变聪明了,我亲爱的younger brother ——”Fred 德阴郁地说。

  “但又不够聪明。”乔治跟着说了一句。

  “所以你们真的打算退学?”Harry 说,内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呐喊,Mrs. Weasley 绝不会同意的,就算是把他们俩个用胶带绑起来,黏在Hogwarts 特快列车的行李架上,她也不带有丝毫犹豫的。

  “嘘,小点声。”Fred 德慌张地说。“这么说吧,我们没打算退学,只是准备提前打出自己的招牌。”

  “其实有更好的选择,借助‘未来world ’公司的门店。”乔治郁闷地说,“不过被Remus 拒绝了。”

  “可是为什么——”

  “理念不同,”Fred 德shrugged ,口中做出一个‘Ancient One ’的形状,“我们认为接下来人们的情绪会持续低迷,这时候肯定更需要找点乐子,恶作剧item 会很有市场。”

  乔治大点其头,“这时候就轮到我们大显身手了。”

  “我们准备开一家门店,不在Diagon Alley ,而是Hogsmeade 。”Fred 德说出自己的计划。

  “所以我们根本没想着退学,mother 会把我们吊起来打的。”乔治嘟囔说,“或者塞进洗碗池淹死,假装我们从来没出现过。”

  “真棒,”Ron 说,“你们准备了什么产品?”

  “很多。”Fred and George 咧嘴said with a smile ,“不过不算sound transmission 镜和防咒系列,那两个会留在‘未来world ’,等战争结束后再还给我们。”

  “安全上——”

  “我们选了和未来world 做邻居。”乔治朝提问的Neville 眨眨眼睛。

  “店员呢?”

  “先雇人吧,我们会在Hogsmeade 开放的时候视察,平时就用owl 联系。真遗憾,学校里所有对外的secret passage 都被封住了。”Fred 德咂咂嘴说:“不过既然我们只剩一年……还是可以忍受的。”

  “我毕业后可能会进Ministry of Magic 。”Hermione 说,“但我也不希望放弃对ancient runes 的研究。”她有些头疼地说。

  “你也想成为Auror ?”Fred 德吃惊地问,looked towards Harry 和Ron 。

  “Hermione 想成为Ministry of Magic 长。”Harry 不假思索地说。

  Hermione 瞪了他一眼,但没有反驳。

  “我只是认为有些事必须有人来做。”她平静地说。

  Fred and George 竖起大拇指。

  这时,门厅里传来动静,Fred 德朝楼下瞟了一眼,“会议结束了。”他回过头来说。

  于是当Felix 、Sirius 他们来到living room 时,看到的就是一伙儿人安静喝茶的姿态。“我还以为你们会偷听呢,中间开了好几次门。”Tonks 笑嘻嘻地坐到他们中间。

  “我明天会和Amelia 说的。”Sirius 对Felix 说道,他指的是Bode 的事情。

  “帮我把这个body protection 符带给他。”Felix 从戒指里取出一个像是蜗牛壳的挂饰,递给Sirius 。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