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gwart’s Certain Professor Of Magic Chapter 51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3 作者: 韩游思

  第513章 越发迫切的未来

  “child 们,已经很晚了,都早点上床睡觉。”Mrs. Weasley 站在living room 中央发号施令。

  “Molly Aunt ,”Neville 小声问,“我father mother 什么时候回来?”

  “别担心,他们值夜班呢,如果太晚可能就留在外面的安全屋休息了。”Mrs. Weasley 的语气立刻软化起来。

  Neville 默默nodded ,跟着Harry 他们一起上楼。

  ……

  皎洁明亮的月亮将silver rays of light 洒在幽深茂密的乔木和灌木上,在地上投下大片gloomy 诡谲的阴影,绵延到高大整齐的树篱墙上。一幢非常体面的宅邸在黑暗中faintly discernible ,那是Malfoy manor 。

  空气中响起一片沙沙声——

  “是Malfoy 豢养的孔雀。”

  一个沉稳的声音说。他从阴影里机警地瞥了一眼,立刻发现了声音的源头,一只白孔雀在树篱顶上仪态万千地走着。

  男巫盯着孔雀看了一会儿,放下戒备,低声和妻子说话。

  “我们已经盯了好几天了,我觉得今天能有收获。”

  爱丽斯望着树篱中央一处向里凹陷的狭长走廊,在走廊的尽头是两扇气派非凡的锻铁大门。林间弥漫着丝丝缕缕的雾气,但与夜晚的凉风一结合,就变得不是那么讨喜了。

  “不知道纳尔现在在做什么?”她轻声问。

  “这个时间应该已经睡下了。”Frank 轻柔地说,一边握住爱丽斯有些冰凉的手。

  这时,空气扭曲起来。伴随着light sound ,两个silhouette 突然现身。其中一个披着长长的black cloak ,戴着兜帽,把整张脸都遮起来,看起来cautiously ;另一个和他恰恰相反——那个身材纤细的wizard 虽然也戴着兜帽,但刚一出现就迫不及待地摘下来,随意甩了甩蜷曲的头发,打量着all around 。

  “把hat 戴上。”那个男人朝同伴低吼。

  Bellatrix snorted ,“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Lucius ?这可是你家门口。”

  “我一个人当然没事,被人看到也没什么。”Lucius 压抑着火气说,“但要是有人发现我和一个从Azkaban 越狱的逃犯混在一起——”

  他突然不说话了。

  Bellatrix 手里握着wand ,冷笑着指着他。

  “真该让Narcissa 看看你在聚会上cowering 的样子。”她嘲said with a smile ,“放心吧,我只在你这里待几天,随后就go with 那些臭烘烘的巨人打交道,或者——你希望让Dark Lord 换个人选?”

  “你接到的命令是去支援卡Brother Luo 妹,而我则奉命渗透Ministry of Magic 。”Lucius 不耐烦地说,“所以别支使我做这做那的,我才不会陪着你发疯——”

  Bellatrix 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地朝锻铁大门大步走去,cloak 拖在地上沙沙作响。一道绿光闪过,刚刚还在show off one’s military strength 的白孔雀从树篱上栽了下来,失去了Life Aura 。

  “吵人的东西。”她轻蔑地说。

  “Bellatrix !”Lucius 尖声叫道。

  但她的silhouette 已经径直穿过锻铁大门消失不见了,就好像大门不存在似的。Lucius 停在原地,喘着粗气。半晌,他大踏步地进去了,周围重新恢复了寂静。

  Frank 担忧地看着妻子,她的拳头攥着紧紧的,牙齿咬得creak 响。“那个恶魔……她夺走了我们十二年的时间……”爱丽斯靠在丈夫的肩膀上,低声抽泣。

  “爱丽斯,就让她再得意一会儿吧,我向你保证,她会付出代价的。”Frank 环住妻子,凝视着黑黢黢的锻铁大门,语气冰冷地说道。

  ……

  第二天一早,Harry 看着Sirius 匆匆吃过早饭,准备和Mr. Weasley 、比尔、Percy 、Penelope 上班,他想说的话又憋了回去。

  就好像时来运转似的,头上的scar 在折磨了他几年后,突然变得和蔼可亲起来——但即便Harry 用膝盖想,也知道Voldemort impossible 好心到通过scar 向他传递知识。

  勉强有点说服力的理由就是Voldemort 并不知道这件事,一切都是被动进行的。

  但为什么之前没发生这种情况?或者说,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

  Harry 又想起那个突如其来的吻。他用力地甩了甩头,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赶走。再往前追溯,就是他在Ministry of Magic 里‘看到’Voldemort 幻象的时候。

  “Molly ,Alastor 可能一会儿过来,他昨晚值夜班。”Mr. Weasley 提醒道。

  “知道了,我会给他留饭菜的。”Mrs. Weasley 说。

  很快,他们就排着队离开了,连Fred and George 都走了。

  “呃——教授,你不去上班吗?”Harry 望着Felix 。

  “我晚点过去,”Felix 说,“公司现在的精力都在防贼瀑布上,我昨天才梳理完它的原理。怎么,有事吗?”

  Harry 迟疑地点了nodded 。

  他其实更想征求Sirius 的意见,但现在想来教授也是一个合适的人选。教授知道他曾为scar 苦恼,还教给了他Occlumency ,现在scar 的症状改变了,可能也在教授的预料之中?而且他可以趁机问问索命咒的事儿,教授用起这个magic 可是相当流畅……

  Felix 在三楼的Study 支了一张简易床,当Harry 走进来时,还没等他看清,Felix 已经探出手把行军床缩Small Accomplishment 火柴盒大小,顺手塞进戒指里。

  House of Black 的Study 兼具学习和招待尊贵客人的功能。因此除了长书桌和填满三面书架的藏书外,在Study 一角还放在小沙发和木头茶几。实木茶几的边角麻麻赖赖的,似乎是用一个巨大的树瘤改造成的。

  “这些是magical creature ?”Harry 很感兴趣地看着茶几上的几张动态简笔画,dark green 的墨水勾勒出各种动物造型,很多他都能叫得出名字。

  “是啊。”Felix 没有细说。把画纸归拢到一起,塞进戒指里。

  Harry 猜测可能是教授正在准备一本关于magical creature 的连环画,但又觉得不太可能,但他想破脑袋也不会猜到Felix 正试图构建magical creature 的类magic innate talent 搭配方案。

  这算是Felix 反思和Voldemort 战斗后的收获之一。

  在那场战斗中,他没有亲身变形成鸟蛇,主要是觉得太危险了,magical creature 在面对Voldemort 的索命咒时没有半点优势,但他敏锐地意识到,这里面蕴藏着一个巨大的宝藏。

  因为Felix 突然发现,Voldemort 似乎对他和Dumbledore 蜕变后的状态不算了解,至少Voldemort 描述this realm 时使用的词儿是“改造身体”——这明显是Salazar ·Slytherin 的路线。

  由此Felix 判断,尽管Voldemort 的身体可能进行了多次改造,让自己尤其适应dark magic ,他unique and unmatched 的索命咒可能就是这么来的——但Voldemort 应该无法变形成magical creature 。

  如果设计得足够巧妙,这个认知缺陷可能会变成Voldemort 的催命符。

  ……

  “教授,您是什么时候学会Avada Kedavra 咒的?”Harry 决定从一个小问题着手,但Haip 教授太敏锐了,只是撇了他一眼,就半开玩笑地说:“怎么,你也想学这个spells ?胆子够大的。”

  “不是我想学,我——呃——我突然就会了。”Harry 支吾半天,最后还是坦白了。

  Felix 面色古怪地看着他,难道Harry 真的看到他使用过几次索命咒就学会了?他感觉不太妙,自己不会教坏小child 了吧?不过当Harry 把他这两天的经历描述出来时,Felix 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这比他预想的可能——Harry 复仇心切,想私底下学习Unforgivable Curse ——还要严重。

  “跟我来。”他said solemnly 。

  他带着Harry 来到5-Layer 的小型训练场。

  “用索命咒看看。”

  Harry 照做了,一道绿光从tip 飞出。两人同时皱frowned 。

  Harry 觉得自己今天施展出的spells formidable power 小了很多。而Felix 则从他的use spell 方式中看出一丝熟悉的影子,这意味着Harry 之前说的都是真的。

  而且他知道更多事情,比如Harry 的身体里藏着一片Voldemort 的灵魂,那么Harry 的知识是从哪儿来的,是Voldemort 本人,还是……那片soul fragment ?   “你前天晚上起来时,脑子里听到了一些噪音?”Felix 确认道。

  “是,不过很快就没有了。”Harry 紧张地回答。

  Felix 沉默不语,正通过magic power 视角仔细观察着Harry ,即便是他也只能在Harry 大脑防御最弱的情况下,窥探到一丝邪恶magic power 的迹象——那还是上学年的事情,但现在他不太敢动手试探。

  如果他的猜测是对的——Harry 无意中激发了沉睡的soul fragment ,他现在去刺激可能会导致极为严重的后果。

  “这样吧,”Felix 考虑了片刻说,“你再试试另外两个spells ——Cruciatus Curse 和Imperius Curse ,对我释放。”看着Harry 惊愕的表情,他莞尔一笑,“这两个spells 我还是可以抵挡的,不用担心会伤到我。”

  Harry 忐忑地挥动wand ,既期待spells 成功,又不希望成功。在患得患失的情绪下,他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地失败了,Harry 回过头望着教授——

  “继续。”Felix 平静地说。

  Harry 僵硬地念着spells ,当时间过去一个小时时,他还没成功过一次。

  “你得拿出点决心才行。”

  “对着教授你的脸念Unforgivable Curse ?我做不到——”Harry 小声嘟囔。

  于是,他就‘看到’Voldemort 站在他面前,scarlet red 的眼睛盯着他,吓得他一shivered 。

  “继续。”‘Voldemort ’说道。

  这下Harry 很快找到了状态,尽管他只知道spells ,尽管没人教过他,尽管……但他还是成功了。Harry 看起来既茫然又震惊,他似乎一下子掌握了三大Unforgivable Curse 。

  这是怎么发生的?   另一旁,Felix 陷入了沉思。

  “教授?”Harry 不安地问。“Voldemort 真的可以通过scar 对我施加影响?甚至是传递知识?”

  “有这个可能。”Felix 说,“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从你的描述看,Occlumency 还是有效果的,所以这方面的训练不能停……你的情况我会告诉Dumbledore ,也许他能看出点儿什么。”

  Dumbledore 的反应比想象中还快,几乎是刚发出通知,他就立刻出现了。

  他详细询问了Harry 的感受,最后要走了Harry 的两段记忆——在Ministry of Magic 大厅‘看见’Voldemort 的场景,以及他第一次释放出索命咒的记忆。

  随后Harry 就被打发走了,5-Layer 的小型训练场只剩下他们两个。

  “Albus ,你认为——”Felix 迟疑地说。

  “我不清楚,”Dumbledore 摇摇头,“也许只是纯粹的巧合,我可以拿出不止一个合理的解释,比如Potter 家族inheritance 古老,Harry 可能继承了这种innate talent ;又或者Voldemort 当年确实把自己的一部分力量转移到Harry 身上,促成他现在的变化……”

  “但是,”他facial expression grave 地说:“也有可能是Horcrux 本身的影响。我们之前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Voldemort 复活借助的是哪件Horcrux 的力量?”

  借助哪件Horcrux ?自然是……咦?

  Felix 琢磨着这句话的意思。

  理论上说,wizard 只需要一枚Horcrux 就够了,这枚Horcrux 可以在wizard 死后作为现实world 的锚点,让wizard 的Remnant Soul 驻留人间。但Voldemort 丧心病狂地制作了多个Horcrux ,这就产生一个问题:当他死后到底是哪个Horcrux 在真正发挥着作用。

  要知道,Harry 本身也是Horcrux ,他也具有维持Voldemort Remnant Soul 不消失的作用。

  当然,Harry 并不算一个合格的Horcrux ,或者说,不是Voldemort 有意制造的Horcrux 。需要Harry 去维系Voldemort Remnant Soul 的probability 不是没有,但也微乎其微,有其它Horcrux 顶在前面呢。

  但问题是,早在Voldemort 复活之前,他的Horcrux 就一件一件被毁掉了。

  日记本是第一个;   冠冕是第二个,之后是locket ,以及那条跟在Voldemort 身边的大蛇,前前后后一共四个Horcrux 。等等——

  “locket 毁掉了吗?”Felix 确认道。

  他把Slytherin 的locket 转送给Dumbledore 的时候,locket 还是完好的。

  “我把它留下来了,原本打算对Horcrux 进行解析——”Dumbledore 轻轻摇头,“不过我找到了另一个Horcrux ,是Voldemort mother 那lineage 历代相传的戒指。Voldemort 在上面施加了恶毒的诅咒,我险些中招,多亏了你的body protection 符发出预警……”

  “这样吗。”Felix nodded ,那还是四件,只不过销毁顺序变成了日记本、冠冕、大蛇和戒指。而且Dumbledore 手里还有一个完好的Horcrux locket 。

  这就五个了,算上Harry ,就是六个……

  “如果Voldemort 还有哪怕一丝理智,他最多也就把灵魂分成九片——”

  “我个人倾向‘七’这个数字,”Dumbledore slightly nodded ,“虽然还没拿到确凿证据,但我差不多已经有了一点儿眉目。”

  “需要帮忙吗?”Felix 问。

  “啊,我还应付得来,有Harry 帮我……如果劝说的队伍过于夸张,可能会把我的old friend 吓跑了。”Dumbledore 和颜悦色地说。

  Felix 继续思考着。

  假如此前第一个发挥作用的Horcrux 是日记本,那当日记毁掉后,势必有新的Horcrux 开始起作用,比如冠冕。而冠冕毁掉后,又轮到蛇和戒指,直到现在转移到locket 或另一未知Horcrux 上。

  但以上是理想状态。

  如果中间某个阶段Harry 这个‘半Horcrux ’也参与进去了呢?分魂和主魂肯定存在联系,那什么时候这种联系最大?   当然是Horcrux 维持主魂不消散的时候。

  这也解释了Harry 在学习Occlumency 前,scar 疼痛越来越频繁的现象。因为他这个Horcrux 开始发挥作用了!

  “Albus ,你认为——Harry 身体里的那片soul fragment 会‘复苏’过来吗?”这是Felix 最担心的事情。

  “probability 不大,”Dumbledore shook the head ,“Horcrux 的作用从来不是复苏,何况一块碎片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没有人知道把活着的人做成Horcrux 有什么后果,就连Voldemort 自己都impossible 知道。”

  “Horcrux 本身具有极其坚固的特性,但在Harry 身上并没有体现出来,这一切都说明活体Horcrux 是特殊的。”Dumbledore 沉默片刻,“我担心Harry 在‘消化’Horcrux ,或者说——融合Voldemort 的soul fragment 。”

  Felix 惊愕地lifts the head ,但不得不承认存在这种可能,他开始思考对策。

  “Occlumency 可以缓解这个症状。”

  “没错。”Dumbledore 轻轻nodded 。

  “还有就是,”Felix 的blue 眼睛开始闪烁,“我们等不起另一个十年了——Harry 更等不起,必须在一两年内解决Voldemort 这个麻烦。越快越好!”

  “这恰恰是最困难的事情。”Dumbledore 轻声说。

   4.8k字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