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gwart’s Certain Professor Of Magic Chapter 51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4 作者: 韩游思

  第514章 魔文协会的窘境与预言   Felix 又和Dumbledore 交换了一些情报和看法,除了最近这两天事情发展得相对集中,其它时候McGonagall 教授或Mrs. Weasley 都会把每一次Order of the Phoenix 会议的信息整理后交给Dumbledore 。

  所以即便Dumbledore 并不常来,他对这里也十分了解,可以分心处理其它的事情。用他的话说,就是“和Troll 打交道总是更需要耐心。”

  “你还会Troll 语?”Felix 表情古怪,“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发出一个音节,听起来呼哧呼哧的。

  Dumbledore 责怪地看了他一眼。

  “好吧,我大概猜到了,应该不是什么好话。”Felix 说,他小声为自己辩解几句:“所有的Troll 语听起来都像是在骂人,我又不太懂——这么说我当年揍那些山地Troll 没有错?”

  “Felix ,我私人建议你最好别和挪威wizard 讨论这个话题,他们挺喜欢Troll 这种头脑简单的生物的,我猜可能因为它们具有一种粗鲁狂野的美感?”Dumbledore 不确定地说:“他们甚至还把Troll 选做Quiddich National Team 的mascot 。天啊,他们要怎么处理掉成吨的鼻屎,老实说那才是真正的挑战……”

  不过Bode 的事引起了他的重视。“我会保持关注,最好找机会和Amelia 谈一谈。”Dumbledore slightly nodded ,面带笑容地说,“和新部长打交道变得更容易了,不用顾忌对方脆弱的自尊心……嗯,这么说其实有点刻薄,但我认为Cornelius 现在的职位明显更适合他。”

  “是啊,我们在殚精竭虑,他在欧洲各国吃吃he he 。”Felix 说,“希望他回来的时候不会变胖,那会引起公愤的。”

  ……

  与Dumbledore 的对话总是很有趣。如果不是关系到Harry 的安危,他很乐意再和这位老人交流一下Voldemort 的实力问题,但看得出来Dumbledore 确实很忙,最后匆匆离开了。

  Felix 带着满腹思绪来到未来world 公司总部。

  对于Harry 身体里的soul fragment ,他和Dumbledore 暂时都没有太好的办法,所以只能把主意打到Voldemort 身上,原因就是他太跳了,不,是复活了。作为一个活人,他的情绪比Remnant Soul 时期更加充沛,尤其最近受挫,指不定夜里各种辗转反侧。而Harry 不幸地作为半Horcrux ,就像是一个大号的情绪接收器,时不时就要受到Voldemort 情绪的撩拨。

  这种‘撩拨’会反过来刺激不稳定的soul fragment ,就像是怀揣着潘多拉之匣,谁也不知道打开后会发生什么。而Occlumency 顶多起到延缓的作用,定时炸弹还在那里。要是被Voldemort 发现了,给他足够的时间不是不能引爆这个炸弹。

  Felix 心里琢磨着,一边顺着盘旋而上的楼梯往上走。

  因为是特殊时期,剑堡大厅暂时不对外开放,每名工作人员手里都有一枚特殊的body protection 符,作为身份识别之用。但这种方法也只是过渡,真正管用的还是正在研究的防贼瀑布。

  其实还有一种方法——

  就是定期用思维小屋magic 扫描。但一方面现实条件不允许,Felix impossible 常驻公司,另一方面,大环境下的wizard 对记忆magic 仍抱有忌惮和偏见,Felix 不想惹得内部people were alarmed ,尤其是有Voldemort 在旁边窥视的时候。

  所以他选择偶尔、偷偷用一用,谁也不告诉。

  借助探讨问题、用magic 演示的机会,思维小屋magic 一沾即收,大体上确认没问题就行。

  “或许制作一个魔文item ?用magic 傀儡守门也不错?”

  但Felix 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magic 傀儡顶多作为剑堡的防御手段之一,如果赋予其它功能,还是要谨慎一些。况且形势也没危急到那个地步,他可以多等一段时间,等防贼瀑布架构完成。

  “Haip 教授!”

  当Felix 来到五楼时,克蕾米正站在他的办公室外翘首以待。

  “发生什么事了?”他看到克蕾米跑过来想伸手拉他,他躲了一下。

  “Aiya ,其实是这样,”她sorry 地说,“是我的祖父……”

  那个倔old man ?Felix 心里转着念头,自己似乎答应过他什么。

  “……他让我问你什么时候有空,到ancient runes 协会去一趟,”克蕾米小声说,“他还说你知道的。”

  “是有这回事,”Felix 想了想说,“不过最近肯定不行,我首先要盯着防贼瀑布的进度,顺便加固剑堡的防御体系……这样吧,你可以转告维拉先生,我在开学前肯定会去拜访他的。”

  “那就好。”克蕾米明显sighed in relief 。

  “维拉先生最近一直有时间?”他随口问了一句。

  “他啊,”克蕾米眼神有点儿古怪,她推了推鼻梁上的大厚眼镜说道:“原本很闲,不过half a month 前接任会长的职位后,就开始忙起来了——”

  “他现在成了ancient runes 协会的会长?”Felix 有些惊讶地问。

  “没错,祖父最近叹气的次数明显多了不少,我猜ancient runes 协会快要开不下去了。”克蕾米很没同情心地说,她左右张望一下,凑过来低声说:“教授,我建议你把他们通通收编过来!”

  Felix 清了清嗓子。

  “你怎么这么想,维拉先生It shouldn’t be 同意吧?”

  “哈,”克蕾米满不在乎地说:“我听到过几次,协会最近走了好多人,各种原因都有,除了因为Ministry of Magic 发布战争预警的信息,还有就是新型魔文越来越深入人心……大家都说教授开创了魔文的新时代。”

  “呃,倒也没必要矫枉过正。”

  “——要不是祖父暗示会‘吸收’新型魔文的精华,人走得只会更多。”克蕾米言之凿凿,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透露着ancient runes 协会的窘境,“他其实就是拉不下面子,只要教授你去一趟,他肯定会立马妥协。”

  最后Felix 答应近期一定会过去,ancient runes 协会的人虽然以翻译性魔文为主,但好歹有些底子,有合作的可能。也是眼下这个时机巧妙,再过几年,等Hogwarts 的毕业生足够多,ancient runes 协会就完全不重要了。

  另一边,St. Mungo’s Hospital for Magical Maladies and Injuries 。

  Sirius 和Bones 女士刚从Spell Damage Ward 的病房里出来,“是Mister Haip 让你转交的那枚body protection 符?”Bones 女士问。

  “是啊,怎么了?”Sirius 问。

  “没什么,就是觉得Level 1 Order of Merlin 给得很值。”Bones 女士笑着说。

  “Felix 认为Bode 受伤的原因可能和Voldemort 有关——他想借Bode 的职务便利从Department of Mysteries 得到某样东西,虽然现在失败了,但Felix 担心Voldemort 会灭口。”Sirius 解释说。

  “所以我才留下两名打击手啊,而且我差不多猜到Voldemort 想要什么了。”Bones 女士说,随即表情变得严肃起来,“Sirius ,帮我预约Headmaster Dumbledore ,我要和他讨论一个预言……不,是两个。”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