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gwart’s Certain Professor Of Magic Chapter 51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5 作者: 韩游思

  第516章 一整个时代   隔天,Felix 出现在剑堡,他独自占据了一间宽阔的试验室,站在临时搭建的木头台阶上,盯着一个有十英尺高的magic 傀儡。这种高大的magic 傀儡被他选为剑堡的defensive power 量之一,当发生突发危险时,能主动站出来保护众人。

  设计思路和Felix 之前在Hogwarts 教学用的傀儡类似,不过肯定更加复杂,保护措施也更完善。而且Felix 还尝试着赋予他们一些智能。他很早之前就做过类似的事情,至今他的戒指里还保留着一组magic 傀儡版的歌剧团。

  但如果赋予他们守卫的职责,肯定要给出更精确的指令,in case of 个疏忽,这玩意儿在战场上失灵就糟了,更坏的可能是突然敌我不分……这些问题都需要提前考虑到。

  将近中午的时候,克蕾米急匆匆走进来,惊讶万分:“邓、Headmaster Dumbledore 过来了!”

  Felix 诧异地lifts the head 。

  ……

  剑堡外。

  “Felix ,我希望你能和我去一趟Ministry of Magic 。”Dumbledore 沉声说,“到Department of Mysteries 。”

  当两人再次出现时,他们已经来到Ministry of Magic 的来宾入口。伴随着一阵吱呀声,red 电话亭缓缓下降,Felix 问出心中的疑惑,“到底是怎么回事?”

  “Amelia 发现了两个预言,我差不多猜到其中一个是什么,想让你知道。”Dumbledore 简短地说。

  Department of Mysteries ,预言厅。

  这里像学校礼堂那么高,却不显得空旷,原因是房间里堆满了一排排高耸的架子,上面摆满了灰扑扑的预言球,看起来就像是某个十分另类的图书馆。除了Felix 、Dumbledore 和Bones 女士三个人,其他人都暂时被赶了出去,Sirius 很不情愿地和两名Auror 站在门口警戒。

  “差不多十五年前,您应该听过一个预言?”Bones 女士问。

  Dumbledore 犹豫了一下,微微nodded ,说道:“没错。”

  “是这个吗?”Bones 女士指着一个落满灰尘的架子问道,Dumbledore 俯下身,盯着架子上的一个小玻璃球,它很脏,似乎很多年没人清理了,正像firefly 一样微微发着光。

  Felix 的余光则瞥向另一侧,那里有一个和他密切相关的预言,他有过不少猜测,但还是无法理清全貌。主要是因为关键信息太模糊了,seems right but actually isn’t ,存在多种可能。

  他研究一段时间就把预言抛在脑后。

  Felix 把注意力放在Dumbledore 身上,他正在阅读玻璃球下面的泛黄的标签。上面用精巧的字体标着一个大约是十五年前的日期,接下来是一串缩写字母:   S.P.TtoA.P.W.B.D   在字母旁边用手写的字迹标注着潦草的注解:Dark Lord 和(?)Harry Potter 。

  “应该就是这个了。”Dumbledore sighed ,他直起腰,彬彬有礼地问道:“可以吗?”

  Bones 女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所有的defensive magic 都撤销了。”

  Dumbledore 敏捷地探向预言球,在触碰时停顿一下,然后握住了它。他微微闭上眼睛,整个人motionless ,过了片刻,他才像如梦初醒似的,把预言球轻巧地放了回去。

  他轻声呢喃:   “我亲耳听到了这个预言——大概在十五年前的一个又冷又湿的夜晚,在Hogsmeade 的Hog’s Head 里,我去那里是为了见一个想做Divination Professor 的申请人。我原本不打算让这门课继续下去,但申请人是一个非常知名的先知的玄孙女,出于etiquette ,我决定还是见见她……”

  那人肯定是Trelawny ,Felix 在心里想。

  “所以预言来自那次面试,应你的要求?”Bones 女士问。

  “是也不是。”Dumbledore 轻声说,似乎又回到了十五年前的那个夜晚。“我当时试着和她聊了聊,并希望她能稍微展示自己的才能,可是结果让我大失所望,在我看来,她一点儿也没能继承先祖的占卜innate talent ,于是我告诉她,她并不适合这个职位,随后转身离开。”

  Bones 女士和Felix 都没有说话,他们知道转折要来了。

  “……接着她做了一个预言,真正的预言。”Dumbledore muttered 。他从袍子里取出wand ,在两人面前用力一挥,tip 喷出一片silver 烟雾,紧接着一个刺耳、嘶哑的声音出现了,带着无法抑制的癫狂,就像是犯了某种疾病。

  “有能力战胜Dark Lord 的人走近了……生在曾三次抵抗过他的人家,生于七月结束的时候……Dark Lord 标记他为其劲敌,但是他拥有Dark Lord 所不了解的能量……一个必须死在另一个手上,因为两个人不能共活,只有一个生存下来……”

  声音停止了。凝在半空的silver 烟雾像雪花一样纷纷落下,在触碰到地面前消失不见。三个人默默注视着这一幕。

  “尽管来时我看过资料,不过——”Bones 女士难以掩饰内心里的震撼。

  Dumbledore 微微低头,目光透过半月眼镜望着他们。

  “老实说,我心里是存疑的,预言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神奇,也不总是都能实现,否则Ministry of Magic 也就没必要派专门的人员跟踪、观察预言的进展了。但不管如何,申请人终究是做出了预言,还是一个十分危险的预言,再让她待在那里是不负责任的。”

  “确实,我在此前询问过缄默人,这里的预言哪怕有一半能实现就不错了。”Bones 提供着佐证。

  “所以你接纳了她,保护了她?”Felix 问。

  “我没有太多选择。”Dumbledore 微微nodded ,“尤其是预言被第三个人听到了,尽管不是全部。没办法,Sybill 当时生活拮据,只能住在便宜却fish and dragons mixed in together 的Hog’s Head 里,而我也没指望能在那次面试中获得有价值的东西,事情就这样发生了。那个偷听的人——在我当时的认知中,很大可能是一名Death Eater ,我就更不能冒险让Sybill 一个人在magic circle 游荡下去了。”

  Felix 这才知道Sybill ·Trelawny 当年是怎么到学校里教书的。

  也不全是Dumbledore 看走眼啊……而是怕她被Voldemort 捉了去……

  “偷听的人没有听到全部预言?”Bones 女士敏锐地问。

  “他只听到了前面三句。”Dumbledore 说。

  三个人沉默下来,各自思考着心事。

  有能力战胜Dark Lord 的人走近了……生在曾三次抵抗过他的人家,生于七月结束的时候……

  所以是Harry ·Potter 。Felix 想,但Neville 勉强也算,毕竟他俩生日就相差一天,都在七月的尾巴上。不过可能Voldemort 有强迫症?所以才最后选择了生日更靠后的Harry ?还是说后面那句预言在起作用,’Dark Lord 标记他为其劲敌’,Voldemort 竟然没选择纯血的Neville ,而是和他同为half-blood 的Harry 。

  “也许我犯了一个错误,”Dumbledore 突然说,“我的行为——同意Sybill 进入Hogwarts 教书——可能促使了预言的发生。想想吧,忠诚的仆人把听到的预言告诉Voldemort ,希望主子能挣脱既定的命运,然而他只听到了前面那几句,因此Voldemort 也不清楚自己这么做其实冒着相当大的危险,而且——不客气地说,Voldemort 对我十分忌惮,他可能从我的做法中印证了预言的可信程度。”

  但事实是没人能准确预知第二天会发生什么,更不用说比那久远得多的未来了;就像你不能期待现实中存在perfect and without blemish 的Saint ,这两者都impossible 发生。

  “还有第二个预言。”过了片刻后,Bones 女士说。

  她又领着两人来到一个架子前,Felix 越走越熟悉,表情有些古怪。随着距离的拉近,Dumbledore 露出了惊愕的表情,他快步经过一个个架子,赶在Bones 女士之前停下来,凝视着一张崭新的标签。上面清晰地写着:

  S.P.TtoH.J.P.(待验证)

  Dumbledore 仔细观察标签上面的日期,略作思考,就得出一个明显的结论:预言发生在上学年期末考试的时候,而且当时的两个人,作出预言的占卜师缩写名字完全没变,还是Trelawny 。而另一个他也熟悉极了——

  “Harry ·James ·Potter ,”Bones 女士说,“这应该是那child 的全名?我找Sirius 确认过。”

  “我想这个预言应该提到了我。”Dumbledore 说,湛blue 的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光。

  “可能也提到了我。”Felix 慢慢地说,他又补了一句,“我感觉很亲切。”

  “这个预言虽然不如第一个受重视,也没有被施加重重spells 进行保护,可事实上——我翻看了Bode 的笔记,”Bones 女士took a deep breath ,眼睛瞪得大大的,“它可能是整个预言厅最特殊的一个。”

  “为什么这么说?”Felix 饶有兴趣地问。

  “因为不止you two 能感受到它的不同,我也感受到了。这不是巧合,凡是试图靠近它的人,都会从它身上体会到一种温暖的亲切感。这说明……”

  “预言覆盖的人群范围极大。”Felix 醒悟道。

  “没错,”Bones 女士赞同地说:“我猜可能和前两句有关。你们最好先看看。”

  半晌过后,Dumbledore 平静地将预言球递给Felix ,随即陷入沉思。

  尽管Felix 早就知道了这个预言,但还是又听了一遍。“千年未有的变局,Legendary 戏剧由此上演。小丑踩着鼓点返场,warrior 整装待发,狮子老去,fire bird Nirvana ——时间!时间!”

  “千年变局,Legendary 戏剧……”Dumbledore 轻声说:“这么说,我们都是戏台上的人,而这个预言宣告的是一整个时代。”

   今天只有这些了,写到一半发现有问题,删了一小段剧情,emm……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