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gwart’s Certain Professor Of Magic Chapter 57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0 作者: 韩游思

  第577章 各自的战斗

  Hogsmeade 村庄边缘还残留着大战的痕迹,Voldemort 花了点时间缅怀。

  虽然上次他逃走了,但他也算是先后和两位world Peak wizard 交过手,各国Ministry of Magic 对Voldemort 的威胁评价急剧上升。

  有美国伊法魔尼学校headmaster 作前车之鉴,没有人再敢小觑这股盘踞在Britain 的邪恶势力,连带着半个世纪前那场决战也屡次被提及,很多报纸已经公开用‘第二代Dark Lord ’称呼他。

  Voldemort 此刻漫步在Hogsmeade 的街道上,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他要找一个地方,不是黏糊糊的恋人茶馆,也不是堆满了鸟粪和噪音的owl 邮局,他远远地看到了Three Broomsticks Inn 帚酒吧,心里一阵权衡,接着他又看到一条深邃的小巷。

  久远的记忆被触动,他带着些许伤感走进去,停在一家小酒吧的门口。

  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变——破破烂烂的木头招牌,锈迹Scabbers 的支架,风一吹,木头招牌和支架一起摇晃。粗鲁的叫酒声隔着积着厚厚污垢的凸窗飘出来。

  “嘿!”

  Voldemort 推门走进Hog’s Head ,将二月初夜晚的寒风带了进去。眼前的画面更让他熟悉:酒吧里坐着十几位藏头露尾的客人,他们带着面纱和兜帽,仿佛这是时下最新的潮流。

  只是粗略打量一眼,他就判断出至少有三桌客人正在进行违法交易。

  吧台的服务生正把一杯冒着蓝火的酒推给戴着兜帽的家伙,随后那个服务生——Aberforth 继续擦拭空goblet ,一边漫不经心lifts the head ,他的动作突然一僵。

  cup 摔碎的声音引来其他客人的注意,他们看看Aberforth ,随后把警惕的目光放在Voldemort 身上。

  “嘶~”

  一阵terrifying 的抽气声。这间肮脏狭小、光线昏暗的屋子里的温度仿佛瞬间降低到冰点。

  “神、you know who !”fireplace 旁的一个男巫叫了起来。

  他浑身缠着沾血的绷带,这样的装扮很难获得距此不远的Three Broomsticks Inn 帚的欢迎,但他却可以大摇大摆出现在Hog’s Head 里,这也是这间小酒吧可以一直维持下去的原因。

  男巫慌慌张张站起来,因为用力过猛撞翻了面前的桌子,他拿出wand ——不是为了攻击——而是准备Disapparation 。

  接着绿light flashed ,他直挺挺倒下,一双瞪得溜圆的眼睛显示出他临死前的不平静。

  Voldemort drowsily 握着wand 行礼,“我打算招待一位客人,所以各位,希望你们能帮个忙。”

  有一瞬间,酒吧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

  顶着dark circles 、疑似Vampire 的瘦young wizard 尖声喊道:“他想杀光所有人!”Voldemort 的目光缓缓移动,嘴角露出讥笑,他举起wand ,Hog’s Head 里稀奇古怪的客人像麦子一样倒下——

  反抗开始了,屠杀也开始了。

  又有人试图Disapparation ,却被黑暗中的影子缠在脖子上,活活勒死。绝望的叫声和spells 划过空气带起的微弱rays of light 被拘束在这间昏暗的酒吧里,任何人都无法逃脱。

  不到1 point 钟,屋子里就只剩下三个人。

  Aberforth summon 出Patronus ,他要把Voldemort 到来的消息传递出去。实体山羊Patronus 穿过墙壁,一眨眼消失不见。杀戮过后的Voldemort 冷静下来,认真凝视那张酷似Dumbledore 的面孔。

  如果只是长相相似,他根本不会在意,顺手就杀了,但Aberforth 不但不弱,反而远超一般wizard 的水平,他的抵抗意志也极为顽强,给Voldemort 带来了一些麻烦——insignificant ,但足够让他另眼看待。

  对于迷恋bloodline 力量的Voldemort 来说,实力powerful ,酷似Dumbledore ,这些特征让他把Aberforth 和Dumbledore 联系起来。他盯着Aberforth 脏兮兮眼镜下喷涌着怒火的亮blue 眼睛,和一缕缕金属丝般的灰色头发和胡须,真是越看越像。

  several decades 前那次失败的求职经历rise in the mind :   他wild ambition ,准备将自己的影响力扩散到整个magic circle ,他选择了Defense Against the Dark Arts 术课教授作为自己的跳板,但他的谋划还没开始就夭折了。Dumbledore 无情地拒绝了他,还点出他的仆从正待在Hog’s Head 这一令人难堪的事实。

  他记得当时Dumbledore 亲口承认,他跟当地酒吧服务员的关系不错……

  “so that’s how it is 。”Voldemort 笑了,脸上是邪恶的表情,他挥动两下手臂,又有两名wizard 倒下了,只剩下Aberforth 一个人。

  Aberforth facial expression grave ,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之前倒还有希望,但他非要较量一番,事实证明这是错误的选择,他不是对手。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再想在Voldemort 面前Disapparation 难如heavenly ascension 。

  “Dumbledore 是你who ?”Voldemort 轻声问。

  “呸!”Aberforth 朝地上啐了口唾沫,和蜿蜒的血流混在一起。他举起wand 。

  战斗结束得很快。

  尽管所有证据都表面Aberforth 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尽管Hog’s Head 半边墙壁变成了废墟,但Voldemort 还是轻松获胜了。他慢条斯理地挥动snakewood 杖,从tip 中窜出几条蛇一样的绳子,将Aberforth 牢牢困住。

  他被倒吊在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的天花板上。

  Voldemort 满意极了,他踱步到Aberforth 面前,看着他不断挣扎,悠闲地从吧台架子上招来一瓶葡萄酒和一个cup ,但不管是酒瓶还是cup 都太脏了,他嫌弃地丢掉,用近乎耳语的声音问:“现在能说了吗?你是Dumbledore 的who ?亲戚,还是……biological brother ?”

  “你……羊屎……渣滓……”Aberforth 渗血的嘴里吐出几个零散的词儿,听起来不像好话。

  “你得学会敬畏powerhouse ,没人教过你吗?还是你不识字?”Voldemort 后说,他一挥手,蛇一般的绳子死死箍住Aberforth 的脖子,他平静地说,“Crucio ——”

  压抑的惨叫声响起。

  “希望你能挺到Dumbledore 来救你。”

  与Hog’s Head 里发生的惨剧相比,Diagon Alley 的剑堡就像是一柄熊熊燃烧的利剑,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锋利的剑刃笔直朝上,卷起black 的浓烟。黑暗中十几个black robe wizard 不断增添火势,从剑堡脱落下来的建筑碎片将地面砸出一个个燃烧的深坑。

  驻守在Diagon Alley 的打击手和black robe wizard 激烈交战。

  “该死的,他们竟然使用Fiendfyre !他们想彻底毁了这里吗?”一名打击手躲在Ollivander 的橱窗后头,冷不丁伸出胳膊丢出几个魔咒,将一个冒进的敌人击倒。

  但霍尔特的心continuously 往下坠,他不知道部里发生了什么,但距离发出求救信号已经过去了5 points 钟,部里的支援迟迟没到,眼下Diagon Alley 只有两支应急squad ,日常巡逻完全够了,但是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这点儿人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没过多久,他们就不得不放弃守护Diagon Alley 的公共fireplace ,在街头巷尾各自为战。

  随着几声巨响,霍尔特知道有着悠久历史的fireplace 被炸成了碎片。短时间内不会有支援了。

  他喘着气,眺望远处的剑堡,那座神奇的建筑似乎正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他希望里面不会有太多人,也许他们已经Disapparation 逃走了。突然,他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眼睛花了。

  一个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剑堡门口,仰头凝视熊熊燃烧的火炬。

  借助摇曳的火光,霍尔特看到了那个人的侧脸,black 短发,blue 眼睛,个子thin and tall 。霍尔特想叫出声,但他离得太远了,随后他就看到了震撼的一幕,周围的Fiendfyre 自发汇聚到那个人手上,凝成long sword 的形状,火light flashed ,一个大咧咧站在不远处的dark wizard 被火焰long sword 透胸而过,下一秒从dark wizard 身体里迸发出大量的火焰,眨眼间烧成焦炭。

  霍尔特像是被钉在原地unable to move ,这时,一道spells 从角落里袭来,结果打偏了,打在橱窗玻璃上,干脆利落地将金属栅栏削掉半截。他赶忙缩头蹲下,胡乱丢出几个spells ,他知道肯定没打中人。

  “小子,快进来!快!”一个声音从头顶上说,霍尔特lifts the head ,看到一头白发的Ollivander 正透过橱窗朝他招手。

  霍尔特差点startled to fall the chin ,这old man 不是出国度假去了吗?他连滚带爬地躲进屋子,门“peng” 地一声关上了,他急切地问:“你真是Ollivander 先生?”

  “authentic 。”Ollivander 藏在一堆旧盒子后面说,一边观察外面的动静。

  “可是你不是——”

  “那是假消息,骗人的,我一直躲在店里的地下室,”Ollivander 嘟嘟囔囔,“不得不这么做,有段时间不少制杖匠人遭了殃,我可不想像Gregorovitch 那样不明不白地消失……Ministry of Magic 就你们几个?怎么还没有Death Eater 数量多?”

  “现在Diagon Alley 只有两支squad ,fireplace 被毁掉了。”霍尔特解释说:“不过,转机来了。”

  “我怎么没看到?”Ollivander 低声说。

  外面的叫喊声一下子减弱了,Felix 向大厅里瞄了一眼,里面虽然一片狼藉,但是没有尸体,Remus 和十几个工作人员被一群高大魁梧的magic 守卫保护起来,和二十多个dark wizard 战斗。

  这些大型的傀儡表面荡漾着水波似的rays of light ,普通spells 打在上面根本不起作用。与其说是evenly matched ,倒不如说Remus 他们拖住了那群人。

  even more how 这些雇员还fully armed 着全套的防咒系列产品。

  Felix 转头出现在高空中,摊开魔文之书,朝下方劈下one after another black lightning ,短短几秒钟,剑堡外面的敌人就被清理一空,他走进剑堡大厅,里面还在激烈地交战,那群dark wizard 没发现Felix 的到来,或者说——守在外面的人没来得及通知。

  “可以撤了吗?”一个dark wizard 大喊,“我们根本攻不进去!那些石头疙瘩太坚固了,比金属还硬!”

  “不行!必须等那个人来。”另一个人说,他的地位明显更高,似乎是领头的。

  Felix 也注意到了这个人,并很快在Death Eater 名单上找到了对应的名字,“Lestrange ……”是Lestrange 家族的人。“你们在等我吗?”他走向战场,手指划破空气,黑烟滚滚散开。

  “是Felix ·Haip !他来了,快走!”

  有人喊道,他们纷纷Disapparation ,但太晚了,Felix 没能从这些人中找到Bellatrix ·Lestrange ,他心里稍稍失望,不过这本来就不在计划中,Voldemort 还没被逼到墙角,也没有更大的诱惑促使他和唯一的Horcrux 分开。

  他又挥挥手,大厅被silver rays of light 覆盖,眨眼间他们似乎被带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还没来得及反应,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golden 火焰就填满了这处特殊的空间。

  他们在思维空间里被burn to ashes 。

  现实中,一个个dark wizard 双目失神,身体僵硬,眼睛involuntarily 地往上翻,Penelope 趁机击昏了两个人才注意到异常。

  “这是?”

  克蕾米指了指Felix ,Penelope 恍然大悟,露出惊喜的表情。她盯着这些dark wizard ,他们已经从特殊状态中脱离,“快——”其中一个人喊,“跑”字还没说完,他们的身体再次变得僵硬起来,就像是被一柄无形的锤子照着后脑勺fiercely 敲了一下。

  剑堡里的其他人纷纷停手,那些dark wizard 东倒西歪走出几步,齐刷刷倒下。

  Felix 找到那个‘Lestrange ’,蹲下来翻开他的眼睛,双目对视,‘Lestrange ’的眼睛神奇地变成了银灰色,半晌,Felix 站了起来。

  他挥动wand ,剑堡内外不断燃烧的Fiendfyre 向他汇聚,wand 的tip 仿佛藏着一个黑洞,拥有无穷吸力,那些盘踞在建筑上的化作各种动物形态的Fiendfyre 被撕扯得变形,最后全部聚在一起,变成一个小球。

  Felix 将它轻轻摘下来,握在手里,就像捏着一枚有些温热的玻璃球。

  “Felix 。”Lupin 走了过来,“这些人……”

  “先把他们关起来,Ministry of Magic 暂时没时间派人接收,你这边具体经过怎么样,有人员伤亡吗?”Felix 低声问。

  “没有伤亡。”Lupin 喘着气说,看着远处倒在地上的人,情不自禁露出微笑,“袭击发生在下班后,大部分人都回去了,我把剩下的人聚在一起,躲过了第一波袭击。随后我发动傀儡守卫,让那些不擅长战斗的雇员从fireplace 离开,所以花了点时间,剩下自愿留下保卫公司的人跟着傀儡守卫来到大厅,正好和这些人撞上。”

  “老实说,敌人的实力……”他frowned ,“和我印象中不太一样,就像是临时凑起来的,只有几个好手。其实我们可以打得激进些,但我没有这么做。Penelope 他们不是warrior 。”

  “你说的没错,”Felix 点了nodded ,“Voldemort 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同时和Hogwarts 、未来world 公司和Ministry of Magic 对抗,我大概看了下他们的记忆,这些人由几个Death Eater 和他们拉拢威胁过来的dark wizard 组成,任务是尽可能制造混乱。估计Ministry of Magic 那边也是类似的情况。”

  “如果是这样的话,伤亡会少很多。”Lupin 分析说,“学校那边怎么样?”

  “唔,我过来的时候一切太平,现在嘛,不好说……”

  “赶快回去!这边我能处理,我保证,当你再来的时候一切都会恢复成原样。”Lupin 飞快地说。

  Felix 轻轻笑着,一步踏出,眼前场景飞快变换——

  Hogwarts ,伪装成学生的Frank 和爱丽斯拿着Marauder’s Map ,盯着上面属于‘Avery ’的名字,突然从旋转楼梯处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两人对视一眼,低下头看着地图上那一串多出来的学生名字。

  拿到扫帚后,这些学生分散到学校的各个入口,Ron 、Hermione 、Neville 、Fred and George ,以及一部分人赶到城堡大门,惊讶地发现门已经被锁上了,Filch 守在门口。

  “奉McGonagall Deputy Headmistress 的命令,所有学生不能踏出城堡一步。”Filch 板着脸说。

  “哦,别这样,”Hermione 说,“我们想帮忙,也有能力帮忙,教授就在门后头,对不对?Filch 、先生,我们不能让他们独自作战,他们的对手有Inferius 、dementor 、还有werewolf 、Vampire ,或者其它什么东西……”

  “他不会让开的,”Fred 德panting with rage 地说,“不如让我给他一个——”

  但Filch 想了想,真的让开了。

  “谢谢,Mr. Filch 。”Hermione 感激地说,她拿出wand 指了指,大门无声地打开了,远远地可以听到教授们念出spells 的声音。“他们应该在石头台阶上,没错,就是这样!”

  他们一个个走出栎木大门,Filch 顺手捞住马法尔达,她表情茫然,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和旁边的Luna 一样。“你不能去!你太小了……”Filch 鼓着眼睛说,他盯着马法尔达,迟疑地说:“你、你是new student ?你叫什么名字?”

  马法尔达转头looked towards Luna ,伸手一指,“我不知道,问她!”

  “怎么回事?”Ron 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地走过来,他刚刚都坐在扫帚上了,结果发生突发情况,看到马法尔达时他took a deep breath ,“你怎么在这?”

  Filch 、马法尔达looked towards Luna ,Ron 僵硬地转过头,他祈祷自己不会听到一个离谱的答案。Luna 开心地说:“我之前不是给你们打招呼吗,我在那里——”

  “你在那扇门后头发现了马法尔达?”Ron 失声道,他想起早些时候发生的事,当时Luna 就试图打开一道门。

  “是啊,我看到她和Umbridge 走进去,没一会儿只有她一个走了出来,还从外面上了锁。我觉得奇怪,就敲了敲门,但里面没回应,后来才发现竟然不是Umbridge ……”Luna 摊开手。

  “你个傻瓜,Luna ,很明显Umbridge 使用了Polyjuice Potion !”Ron 朝她大喊大叫。

  “不许你吼她!”马法尔达叫道。

  “你别添乱!”Ron 吼了回去。

  他粗暴地把马法尔达塞到Filch 手里,就像顺手塞了一件破烂儿,“嗯……劳驾,cough cough ,帮忙看住她,别让她跑了。”

  “Ron !”远处有人喊。

  “哦,糟糕,我得去支援Harry 了。”Ron 说,小跑着来到大门外的平台上,和twin 、Neville 骑上扫帚。

  这时,他们背后又响起一个声音——

  “等下!”爱丽斯gasping for breath 地跑过来,“你们——不应该——出去——外面太危险了——”

  “还有完没完?这又是谁——”Fred 德恼火地说,看起来想打人。Hermione 看到爱丽斯的脸后跟见了鬼似的,使劲扯他的袖子,差点把他从扫帚上拽下来,“哎哟!Hermione ,你干什么?”“她是Neville 的mother ……”Hermione 低声说,Fred 德startled 。

  “Neville 知道吗?”Fred 德压低声音问,乔治使劲儿想偷听,被他按了回去。Hermione 摇摇头。

  爱丽斯·Longbottom 盯着Neville :“你们还小——”

  “已经不小了。”Neville 说,他焦急地望着远处,从Harry 离开到现in the past 了七八分钟。他生硬地说:“你可以选择留在城堡,我选择支援Harry ,这很正常。”

  “不,我的意思是,他们不会有事的,你们只需要安心待在城堡里,大人们会处理好一切的,child 们——”爱丽斯急切地说,她拉着Neville 的手,“想想你的父母!”

  “很抱歉,”Neville 说,“他们会为我骄傲的。”他深深看了一眼爱丽斯,脚下使劲儿一蹬,飞向高空。

  一旁的Fred 德竖起大拇指。他、乔治和Ron moved towards Hagrid 小屋的方向飞去。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