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gwart’s Certain Professor Of Magic Chapter 57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作者: 韩游思

  第578章 接近尾声   “Granger ——还有,哦,Heavens! ”McGonagall 教授从远处跑过来,话刚说了一半飞快地低头,几把扫帚从她头顶上方掠过。她盯着远去的Neville 他们,胸膛剧烈地起伏着。

  “你们——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她panting with rage 地说。

  “嗯,挺明显的,是不是?他们去支援Harry ——”Hermione 让自己的语气尽量轻松。

  “这里面还有Harry 的事儿?”

  “Hagrid 有危险——”

  “我知道,我已经让Sirius 和Snape 过去了。”

  “还有小格洛普——”

  “别告诉我你们认识那个巨人,Miss Granger ,或者你只是临时起了个名字?”McGonagall 教授gasping for breath 地说。

  “认识,”Hermione brace oneself 说,现在其他人都不在,她认为自己有责任解释,尤其是为已经暴露的小格洛普说好话:“那是Hagrid 的younger brother ,我们没事的时候一起听音乐、看电影。他挺喜欢‘一锅火热的爱’的——”

  她说不下去了,McGonagall 教授捂着胸口,喘不上来气,似乎马上要晕过去。

  “教授?我们能帮上什么忙吗?”Hermione cautiously 地问。

  跟在她后面的十几个学生默默nodded ,尽管从表情上看他们也挺震撼的——巨人在wizard 的记录里是相当残暴的生物,这些学生对能和巨人一起听音乐的Hermione 、以及不在场的Harry 和Ron 肃然起敬。

  要不是眼下时机不对,他们肯定有十万个问题拿出来提问了。

  McGonagall 教授瞪着Hermione ,目光扫过她身后的学生,“我听说Black 教授在课堂上教过你们几套实战阵型?让我看看你们的成果,三个人一组,躲在铠甲和塑像的后头,不要轻易冒头,只攻击教授们漏掉的Inferius ,记住!一旦受伤立刻汇报,哪怕破了点儿皮,Inferius 的爪子和牙齿有毒。”

  学生们默默nodded ,脸上的兴奋收敛了一些。

  “Luna 、Ginny ,你们和我一组。”Hermione 低声说,Ginny 拉着Luna 靠过来。Hermione extend the hand ,moved towards 空气里一抓,ancient runes 化作的golden 火焰从指缝间倾泻而出,还没落地就凝聚出fire bird 的形状,它舒展天鹅般的翅膀,飞快地向远处飞去。其他学生羡慕地看着她。

  fire bird 掠过城堡下方,照亮了半山腰一处宽阔的平地,那里立着neat and tidy 的铠甲和塑像,它们有大有小,甚至还有动物,此刻排成一排,形成坚实的墙壁,将Inferius 挡住,它们的后方站着十几个成年wizard ,有学校里的教授也有Ministry of Magic 的人。

  但他们和数量庞大的Inferius 相比,就显得相形见绌了,只能守住主要道路。

  这些人不得不分散地站着,各自负责一块区域,但对于更远处的地方就无能为力了,它们之前停在一株松树旁,似乎对玩意儿很感兴趣。

  “我们只能保证先清理出一条道路,剩下的等天亮再说。”McGonagall 教授说,她重新加入战斗,挥动wand ,地上刚探出头的小草疯长,将靠近的Inferius 绊倒,Hermione 控制着fire bird 丢下一团团烈焰,将它们燃burn to ashes 。

  远处的in midair 漂浮着两只dementor ,就像是被风吹起来的破烂布头。他们似乎对这里有些畏惧,当Hermione 再次lifts the head 时,dementor 已经消失不见了。

  Forbidden Forest 里传来阵阵狼嚎,她也不确定是不是werewolf 。

  “希望没有死人。我们虽然提前做了准备,但有些东西也控制不了。”McGonagall 教授望着挂在in the sky 的绿色skull 说。

  tone barely fell ,巨大的像是星座似的Dark Mark 突然变得耀眼无比,从内部炸出无数亮眼的烟花。Hogwarts 各处的人纷纷lifts the head ,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skull 的下巴碎了,嘴巴里蠕动的蛇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色彩艳丽的Dragon ,欢快地游动。

  skull 的眼睛也被两个一边旋转、一边溅射火花的车轮式烟花取代,整个场面看起来滑稽无比。借助耀眼的亮光,McGonagall 教授看到几个黑点从绿云里冲出来,她低低呻吟一声,“一定是Fred and George 。哪怕这个时候……”

  “他们这次you did good 。”Ginny 盯着空中说,她猛地抖动wand ,threw away 一道spells 。

  “蝙蝠精咒对Inferius 没用,Ginny ,”Hermione 说,“你得用火焰类magic ,试试光明烈火——”她呆住了,盯着那只倒霉的Inferius 。

  “哇,好大的蝙蝠。”Luna 一脸惊叹地说。

  最后Dark Mark 和Weasley 烟花一起消失了,城堡重新变得暗淡下来。Hermione 、Ginny 和Luna 此刻站在最前面,Luna 控制着一道white 的火焰,转过头说,“我们需要一点光。”

  有人和她想到一块去了。城堡门口,Cedric 双手托着一个皎洁明亮的光球,光球向着all around 散发出柔和的rays of light ,他身后站着学生纷纷extend the hand ,动作整齐划一,很快,一个个光球像是灯笼、又像是月亮般飞向空中,点缀在Hogwarts 上空。

  做完这一切,他们小跑着跳下石头台阶,来到McGonagall 教授旁边。

  McGonagall 教授已经somewhat numb 了,“谢谢你们,child 们,三个人一组,不要太靠近前方……”

  “McGonagall 教授,Kingsley 先生让我转告你,城堡后门已经守住了。他那边不需要那么多人。”Cedric 说。

  “好极了。”McGonagall 教授满意地说,“我们这边正需要人手,要防守的地方太多……既然你们来了,我就可以抽出几位教授……战场可不止一个。”

  她说的没错。除了远在伦敦的Ministry of Magic 、毗邻学校的Hogsmeade 村庄,学校里也被分成了几个战场——Hagrid 小屋附近的围墙,城堡前后门,甚至就连相对平静的headmaster 办公室也算得上是一处‘战场’。

  Umbridge 把办公室弄得一团糟。

  at first ,她把自己伪装成一名满是好奇心的学生,自称获得了Dumbledore 的允许,为‘谜墙小报’做一期专访。她四下里打量,东摸摸西碰碰,还掂起脚抓着Sorting Hat 使劲儿抖落,结果除了被灰尘呛得流眼泪外没有任何收获。

  她把能翻到的地方都翻遍了,书架里的书散落一地,酒柜里的酒被粗暴地推到一边,镶嵌的木板黏着几个油乎乎的finger seal ,似乎在检查有没有暗格。

  眼看时间1 point 一秒过去,外面的叫喊声和骚乱声像是瘟疫一样扩散到这里,但Umbridge 一点儿惊慌和意外的表情都没有,她甚至想闯进二楼Dumbledore 的私人卧室里,这下历届headmaster 肖像终于无法忽视她的异常了。

  headmaster 办公室里的portrait 生气地朝她大喊大叫——

  “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学生!”

  一个胖胖的长着红鼻子的wizard 在portrait 里说:“快住手!你是哪个house 的?”

  Umbridge 又试了几次,发现自己被一层无形的薄膜挡住了,她的magic 完全不起作用。不得已,她把目光转移到headmaster 的办公桌上,Umbridge 顶着马法尔达的面孔,费劲儿地坐到校bench 子上,一阵打量。

  “很明显,我是一个Slytherin 。”她随口说。

  “撒谎精!”Sirius 的great-grandfather 、被评为Hogwarts 最不受欢迎的headmaster ——Phineas ·Black 的肖像说,他眯缝着眼睛,似乎才刚睡醒。

  “我叫马法尔达,你可以让人去查,”Umbridge 甜甜地说,“如果你能做到的话,Black headmaster 。”随后她no longer paid attention to 肖像们的指责,专心盯着办公桌的一个抽屉。

  她第一次检查时这个抽屉被锁住了,她试了常规的破解咒,一点反应都没有。

  眼下没有其它办法,她只能把主意再打在这上面。“我需要一枚钥匙。”她自言自语地说,“我不希望他戴在身上,那样我就一无所获。”她努力思考,“如果那把钥匙就在屋子里,它会在哪儿?””

  花了不算短的时间,她终于从另一侧最底下的那个抽屉里翻到了钥匙,钥匙藏在一摞厚厚的文件和几封信下面。如果是平时她是有兴趣窥探一下Dumbledore 的隐私和交际网的,最好能掌握一些黑料。

  但她只是胡乱把文件和信卷成一团,手在里面摸索一圈后,拿出一枚古老的钥匙。

  她屏住呼吸,把钥匙塞进锁芯,“咔哒”的声音宛如天籁,她猛地一拉抽屉,magic 的辉光瞬间照亮了她的眼睛。她贪婪地盯着里面的东西:yew wand ,黑宝石戒指,locket ,冠冕,破烂日记本。

  除了wand 、locket 和冠冕,另外两件显得黯淡无光。

  “Slytherin 的locket ……Ravenclaw 的冠冕……”

  Umbridge 激动得发抖,她不顾一旁肖像画大声叫喊“小偷!可耻的窃贼!”把此行的目标——据说‘藏着Hogwarts four founders 中Slytherin 和Ravenclaw 力量奥秘’的遗物塞进口袋,然后跳下椅子就要逃跑。

  她知道自己已经耽误太长时间了,you know who 允诺为她争取时间,但她可不敢完全笃定。

  走出几步,她突然顿住。

  脑子里不可遏制地冒出一个想法:you know who 对locket 和冠冕的渴望无以复加,那能够和这两样treasure 并列的其它东西呢?那支wand 是不是强力wand ?黑宝石戒指是否别有秘密?日记本……

  Umbridge 倒是对破破烂烂、中间破了一个大洞的日记本不屑一顾。

  贪婪的欲念再次占据上风,她折返回来,朝抽屉里extend the hand ,这时她听到一声高亢、嘹亮的鸣叫声,圆形办公室里冒出一团火光,一只Phoenix 从火中出现。

  Umbridge 吓坏了。她完全没考虑过这种情况,Dumbledore 要回来了吗?她这幅样子只能骗骗愚蠢的portrait ,impossible 瞒过Dumbledore ……一时间,她似乎忘记了怎么呼吸。

  Fawkes 张开翅膀,落在门边的镀金栖枝上,审视地看着她。

  圆形房间里有些安静,Umbridge 慢慢把手缩回来,讨好地向Phoenix 展示自己空空的双手,一步步moved towards 门口挪过去,“别让她离开!Fawkes ,她是个小偷!”一个肖像喊道。

  Umbridge 脑子“嗡”地一下,该死的、愚蠢的portrait ,有机会一定毁掉你!心里这样想,但她的身体却做着完全相反的动作,手忙脚乱地extend the hand 按在门把手上,用力一拧,她已经听到Phoenix 愤怒的鸣叫声和拍打翅膀的声音,她用力一拉,门开了,多亏了她现在的瘦小身材,比张开翅膀的Phoenix 娇小得多,在最后关上门的刹那,Umbridge 看到Fawkes 的尖尖的长长的喙啄在门框上,撞出几个fire star 。

  ”peng!”

  门关上了,Umbridge 庆幸万分。“dong! ”又是一声,她吓得跳起来,慌慌张张地跳到旋转楼梯上,楼梯开始自动缓缓向下,但她等不及了,迈着小短腿踩在台阶加快速度,墙壁刚裂开一道缝隙,她就迫不及待跳了出去,随后在空荡荡的走廊里狂奔。

  她听到门被撞开的声音,心提到了嗓子眼,一路连滚带爬跑到主楼的移动楼梯口,还险些从楼梯上滚下去。她喘了两口气,拼了命地往下跑,样子狼狈极了。不过她是不会在乎的,反正用的不是她的脸。

  她at first 就计划好了,让那个女孩做替罪羊。

  她现在要做的是跑到一楼的那个废弃教室,和真正的马法尔达换过来,Umbridge 边跑眼睛边闪烁着凶狠的rays of light 。

  为了销毁证据,摆脱嫌疑,让学校里出现一具尸体是最好的选择。

  Phoenix 的鸣叫声在城堡走廊回荡,Umbridge 吓得一个shivered ,速度更快了。

  但她其实不用太过担心,那道Phoenix 的叫声也不是针对她的,而是某个下黑手的ancient runes 教授。Fawkes 撞开门,结果被空气中突然伸出的一只手捞住脖子,还顺手抖了抖,从没被这么粗暴对待的Fawkes 简直要气炸了。

  “轻松点,”Felix 笑眯眯地说,像是抱一只母鸡似的抱着Fawkes ,另一只手不断安抚似地抚摸它漂亮的羽毛,“消消气,你得给她点儿逃跑时间,否则就进行不下去了……”

  Fawkes 抬起修长优美的脖子,眼神里充满愤怒。

  Felix 倒是悠闲地拿出一块银质怀表,弹开前盖看了看时间,“唧?”里面传来瓦伦的声音。“还没结束,你待在里面是最安全的。”Felix 安慰说。

  “唧!!!”

  “呃,抱歉,小蛇还不能给你,Extension Charm 嵌套使用存在潜在的风险,你也不想它突然炸开吧……”

  Felix 关上表盖,抱着Fawkes 走下headmaster 办公室的楼梯,在八楼的走廊里透过窗户向远处眺望。

  外面亮如白昼,一把把扫帚从城堡上空飞过。他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而且——似乎互相攀比似的,一个个照明术的光球从城堡里各个位置飞出来,柔和的white light 叠加在一起,将Hogwarts 变成光的world 。

  躲在草丛、树后、石头边上的Inferius 立刻像无头苍蝇般,从隐蔽的地方跳出来,本能地向着远处逃离,结果被in midair whistled past 的broomstick 洒下的white 火焰点燃。

  几十、上百个照明术汇聚,连小半个Forbidden Forest 都被点亮了。

  Felix 终于松开了手,Fawkes 从他怀里挣脱,愤怒地朝他喷出几个golden 的fire star ,Felix 朝它挥挥手,“去吧去吧,让Umbridge 动起来,别闲着,Voldemort 应该等不及了……”

  Fawkes 在in midair 优雅地转身,拖在身后的两条长长的翎羽甩在Felix 的胳膊上,头也不回地朝主楼的移动楼梯飞去。

  ……

  Harry 望着空荡荡的围墙断口relaxed ,打到后面,他就知道敌人绝对impossible 成功了,他们这边的支援continuously ——

  at first 只有Hagrid 和格洛普,后来他来了,一口气击倒好几名dark wizard ,还驱散了此地的dementor ;接着他们顺利和Mad-Eye Moody 、Tonks 汇合,再后来Ron 带着Neville 、Fred and George 赶过来,他们听从Moody 的指令,组成牛角阵型,让小格洛普躲在后头扔石头,那些werewolf 、Vampire 、dark wizard 挨上一下就再也爬does not raise.

  Sirius 、Snape 也被McGonagall 教授指派了过来;Hagrid 呼喊着招来了Centaur ,等到Flitwick 教授和Professor Sprout 也赶过来,局势彻底稳定了。来犯者不得不退到断墙之外。

  “我们包夹过去!”Moody 喊道,他不客气地从Ron 、Fred 德、乔治、Neville 手里抢过broomstick ——twin foul-mouthed 、不情不愿,但今晚他和Tonks 因为守在学校围墙的关系,没有使用Polyjuice Potion ,这使得他眼窝里那只magic eye 飞快地转动,威慑力惊人。

  Moody 扫了一眼Harry ,没有向他索要Firebolt ,这使得Harry relaxed 。

  他把扫帚分给Sirius 、Tonks 、Snape ,最后一把留给自己。Moody 盯着Harry 说,不容辩驳地说:“你留在这,别插嘴!听我说——”他咆哮道:“听说你是难得一遇的Seeker ,那就发挥你的作用。我不给你指派任务。”

  Moody 、Sirius 、Tonks 和Snape 骑上扫帚飞到围墙之外,这种做法无疑打了对面一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外面响起一片惊叫声和身体重重倒地的声音。“我们也该行动了,child 们。”Flitwick 尖声说,“请站在我后头。”

  他和Professor Sprout 站到一起,像是一只锋锐的箭头,moved towards 围墙的巨大断口走去,眼下光线充足,不虞被人sneak attack 。四个学生紧紧跟在后头,之后是Centaur 、Hagrid 和格洛普。

  Harry 有些茫然地握着Firebolt ,然后翻身爬上扫帚飞到in midair ,这下他看得更清楚了:Moody 四人只是借助扫帚飞到对面,等过去后就从扫帚上下来,Harry 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定位。

  天空才是他的主场。

  他俯冲下去,Firebolt 似乎和他fuse together ,Harry 像是ghost 一样掠过一个Death Eater ,他甚至能看到那个人瞳孔里他的倒影,一道red light 闪过,dark wizard 倒在地上。

  “小心!是Harry ·Potter ,他、他在飞!”

  “干的漂亮,小子!”Moody 高兴地叫道,他借着Harry 创造的机会瞬间击倒两个dark wizard ,其他人也各有战果。

  Harry 得心应手地操控Firebolt ,身上覆盖着人形Shield Charm ,他不断低空高速飞翔,身体带出的刺耳呼啸声让dark wizard trembling in fear ,几次下来,剩下的敌人就顶不住了。

  他们纷纷Disapparation 逃离,慌乱之下,不止一人发生极为严重的分体现象。

  “逃了几个。”Moody 嘟囔说。

  Harry 慢慢落下来,Sirius 激动地跑过来,fiercely 拍了一下Harry 的肩膀,Harry 一屁股坐在地上,被石子儿硌得生疼,他忍不住朝自己的godfather 龇牙。

  Sirius chuckled 着,坐在他附近,“你做得很好,Harry 。”

  “那我们呢?”Fred 德带着怨气走过来,他还对扫帚的事儿耿耿于怀,乔治、Neville 和Ron 也坐在周围,短短十几分钟,他们都累坏了。一起看着Flitwick 教授和Professor Sprout 对着学校围墙巨大的缺口发表看法。

  “修复起来工作量可不小……”

  “总比从无到有好。”Professor Sprout 说,她在缺口处洒下几颗种子,挥动wand ,土里钻出one after another 嫩芽,迅速生长,很快就顺着墙壁堵住了大半个断口。“稍等一下,Pomona ——”Moody 从外面粗声说,他和Tonks 把捆得死死的dark wizard 拖进来,“好了。”

  Professor Sprout 挥动wand ,藤蔓立刻将最后一点儿空隙填满了。

  “至少能坚持到天亮。”她说。

  格洛普手里拿着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头,像是颠着一个小石子儿,似乎在瞄准那个藤蔓墙,Hagrid 赶忙制止他,六七名Centaur 警惕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巨人,但因为共同经历了一场战斗,眼下他们实在sorry 把弓箭对准他。

  “可算结束了。我要累死了。”刚刚看了一场精彩表演的Ron 说,他倚在乔治身上,乔治向后仰了一下,于是Ron 顺势躺在他膝盖上,乔治低下头,盯着自己的younger brother 。

  “你是想让我替你修修鼻子吗?”

  “cough cough cough !”Ron 立刻爬起来,一本正经地说:“不知道城堡里现在怎么样了?”

   估计明天才能写完这段剧情,因为是群戏,想要表达的太多了。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