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gwart’s Certain Professor Of Magic Chapter 57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作者: 韩游思

  第579章 约战,irreconcilable

  切斯特顿·Avery gasping for breath ,对城堡内外的声音置若罔闻,眼睛里的world 只有一丁点大。他正躲在一楼旋梯下方的扫帚间里,通过钥匙孔窥探外面的动静。

  这里是Filch 用来存放水桶、拖把、扫帚和各种清洁工具的地方,但是Filch 已经有段时间不来了。Avery 一眼就相中了这里,这个扫帚间的位置有着诸多优点:本身足够隐蔽,unremarkable ;距离门厅也很近——意味着方便逃跑;而且他还可以通过钥匙孔观察到其它楼层下来的人。

  Avery 认为自己的地位远比Umbridge 高,因为他是bloodline 纯正的‘Avery ’,而Umbridge 只是塞尔Wen Family 族的‘亲戚’,他的堂叔把这件事当what a joke 讲给他听。

  就像这次,Dark Lord 看在Avery Family 的面子上,赐予他一件‘武器’,也因此,他的任务要轻松不少。

  他听到一声高亢、嘹亮的鸣叫,紧接着Umbridge 的尖叫声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她大喊大叫:“Avery !我拿到了!快出来,快来救我!”

  Avery 恨不得杀了她。这个女人简直蠢得无可救药……

  他飞快地扑向靠墙堆着的扫帚,从里面挑出来两把——那是他藏起来的broomstick ,随后——他怒气冲冲地拉开门,moved towards 声音的方向跑去,马上就被吓了一大跳:在Umbridge 身后跟着一只漂亮的Phoenix ,它紧追不舍,张口吐出一团团火焰。

  “Impedimenta !”

  Avery 将wand 越过Umbridge 的肩头,高声喊道。一道red light 打在Fawkes 身上,但滑开了。虽然没起作用,但也让Fawkes 放慢了速度,它扬起翅膀,悬在半空。

  Umbridge 迈着小短腿冲过来,她已经恢复成本来的模样,Polyjuice Potion 失效,这意味着她计划用马法尔达作替罪羊的计划彻底失败。

  “你拿到了?”Avery 急切地问。

  “拿到了。”

  “两件都在headmaster 室?”

  “都在!我didn’t expect Snape 竟然也是——”Umbridge 边跑边说,她的嗓子沙哑得厉害,经过Avery 时没作任何停留,而是顺手从他怀里抢过来一把broomstick 。随即丢下他不管。

  Avery 差点鼻子气歪了,他又朝Fawkes 念了几个恶咒,然后转身就跑。追上Umbridge 时,他低声吼道:“把东西交给我,你已经暴露了!”

  “不行!”Umbridge 大声喊。他们跑到门厅,这里聚集着不少人——有的是清理Inferius 后回到城堡休息的学生,有的是偷偷溜出来看热闹的young wizard ,还有几个Ministry of Magic 的工作人员,他们站在栎木大门的门口。

  “真了不起。”威基·泰克罗斯说着,向远处眺望。这时他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回过头看到Avery 和Umbridge 正使劲儿朝他们跑过来,身后跟着一只非常漂亮的鸟。

  “你们去哪儿了?”他立刻怒气冲冲地站出来,for a long time 积攒的不满突然爆发出来,“你们这两个好吃懒做的胆小鬼,Ministry of Magic 的脸都被你们——”

  ”fuck off! ”

  Avery 挥动wand ,spells 正中泰克罗斯的胸膛,他靠在墙上,一声不吭地晕了过去。

  门厅里响起一片惊叫声,有人高声斥责,有人表情茫然,明显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事。但也有几个反应较快的——既有Ministry of Magic 的人,也有之前参加战斗现在休息的学生——警惕地举起wand 。

  Avery 心想,就是这时候!   他从胸口的位置掏出一个小wooden box ,用力抛向高处。盒子在众人的注视下微微停顿一下,接着,盖子弹开了,一个穿着black 长袍的男人就那么出现。

  他又高又瘦,没有一丝毛发,极有oppression force 的红眼睛缓缓扫视众人,所有人都惊呆了,不可遏制地后退,推搡、尖叫,没有人有勇气和他对视。

  尽管非常不可思议,但那就是Voldemort 。

  趁着这个机会,Umbridge 和Avery 溜出门厅,轻松得像是在踏青。

  ‘Voldemort ’发出高亢的、冷酷的笑声,他举起wand ,tip 积蓄着绿光。

  “别害怕,只是一个会变形的Boggart 而已!”Frank ·Longbottom 和爱丽斯·Longbottom 突然出现,高声喊道,他们等的就是这一刻,Frank 举起wand 喊道:“Riddikulus !”

  ‘Voldemort ’只是lazily 一挥手,spells 完全不起作用。

  Frank 一脸震惊,这时‘Voldemort ’伸出wand 指着他,巨大的oppression 让人分不清现实,一个耳语般的声音出现在他耳朵里,“Voldemort 改造了这只Boggart ,将它的状态固定成自己的形象,可能添了一些佐料,但它本质上还是Boggart ,只是看着唬人……”

  绿光袭来。角落里装着red 宝石的计分沙漏突然跳起来,挡在Frank ·Longbottom 面前,绿光打在上面,将沙漏击得粉碎,红宝石撒了一地。爱丽斯·Longbottom 脸紧紧绷着,举着wand 。

  Frank ·Longbottom 快速和爱丽斯汇合,把情况说了一遍,并隐隐点出Felix 不打算现身的想法。

  “我们能对付它。”他说,那些学生一股脑跑进礼堂,几个胆子大的学生边跑边回头看。

  Felix 注视片刻,发现Longbottom 夫妇完全可以应付这个变异的Boggart 后,他moved towards 远处赶去。他在尽量减少动手的次数,到现在为止没在学校公开露面,Remus 那里也在配合他,模糊他的时间轨迹,只有这样他才能‘恰到好处’地在关键时刻出现。

  Umbridge 和Avery 骑上broomstick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他们竟然真的逃了出来。两把扫帚飞快地掠过石头台阶,向着学校外飞去。半山腰处还在清理Inferius 的教授和学生看到了他们,但也没有阻拦,顶多就是心里暗暗鄙夷。他们还以为这两个人是逃兵呢。

  “把东西交给我,Umbridge ,我才是行动的Chief-In-Charge 。”Avery 趴在扫帚上,边飞边喊。

  “做梦!”Umbridge 说,她拨动扫帚柄,想要离他远一点,但Avery 总是靠过来。Umbridge 眼睛拼命转动,她已经想好了,一旦离开学校范围,她就立刻施展Disapparation ,亲手把东西交给Dark Lord 。

  没办法,马法尔达不知道被谁救走了,再加上那只该死的Phoenix 追得太紧,她已经彻底暴露。

  you know who 曾经许诺帮助她清理部里的绊脚石,助她登上Ministry of Magic 长的位置自然也成了泡影,眼下她除了倒向you know who 外别无选择,但怎么投靠也是一门学问,如果她能亲手奉上他最渴望的东西,那自己无疑会一跃成为Death Eater 的important figure 。

  这样一来,Avery 就成为了障碍……

  轰隆!远处传来巨大的响声,地面摇晃起来,Harry 身体一歪,差点扑到Sirius 身上。尽管有些模糊,但他还是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实在是动静太大了——

  一座山倒塌了。

  Harry 睁大眼睛,和所有人一样惊呆了,接着他从眼角的余光看到in the sky 骑着扫帚的Umbridge 和Avery 。

  他想也没想,抄起地上的Firebolt 冲了出去。

  “Harry ?”

  at a moderate pace 追在后头的Felix 望着Hogsmeade 村庄的方向,心里暗自咂舌,打得可真够激烈的,Voldemort 不会被Dumbledore 打死了吧,他到底做了什么?   没有人能考虑到计划的所有细节和意外。

  Dumbledore 不行,Felix 也做不到。他和Dumbledore 反复斟酌后,最后得出一个结论:Voldemort 的目的很明确,就是Horcrux ,其它都是障眼法,也因此学校才是重中之重。

  他们两个人中至少有一个要全程盯着学校里的情况,随时准备支援。

  但这个人选却由不得他俩决定,而是看Voldemort 出现在哪边,所以当Felix 发现围攻剑堡的只是一些炮灰后,他就知道Dumbledore 短时间内回不来了。

  Voldemort 选择拖住Dumbledore ,其实Dumbledore 也想拖住Voldemort ,让Felix 可以从容将事情导向他们所希望的那样。

  剪除Voldemort 的羽翼只是顺手而为,最困难的,还是如何让Voldemort 相信:他的两件Horcrux 完好无损,且掌握在Dumbledore 手上。而Dumbledore 在他眼中命不久矣……

  一旦Voldemort 接受了这个‘设定’,有Horcrux 在前面钓着,他的选择就极其有限了。

  Felix 和Dumbledore 都喜欢掌握主动权,他们impossible 总是被动等待机会,把未来十年、二十年时间精力都花在如何防备Voldemort 搞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上,至少Felix 本人相当不乐意。

  ……

  “那是you know who 和Dumbledore 的战场?”Umbridge 一脸震惊地远眺,两人的速度subconsciously 减慢了。

  “你应该叫主人!”Avery 喊道。

  Umbridge 没有回应,她听到模糊的、刺耳的声音,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道red light 贴着她头发丝掠过,她倒吸一口气,把矮胖的身体伏在扫帚上,回头看了一眼。

  是那个Potter !   他正骑着扫帚朝他们飞过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人,但Potter 最快。他的动作灵巧极了,一边控制扫帚加速,一边射出one after another spells 。眨眼间的工夫,Avery 就被Stunning Spell 击中,从扫帚上掉了下去。

  Umbridge 心中大骇,她手忙脚乱地用wand 指着身后,“Incarcerous !Incarcerous !速速——禁锢!”接着她咬牙调转扫帚的方向,朝Hogsmeade 村庄的方向飞去,她心中只有a single thought :离开反Disapparation 的范围,到you know who 身边寻求庇护。

  她已经在脑海里构思好该如何汇报了,至于Dumbledore ?完全不用担心,you know who 只要还想拿到locket 和冠冕,就一定会拼尽全力保护她。

  又一道Stunning Spell 向她袭来,虽然没打中,但也让Umbridge 从美梦中醒过来。

  soul of a deceased has not yet dispersed 的Potter !   她恼怒不已,回过头看到Harry 距离她已经很近了,正举着wand 向她瞄准。一道silver 的牡鹿从tip 飞出来,Umbridge 愣了一下,Potter 是昏了头了吗,对她用Patronus ?怎么想的?

  她又不是dementor 。

  Umbridge 不管不顾,拼命让broomstick 加速,突然她脑袋一阵剧痛,像是被什么硬东西结结实实砸中,她眼前一黑,险些像Avery 一样从扫帚上掉下去,一摸后脑勺,全是血。

  “嘶!”

  Umbridge 又是怨恨,又是震撼,Patronus 竟然能打到人?她一时间怀疑自己是不是从未学过这个magic ……silver 的rays of light 再次从她侧上方出现,她赶紧朝旁边挪动扫帚,Patronus 的蹄子踩在她握着扫帚柄的手上,让她painful screams ,差点从扫帚上掉下去。

  她勉强控制住不太听话的扫帚后,Patronus 踏着空气的蹄声又在身后响起,Umbridge 绝望地回过头,silver 牡鹿在她正上方,两只前蹄高高扬起,她知道自己完了,尽管就差那么一点儿她就能使用Disapparation 。

  ”peng!”

  Patronus 突然被打散了,Umbridge 不敢置信地回头——Potter 离她不远,脸上满是惊讶,她眼睛越过Potter 看着他身后,Snape 骑着扫帚,一脸baleful aura 地举着wand 。

  如果只看结果,或许会以为这是一次乌龙,Snape 的spells 只是意外击中了Potter 的Patronus ,帮了倒忙。

  但Umbridge 知道Snape 是间谍,她大喜过望,飞过最后一段距离,掠过Hogwarts 的围墙。

  她嗅到了自由的味道、权利的味道,当然,她不在乎权利是谁给的,只要她能占居高位就行了。她盯着远处Hogsmeade 村庄的战场,准备使用Disapparation 。

  她还没试过在高速飞行时进行Disapparation ,但她信心十足。至少in this brief moment ,Umbridge 对权利的渴望和出现在you know who 身边的渴望完全可以画High Level 号。

  “Horcrux Accio 。”一个年轻、温和镇定的声音说,Umbridge 听着有些耳熟,但她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谁在说话,说的是什么。Horcrux ?什么是Horcrux ?

  接着她就感觉口袋一轻,她眼睁睁看着口袋里的locket 和冠冕飞了出来,划出两条几乎一模一样的弧线,落在突兀出现在学校围墙外的男人手里——

  是Felix ·Haip !   Umbridge 甚至没来得及产生对他的恐惧,而是冒出一个unimaginable 的念头:原来冠冕和locket 就是Horcrux 啊。下一瞬,她彻底消失了,成功施展Disapparation 逃离。

  Felix 默默把locket 和冠冕塞进口袋,“Haip 教授?!”Harry 控制着Firebolt 徒劳地在Umbridge 消失的地方绕了两圈,最后落在他面前。

  “Harry 。”Felix 朝他nodded ,“你做得很好,而且很勇敢。所有人都很勇敢。”

  “可惜让Umbridge 跑了。”Harry 表情相当遗憾,接着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切地问:“这么说她的目标真的是Horcrux ?你和Headmaster Dumbledore 还没有毁掉它?”他有些抱怨地说:“这也太危险了,幸好您及时赶到,要是被她带走——”他打了个寒颤,想象不出来会发生什么。

  又有几把扫帚落了下来。他们的脚尖刚沾到地上,Moody 、Tonks 、Sirius 三人就隐隐将Snape 围了起来。

  “怎么了?”Felix 故作惊讶地问。

  Moody 、Tonks 和Sirius 都没说话,只是眼角瞥向Snape ,Snape 冷冷地说:“可能是我的spells 打偏了的原因吧,没打中敌人,反而击中Potter 的Patronus ……”

  “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Sirius 瞪着他。

  “原来是这回事,”Felix 说,其他人都被他语气里的casually 惊讶到了,纷纷looked towards 他。

  Harry 也盯着教授打量,他比在场所有人的心理活动都复杂,因为Snape 曾阻止他进入headmaster 办公室一探究竟,结果就是Umbridge 顺利地拿到了Horcrux 。要不是Haip 教授突然出现——是啊,他怎么那么巧出现的?

  Harry 没吭声,反正Horcrux 没有丢失,只是跑了一个Umbridge ,这个结果他能接受。他想到之前得出的一种probability :那就是Snape 是卧底的情况……

  Felix 解释说:“Harry 的Patronus 很特殊,甚至已经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Patronus ,Severus 对Patronus 了解不多,可能误以为他的spells 可以穿过去……应该是个意外。”

  Snape 面部表情地站着,也不开口解释。

  半晌,Mad-Eye Moody 粗声说:“让Dumbledore 处理吧,他现在在Hogsmeade ?”他问的是Felix 。

  “动静挺大的,是不是?”Felix 眺望远方,他估计那场战斗要结束了——因为Umbridge 。他悄悄给Umbridge 埋了个大坑,不知道会不会有用……

  Hogsmeade 村庄。

  Voldemort 和Dumbledore 互相对峙,远处滚滚烟尘朝他们涌来,那里是两人之前的战场,一座山峰倒塌,烟尘只是战场的余波。

  “还有更狠的吗?”Voldemort 咆哮着说,“看样子我戳到你的痛处了,那人是你younger brother ?他就像个野child 没人照顾,瞧瞧他的脏衣服!”

  Dumbledore 挥动wand ,spells 的formidable power 彻底改变了地形,每一块石头、每一颗树木、每一株草叶,甚至就连空气都对Voldemort 散发着敌意,攻击可能来自all directions ,Voldemort 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另一侧。

  他举起snakewood 杖——出现一声爆响,一个矮胖女人从空气中现身,Voldemort 瞪大眼睛,是Dolores ·Umbridge 。她怎么在这?不管成功还是失败,她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mysterious ,哦——主人,救我!”Umbridge 叫道,表情欣喜若狂,她终于逃出来了,从Felix ·Haip 手上逃走!但迎接她的是一双scarlet red 的蛇眼,Umbridge 的眼睛变得茫然而空洞,今天——尤其是最近半个小时经历的画面走马灯般浮现:

  “你太不小心了!有人过来了,我去拦着,记住,password 是’废墟’。”Snape 低声shouted ,伪装成马法尔达的Umbridge 瞪大眼睛,僵在原地。挡路的giant beast 倒是听话地跳到一旁。

  “快走!”Snape 朝她低吼,把她推进旋转楼梯。

  她跌跌撞撞、慌不择路,而Snape 则理了理袍子,朝相反方向走去……

  又是一副画面:在headmaster 办公室里,Umbridge 打开抽屉——Voldemort 蛇一样的鼻孔猛地吸气——抽屉里正是他日思夜想的Horcrux ,locket ,冠冕,甚至还有他曾经的yew wand ,连同被毁掉的日记本和Gaunt 戒指一起……

  接着是Umbridge 正被一只Phoenix 追着跑的画面,Phoenix 高亢地吟唱,洒下golden 的火焰。

  场景变换,她骑在扫帚上,旁边是Avery ,这两个蠢货竟然能逃出来了,不,有Severus 的帮忙,真聪明,他的卧底工作还能继续下去……情况急转直下,Avery 被击落,出现了一个足够另类的Patronus ……

  是Harry ·Potter ,大难不死的男孩,又一次试图妨碍他。

  接着Voldemort 听到一个声音说,“Horcrux Accio 。”冠冕和locket 从Umbridge 口袋里飞出去,他感同身受,无力地extend the hand ,但这只是一段记忆,他的心里沮丧到了极点,Horcrux 落在Felix ·Haip 手上,还有谁能从他手上拿到?自己也做不到。

  Voldemort 意识到,他又一次失败了,后续计划完全用不上。

  他没有任何预兆地消失,出现在远处,无视Umbridge 祈求的目光,盯着Dumbledore ,恨恨地说:“把冠冕和locket 交给我,我知道在你手里,Dumbledore !我发誓立刻离开Britain ,再也不回来。”

  Dumbledore 微微摇头,“我们都知道那是一句空话。”

  “你知道我能做出什么事来,你护不住所有人!”Voldemort 疯狂地大喊,红眼睛鲜艳欲滴,他差不多失去理智了,既因为Horcrux 得而复失,和他失之交臂;又因为Dumbledore 身上的诅咒——那根本不是诅咒,而是两件Horcrux 的催命符。

  Dumbledore 盯着Voldemort ,轻声说:“你不会以为这样的威胁能管用吧?”

  “你可是muggle 们的保护伞,如果他们因为你大量死亡——”

  “我分得清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如果有人死亡,毫无疑问是你做的孽,Tom 。这只会更加坚定我除掉你的决心。”Dumbledore 打断他的话,盯着自己的左手看了一会儿说,“我一直认为,你是我的责任。但我的时间可能不够了,我希望在那之前,为后来者争取时间……”

  “你要和我决斗,irreconcilable ?”Voldemort 摩挲着snakewood 杖,语气有些意外:“我为什么要如你的愿?你死定了!”

  “哦,恐怕由不得你。”Dumbledore 愉快地说:“你不妨这样想,我原本留下那两件Horcrux ,是想为学校保留珍贵的遗物,只是没想好该如何分离杂质,才耽搁下来……但是,我就要死了,可能还能坚持一两年?但不管怎样,我为什么还留着它们?”

  Voldemort 的眼Divine Idol 是要吃人,他盯着Dumbledore ,那双湛blue 眼睛平静得像一望无际的大海,谁也无法动摇。

  “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冷静下来问。

  “只有我们两个人。”Dumbledore 平静地说。

  “以Horcrux 做赌注?”

  “以Horcrux 做赌注。”

  “虚伪!”Voldemort 冷笑着说,“你想死得痛苦点儿,我乐意送你一程。”

  Dumbledore 微不可查地relaxed ,这时Voldemort 突然举起wand ,嘴唇蠕动,接着绿light flashed 。Dumbledore 轻巧地转动wand ,一块石头变成盾牌,出现在Umbridge 身前。

  Killing Curse 被挡住了。

  spells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不是瞄着Dumbledore 的,而是Umbridge 。她后知后觉地尖叫起来,哆哆嗦嗦,面如死灰。

  “你还是那么爱多管闲事,Dumbledore 。”Voldemort 冷冷地说。

  “她会接受Wizengamot 的审判,但不会死在你手里。”Dumbledore 肃穆地说。

  Voldemort 冷笑两声,临走前还不忘挑拨道:“那个Felix ·Haip 是你挑中的heir ?他可比你更狠呢,想借我的手杀了她,你救了她,他估计不会乐意……”他一下子离开了。

  “给你点儿时间安排后事!”

  Dumbledore 目光扫过瘫在地上的Umbridge ,轻lightly sighed 。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