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gwart’s Certain Professor Of Magic Chapter 58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3 作者: 韩游思

  第580章 夜谈   Dumbledore 把muddleheaded 的Umbridge 交给Hogsmeade 村庄的Auror ,她被Voldemort 十分粗暴地挖掘了最近的记忆,眼下脑子not quite clear ,甚至可能会留下repercussions 。

  接着他花了点儿时间安抚人心惶惶的Hogsmeade 村庄的村民,“除了这两天风沙有些大,不会有其它影响。”之后,他来到Hog’s Head 。

  Aberforth 坐在酒吧门口,神情疲惫,riddled with scars 。

  “你不该跑出来,你的伤势太重了——”

  “让我躺在一地尸体中间?”Aberforth 怒气冲冲地吼道,“不如你来试试?”

  Dumbledore 微微沉默,“好吧,那我带你去St. Mungo’s ,你需要接受治疗。”

  “问题不大,那个杂种想看我求饶,但我没如他的愿,”Aberforth 粗声说,朝地上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你来得很快,比我想象中快。”

  但Dumbledore 坚持带他去了医院。在St. Mungo’s ,Dumbledore 抽空和戴丽丝·德文特的portrait 聊了聊。戴丽丝·德文特曾是Hogwarts 的headmaster ,也担任过St. Mungo’s 的healer ,是一位很有名的wizard ,在诸多wizard 机构都留有portrait 。

  “Ministry of Magic 忙坏了,那些dark wizard 完全不顾及保密法,直接从迎宾入口炸开一个大洞——”垂着长长的银发卷的老witch 滔滔不Danger Land 说。

  “那间red 电话亭?”Dumbledore 打断她的话问。

  “是啊,很多muggle 看到了,”戴丽丝panting with rage 地说,“Ministry of Magic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要为这件事忙活。我不希望因此而耽误Wizengamot 的审判,部里抓住了很多dark wizard 。”她补充道。

  Dumbledore 微笑着说,“可能没有那么快,上次战争的审判就持续了很长时间。但我们的新部长还不错,她会处理好的……学校里的情况怎么样,Minerva 派Patronus 跟我说了一些,我想知道最新进展。”

  “哦,他们真是越来越能干了,那些little fellow 们!”戴丽丝谈兴很浓,兴致勃勃地说:“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他们似乎不想安心等待Ministry of Magic 的支援,而是自己解决问题——他们甚至组建了一只援军,走出学校,帮助附近的Hogsmeade 村庄处理周边的Inferius 和dementor 。真令人激动!”

  “Minerva 同意了?”Dumbledore 惊奇地问。

  “反对无效,学生们热情很高……”

  十几分钟前——

  Felix 、Harry 、Sirius and the others 返回学校,Ron 、Neville 和Fred 德小跑着过来。

  “情况怎么样?”Ron 看着回来的人,“我们在路上找到了Avery ,他摔得可够惨的,我们没敢动他,把他留在了原地,等专业人士处理。Umbridge 呢?”

  “她跑了。”Harry 简短地说。Ron 瞪着眼睛,Harry 补充道:“不过她的阴谋失败了,有Haip 教授在‘关键时刻’出现——”他偷偷瞄了一眼,Felix 朝他laughed ,并不拒绝这套说辞。

  这让Harry 十分郁闷。他都暗示得那么明显了,教授还是没有回应,嗯,他打算私底下拉着Ron 和Hermione 帮忙分析。

  “好吧,跑了个小角色,我知道了。”Ron 咂咂嘴,接着他有些兴奋地说:“Neville 刚刚提了一个主意,我觉得还不错。你们要听听吗?”他望着Harry ,又看看其他人。

  众人looked towards Neville ,Neville 腼腆地说:“外面现在有不少Inferius 和dementor ,可能有些跑到隔壁Hogsmeade 村庄去了,那附近住着很多wizard 家庭,不是所有人都能对付这些东西……”

  “你想支援Hogsmeade ?”Harry 惊讶地说,Felix 也看过来,这个想法倒是很有趣。Harry 毫不吝惜地夸奖:“Neville ,你的想法很好,我们确实能帮上忙。”

  Neville shook the head ,“我只是提出建议,Ron 、Luna 他们帮忙完善了计划,尤其是Luna ,她解决了扫帚不够用的麻烦——”

  “她也过来了?”Harry 问,他looked towards Hagrid 小屋的方向,很轻松就发现了格洛普——他的块头太大了,正在Forbidden Forest 边缘走来走去,借助格洛普定位,Harry 隐隐看到周围有几个小点儿,他竭力捕捉黄头发的人,他找到了,Luna 正抚摸着black 的带翅膀的马形生物——

  “Thestral ?”他又是惊讶又是clear comprehension 。

  “我们的扫帚被抢了,总要动脑找到替代品。”Fred 德笑hehe 地说,Moody 的magic eye 看过来,他紧张地缩缩脖子。“开个玩笑,Professor Moody ,别当真!”

  “我得提醒你们,”Felix 插话说:“你们的想法很好,但是首先得经过学校的同意……眼下做主的人是McGonagall 教授。”他努努嘴,远处McGonagall 教授飞快地跑过来,半边头发披散着,看上去aggressive 。

  “呃……”Harry 愣了愣,试探地看着Felix ,“您会帮我们说话吗,教授?”

  Felix 眨眨眼,“我很想站在你们这边,但是……我得维护同事间的关系,所以只能靠你们自己说服她了。”Harry 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最终McGonagall 教授还是被说服了,但她强烈要求几位教授随行。Sirius 、Flitwick 、斯普劳特、Tonks 、Longbottom 夫妇、爱米琳·万斯带队,三十几个学生骑着扫帚和Thestral 冲上高空。

  从城堡里冲出来的学生像看着英雄似的看着这些人,热情地鼓掌欢呼。

  Harry 骑着自己的Firebolt 在天空盘旋,振奋地看着学生和教授从明亮的Hogwarts 学校出发,飞向Hogsmeade 。回过头时,他在人群中看到了Draco ·Malfoy 的silhouette ——他留在学校,眼睛死死盯着天空。Harry 从Malfoy 的眼睛里看到了不甘和嫉妒,但意外地并不讨厌这种眼神,因为他突然意识到Malfoy 想成为骑着扫帚支援Hogsmeade 的一员。

  不甘和嫉妒换个说法也可以是羡慕。

  留下的人各司其职。

  Moody 看管抓到的dark wizard ,Madam Pomfrey 为被Inferius 抓伤、或是被石头绊倒的young wizard 治疗,Kingsley 返回Ministry of Magic ,Felix 和McGonagall 教授留在学校,安抚——准确地说是命令学生回到安全的城堡——他们今晚兴奋得过头了,似乎想要在外面彻夜狂欢。

  “我们可以把厨房搬到外面,等那些人从Hogsmeade 回来。”

  “你们说,他们会顺便带回一些Honeydukes 的糖果吗?”

  这种念头被以McGonagall 教授为首的校园黑暗势力迅速镇压了,尽管Hogwarts 头顶的天空亮如白昼,但城堡外面并不算安全,也许某个角落就藏着一个Inferius 或dementor 。

  他们必须仔细排查一遍。

  晚些时候,Dumbledore 回到学校。他挨个和Moody 、McGonagall 、Felix 、Snape 了解情况,夜渐渐深了。Snape 待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感受到胳膊的灼热和疼痛,他面无表情地站起来。

  Dark Lord 在summon 他。

  ……

  “所以你是空着手来见我的,Severus ?”

  “主人,我做到了我能做的一切,即便暴露自己也不会更好了。”Snape 低着头说:“请允许我解释。我不敢有丝毫隐瞒。”一道月光穿过破破烂烂的窗户洒在他的身上,将他的脸映衬得十分苍白。

  Voldemort 坐在黑暗中,周围没有一丝亮光,手里的snakewood 杖发出“si si ”的声响。他已经从Umbridge 的记忆里看到了一些片段,知道Snape 做了什么,但他心中还是充满了怒火。

  Snape 等待了片刻,见Voldemort 没有阻止,才开口说道:   “您让我见机行事,我确实这么做了:我在关键时刻给Umbridge 提供了headmaster 办公室的password ,随后把赶过来的Potter 引走。之后Inferius 大军闯进来。虽然Dumbledore 不在,但McGonagall immediately 行使Deputy Headmistress 的权利:召集其他三位head 和全体教授。我不出现就显得太可疑了,您知道,我在Order of the Phoenix 并没有获得多少信任,学校里有太多人盯着我。

  我和Sirius ·Black 是仇人,跟Minerva ·McGonagall 也没有多少交情,Harry ·Potter 和他的朋友对我的敌意更是毫不掩饰,Potter 手里有原版的Marauder’s Map ,即便您告诉我如何隐藏自己,但我却不能轻易这样做,那会惹来更大的怀疑。

  我和Felix ·Haip 存在一层师生关系,但上次冒昧打探冠冕的情报可能消耗了部分信任,至于Dumbledore ,他从不把秘密装在一个篮子里,就像他这次秘密安排Order of the Phoenix 的人进学校……他一定察觉到了什么,但我却一无所知。

  我甚至还在Potter 试图抓住Umbridge 时,假装失误阻止了他,但Felix ·Haip 突然出现,让计划功亏一篑。

  Dumbledore 回来后,直接把locket 和冠冕拿走了,我没有任何插手的机会。”

  Snape 将事情经过娓娓道来,说到这里他突然皱frowned ,“有件事很奇怪,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暴露了:我曾向Umbridge 暗示自己的间谍身份,但她被Dumbledore 抓住了。万一她供出什么——”

  “不用担心,我弄乱了她的脑子。”Voldemort 高亢、清晰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

  “Felix ·Haip 是记忆Master ……”Snape 提醒道。

  Voldemort 冷笑几声。

  “如果他们调查,就会发现Umbridge 会指认出一大批间谍,你只是其中之一。你没有把身份告诉Avery 吧?”

  “没有。我一直很谨慎。”Snape 说。

  “那也不保险,”Voldemort 站了起来,在空荡荡的房间踱步,“他现在在St. Mungo’s ?”Snape 点了nodded 说,“Avery 身受重伤,似乎伤到了脑袋,暂时还没醒过来。”

  “那就别醒过来了。”Voldemort murderous-looking 地说。snakewood 杖的“si si ”声更响亮了,仿佛屋子里藏着成百上千条蛇在嘶吼。

  “主人?您还想让我回学校?”Snape 低声问,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丝不满。

  “你不愿意,Severus ?”Voldemort 轻声问。他走过来,沐浴在月光下,裸露的苍白的皮肤似乎在发光。在那张蛇一样的脸上,一双红眼睛盯着Snape 。

  “不——当然——不是——”Snape 吞吞吐吐地说,“我本来以为——我这次可以——可以回来——回归Death Eater 的队伍。”

  Voldemort 默默看了他一会儿。

  “难道多年的卧底生涯让你感到厌倦?”他at a moderate pace 地说着,手指捻动snakewood 杖,“我还需要你帮我做最后一件事,Severus 。这件事做完,你就可以回归Death Eater 的大家庭。”

  Snape 激动地lifts the head 看了一眼,然后又低下头,“谢Thank You Master 。我甘愿为您效力,就像十几年前那样。”

  “很好。我和Dumbledore 约定进行一场决斗,必须有一个死亡……但我并没有敲定具体的时间,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不知道,主人。”Snape 说。

  “Dumbledore 手上的伤怎么样了?”Voldemort 突然转移话题。

  “他把伤势压制到right hand 上,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服用potion 。我从没见过那么powerful magic ,比任何诅咒都强,一般人早就死了——”

  “我对自己的magic 有信心。”Voldemort 说,Snape 闭嘴了。

  过了好半天,Voldemort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尽可能地削弱Dumbledore ,Severus ,但不要杀死他,我要看到他倒在我面前。你在potion 上的才华无人能及,我相信你可以top secret 地动手脚。”

  “可是Dumbledore 有可能察觉……”

  “那时候就晚了,Severus ,你已经功成身退,我会把属于你的一切荣耀还给你。所以大胆一些,Severus ,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

  “Voldemort 已经准备好放弃你了。”

  Dumbledore 沉声说,Snape 瞪着眼睛看着他。现在已经是凌晨,但Dumbledore 丝毫没有入睡的迹象,他穿得neat and tidy ,坐在办公桌旁,手里把玩一枚黑宝石戒指。

  “他不确定Umbridge 是否会泄密,那些话只是安慰你,我猜他给你安排了其它任务?而且时效性很强?”

  “他让我给你下毒,”Snape 冷冷地说:“越快越好。”

  Dumbledore 露出微笑。

  “啊,so that’s how it is 。这或许是今晚最大的风险。Voldemort 离开的时候,脾气很暴躁,他most recently 心情都不算太好……我一直担心他会迁怒你。”

   想获得粉丝称号的读者,可以关注最近的粉丝称号活动和v群lottery (其实每个月都有,防止有人还不知道)。

    【在这里解释一下Accio 咒能否对Horcrux 起作用的问题:】

    original work 可以参考的例子如下:

    1.原文从来没直接说过‘Horcrux 免疫Accio 咒’,trio 几次summon 失败,都是因为环境特殊,比如藏着locket 的洞穴(Horcrux 甚至是假的),Gringotts ,有求必应屋;     (original work 宁愿用‘(有求必应屋)不肯轻易把它收藏的东西交出来’来描述,也不直接说Accio 咒对Horcrux 不起作用);     2.trio 从头到尾一直在使用Accio 咒summon Horcrux ,即便是在持有一段时间的locket 后,也没放弃Accio 咒,可能间接说明Accio 咒有用?

    3.我曾误以为电影对这段进行了改编,后来才发现:在电影中trio 去Gringotts 找金杯时,Ron 说的that kind of magic won’t work in here.直译过来就是‘那种magic 在这里(指Vault )不起作用’,而不是中文翻译“那种spells 对Horcrux 没用”。

    4.除了Voldemort ,作为original work 最了解Horcrux 的两个人:Dumbledore 和Hermione ,他们都没有明确反对使用Accio 咒,而后者Hermione 更是多次试图用Accio 咒summon Horcrux 。

    【综上,我认为Horcrux 本身不具有免疫Accio 咒的attribute ,但可以附加defensive spell 语预防Accio 咒,但是这种附加spells 是可以解除的。】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