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gwart’s Certain Professor Of Magic Chapter 702

  第702章 剑堡的变化

  “你竟然是传说中的wizard ,我从电视上看到你的脸时吓了一跳!”吉姆激动地说道。

  Felix shrugged 。

  “因为要隐藏身份,其实我从孤儿院离开就是为了上学。”他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些年的真实经历。

  “那你的工作经历——”吉姆一脸怀疑,不会也是假的吧?
  “这倒是真的,毕业后我在伦敦打了两年工。”

  “奇怪的嗜好,”吉姆很不理解这个做法,“如果我有innate talent ,肯定一门心思研究magic 。”过了一会儿,门从外面打开了,是瑞贝卡,当看到Felix 时,她惊讶得差点叫出来。

  “哇哦,真的是你!你是那个magic 师?”她从袋子里拿出一根胡萝卜假装wand 竖起来,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用一个magic 驱散了全国的乌云?”

  “准确地说,是wizard 。”Felix 说,“而且也不是我一個人。”

  “瑞贝卡当时在睡觉,她看的是电视转播。”吉姆上前接过袋子,转过头解释道,“她最近有点儿嗜睡,医生建议她多运动。”Felix 看着瑞贝卡微微隆起的小腹,有些吃惊。

  “是啊,我们结婚了。”吉姆说,“当时联系不上你,我们还以为你在国外。当然,现在知道原因了。”

  Felix 则想到了自己没怎么用过的电话。

  瑞贝卡换了一身衣服后,坐在吉姆旁边。“电视上说会邀请一些人到wizard world 参观?”

  “是啊,你们想见见真正的wizard 是什么样的吗?”Felix 问,不管是安插两个名额,还是私下安排,对他来说都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

  吉姆有些意动,但看了一眼妻子,表情一下子迟疑起来。

  “还是算了,”他摇摇头说,“瑞贝卡怀孕了。我不希望——”他微微涨红了脸,“嗯,我担心出现意外。”

  Felix 了然地nodded 。

  眼下这个时候,ordinary person 和wizard 搭上关系不一定是好事,Felix 自己没事,但他的朋友可能受到一些威胁,这也是他过来的目的。在询问吉姆和瑞贝卡的意见后,Felix 施了一个复杂的magic ,将这段友谊作为秘密隐藏起来。

  待了一会儿,他起身离开,临走时留下一张卡片。“wizard 在处理一些问题时特别拿手,如果遇到棘手的麻烦,可以联系我。把卡片撕掉就行。”

  吉姆郑重地收下卡片,送Felix 到门外。

  “老head 的身体不very good 。”他说。

  Felix 沉默了一下,“我会去看望他的。”

  “嘿!预产期是1月初。”吉姆在身后大声说,Felix 回过头,他挥了挥卡片,“至少这次不担心找不到你的人了。”

  ……

  隔天上午,Hogwarts 。

  学生们处理完今天的报纸,in small groups 地凑在一起聊天。

  “今天有立志像淹死老鼠一样淹死wizard 的新组织诞生吗?”Ron 故意用恶声恶气的语气问。

  “没有,”Harry 打着哈欠说,“倒是有得知wizard 就业率低,想要给我们提供工作的。”

  Ron 嘟囔一句,“多管闲事。”

  Dean half true half false 地说:“等以后局势稳定了,我倒想试试。”

  Neville hearing this 抬起头,满怀希望地左右张望:“谈判有新进展吗?我负责的报纸上什么也没写。”

  “不会那么快的,”Hermione 欢快地说,“这才second day 。不过我们一向提前做准备,争取走在前面——你们有谁要去剑堡吗?”她looked towards 众人。

  “你说Diagon Alley 店主的集会?”Harry 敏感地问,“你要去看?”

  Hermione 耸耸肩。Luna 和Ginny 从Harry 身后经过,Ginny 端起手臂,像芭蕾舞演员似的在他身后绕了个圈,一扭头不见了。Hermione pu chi 一笑。

  Harry 纳闷地看着她。

  “没什么。”她立刻说。

  这时,汉娜和苏珊·Bones 走过来加入谈话,厄尼和Justin 摇摇晃晃地跟在后面,两人look pale ,似乎是没吃早饭,达芙妮不停捋着右侧的头发。

  “真离谱,竟然有报纸说wizard 身上有辐射——那是什么?”汉娜愤愤indignantly 说。

  “类似一种恶性传染病。”Hermione 简短地说。“龙痘疮?”汉娜问。“差不多。”Hermione 说,她随即反应过来,“报纸上真这么说?”

  汉娜拼出一个单词。

  Hermione 感到不可思议,“真不敢相信他们竟然能编出这样的谎话。”

  “下次你可以确认下作者是不是姓Dursley ,”Harry 无精打采地说:“听起来像我的姨夫说的话,他一直认为wizard 会污染环境……”他looked thoughtful 地抬起头,“报纸上应该不允许放出太多脏话。”

  “还有说wizard 对应world 末日的。”厄尼插话道,他转头looked towards Justin ,“涉及到一个预言,我忘了那个词儿——”

  “玛雅人。”Justin 嘟囔说。

  “他们是muggle 中的占卜师?”达芙妮好奇地问。

  “不知道,已知信息是他们是古印第安人的一支,文明水平一度十分发达,然后骤然衰落。”Hermione 说,“后人从他们的遗迹中发现了一些seems right but actually isn’t 的预言。”

  “报纸上说的挺像真的。”Justin 煞有介事地说:“我小时候看过类似的东西,都写在一本书上,封面看起来特别恐怖——不过后来被mother 没收了。”

  “她怎么说?”Hermione 追问。

  “她说是浪费时间。”Justin twitched his lips ,“但那时候她也不知道Divination 的存在啊,假期里她拿厨房里的鸡蛋做占卜,通过《Unfogging the Future 》那本书。”

  “你还留着它啊,我以为你丢掉了。”厄尼说。

  Hermione 显然对占卜不感兴趣,尽管她承认Trelawny 确实做过一两次真正的占卜,但她也固执地认为在一般时候Trelawny 的脑子里只是一团浆糊,还是用雪莉酒调出来的。她再次询问他们有谁要去剑堡。

  最后Harry 、Ron 、Hermione 、苏珊、Neville 打算去看看热闹。“Ginny 呢?”在entire group moved towards transfiguration 办公室走去的时候,Harry 转头寻找红头发的silhouette 。

  “我看到她和Luna 一起离开了。”Hermione 说。

  他们来到二楼的transfiguration 办公室,这里原本属于McGonagall 教授,不过她搬进headmaster 办公室后,这里空了下来,办公室里的fireplace 供学生日常往返使用。

  Diagon Alley 过道两侧的店铺cold and cheerless 的,橱窗上写着临时歇业通知。

  “看那边,Harry !”Ron 眼尖地说,手指指向一处。

  Harry 看过去,眼睛突然睁大了,那里是Florean ·福斯特冰淇淋店的位置,他Sixth Year 开学前来Diagon Alley 时这里还是关着的,但现在似乎重新开门了。他大步走过去,门上同样贴着歇业通知,他稍微冷静下来,盯着外面矗立着的巨大的遮阳伞,Harry 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在这里吃冰淇淋写homework 的场景,他extend the hand 摸了摸,遮阳伞上没有一点儿灰。

  他的心活络起来,这意味着有人清理过,但Harry 不确定是不是别的who ,他要去的地方可能有答案。他激动地朝剑堡走去,到门口时被人拦了下来。

  “对不起,今天不接待访客,有重要事宜。”

  “克蕾米?”Harry 吃惊地看着拦住自己的witch 。

  “是Harry 啊,”克蕾米·维拉说,她笑着打招呼,“这些是你朋友?”她looked towards Harry 身后,有些认识有些不认识。

  Hermione 看到克蕾米时也显得有些吃惊。

  “里面乱哄哄的,我出来透透气。”克蕾米解释说,“Penelope 在里面呢。”“阿里克回来了吗?”Hermione 问。“还没,”克蕾米sighed ,“他去巡视拉丁美洲的分店,可能要再过一个星期才回来。”

  作为最早一批‘未来world ’公司的成员,除了Lupin 外,其他几人也纷纷被委以重任。几年下来,他们按照兴趣各自负责一部分内容,克蕾米喜欢钻研技术,Penelope 更偏向日常管理,有段时间Lupin 分心Order of the Phoenix 的工作,就是靠她们两个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至于阿里克——他负责国外的那些分店。

  “对了,克蕾米,”Harry 想到在冷饮店前诞生的疑问:“你看到Florean ·福斯克了吗?”

  克蕾米想了想,“那个冷饮店Boss ?”

  “没错!”Harry 兴奋地说。

  “来了。”克蕾米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我记得他不是被Voldemort 抓走了吗?”Ron 在旁边问。

  “因为他幸运地逃脱了变成Inferius 的命运。”一个陌生声音插进他们之间的对话,Harry 猛地抬起头,看到一个hair grey-white 的老人,他惊喜地说:“福斯克先生?”

  “Mr Potter ,真高兴伱还记得我。”Florean 感慨地说。

  “我当然记得你!”Harry 说,“不过,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没有逃出来,而是被Auror 救出来的,”Florean 说,“Dark Lord 抓走了一批擅长A History of Magic 的人,我就是其中之一,他还抓了一些wand 匠人,我知道有一个叫Gregorovitch 家伙,他运气不好,没挨住拷打。”

  Harry 隐约知道这回事。Voldemort 通过拷问这些人炮制出‘十大wand ’的谣言,Ollivander 先生原本也是目标之一,但他侥幸逃脱Death Eater 的追捕,之后散播传言假装自己已经跑到国外,但实际上他一直躲在wand shop 的地下室里藏身,甚至骗过了Voldemort 。

  “您刚刚提到Inferius ?”Harry 问。

  “是啊,”Florean 表情gloomy 下来,还带着一点儿后怕,“Dark Lord 按照名气拷打我们,他想知道一些十分隐秘的事情,我恰好知道点儿,幸好他中途改了主意,转而询问那些比较知名的wand 匠人,我没受到多少折磨,就是关得久了点儿……我可没有把握瞒过Dark Lord 。被torture to death 的都用来制作Inferius 了。”

  Harry 心情复杂。既有对Voldemort 残忍的痛恨,同时也对Florean 含糊的话感到费解,直到看到Hermione 的嘴型,他才恍然大悟。Florean 指的是Deathly Hallows ,Luna 的father 年轻时曾向Florean 打探过这个消息,Voldemort 可能也听说过Deathly Hallows 的传说,但即便知道了他也只会对Elder Wand 感兴趣,如果Voldemort 逐个拷问过去,福斯克先生绝对难以幸免,不过随着Haip 教授持有Elder Wand 的传闻出现,Voldemort 的注意力可能发生了转移,他的关注重点变成了其他wand 匠人。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至少还活着,还能和你讨论我的遭遇。救我出来的Auror 说是得到了隐秘的线索,我猜可能是Ministry of Magic 的线人吧,我一直想谢谢他。”Florean 说了自己最近的遭遇,“被搭救出来后,我休养了几个月,最近Pack 了一下店面,打算重新开张……”

  Florean 离开了。

  “你们说那个线人是谁?”等他走后,Harry 问道。

  “会不会是Snape ?”Ron 猜测。

  “也可能是Lucius ·Malfoy 。”Hermione 说。

  “或者是Haip 教授从Voldemort 的脑子里挖出了有用的信息。”Ron 说。

  他们走进剑堡,大厅里热闹非凡。大厅中央摆放着十几张桌子,每张桌子后头都坐着一个Ministry of Magic 的工作人员,对面是Diagon Alley 的店主,他们手里拿着一张parchment 讨论。

  Harry 附近的一个witch 说:“我只是售卖一些美容potion ,解决witch 脸上的微小瑕疵,像是雀斑、肉瘤什么的,我不觉得能派上用场,随便一个healer 都能做到差不多的事情……”

  “don’t say this ,普里姆·珀内尔女士,您的美容potion 比一般healer 的magic 效果好多了。”那名工作人员耐心地说。

  “真的?”witch 怀疑地瞪着他。

  他们继续往前走,一个年轻wizard 显得很不耐烦,大声嚷嚷:“我开的是一家wizard 旅行社,听——清——楚——是wizard 旅行社,专门爲wizard 提供惊险刺激的旅行,旅行途中发生危险概不负责!”

  他对面的Ministry of Magic 工作人员执着地追问:“那你觉得能不能开发出专门针对muggle 的旅游项目?”

  年轻男巫有些茫然地看着工作人员,“我不确定……虽然我们确实驯化了一批zombie ,但是为了更加真实,探险过程还是有可能发生袭击事件的。”

  “不要zombie 。”工作人员立刻说,“我的意思是,一些比较另類、新奇的地方,能吸引人眼球。”

  男巫苦思冥想了一阵儿,就在Harry 他们决定离开时,听到他在身后问:“百慕大三角怎么样?不过去年有个wizard 失踪了,现在还没找到……”

  Neville 突然一脸惊恐地停下来,他悄声说:“我的叔祖父之前想去那儿旅游来着,我得劝他打消这个主意。”

  前面传来众人熟悉的声音。

  “……显然没人在乎你item 清单是多一页还是少一页,因为无关紧要。”

  是Fred 德或乔治在说话。他们往前走了两步。在门厅靠近内侧的地方,Fred and George 坐在同一张椅子上,两人对面是脸色gloomy 的Percy 。Harry 迟疑地停下脚步,他们来的似乎不是时候。

  “既然你提到清单,”Percy 咬着牙说:“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有一半商品不合格——”

  “你不能这么做!”Fred 德叫道。

  “这是以权谋私。”乔治也喊道。

  “哦,你们可以去Ministry of Magic 告我。”Percy 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看看他们会站在谁那边?让人流血不止的鼻血牛轧糖,大吐特吐的吐吐糖,突然晕倒的unconscious 花糖……”

  Penelope 从隔壁位置探过身。

  “你们的big brother 做的没错。muggle 们都很脆弱,他们据说弄伤骨头就要修养几个月。”她严厉地说:“我们在考虑贸易清单时要尽可能排除危险项。”

  Ron 咧开嘴,他伸出两只手搭在twin 的肩膀上,趁機hit a person when he’s down 。

  “我说句公道话,他们的有些产品连wizard 都扛不住。必须严格审查。”

  Fred and George 一左一右地转身,面無表情地看着Ron ,看得他有些发毛。

  Harry 早就预料到这一幕,他抬起头,寻找从进入剑堡后就一直没停下来过的嘈嘈杂杂的声音。一群house elf 正从楼上的栏杆里探出头,表情兴奋地望着下方。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