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Bones 不再言语的时候,champion Anna 匆匆来到了小镇上,owl 凯瑟琳叼着Harry 米粒大小的magic 眼镜找到了一群聚在一起的child 。

正是不久前和Bones 交流的莉娅一群人。

凯瑟琳没有继续前进,它晃晃悠悠绕着圈飞了一阵,脸上露出人性化的迷惑表情,很快回到Anna 肩膀上gu gu 叫着。

它无法寻找到眼镜的主人,说明有wizard 在这附近施展了一些让owl 无法追踪的magic ,这种magic ,博学的Flitwick 教授曾经在某堂Charms 上简单提到过。

“相信大家都有所耳闻,Hogwarts 聪明的owl 们能够把信送到任何男witch 师手上——这些长羽毛的小朋友,它们是合格的邮递员,非常受人欢迎,but also not 任何时候都受欢迎——”Flitwick 教授稍作停顿,“比如学期末发放成绩单的时候。”

教室出现了一片suck in a cold breath 的声音,有人在小声嘀咕,“学期末的成绩单…Merlin 皱巴巴的双下巴啊!听说那时候owl 会变得特别没有眼见力,专挑父母在场的时候把东西送过来!”young wizards 集体恐慌。

“咳,child 们,我希望你们是不不会惧怕成绩单的,它们通常非常仁慈,我说的是通常,”善良的Flitwick 教授hoho 嚯地笑着,“当然也存在特殊情况,为了应对这些特殊情况,我会教授驱避咒、伪装咒以及屏蔽咒——来保证你们的安全,其中屏蔽咒效果最好。”

“但这些spells 会出现在Fourth Year 的教材里,所以在此之前,大家还是认真应对考试吧。”

Anna 拿出一袋owl 坚果,凯瑟琳看了眼坚果,然后坚定地shook the head ,表示这里的屏蔽咒过于powerful ,不是多加坚果就能解决的问题。

“真的没办法?”Anna frowned ,凯瑟琳继续gu gu 地摇头。

“这是你的owl ?”男孩的声音冒了出来,Anna 和凯瑟琳的互动轻易吸引了这群小镇child 的注意。

棒球服山姆拽拽地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肩膀上站着owl 的古怪女孩,说是古怪也不算恰当,她那双漂亮的绿眼睛一眨一眨,似乎有什么lithe and graceful 的magic 让她干什么都显得俏皮而不是古怪。

“呃…”被Anna 和凯瑟琳同时盯着,山姆显得有些局促,他咳嗽一声,尽量展示自己不靠谱的小镇child 王气概,“问你呢,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你猜猜看,”Anna 不想回答山姆的问题,她很忙,赶着去寻找’Savior ’entire group 的下落,没时间在这里耽搁。

“我怎么能猜到你叫什么!”山姆有些恼怒,旁边的child 开始笑hehe 地起哄。

“那看来命运并不想让我们产生联系,你甚至都不能猜到我叫什么名字,”Anna 收回目光,“再见小镇男孩,”她路过山姆,moved towards 桥的方向走去。

城里人的拒绝方式让小镇男孩山姆completely unprepared ,他看着Anna 错身走过,愤愤嘀咕,“这些游客怎么一个个都那么奇怪,之前那个打扮古怪的女人也是…”

打扮古怪的女人?Anna 停住了脚步,“瞧啊,刚才命运之神说话了,她让我好好做个自我介绍,认识认识新朋友——”

Anna 转身moved towards 山姆露出亲切的微笑,“我叫Anna ,很高兴认识你,男孩,除了我你还遇到了什么奇怪的游客?”

“一个金头发…皮肤很白的女人…等等…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山姆插起手来,“你甚至都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在找人,小镇男孩,我的三个朋友不见了,我现在很着急,”Anna 拍拍山姆的肩膀,她要踮起脚尖才能够到,“如果你能够帮助我,那我将不胜感激,”Anna 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巧克力蛙盒子,将里面的卡片抽出来,然后将盒子塞到山姆手里,“这个送给你。”

山姆拿着盒子subconsciously 打开,一只青蛙瞬间蹦了出来,把他吓得大叫,好在平时去河边捉青蛙的经验让他还是紧紧抓住了那只蹦跳的青蛙。

等山姆看清楚手里东西的样子,他惊讶地瞪大眼睛,“老天!这只青蛙掉到了巧克力里?”

“不,这是巧克力做的,”Anna 补充,“呃…国外的新鲜玩意儿。”

“它刚才跳了!它是活的!”金发女孩莉娅气鼓鼓地从旁边跑了过来,她保证自己刚才没看错,那只可怜的青蛙在挣扎着跳跃,“你怎么能把青蛙放进巧克力里?”莉娅觉得Anna 很残忍。

“这真的是巧克力,”Anna 动作迅速地将巧克力蛙塞进山姆的嘴里,后者咬下一半后先是一脸的惶恐表情,然后换成了一脸震惊,“真的!是巧克力!”

在确认了那只青蛙确实只是巧克力后,质朴的小镇女孩莉娅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还是选择了诚恳地道歉,“对不起Anna ,我还以为你和我们镇子的医生一样都喜欢用小动物做些奇怪的实验,他刚才才提着三只老鼠走过去…”

“Bones 先生?”山姆将剩下的巧克力放进嘴里,“我们什么时候遇到Bones 先生了?”他显得有些疑惑,将十几分钟之前发生的事情忘了干净,似乎它们从来没有发生过。

莉娅snorted ,“你这是什么破记性?山姆!他刚才才经过,提着三只古怪的老鼠!你们还吃了他给的lollipop !”

“我怎么也没印象?”另一个叫阿斯塔的男孩摸了摸自己杂乱的头发,“莉娅,你不会又和以前一样做了白日梦吧?”

“女child 就是想象力丰富,”男孩们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讨论起来,“我younger sister 总是觉得她能成为迪X尼Princess ,从来不吃苹果,因为害怕里面有毒!”

“你们…”莉娅fiercely 看了一眼阿斯塔,“阿斯塔!别跟着山姆开玩笑了!你刚才还问Bones 先生那只带着red 假发的老鼠是不是死了!”

阿斯塔一脸无辜,他真的完全没有这部分的记忆,“莉娅,你是不是走神儿啦?刚才真的没有人从这里经过啊?”

“算了!”莉娅生气地跺脚,“你们又在开这种玩笑,装做什么都不记得——很明确地告诉你们——真的不好笑!”

“你刚才是说,有只red 假发的老鼠?”Anna 一把抓住莉娅的手臂,“就是那个Bones 先生提着的三只老鼠之一?”

“呃!是的!”莉娅subconsciously 回答,“Bones 先生真的刚从这里路过!不过这些可恶的男child 都在装作没有看见过他…”

“他去哪儿了?那个Bones 先生?”Anna 打断莉娅的话,三只老鼠,红发,已经足够让Anna 有很多不好的猜想,这花花world 怎么有这么多危险?

莉娅指向楼梯的方向,“他moved towards 那边走了,从那儿下去很快就能到社区医院…”

————————————————————

与此同时的Hanged Ghost 旅馆。

“警官!很高兴能见到你们!”哈维警官理了理hat ,显得有些激动,“didn’t expect 伦敦警察局的支援来得这么迅速,一定是非常重视…嗯…”他moved towards 门外看了看,然后转过头来和吧台旁的女警对视一眼,女警shrugged 。

“呃…警官们,”哈维搓着手,盯着眼前的男人,“就只有you two 人吗?”

高个子的男人清了清嗓子,“噢,当然不是,先生,桥断了还没修好,其他人都在另一侧,只有我们两个先渡河过来了。”

哈维看了眼高个警官边上站着的颤颤巍巍老人,老天,这样年纪的老人都还没退休?还是他看起来比他的实际年龄要老上许多?

注意到哈维的目光,年迈的警官衰老的微笑,一张嘴就是剧烈的咳嗽,“cough cough cough !别看我这样,我可比你想象的要年轻,先生,cough cough cough ,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哈维勉强地laughed ,“噢,当然,”他晃眼看了看年迈警官的胸牌,“珀金斯警官,您看着就很有经验,”能没有经验吗?他看上去快一百岁了。

女警脸色不太好,将哈维拉过来小声嘀咕,“他们就是伦敦警察局派来凑数的,你看看那个大高个儿…”两人的目光集中到那个叫’Arthur .福尔摩斯’的警官身上。

他看起来就像是来搞笑的,红头发,戴眼镜,高个,男人正好奇地东看西看,将吧台椅拿起来又很快放下,嘴里发出tsk tsk 的声音,仿佛三岁小孩,看什么都觉得稀奇。

“瞧瞧我们的福尔摩斯,”女警直摇头,“他看着就像是刚学会直立行走,然后第一次接触人类,别说你已经忘记了他刚才拉着你的手使劲摇晃的样子…”

“说不定那是伦敦警局打招呼的方式…”哈维皱frowned 。

女警挑挑眉毛,“噢,好吧,往好的方向想,我们这位福尔摩斯先生也有可能是小说里福尔摩斯那种古怪的推理天才——”

“如果旁边那位看起来身体硬朗的Old Mister 是叫珀金斯.华生的话。”

哈维认真看了眼珀金斯的警牌,揉了揉眼睛。

巧了,那上面还真的是写着珀金斯.H.华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