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gwarts Melon Eater Chapter 24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安迪是谁?

三鼠的脸色都不太好,觉得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Nagini 倒是没有被影响,她带着三鼠很快离开了房间。

“你们在说什么?”Nagini 发出si si 的声音,她无时无刻都想和Harry 对话,把这十几年没说的话都说出来。

“那幅画!Nagini 女士,里面的女孩希望我们救救她的mother ,还有安迪!”Harry 爬到Nagini 大蛇脑袋的位置,轻抓住它脑袋上两个小小的犄角,“那是怎么回事?”

“噢…那个女孩…我认识她,但我一直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她是Bones 那old man 的女儿,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叫潘多拉,可怜的小潘多拉七岁的时候因为一场火灾意外去世了,那个时候Bones 响应Ministry of Magic 号召去了St. Mungo’s 补充人手,没能在家救回女儿…”

Nagini 钻进一条脏兮兮的管道,“Bones 的妻子,那个叫玛丽的muggle ,因为女儿的死郁郁寡欢,不久后被查出得了不能治愈的病,她本来想就这么离去,但Bones 不愿意,噢,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Bones 疯了,我觉得他疯了。”

Harry 觉得后背发凉,“他抓我们…是为了治疗他的妻子?他…他要怎么做?”

“wizard 是很好的材料,他要用充满magic power 的血来维持他妻子的生命,si si ,Bones 把young wizard 抓起来,喂养起来,everyday all 会抽取young wizard 的血,直到他们快到十一岁时再解决掉,因为那个时候Hogwarts 来送录取通知书的owl 找不到人,会让学校发现端倪,”Nagini 晃晃脑袋,不太习惯脑袋上的重量。

Harry 双眼放空,不知道自己差点会遭受怎样的命运,magic circle 真是充满了危险,“那你认识安迪吗?Nagini 女士?”

“安迪?”Nagini 沉默了一会儿,“你是说之前被抓进来的那个…嗯…男孩?我知道他,他被Bones 关起来了,如果还没满十一岁,那他应该还活着。”

“他!那个男孩!我们能带他一起出去吗?”Harry 的心脏咚咚跳着,“他…嗯…他很特别…”

Hermione 和Ron 都注意到了Harry 的语气变化,虽然完全不知道他们在用蛇语说什么,但两鼠都紧张起来。

“si si …”Nagini 猛地转向,移动了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可以,wizard Harry ,”她同意了,“但交换条件是你必须帮我找到解除bloodfiend 咒的办法,而在此之前你得为我读一晚上《The Tales of Beedle the Bard 》,我已经很久没听那玩意儿了。”

bloodfiend 咒几乎是无解的,Nagini 自己也知道,所以她的主要目的是听一听那本故事集,很久以前,久到她还呆在马戏团的时候,某人曾偷偷在笼子外边给她念的那本故事集,告诉她善良的人终究会有个好结局。

Nagini 需要这些故事来麻痹自己,因为她意识到自己很快就要完全变成一条蛇了,在此之前她得pull yourself together ,离开生活了很久的Little Hangleton ,跑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呆着,免得伤到其他人。

之前在小child 的科学杂志上看到过的阿尔巴尼亚保护良好的mysterious 森林似乎是个不错的去处——诡异的黑影,反常的动物,也许那儿不会在意多一条古怪的大蛇。

“当然,Nagini 女士!”Harry 飞快地同意了Nagini 提出来的要求,他甚至连bloodfiend 咒都不知道是什么,但他知道那是一种病,而在他的认知里,没有闪耀着magic 光晕的St. Mungo’s 治不好的病。

Nagini 笑了起来。

应该是在笑,Ron 和Hermione 不能确认这一点,她的尖牙看上去是那样的恐怖,古怪的大蛇又开始移动起来。

——————————————

“咔,”一根拐棍杵在了fireplace 里焦黑的木柴上,穿着棕色皮质大衣的男人站在fireplace 前,提起拐棍碰了碰木柴边上烤得不能再焦的胡萝卜,瘆人的假眼睛飞快打量all around ,周围的人什么声音也不敢发出来。

“Moody senior ,”Arthur .Weasley 咳嗽一声,倒是表现得has several points of 正经,“我们在这里发现了dark magic 的痕迹,楼上的尸体疑似Vampire 所为,但我觉得似乎没有这么简单…”

“Little Hangleton …”Moody 嘴里mutter incantations ,他lifts the head ,看了眼坐在酒吧吧台紧张抓着自己雨衣的老Frank ,微微点了nodded ,“真是让人怀念。”

站在Frank 边上的哈维警官看到Moody 望过来,subconsciously 后退了一步,这不能怪他,Moody 也知道自己的假眼睛有些吓人。

“呃…这位警官…”哈维尝试着说话,“是伦敦中心警局派来的支援?”

Moody 露出一个笑容,让他看起来更加狰狞,“你好,”他看了看哈维的胸牌,“哈维警官,很高兴能和你们一起合作。”

Moody 拿出一张’默Obscurus 图书’的宣传单递给哈维,然后动了动拐杖,嘴里嘀咕了一句spells ,哈维警官接过那张纸,从上看到下,明明纸上的东西很是荒谬,他却像是阅读到了一份严谨的文件。

“噢!欢迎您Moody 警官!我们听候您的差遣,顺带一提,我看到了您的经历,那真是——哇哦!”哈维尊敬地看着Moody ,“太厉害了!”

“那可不算什么,”Moody 敷衍地nodded ,“不介意占用大家一点时间吧,哈维警官?我得知道一些事情。”

“当然!”哈维subconsciously nodded ,然后看着Moody 走向珀金斯和Arthur 。

Moody 的假眼looked towards 哈维,“我在来的路上了解到,大概两个月前,这里有一个child 失踪了,安迪.沃尔斯,有这回事吗?警官?”

“是的,Moody 警官,”哈维点着头,“个子不高的男孩,安迪,准确来讲他并不是Little Hangleton 的居民,他是个孤儿,来到镇上的时间不长,听说是从孤儿院逃出来偷偷跑到这里来的,但我们没来得及核实,他就又消失了。”

“他和镇上的child 一起恶作剧,然后跑到了树林里,我们镇子里的大人都快把树林翻遍了也没能找到那个他,大部分人觉得他是坐巴士离开了Little Hangleton ,临走前也不忘开个大玩笑。”

哈维耸耸肩,“安迪在镇子里不太受欢迎,他有些古怪,总是抱着一只很丑的小鸡,还不停告诉大家那是他的朋友,一只Phoenix 。”

“他还说是因为那只丑鸡他才来Little Hangleton ,”一个站在边上看热闹的男人插嘴,“丑鸡让他来我们这里救一个女人——童话故事都不敢这么编。”

“我not quite clear 这个安迪和我们这次的案件有什么联系,Moody 警官,我们虽然将安迪记录成失踪,但他很大可能已经离开了Little Hangleton ,重新回到了他居住的孤儿院,呃…叫什么来着…”

哈维警官subconsciously 摸了摸下巴,随即nodded ,“伍氏孤儿院,我想起来了!就是这个孤儿院,安迪很可能自己回去了。”

Moody 点了nodded ,然后凑到Arthur 和Bones 身边低声补充,“安迪是个muggle 出身的wizard young wizard ,他的名字出现在Hogwarts 的准入之书中——这本书上记录着所有能够入学Hogwarts 的young wizard ,以及他们大致的位置。”

看着两人的表情慢慢变化,Moody 接着述说,“而准入之书上的名字消失时,就代表着这个young wizard 失去了来Hogwarts 的能力,大多数情况是magic power 暴动导致的无法继续使用magic ,Ministry of Magic 会派遣Auror 去查明情况。”

“1978年有三个名字消失在了Little Hangleton ,但那个时候正是you know who 作乱的时候,Auror 没有时间对这件事进行深入调查。”

“那些child 消失了,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大部分人认为是you know who 干的…我也曾经这么认为,然后这件事就这样被遗忘在一堆发霉的报告之下,”Moody 严肃起来,“直到刚才我在Ministry of Magic 查阅资料才发现,在you know who 消失后Little Hangleton 依然有young wizard 失踪的情况。”

“一份老报告上写到,已经找到了两个失踪young wizard 的尸体,两个child 都死于火灾,由于Little Hangleton 火灾频发,这件事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

Arthur 不敢相信地摇着头,“Merlin 啊,那些child …”

“现在看来他们并不是死于火灾,”Moody shook the head ,“而且没有一个child 变成了ghost ,这是很不寻常的,child 们的执念往往是最重的。”

珀金斯sighed ,“这里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伍氏孤儿院…伍氏孤儿院…”坐在吧台边上的Frank 表情有些呆滞,他愣愣地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然后突然瞪大眼睛,looked towards Moody ,“先生,我见过你,”他说。

大家都looked towards 了Frank ,这让他显得有些局促,“Mr Moody ,对吧?several decades 前,我们在Little Hangleton 警察局见过,那时候你还很年轻…”

Moody 虚了虚眼睛,仔细打量着Frank ,“你是?”

“我是Frank .Bruce ,”Frank 见Moody 没能认出自己,摩挲着手指显得有些慌张,“以前Riddle 别墅杀人案的时候,你来问过我问题,那时你说自己才工作不久,作为傲…傲什么来着…我记不太清了…”

“噢——”Moody 摸了摸下巴,他想起来了,自己刚到Auror 部门工作不久参加的案子,Riddle 别墅惨案,这是muggle 警察局中特设的Auror 联络部,为数不多的提出合作的案子,也是Moody 和Voldemort 缘分的开始,当然他还没意识到这一点。

“你好,Bruce 先生,这么多年了,又一次在案发地点看见你了,”Moody 开了个玩笑,“希望这次你没有被当成嫌疑犯。”

而Frank 这次确实又被当成了嫌疑犯,周围的警察都有些尴尬,这里的人人都给Frank 打上了坏人的标签,他出现在什么地方都会被人怀疑,来到餐馆吃饭会被认为是来闹事,到便利店买东西会被人认为是来抢劫,甚至去社区医院看腿也会被工作的护士恶fiercely 地盯着。

这些年里,Frank 也做过不少帮助镇民的事情,希望被重新接纳,但那些人总是露出虚假的笑脸,转身就开始说起Frank 的’用心不良’,每当Frank 赶走那些到Riddle manor 捣蛋的熊child ,总有人在背后嚷嚷,’那old man 连child 都忍受不了’。

不管Frank 干什么,那都是错的,因为他是最大的嫌疑犯,Little Hangleton 人就是这么认为的。

“我太倒霉了,”Frank .Bruce 这么说着,bitterly laughed ,several decades 的委屈和心酸都在其中,他是个好人,可惜没人这么觉得。

“您是从伦敦警察局来的吧?我想耽误您一点儿时间…还是Riddle 别墅的案子…那案子有结果了吗?”Frank 说得结结巴巴的,由于太激动导致语序有些混乱。

“上个月我去了一趟伦敦警局…他们说让我回去等电话,我everyday all 守在电话前,但是电话始终没有打过来…”Frank 盯着Moody ,他很用力地盯着,盯到眼睛酸涩。

“您一定知道吧?凶手…抓到了吗?”

Frank 已经做好了继续等待结果的准备,他知道,这起案子可能已经没who 关注了,都过了好several decades 了,可能只有自己在等待一个结果。

但他就是不愿意放弃,他固执地呆在Little Hangleton ,守在破旧的Riddle 别墅,就是为了等待结果,给死去的Riddle Family 一个交代,同时洗刷自己several decades 来一直被当做’嫌疑人’的冤屈。

Moody 愣了愣,他注意到了Frank 的表情,坚定的表情,他想起来了,伦敦警察局将几乎所有和magic 相关的案件都归档于瓦斯爆炸,而Riddle 别墅惨案明显不能用瓦斯爆炸来掩盖,难道这起案子在muggle 界还没结案?那这个叫Frank 的’嫌疑人’这些年到底遭受了多少冷眼?

“Riddle 别墅惨案…”Moody 拉长声音,“这起案子花了我们很长时间…确定凶手…”

Frank 点了nodded ,长达半个世纪的冷眼和非议,他确实忍受了很长时间了,Hanged Ghost 旅馆的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了Moody ,听着他似乎即将要宣布什么重要的事情。

“好消息,凶手抓到了,”Moody 走过去patted Frank 的肩膀,看着Frank 突然呆愣的表情,“凶手是住在Riddle 别墅附近的莫芬.Gaunt ,他并不是Little Hangleton 人,而且由于他的身份有些特殊,这件事情并没有大肆宣传,伦敦警察局希望保密这件事——”

Moody 停顿了一秒,环顾all around 。

“所以——Frank .Bruce 不是嫌疑犯,他是一位为Auror …咳,为警察提供线索的优秀市民——”

“他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

all around 哗然,Little Hangleton 看热闹的镇民们都是一副惊讶的表情,“Frank 不是Riddle 别墅惨案的凶手?”一位夫人露出不忍的表情,“老天啊,我们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我之前还提议把他赶出Little Hangleton …天啊…”一个大胡子男人紧frowned ,他匆匆离开,“我得回去告诉我家child 以后对Frank 先生尊重些…”

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多,looked towards Frank 的目光也越来越多,人们这才发现,原来Frank 已经这么老了,多年的非议以及child 们从不停歇的恶作剧让他看上去很是憔悴,他拖着又开始发疼的病腿,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已经开始流泪。

Frank 依旧盯着Moody ,“Moody 警官…Gaunt 被关在什么地方?他还活着吗?我想去看看他,我想知道等了这么多年的凶手到底长什么样子,他为什么要杀害Riddle Family …”Frank 等了太久了。

Gaunt 被关在Azkaban ,那是一座wizard 监狱,wizard 你知道吗?那是一种mysterious 的存在…

Moody 当然不能这么说,“Gaunt 被关在一个机密的地方,并不允许其他人前去探望…”

“Moody senior …”一旁站着的Arthur 突然出声,他很是同情这位几乎受了半个世纪不公平待遇的Frank 先生。

Moody 咳嗽一声,打断了Arthur 即将出口的话,“但是,也许我可以向上级打个报告,让你见一见这位Gaunt ,或许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困难。”

Frank 坐在吧台椅上,重重地sighed in relief ,他觉得全身无力,就像一个人搬了二十斤重的大米走了五十公里,现在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谢谢你,真是太感谢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