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Come These Monsters Have Health Bars Chapter 345

林语挺守时。

进屋上楼十多分钟后,她独自下楼来。

迎上静立在自家门前等候的Li Jing ,她抬手抹去weeping beauty 的眼角。

“我们可以走了。”

Li Jing 自然不会因为其泪光而动容。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thou art a good person ,奈何做贼。

这两句,放在此刻的林语身上都适用。

作为一名在职巡查,他已给了林语足够好的条件。

能做的,已经做了。

接下来的命运如何,得看她自己。

抬头看了二楼窗台一眼,Li Jing 望见透明玻璃后的阴影中张龙神色复杂俯视着楼下。

收回视线,Li Jing 摸出一件spiritual weapon ,带上林语御空而起。

下一瞬。

spiritual weapon bright radiance ,划破天际。

……

不消片刻。

Li Jing 带着林语来到国都水表圈附近。

鉴于是有案件在身,他也没讲究水表圈全域禁空的规矩,径直御空来到巡查总署门前落下。

站定在巡查总署面前,林语脸色隐隐泛白。

眼前,是龙宇唯一指定水表机关的总部所在。

纵使她是六境Great Demon 。

一旦走进这栋建筑,她的生死将不再受自身意志左右。

Li Jing 瞥见林语look pale ,indifferently said 。

“放松点,不要那么紧张。只要你足够配合,这里没人会伤害你。”

说着,他thoughts move 解除改貌符作用恢复成原本的容貌,从storage space 里取出一副禁制镣铐。

见到Li Jing 容貌变化,林语微微一愣,接着自觉伸出双手。

Li Jing 着手为其戴上镣铐,顺势询问。

“位于国都西郊工业园的苍梧工业备品仓库我有调查过,那地方作为妖物联合会分部已经存在十多年之久,你对他们了解多少?”

“不多。”

林语回应,道。

“备品仓库那边是联合会设立的分部不错,但一直都静态管理,不在必要时那里就是一个正常的备品仓库。前几个月联合会在国都的据点被剿灭,联合会一夜之间失去大部分在国都的发展险些被迫撤离,据点才被真正启用。”

说着,她看看Li Jing 显得极为年轻的真容,迟疑了下继续道。

“你能查到备品仓库甚至顺藤摸瓜查到我头上,想来是新的据点已经被暴露,两头都紧急转移了。很抱歉我不知道他们具体去了哪里,这方面我个人要得到消息,得等他们找到新的藏身处稳定下来需要我的协助时才有可能。”

Li Jing 闻声nodded 。

林语对妖物联合会转移去了何处不知情,不值得意外。

人要是知情,就算不至于跟着跑路,也该提前做些相应的准备。

且定位是负责后路的她,本身也与在国都活动的联合会据点、分部划清了界限。

表面上,她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相夫教女的家庭主妇。

像她这样的人,少知道一些比较好。

有些事知道了导致她为此感到不安,反而会增加她暴露的风险。

毕竟不是所有巡查都像Li Jing 这样,拥有小碍可以短时间内查清苍梧工业这般上市企业背后所有的一切,乃至轻易能窥破妖物的伪装。

没再询问更多,Li Jing 带上林语走进巡查总署,径直来到重案组办公室。

此时时间,已接近凌晨六点。

天刚蒙蒙亮。

由于夜里先后有黑街、污水处理站两档子事,重案组原本负责值夜及手头有任务的人都被派了出去。

办公室里仅有三名从事文职工作的重案组巡查留守。

金睿昕的组长办公室,这会灯是亮着的。

今夜对作为重案组组长的她而言是个不眠之夜,她注定要坚守在岗位上。

Li Jing 与林语的到来,引来了留守三名重案组成员的注意。

三人视线在戴着镣铐的林语身上短暂停留,随后分别想带人过来的Li Jing nodded 示意了下,继续忙自己的工作。

早在上回来国都时,Li Jing 就有在总署重案组混过一个熟脸。

外勤人员不好说。

内勤文职,基本都认识他。

Li Jing 也没打搅众人,带着林语来到金睿昕的办公室门前,抬手轻轻扣门。

门刚扣响,金睿昕的话音响起。

“进来。”

Li Jing 闻声将门推开。

办公室里,金睿昕正坐在位置上抱着平板不知在研究什么。

听得门开的动静,她subconsciously 抬眼。

入目见是Li Jing 带着一个貌美的女子进来,她愣了一愣。

其他倒是没什么。

主要她是didn’t expect 一整夜东奔西跑,轻易为她解决了一系列问题但却始终sees the head of the divine dragon but not its tail 的Li Jing 突然会过来。

Li Jing 在忙什么,她完全不知情。

换做是其他下属,她恐怕不会容忍。

但Li Jing ,她恨不得某人能瞒着自己多干一些事情。

事实有证明,她请Li Jing 来帮忙是正确的。

仅这一晚,不光是三名失踪巡查的案子被查明白了。

与sect 子弟勾结的Rakshasa 众及妖物联合会暗藏着的据点,都被Li Jing 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冲掉了。

金睿昕是明白人。

Li Jing 办事能如此效率,其中妥妥不是什么正经路子。

巡查办案的规矩,他怕是没几条有在遵守的。

这种事,她还是不要知情的好。

如果闹出问题,不知情的她tentatively 能帮Li Jing 周旋一番。

一旦知情了,她就是个纵容渎职的罪名。

金睿昕不似陈靖树敌众多,背后也没Heaven’s One Dao Sect 这样的“公敌”。

可她这重案组组长的位置,也是有不少人盯着的。

保不准出了事Li Jing 还没进去,她可能就先接受调查了,到时会很尴尬。

回过头来。

有些时知道了,金睿昕怕自己会因为某人坏的规矩太多绷不住。

当领导,尤其巡查局的领导得懂得变通。

办案很多时候按部就班的路子走不通,大家都明白。

底下人有能力另辟蹊径,该放手时就该放手,不然手头的案子很难告破。

这种时候,假如下属确实可靠,领导只要做好闹出问题背锅兜底的准备就完了。

此刻望见Li Jing 到来,金睿昕倍感意外之余,皱眉看看手上戴着镣铐的林语,起身询问。

“李巡查,这位是……?”

“苍梧工业Chief-In-Charge 张龙的妻子林语,自首来的。”

Li Jing 回应,将门带上接着道。

“她是隶属妖物联合会的六境Great Demon ,于十多年前奉命来到国都与张龙一共创建苍梧工业,为联合会能在国都扎根打个基础。”

“……”

金睿昕。

Li Jing 这波介绍,不得不说有些劲爆。

林语这背景,何止是有点东西?

关键。

她还是被活捉的。

自首?

这种事金睿昕可不信。

妖物有可能自首吗?

完全没这种可能!

除非compelled by circumstances 。

定睛看看林语,金睿昕强忍住给Li Jing 比划一个大拇指的冲动,过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Young Lady Lin ,你先请坐下。”

面对金睿昕,林语不可说不紧张。

她是在国都混的。

其他巡查,她或许可以不认得。

但国都总署重案组组长this level ,她哪能不做了解?

出来混,最重要的是什么?

招子得够亮!

眼见Li Jing 道破了自己的身份,金睿昕仍还很是客气请自己坐下,她多少relaxed 。

就目前来看,她应该不用担心自己会被不问缘由处理掉。

无声nodded ,林语坐到一旁。

金睿昕见状给她倒了杯水,随后道。

“Young Lady Lin ,你先在办公室里坐会,我跟李巡查出去谈谈。”

“好。”

林语轻声回应。

金睿昕给过她关照,扭头望向Li Jing 。

Li Jing 会意,转身与其一同往办公室外走去。

……

很快,两人在办公室在站定。

金睿昕将门关上,压低话音。

“这林语什么情况?说具体点。”

Li Jing 闻声也不含糊,将有关林语的情况without omission and in detail 道出。

金睿昕靠在门边倾听着他言语,神色别提有多么精彩。

她从事巡查工作那么多年,什么事没见过?

但与人类组建家庭生儿育女,最终为保全家庭选择obediently surrender 自首的Great Demon ,她是头一回见。

有勇气且能活着走进巡查总署大门的Great Demon ,她同样也是第一回见。

知悉了林语的详细情况,金睿昕托腮寻思一阵,抬眼道。

“她的情况我大致已明了,我会尽可能保全她的周全。当然这前提是她能为巡查总署提供价值足够的信息,且取缔苍梧工业一事提供协助。”

“这事你金组长你自己掂量就行了,我只是负责把人带过来。”

Li Jing 回应说着,道。

“剩下的,跟我没多大关系了。这事进行到这里,我也该抽身了。”

“嗯,这一夜辛苦你了,接下来事我会负责处理。”

金睿昕nodded 。

眼见事情基本已了,Li Jing 将黑蝶的事情跟金睿昕说了下。

得知有关情况,金睿昕很是干脆地答应了下来。

Li Jing 怎么做到的一夜之间解决那么多问题,她不知详细。

但她有预料某人动用了不少关系与手段。

此刻某人提及的黑蝶,毋庸置疑是其中一环。

有关阴诡门,金睿昕也多少听说过一点。

黑蝶要来重案组,她是双手赞成的。

阴诡门的情报收集能力堪称hidden sect 中的天花板,人主动送上门来,这哪有不用的道理?

相比起来。

童颜这个先来的,除却强横的cultivation base 以外貌似更多只能当个吉祥物?

反正一个已经收了再收一个不算啥,至多是麻烦些罢了。

眼前Li Jing 的需求,金睿昕个人也有尽可能去满足的想法。

某人毕竟不是巡查总署的人。

满足他的需求,日后再要找人帮忙时更好说话一些。

应允了黑蝶一事,金睿昕长吐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

“阿玉小姐在你过来前不久刚刚离开,三名受害巡查的家属安抚事宜我已吩咐人进行处理。有关这事,我得好好谢谢你,等一切结束……”

“不用特意谢我,都是我该做的。”

Li Jing 微笑,道。

“我参与此事的奖金,金组长你为我做主捐献给受害巡查家属好了。”

金睿昕闻声微愣,didn’t expect 某人如此深明大义。

Li Jing 撂下这么一句没有久留的意思,向她nodded 示意了下,转身选择离开。

金睿昕望见他这深藏功与名这做派,愣愣出神。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自己好像有点被这比自己小了不知道多少岁的青年撩到的感觉。

目送Li Jing 远去,金睿昕拍拍脸颊振作精神,推门走进办公室。

她不是会被某些不必要的情绪左右的人。

Li Jing 不知金睿昕有被撩到,更不知这位坐镇国都总署的重案组组长居然这么好对付。

捐献奖金给受害巡查,他没寻思过太多。

主要,是如今的他已不稀罕这么一点点奖金。

巡查办案的奖金不少。

重案组的奖金,更称得上是体系中天花板级别。

可奖金终究是有限度的。

这案子,能有个上千万已经是顶天。

千万,差不多就是几百块Spirit Crystal 。

再多也多不了多少。

这么一点小钱,与其整天等着发放到账户上,不如捐了做做善事。

事到如今,他也已没什么地方可以花钱。

毕竟玲珑与青锋已不馋寻常养器spirit material 而是需要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这根本不是钱能够买来的。

……

走出巡查总署来到街头,Li Jing 顺着街道往水表圈外围走去之余,掏出手机访问了月玲玲的直播间。

月玲玲仍还在直播。

不到两个小时过去,她的直播间关注数已从原有的百多万飙升到了上千万。

一口气将近两亿的打赏,吸睛程度还是很强的。

一夜之间,就叫月玲玲成就了千万量级的超级主播。

瞅着人还在直播,Li Jing 退出直播间。

找月玲玲了解岭南Fox Race 的事不急,没必要为此耽搁了人的事业,况且他给打赏本身是扶前者一把。

走出水表圈的禁空范围,Li Jing 揣在手里的手机忽然震了一震。

察觉动静,他subconsciously 垂眼。

手机屏幕上,是小碍发来的信息。

“主人,经过排查我锁定到了六辆归属苍梧工业的大型集装箱卡车。这六辆车都是在你与我联络之前离开西郊工业园,目前已不知所踪,最后可以确认到监控录像的位置是在离开国都的高速上。我有追踪高速监控,但没见相关车辆,他们应该是离开国都范围后选择了弃车。”

得到如此信息,Li Jing secretly sighed 。

狐主这一波,他捞到的经验不少。

但不够升上Level 1 。

想升级得再割一茬韭菜。

可现下看来,这茬是割不到了。

妖物联合会跑得真快……

merely this 状况,不能算是意外。

有着七境cultivation base 的狐主连一点动静都没能闹出来就栽在了他手里,妖物联合会不知情也就算了,知情了一定会被刺激到。

Li Jing 做事很干净,也很彻底。

妖物联合会不会知道是他下的手。

但七境Great Demon 栽了跟头,足以让妖物联合会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抬头望天,Li Jing 略有些忧伤。

韭菜,没的割了。

分部势力直接撤出国都,更变相说明妖物联合会要暂时放弃国都这块。

等到林语配合巡查总署取缔了苍梧工业,妖物联合会在国都可就真是啥也没有了,短时间内没有办法再过来有所发展。

国都的韭菜,断根了。

这就很操蛋不是?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

他不是在国都地界上发展的人。

长吐一口气,他摸出一把spiritual weapon 御空而起。

……

几分钟后,Li Jing 来到玖里在近邻国都spiritual object 交易市场的宅子门前落下,抬手扣门。

门庭扣响没过一会,被人从里面打开,玉怜探头。

见到某人站在门外,玉怜稍许诧异了下,惊讶道。

“你这么快忙完了?妖物联合会的分部解决了?”

“扑了个空,人已经跑了。”

Li Jing 摊手。

听说某人扑空,玉怜仿佛发现了新continent 似的眨眨眼。

认识Li Jing 那么久。

某人始终是一旦出手就必有收获,扑空讲真是头一遭。

新奇归新奇,玉怜没有多说也没多问。

哪壶不开提哪壶,不是她的风格。

从门前退开,她像是迎上了晚归丈夫的小媳妇一般道。

“奔波一晚上你也辛苦了,先进来,我给你弄点早餐。”

“行。”

Li Jing 笑笑。

这一晚东奔西走累倒是谈不上,好歹他也是七境,哪有那么容易累?

不过最后扑个了空,叫他略有些心塞。

吃点东西化悲愤为食欲,可以有。

好难得玉怜要下厨给他弄东西吃,面子也得给上不是?

举步进屋,Li Jing 皱眉。

在门外时他还真没有留意。

进来了,他却是有察觉了。

玖里貌似没有在家?

转头望向玉怜,他疑惑询问。

“九哥呢?”

“趁着我去找你那空档溜出去了。”

玉怜rolled the eyes ,一脸helplessly said 。

“人现在不知道躲在哪里,我试着跟她联系过,可她直接给我回了个‘勿念,晚上再回来’然后就没下文了。”

说着,她耸肩道。

“可能是我催稿逼她太紧了。”

撂下这么一句,她摇曳着腰肢走去了厨房。

Li Jing 听说玖里趁着玉怜不在溜了出去,满脸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说啥好?

玖里不愧是玖里。

望着玉怜去了厨房,Li Jing 坐到客厅沙发上,摸出手机。

他这趟过来,主要是想问问两女有关南邻Fox Race 的事,看看两女是否有了解。

有关信息,总归the more the better 。

本质上,他也没法指望月玲玲一三境狐妖可以了解太多。

玖里偷跑出去了,他只能用手机问。

没多想,Li Jing 编辑文字。

“九哥伱听说过南邻Fox Race 吗?”

消息发送过了好一会,玖里回来消息。

“这当然听过,南邻Fox Race 在Great Demon 级别的狐妖之中很有名的。在我们狐妖lineage 里,许多顶级狐妖都是出身南邻Fox Race 。虽然他们这一族本体长相奇葩了一些,但却是为数不多具有悠久历史的狐妖部族。好端端的,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得到玖里这般回信,Li Jing 当场来了精神。

果然来问上一嘴是对了!

正想编辑消息来着,玖里发了个猫猫摆烂的表情过来。

“我这会在外面忙着,这种事你问玉怜就好了。我对南邻Fox Race 的认知就只是听说过而已,没接触过。我个人的圈子也主要集中在国都,玉怜公司开那么大走向南闯北认识的朋友比我多得多,她应该比我知道更多一些。”

见到这般消息,Li Jing 嘴角扯了一扯,放弃继续跟玖里“远程沟通”。

这屑狐狸,摆烂是专业的。

好不容易逃出去,估摸着她这会指不定在哪里疯着呢。

既然South Mountain Range Fox Race 在Great Demon 级狐妖之中挺有名,这事问玉怜也确实更靠谱一些。

鉴于玉怜正在给自己弄吃的,Li Jing 也不急,抱着手机背靠在沙发上偷闲网上冲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