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Do I Impersonate The Villain? Chapter 222

  第222章 可愿传我道,弘我意?

  就算是有恃无恐,刚开始就显露出自己残暴的一面,实非明智之举。

  除非对方真就没有图谋,不需要任何忌讳,不然让云斐提前有了戒心,后面再行蛊惑之事,岂不是多有不便?

  【你迫于old monster 的威胁,只好选择妥协,解除跟云斐之间的master and disciple 关系,云斐却在暗中朝你挤眉弄眼,示意他永远都是你的disciple ,名义上的解除,并不能改变什么。】

  【old monster 突然朝云斐said resolutely ,可愿传我道,弘我意?】

  【云斐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你,寻求你的意见。】

  【old monster 见状,顿时面色铁青,出于powerhouse 的气度,他不屑于在蝼蚁身上go back on one’s word ,于是朝你吐出一口夹杂着口气的热浪。】

  【热浪转瞬便至,你被席卷而来的热浪带离妖渊,途径狮驼福地,热浪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你试图挣脱,却发现仍旧无能为力。】

  【不多久,你惊奇的发现,热浪竟带着你如若无物的穿过了狮驼福地的壁垒,你的身形在抵达外界后骤停,那团席卷着你的热浪也随即烟消云散。】

  He Changsheng 直接懵神,还能这样?

  这old monster 不是良心发现,而是出于什么奇葩的powerhouse 气度,不屑于违背诺言杀他。

  算了算了,不屑于就不屑于吧,总好过丢了性命。

  还是那句话,既然打不过,那就有仇先记着,他也很想报仇不隔夜,奈何现在的实力不允许啊。

  不过……这样似乎也并非坏事,跟云斐扯上关系绝非好事,Heavenly Monster Palace 本来就对云斐glare like a tiger watching his prey 。

  这下直接来到了人家的地盘,如果再跟云斐走到一块,只怕还是会再次重蹈覆辙,妖渊中的old monster 又无法脱身,到时可没人会来搭救他们。

  当然,这只是他从目前的局势来推断的,过程中究竟还会不会有其他的变故,他也无从得知。

  但从之前那次模拟来看,云斐能够安然活到几年后,说明要么是度过了来自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危机。

  要不然就是从未离开过狮驼福地,在old monster 的庇护之下提升实力,后来又顺着原路返回,通过天河下游来到琅琊Heavenly Palace 中。

  所以,还是放任云斐自己成长吧,这样对大家都好。

  从目前的情形来看,云斐以后对他的威胁,基本算是解除了。

  不过,He Changsheng 的心里,还是不能完全放心,始终心怀顾虑。

  他不禁在想,如果放任云斐成长起来,以后是否会深受其害,这仍旧是一个未知数,现在他看到的仍旧可能只是表象。

  人都是会变的……

  何况,他直到现在仍旧还没有完全排除,云斐from start to finish 都一直在演他的可能。

  重生以来,他已经记不清遇到过多少个影帝,想想就觉得心累,人跟人之间的相处,难道就不能多一点真诚吗?

  当然,这可能跟他生性多疑的temperament 也有关系。

  但现在他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也就只好如此了。

  最起码这条思路,比起哄骗瑶池Goddess 、欺骗Horn Wood Flood Dragon ,苟在琅琊Heavenly Palace ,再到外界经历的danger lurks on every side ,要安稳许多。

  最起码,在Monster Race 的地界,他Divine Transformation 后期的cultivation base 很能吃得开,不至于一步一个坎,返虚Great Ascension 遍地遇。

  就在Monster Race 地界浪荡其实也未尝不可,总好过苟在琅琊Heavenly Palace 中与世隔绝,只能枯燥且乏味的埋头苦修。

  如果不是compelled by circumstances ,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埋头cultivation ,normally 里习惯了躺平,哪天要真让他苦心cultivation ,他还怪不习惯的。

  这样也方便打探消息,等到Great Qi 的地界完全calm and tranquil ,他再动身返回也不迟。

  【你一路向西,途径Heavenly Demon 城,你发现整个Heavenly Demon 城方圆百里,都变得一片死寂,一路上时不时便有几具Monster Race 的尸首,呈现干瘪状,死因诡异。】

  【你意识到不妙,正要离开,突然察觉身后闪过一道黑影,转瞬便已然来了你的近前,你感受到一道强烈的blood energy ,夹杂着一股腥臭,向你assaults the senses ,还不等你反应过来,你便直接被黑影扑倒在地。】

  【你试图挣脱,却发现身体此刻被一团blood energy 笼罩,整个人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随着一道sharp claw 划破你的胸膛,你感受着自己体内blood energy 的缓缓流失,逐渐意识模糊,不多久,浑身的生机便尽数被吞噬,最终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Primordial Spirit 泯灭。】

  He Changsheng 面色一凝,这又是什么情况?

  他记得当初在Little River Village 模拟时,Heavenly Demon 城没有发生这一出呀。

  不用多想,这显然也是妖孽作祟,下次模拟离Heavenly Demon 城远点就是,既然打不过,那就避其锋芒,等到有了实力,然后再给对方致命一击。

  这向来就是He Changsheng 的对敌之道。

  【本次模拟结束,你说可以从以下奖励中选择一种。】

  【蓝彦变成这般模样的缘由】

  【Supreme Unity Golden Immortal Great Demon 的名讳。】

  【Heavenly Demon 城各地的景象。】

  蓝彦?

  这杀他的monster 竟然是Heavenly Demon 城的City Lord ?

  怎么unfathomable mystery 就变成了这副模样……这让He Changsheng 有些摸不着头脑,分明之前的模拟中,并没有如此情形。

  He Changsheng 想了想,做出选择道:“我选一!”

  如果选项二是Supreme Unity Golden Immortal Great Demon 的来历,他已然不会选一。

  但名讳什么的,对他来说形同鸡肋,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他又没有那种叫对方一声,便能将对方收入壶中的宝贝。

  next moment ,许多记忆片断,便接连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首先,画面来到蓝彦跟White Tiger Clan 长扶葫refining 妖骨的场面。

  在关键时刻,蓝彦心生贪念,选择趁扶葫不备,独吞妖骨。

  什么翁婿之情,全被他抛在了脑后。

  只留下在风中凌乱,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的扶葫。

  蓝彦藏在暗处,实力先是大幅提升,短短数日便breakthrough 了Return To Void Realm ,但不久后,他就察觉到,整个妖变得时常恍惚,对于blood energy 的渴望,达到了几乎迷失自我的地步。

  对方发现,他refining 的妖骨,属于Ancient Era 的Monster King 六翅血蚊,他想要提升实力,只能不断的吞噬blood energy 。

  这才有了He Changsheng 在模拟中的那一幕,在一连数日肆无忌惮的吞噬下,蓝彦进境极快,完全沉浸在其中,越来越变本加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