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Do I Impersonate The Villain? Chapter 301

  这次模拟的奖励,He Changsheng 直接选择了二。

  虽然他的心中已有猜测,但究竟是不是因为Qi Zhu 暴露,现在还没有确切的定论。

  没有定论的事情,他自然无从入手,总impossible 直奔Jade Lake Holy Land ,查探Qi Zhu 是否落入了对方的手上,这样跟walking right into a trap 有什么分别。

  虽然他现在跟Jade Lake Holy Land 无仇无怨,但说不定时隔几年之久,对方依旧能察觉到他身上Bai Miaoyin 的气息。

  这种事情就挺邪门加离谱的,气息this thing 不都是转瞬即逝的吗?

  这种情况他遇到过不止一次.简直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

  莫非这是某种他不为所知的Divine Ability spell ?

  想到这里,He Changsheng 的表情一狞,这就是immortal dao world 最大的弊端,任何事物都不能再以常理度之。

  Jade Lake Holy Land 的存在,second only to 苍溪Immortal Sect ,他现在势单力薄,Little River Village 的又不靠谱,现实中与其过早交恶,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He Changsheng 已经决定好be worldly-wise and play safe ,如果实在无力改变,那就果断开溜,找个安全的地方继续苟着。

  片刻,整个事件的the whole sequence of events ,便接连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事实跟他料想之中的有些出入,但Bai Miaoyin 的下落确实是从Qi Zhu 的口中泄露出去的。

  此时的Qi Zhu 已经按照原本的轨迹,得到了之前模拟中所讲的机缘,其中以Jadewater Sword 法为最。

  apart from this ,就连石承志都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的breakthrough 了Great Ascension Realm 。

  这次没有他的介入,Qi Zhu 压根没有进入Little River Village 的机会,Chen Li 对于Qi Zhu 这个徒孙的存在,更是完全不知情。

  所以,在忌惮下,Jade Lake Holy Land 就转变了对付Qi Zhu 的策略。

  事实证明,来硬的并不好使,很长时间都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然后Jade Lake Holy Land 便派人有意的接近Qi Zhu ,几次三番的讨好,以及略施小惠下,成功取得了Qi Zhu 的信任,经过长时间的旁敲侧击,成功从Qi Zhu 的口中套出了Bai Miaoyin 的下落。

  He Changsheng 叹息道:“如此看来,一切已成定局,现在已经没有了及早消除这个隐患的机会。”

  只能先在Little River Village 避几年风头,然后再另谋出路了。

  丑时。

  袁泾准时出现,这次他依旧没有带着云斐,他返回后已经跟对方说过了他的计划。

  云斐对此并无异议,果断打消了一起前去的想法,他正是因为体会过Divine Soul 撕裂的痛楚,才深知难以模仿,如果表现得不对,难免会惹其生疑。

  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一些总归没错。

  Heavenly Monster Palace Fourth Elder 迎上前去,顿时心领神会道:“Eldest Young Lady ,难道是Young Palace Lord 他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

  袁泾神色微凝,道:“正是如此,Fourth Elder ,还请借一步说话。”

  Fourth Elder shook the head ,显然已经猜到了对方要跟他说什么,但最终还是followed along 。

  He Changsheng 则是看准时机,再次趁机悄然离去。

  袁泾又是一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试图说服Fourth Elder ,结果显而易见,还是以失败告终。

  对此,袁泾表面急切,实则心无波澜。

  然后扬长而去,他一刻都不想多待。

  与此同时,Heavenly Monster Palace Life and Death Palace 中。

  “ka-cha ”一声,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主的命牌瞬间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飞溅而出,当即就惊动了看守的管事。

  管事顿时turned pale in fright ,惊呼道:“Palace Lord 的命牌碎了!”

  凡是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inner sect disciple ,皆有一块命牌,就连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主也没有例外。

  this method 其实很常见,最起码Transcendent Influence 中,这是惯用的手段。

  Palace Lord 身陨一事,在整个Heavenly Monster Palace 顿时掀起了轩然大波,不只是people were alarmed ,还有暗流涌动,权力的斗争已然在悄然进行。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很有必要弄清Chu Palace Lord 的死因,否则他们将寝食难安。

  Palace Lord 的实力,可在他们所有above Elder 。

  这对他们而言,实在不是个好消息。

  五Great Elder 一拍即合,选择一起前往禁忌之地。

  然而十一Monster God 的本源枯竭,无法沟通外界,自然不能道出真相。

  但封印附近的景象,他们还是依稀能感知到的。

  “Twelfth Brother !!吾等一定会拿整个Heavenly Monster Palace 来给你陪葬的!”

  极其暴虐的咆哮声在整个无尽地窟中回荡,一股无形的威压散播而出,哪怕出了封印,已经变得很是微弱,但还是让五Great Elder 的心底,不由得升腾起一股压抑感。

  他们此刻心底生寒,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这时,Great Elder 心生退意,直觉告诉他,这里实在不是久留之地,否则紧步Palace Lord 后尘,他们可就哭都来不及了。

  他们暗自决定,回去就把禁忌之地列为头号禁区。

  看着逃走的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五Great Elder ,十一Monster God 面色阴郁,迁怒也好,冤枉也罢,反正他们已经把Twelfth Brother 的死,算在了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身上。

  谋害他们Twelfth Brother 的贼子,显然在Heavenly Monster Palace 有着极高的地位,不然没可能知晓那么多隐秘。

  而且极有可能就是该死的Heavenly Monster Palace 老Palace Lord 暗中授意的。

  屠尽whole family 能让他们的心情好受些,但是这还远远不够,他们会用实际行动,让这方Heaven and Earth 颤栗!

  ……

  接下来,云斐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新任的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主。

  就跟模拟中描述的一般,Great Elder 以云斐年纪尚幼,为了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未来为由,接过了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大部分权柄,其次是Second Elder 跟Third Elder 。

  Fourth Elder 跟Fifth Elder 的职责依旧是守卫禁忌之地。

  虽然五Great Elder 一致觉得犯不着再费心去守卫禁忌之地。

  先不说是Great Ominous Land ,就连他们都感到心悸,天下间又有几人有资格觊觎。

  而且禁忌之地就在他们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腹地,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不说在immediately 发现,但最起码能及早有所察觉。

  只是祖训难违,传闻禁忌之地是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真正崛起的关键所在,所以他们并不想改变现状。

  经此一事,他们更好奇禁忌之地中,究竟隐藏着什么,却不敢再轻易涉足。

  关键是Palace Lord 死得太突然,还没有来得及告知下任Palace Lord ,禁忌之地的隐秘,历来只有Palace Lord 才有资格知情,通过口口相传的形式进行inheritance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