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Do I Impersonate The Villain? Chapter 302

  现在禁忌之地的隐秘,算是彻底断绝了inheritance ,这对Heavenly Monster Palace 来说,可谓是前所未有的损失。

  此刻,云斐正在great hall 中跟诸位Elder 一起议事。

  Great Elder 深深地看了封尘一眼,满脸和善的说道:“Palace Lord 啊,依本座之见,你现在的当务之急,理应是抓紧提升实力。”

  “apart from this ,你对怎样行使Palace Lord 之职还颇为生疏,这宫中的琐事,不妨就由我们几个Old Guy 暂且代劳,等时机合适,到时再由Palace Lord 出面亲力亲为即可。”

  他的这套说辞,不说无懈可击,最起码也挑不出毛病。

  其实谁来做这个Palace Lord ,simply 不重要,反正实则只是名义上的。

  Palace Lord 的实力越弱,对他们来说,便更容易掌控。

  毕竟,野心会随着实力的变化而滋生。

  言罢。

  诸位Elder 便不再看他一眼了,开始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谈论起了宫中事宜,仿佛就当眼前这个Palace Lord 不存在一样。

  云斐面色一凝,他虽然无心争夺什么Palace Lord 之位,但被如此欺辱,心底自然极其不快。

  此刻,云斐感觉自己浑身不适,随即不告而别。

  对于他的离开,诸位Elder 只是casually 的扫了一眼,一笑而过。

  这在他们看来再正常不过,youngster temperament 而已,如果对方表现得face doesn’t change ,他们才会感到不妥。

  甚至Fourth Elder 就连云斐的伤势都没有问起,能够安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想来是已无大碍。

  云斐直奔own master 的Cave Mansion ,发现袁泾恰好也在。

  He Changsheng 看着云斐的模样,不禁询问缘由。

  云斐紧接着便开始宣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He Changsheng laughed ,略有深意的说道:“没有实力是最大的原罪,规则永远是由powerhouse 制定的,弱者只有顺从的份,你想要翻身,只有变得比对方更强,卧薪尝胆也好,虚以委蛇也罢,过程的屈辱不算什么,只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才是关键。”

  他的话,可都是至理名言,能得到他的指点,实属对方the blessing of three lifetimes 。

  云斐似懂非懂的nodded ,转而脸上流露出一抹坚毅道:“Master 你是想让我暗中积蓄实力,暂且不跟对方起冲突,哪怕是submit to humiliation ,等我有了绝对的实力,便趁其不备给与致命一击,这样一来disciple 自然能够夺回失去的一切!”

  He Changsheng :“……”

  他只能说对方脑补的有点多,他的意思可不是让对方在Heavenly Monster Palace 卧薪尝胆,而是脱离了他的庇护后,应该怎样处世。

  He Changsheng 不欲多言,能够领悟多少是对方的缘法,而不是他反复解释就有用的。

  as the saying goes 得好,Master 领进门,cultivation 靠个人。

  He Changsheng 摆了摆手,helplessly said :“好了好了,Heavenly Monster Palace time is limited ,你就算想在此久留都不成了。”

  袁泾愣了下,心里有些骇然,He Changsheng 此言定然不是无的放矢。

  但要说He Changsheng 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毁掉了Heavenly Monster Palace 这样的Transcendent Influence ,袁泾还是深感难以置信的。

  He Changsheng 想了想,又朝袁泾交代道:“接下来你就少露面,存在感越低越好。”

  袁泾跟龙王殿使者的正面接触能免则免,否则说不定对方也会有什么气息追踪的手段。

  还是那句话,cultivation 的world ,任何事情都不能以常理度之。

  现在袁泾在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地位,已然大不如前,不再是什么Eldest Young Lady 。

  这样倒是更有利于低调,否则去哪都是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想低调都难。

  袁泾没有多问,其实很好理解,无非就是He Changsheng 接下来会有大动作,避免节外生枝,他自然不宜高调。

  云斐抬眸问道:“Master ,那我接下来有什么能帮你的?”

  He Changsheng shook the head ,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先回去继续cultivation Grade 9 化妖诀,需要你的时候,我自有安排。”

  现在距离龙王殿使者前来,还有些时日,还不急着让云斐知道,不然万一暴露可就麻烦了。

  时间一晃,数日转瞬即逝。

  He Changsheng 一直都在密切关注着Heavenly Monster Palace Great Elder 的动向。

  果不其然,正如模拟中所说,Heavenly Monster Palace Great Elder 最近在祖地往来频繁,此时定然已经跟祖地中的old fart 搭上了线。

  按照他在模拟中的做法,接下来要在暗中散播Great Elder 企图独吞其中great opportunity 的心思即可。

  这种事情他不便亲自出面,袁泾跟云斐也同样不适合,不然很容易就会暴露。

  Heavenly Monster Palace Great Elder 盛怒之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只要顺藤摸瓜,就会查到他的身上。

  He Changsheng 想了想,很快便有了主意,很快数十张记载着Great Elder 恶行的黄纸,便被悄然之间张贴于Heavenly Monster Palace 数个unremarkable 的角落。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随着事情的发酵,Great Elder 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但在绝对的实力下,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Disciple 敢怒不敢言。

  其他几位Elder ,倒是忍不住询问起了此事,但Great Elder 当然是矢口否认。

  以至于其余几位向来面和心不和的Elder ,隐隐有了联合起来的趋势。

  Great Elder 经过老Palace Lord 的提点,在暗中掳掠monster cultivator ,最后compelled by circumstances 下,不惜把魔爪伸向了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Outer Sect Disciple ,经过数日之久的努力,十一Monster God 总算是恢复了少许本源,重新有了沟通外界的能力。

  经过Great Elder 的再三解释,二者冰释前嫌。

  其实很简单,十一Monster God 现在别无选择,无论对方是真心也好,再次用心险恶也罢,他们想要脱身只能选择妥协。

  Heavenly Monster Palace 是他们目前唯一的合作对象。

  这些时日,Great Elder 所获颇丰,尝到了甜头后,他做起事来更加卖力。

  这倒是让Monster God 刮目相看,就从办事效率上来看,Heavenly Monster Palace Great Elder 可比姜尚要可靠许多。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尤其是最近Great Elder 形迹可疑,其余几位Elder 还怎能坐得住。

  尤其是还有着He Changsheng 在暗中拱火,时不时宣扬一下Great Elder 的收获。

  嫉妒使妖面目全非。

  Great Elder 继续thunder 震怒,但也无可奈何,可谓是有气无处发。

  但他的这番表现,看在其余几位Elder 眼里,更是印证了传闻的确切。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