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Do I Impersonate The Villain? Chapter 307

  数日的时间转瞬即逝。

  云斐时刻警醒,生怕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错失了拦截龙王殿使者的最佳时机。

  这些时日,他倒是没见到什么可疑之人,Master 曾跟他说过,龙王殿的使者,乃是Great Ascension Realm 的powerhouse 。

  没吃过猪肉他还没见过猪跑?

  实力怎样,will know when you see it 。

  不多久,感受着天边传来一道由远及近的spiritual power 波动,对方divine light 内敛,气息匀称,看起来像是个气度不凡的powerhouse 。

  云斐当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稍微定下心神,看着divine light 将至,做好了随时窜出去拦住对方的准备。

  next moment 。

  云斐连忙高呼道:“前辈please hold your steps !”

  他现在Nascent Soul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还没有强行拦下对方的ability ,

  只能通过这种简单有效的方式。

  恍神之间,一个穿着purple 长袍,银须鹤发的middle age person ,便落在了他的近前。

  看到对方后云斐的脸上露出笑容,躬身拜见道:“见过龙王殿的前辈。”

  没有虚言假语,他直接一语就道破了对方的身份。

  如果对方矢口否认,那自然就是认错了人,反之那对方自然没有否认的道理。

  powerhouse 是没必要在弱者面前示弱的,虽然总有例外,但哪有那么多的凑巧。

  龙王殿使者满脸狐疑道:“你这个小妖怎能识得本座身份?”

  云斐勉强一said with a smile :“前辈,相逢即是有缘,不妨听我一言?”

  既然对方的身份确认无误,那接下来就该是步入正题了。

  龙王殿使者摆了摆手,frowned 道:“本座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有什么目的就直说吧。”

  对方看起来就像是刻意在等他,但他的行踪绝impossible 有人事先掌握,这是最让他想不通的地方。

  这绝对不是他多虑他的脸上又没有写着龙王殿三个字,他们更是素未蒙面,这件事情说不出的诡异。

  云斐先是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在下是现任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Palace Lord 。”

  龙王殿使者淡然的瞥了他一眼,道:“本座不管你是谁,你拦下本座,总不会是为了说这些废话的吧?”

  这小妖之所以掌握他的行踪,莫非是Heavenly Monster Palace 那个假死脱身的老Palace Lord ?

  其实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老Palace Lord 先前就在龙王殿相邀的名单内。

  他对云斐只是Nascent Soul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却是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主的身份并不意外,通过探子传回的消息,他已经知悉了Heavenly Monster Palace 这些时日的遭遇。

  难道这一切都是对方有意为之,分明就是为了利用探子,把他们龙王殿引来?

  云斐深深地看了眼前的龙王殿使者一眼,helplessly said :“前辈,那Junior 就speak frankly 了吧,我在此等候,确实是有意为之,但并非是有什么目的,而是出于心善,为了搭救前辈的性命而已。”

  听到云斐的话,龙王殿使者瞪大眼睛说道:“哦?那我倒是hope to hear the details 了。”

  不得不说,这小妖成功引起了他的兴趣。

  对方所说之言,在他看来,无非还是打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是这小妖很聪明,没有直接道明来意,而是步步为营,让他入套。

  如果真有什么能威胁到他的危机,那也只能是来自Heavenly Monster Palace 假死脱身的老Palace Lord 。

  云斐满脸叹息道:“如果Junior 所料不错,前辈你此行的目的,正是为了送上龙王令而来,殊不知这一切,simply 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到了那时,前辈你怕是要埋骨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了。”

  说到这里,云斐的表情略显愤恨。

  接着话锋一转道:“如果真被对方的阴谋得逞,就算是前辈身后的龙王殿,只怕也很难再跟Heavenly Monster Palace 抗衡。”

  龙王殿使者一听,忍不住snort disdainfully ,心底只有boasted shamelessly 这四个字。

  龙王殿是怎样伟大的存在,根本不是外人能理解的。

  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这点阴谋plot against ,在龙王殿眼中就跟小child 的玩闹没什么分别。

  但龙王殿使者并未反驳,而是开始询问其中缘由。

  虽然龙王殿势大,但他现在孤身前来,势单力薄,如果真有刻意针对他的阴谋,还真有fall in the sewer ,埋骨于此的可能,他可不想这么憋屈的丢了性命。

  如果死在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手上,可谓是extraordinary shame and humiliation 。

  但话又说回来,事情绝对不是眼前这小妖所说的这么简单,他更impossible 就这样轻易相信对方的一面之词。

  云斐took a deep breath ,满脸凝重道:“Heavenly Monster Palace 数千年来,一直都在试图放出Monster God ,最近为了破除封印更是近乎疯狂,这些时日已经有不少same sect 先后遭了毒手,而前辈你可是有着Great Ascension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如果成功将你献祭,Monster God 出世定能twice the results for half the effort 。

  “每个Monster God 都有着仙的实力,如果真把他们放了出来,意味着什么,想来前辈心里比我更清楚。”

  他选择了个简单的说法,当然这也是He Changsheng 授意的。

  说法是什么并不重要,只要让对方相信即可,对方不需要知道真相。

  He Changsheng 对此早已经在心底演练了无数遍,细节上的问题,早已排查了个清楚。

  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使者touched the chin looked thoughtful ,如果对方所言非虚,这下确实麻烦了。

  这件事情牵扯到了仙的存在,就算是龙王殿也不得不慎重了。

  龙王殿使者忍不住surprisedly said :“你是现任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主,你为什要帮我,别跟我再说什么心善,你最好还是如实道来。”

  他没有多说威胁的话,如果对方是个聪明人,就不会听不出他的unspoken implication 。

  云斐凄然一笑,语气at a moderate pace 的说道:“只要能让老Palace Lord 的阴谋破灭,哪怕只是假借前辈之手除掉对方,出卖Heavenly Monster Palace 又有何妨。”

  ”oh?”

  龙王殿使者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对方是那个老Palace Lord 派来的,现在看起来似乎并非如此,当然也可能是对方的演技very good 。

  这其中的故事,他倒是挺感兴趣。

  云斐看时机已到,随即略显悲切道:“我的Master ,也就是上任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主,就是死于对方之手,为了Monster God 出世,他无所不用其极,我这些时日忍辱负重,就是想着有朝一日替Master 报仇雪恨!”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