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Do I Impersonate The Villain? Chapter 308

  龙王殿使者面无表情的nodded ,示意云斐再接着往下说。

  云斐接着说道:“直到数日前,我意外探听到了他们的密谋,据他们所说,之所以故意放出老Palace Lord 还活着的消息,simply 是个彻头彻尾的阴谋。

  “实则是他们对龙王殿探子的存在早就知情,这才beating somebody at their own game ,分明就是为了引前辈前来。”

  说到这,云斐又looked towards 了龙王殿使者,等待着对方的答复,事情不能一下子全都交代清楚,不然容易让对方起疑。

  云斐直接把自己知情的原因,推到了老Palace Lord 的头上,不然总不能是凭空知道的。

  龙王殿使者slightly nodded ,云斐的这个说辞,倒是跟他的想法不谋而合,如此隐秘之事,底下人断然没有知情的可能,只能是从Heavenly Monster Palace 高层的口中泄露出去的。

  这样一来,这是个阴谋的probability 便极大。

  龙王殿使者有些不解道:“我跟Monster God 出世又有什么关系?”

  难道没有他的出现,那Monster God 就不能出世了吗?

  所以,这小妖的来意,是为了阻止他前往Heavenly Monster Palace ?

  云斐缓缓的说道:“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经过数千年的经营,只差临门一脚,便能让Monster God 出世,此前一直都是由我Master 负责此事,Monster God 依靠吞噬cultivator 气血,来达到迅速恢复本源的目的,而吞噬了前辈的Great Ascension Realm 气血,就是至关重要的最后一步。”

  说完这最后一句话,他明显察觉到了对方的神色一变,看来是已经有些相信了。

  但只是这样还不够,还缺最后一把火。

  龙王殿使者brows tightly knit 道:“你的意思是让本座就此返回,离那个所谓的Monster God 远点?”

  他现在算是看清楚了,如果这小妖所言非虚,目的显而易见是想着假借他之手报仇雪恨。

  如果不是因为对方的提醒,这次的后果将会不堪设想,他不介意顺水推舟,替对方扫清仇敌,本就是相互理应对关系。

  当然,真相究竟是怎样,接下来还有待查证,他impossible 如此轻易就相信云斐的一面之词。

  云斐lightly sighed ,摇头道:“当然不是这样,前辈非但不能就此离开,反而要迎头而上,决不能放任Monster God 出世,否则将来必然会深受其害,Monster God 残暴无度,Ancient Era 就是因此才被Celestial Court 封印于此,积压了不知多少岁月的怨气,如果真被其逃出,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真不知会有多少生灵因此遭受灭顶之灾。”

  龙王殿使者深以为然的nodded ,虽然利用他报仇的嫌疑很大,但又不得不承认云斐所言很有道理。

  这种不受掌控,不能收为己用的因素,绝不能放任出世。

  想到这里,他决定确认无误后,便即刻阻止Monster God 出世,这件事情刻不容缓,容不得半点耽搁。

  “既然如此,本座接下来会马上操办此事。”

  说罢。

  龙王殿使者便不愿久留,就要准备离开。

  云斐当即出声道:“前辈且慢。”

  “还有何事?”

  云斐laughed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前辈实力超绝,就算是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五个Great Ascension Realm Elder 加在一块,也不是前辈的对手,那old fart 的更是Final Struggle ,现在无法离开祖地半步,一身实力发挥不出分毫。”

  龙王殿使者满脸surprisedly said :“那你刚才带为何会说本座会败,最终被那Monster God 吞噬?”

  对方先后的说辞有些自相矛盾,莫非是Heavenly Monster Palace 有什么其他能克制他的手段?

  云斐解释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老Palace Lord 的手中,有着一张无物不摧的仙符,我Master 此前就是因为受此胁迫,如果前辈贸然前去,势必会遭遇不测。”

  “以Junior 之见,前辈还是再找几位同道前来,只要杀了老Palace Lord ,再毁去祖地之中的青阳妖果,方可万无一失。”

  龙王殿使者无声的sneered ,出奇的说了句谢话:“many thanks 相告了。”

  云斐突然说道:“还有一事,如果我所料不错,Third Elder 定会伺机拦下前辈,利用前辈排除异己,再行谋害之事。”

  差点把这件重要的事情给忘掉,主要是Master 交代的细节太多,难免会有些疏漏之处。

  他暗自回想了一遍,确保没有什么问题后,心底这才relaxed 。

  虽然云斐对此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按照Master 交代的去做。

  龙王殿的使者将这些话都记下,心里已经信了七八成,只需再稍加验证一番,便能做出决断了。

  看着对方彻底消失的气息,云斐这才重重的瘫坐在地,整颗心都忍不住的上下窜动,他全程故作镇定,实则心里慌得要死。

  这次经历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现在回想起来,记忆中只剩下了惊险二字。

  云斐took a deep breath ,直接起身返回Heavenly Monster Palace 。

  ……

  不多久,He Changsheng 便听完了云斐讲述的经过。

  He Changsheng 亦是relaxed ,让云斐操办此事,他心里多少somewhat unsure ,对于一个只相信自己的人来说,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实属无奈之举。

  接下来是该收拾收拾准备离开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了,Heavenly Monster Palace 马上就会乱起来,不是久留之地。

  尤其Third Elder 是个最大的威胁,就是不知道这次能否利用龙王殿除掉对方,这样他也就不用只能通过琅琊Heavenly Palace 返回Great Qi 了。

  He Changsheng 喃喃自语道:“等龙王殿使者验证云斐之言,龙王殿的援兵到来还需几日的时间,在此期间,自己倒是不宜露面,否则自己Human Race 的身份,难免会被对方察觉,不便于今后的行事。”

  apart from this ,He Changsheng 临时起意,要不要趁乱搜刮一点资源,不然这次岂不是白来一趟,只有个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主的storage ring 刚能入眼,几乎就是一无所获。

  到时,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高层powerless to defend himself ,哪还能顾得上些许身外之物。

  当然。

  He Changsheng 对此倒不会太过强求,随缘即可。

  真到那时,当务之急还是immediately 离开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不然难免会被祸及池鱼。

  闲来无事,来次模拟!

  【本次模拟消耗5720点spiritual power .当前剩余spiritual power :90640。】

  【二十一岁,在你的plot against 下,Heavenly Monster Palace 遭到覆灭,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被Third Elder 侥幸脱身。】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