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Do I Impersonate The Villain? Chapter 309

  【你选择趁乱搜刮一把cultivation 资源,然后再离开Heavenly Monster Palace ,却不成想你的举动被一直藏匿于暗中的Third Elder 发觉,他想到你Human Race 的身份,而且自从你加入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以来,Heavenly Monster Palace 就变得诸事不顺,以至于遭此灭顶之灾,他认为是你给Heavenly Monster Palace 带来了不详。】

  【你的行踪被Third Elder 盯上,在你前往狮驼福地的途中,你被他追上狠下杀手,你被数招轰杀。】

  你妈的!

  这些个该死的Monster Race ,一个个的全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

  虽然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遭遇,全都是他的所作所为,但关键是对方并不知情啊,这样恶意揣摩他实在可恨。

  但话又说回来,这件事情很不对劲,有言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He Changsheng 不由得面色一凝,对此略感意外,忍不住muttered :“对方都死到临头了,不想着immediately 离开Heavenly Monster Palace ,而是在暗中蛰伏,莫非是还有着什么其他的图谋?”

  而且此前的模拟中,并没有关于类似的描述,这次遭遇可以说是毫无征兆的。

  莫非是因为他每次遇到对方的时间点,都是在对方离开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之后?

  这个时候,正是龙王殿使者刚刚覆灭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也就是四位Elder 跟old fart 身陨不久。

  Third Elder 撇下其他Elder 直接开溜,这才得以保全了性命。

  这个时间对方把控的未免有些very good ,就跟对此早有预料的一般。

  总之而言,他这次算是正好撞在对方的枪口上了,算不上什么贪念,他只不过是想着趁其不备take advantage of a crisis for personal gain ,搞点insignificant 的资源罢了,这有什么错。

  可惜,他这次不得不走空一次了,为了身外之物以身犯险不值得。

  更没有为此模拟寻求出路的必要,一次模拟所需,可是近乎六千的spiritual power ,说不定所得之物,还不如他一次模拟的价值更高。

  还是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继续按照先前的思路行事吧。

  【本次模拟结束,你可以从以下奖励中选择一种。】

  【此次模拟中你所获的部分资源。】

  【Third Elder 没有立即离开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缘由。】

  【龙王殿所来之人的详情信息。】

  部分?

  一颗medicine pill 也是部分,狗system 就是喜欢给他埋坑,他才不会上这种粗浅的当。

  He Changsheng 想了想,还是选择了二。

  龙王殿所来之人的详情信息,他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用,遇到了该避还是得避。

  is it possible that 还能跑去灭对方的九族?

  cultivation 到Great Ascension Realm ,不知活了多少岁月,immortal dao 是孤独的,昔日亲朋终究难逃轮回之苦。

  相较之下,选择Third Elder 未曾立即离开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缘由,更符合他的当下利益。

  对方不死,日后终究是个neither too big nor too small 的隐患,更别提这次还很有可能蕴含着对方的机缘。

  如果真是对方的什么机缘,他也好及早截胡,否则这跟资敌有什么分别。

  next moment ,一Dao Idol 关的讯息便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原来是打着趁机前往禁忌之地,面见Monster God 的心思。

  这就是典型的贼心不死,危机都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竟然还不忘搭上Monster God 这条线。

  就是不知道对方跟Monster God 之后具体密谋什么,但这件事情却不能放松警惕。

  如果不出意外,这次Third Elder 定然能够搭上Monster God 这条线,因为Monster God 已经别无选择,只能选择Third Elder 这个仅存的合作者。

  龙王殿十之八九指望不上,甚至Land of Sealing 都不敢轻易涉足,Monster God 这时已经恢复了一点生息,既然能够强行body possession 姜尚,未尝不能做到强杀龙王殿的来犯之人。

  如果龙王殿能毁掉封印,这样更是合了Monster God 的心意。

  总之而言,龙王殿大概率奈何不得Monster God ,龙王殿更impossible 在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久留。

  这样一来,Third Elder 即可趁机返回,再行放出Monster God 一事。

  正如此前模拟中Monster God 所说,青阳妖果并没有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绝迹,寻到新的青阳妖果只是时间问题。

  Third Elder 带着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remnant forces ,可谓是a dying, starved camel is still bigger than a horse ,接下来的行事定然会更加的肆无忌惮。

  这次是否会是Monster Race 的灭顶之灾他管不着,但放出了Monster God ,只怕日后会牵连到他。

  虽然Monster God 一时半会还出不来,但等到出来再想办法可就晚了。

  He Changsheng 沉吟少许,looked thoughtful 道:“只有从源头出发,彻底断绝Third Elder 跟Monster God 搭上线的可能,这样才能真正的消除隐患。”

  不多久,He Changsheng 心里便有了主意,想要干掉Third Elder ,还是要从龙王殿的身上入手。

  apart from this ,他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

  He Changsheng 思索片刻,再次开始了模拟,如果这次顺利,不仅用不着通过琅琊Heavenly Palace 返回Great Qi ,还能彻底的消除Third Elder 这个极大的隐患。

  【本次模拟消耗5720点spiritual power .当前剩余spiritual power :84920。】

  【二十一岁,龙王殿使者在你的暗中指点下,成功灭杀了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四位Elder ,就在对方正欲前往祖地之时,云斐突然现身,声称有要事相告。】

  【龙王殿使者当即心下一惊,连忙询问缘由,云斐声称因为Heavenly Monster Palace Third Elder 这条a fish that escaped the net ,接下来很有可能会致使他们埋骨于此。】

  【龙王殿使者认为云斐是在危言耸听,但还是示意云斐继续讲下去。】

  【云斐声称Third Elder 之所以不在场,是事先就得到了老Palace Lord 的授意,这才逃过一劫,为的就是赶在他们威胁到老Palace Lord 的性命之前放出Monster God ,届时,龙王殿的所来之人,无一能够幸免于难。】

  【龙王殿几位使者瞬间turned pale in fright ,云斐趁热打铁,继续道出Third Elder 就蛰伏在Heavenly Monster Palace 附近的消息,如果再不抓紧时间,只怕会错失良机,酿成大祸。】

  【龙王殿一众使者hearing this ,不敢疏忽大意,顾不上眼前的云斐,当即分散而去,开始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般的搜寻Third Elder 的藏身位置。】

  看到这里,He Changsheng relaxed ,只要云斐无恙就好,接下来便能按照原本的轨迹趁乱离开了。

  这次他的目的算是基本达成,在龙王殿刻意的搜寻下,Third Elder 的藏身位置定然无所遁形。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