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Do I Impersonate The Villain? Chapter 311

  其中一人忍不住质疑道:“沈敕,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实力我们都很清楚,就算是全加在一块,也不是你的对手,该不会是你在故意夸大吧。”

  “虽然我们normally 里有点间隙,但你也犯不着这样来回折腾吾等吧!”

  一时间,龙王殿的增援之人,looked towards 沈敕的expressions all 变得不对劲了。

  沈敕冷声一声,略显不满道:”hmph ,究竟是否夸大,到时你们便知,可别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们,这次稍有不慎就会丢掉性命。”

  仙符的存在,远不是他们能够抗衡。

  Heavenly Monster Palace 老Palace Lord 走投无路后,断然会选择stake all on one throw ,使出最后的底牌,哪怕只能一换一。

  就是不知道谁会是这个倒霉鬼,当然有可能会是他!

  沈敕不禁面露凝重,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他们非去不可,他也没有化解仙符的手段,现在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到时绝不能冲在最前面,否则岂不是上赶着要挨Thunder Tribulation ?

  you lose something rather than I lose everything …对不住了几位兄弟。

  沈敕心底深表歉意,但还是觉得这样不太保险,他在想怎样才能确保无误,仙符不会用到他的身上。

  最保险的办法,还是借故离开,绝不能跟他们混迹在一块。

  “但愿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们还有其他要事在身,这次只是捎带来此。”

  沈敕hehe 一said with a smile :“我当是什么major event ,这个简单,Heavenly Monster Palace 在吾等的合力之下,很快便能彻底解决,正好我闲来无事,随你们一起前去Great Qi ,到时自然twice the results for half the effort 。”

  他这次是直接向龙王求援的,把整件事情都详细的禀报了一遍,尤其是再三声明了Monster God 出世的严重性,以及对方手上仙符的威胁。

  这些如若不说清楚,龙王怪罪下来,岂不要怪他办事不利?

  只是让他didn’t expect 的是,龙王似乎对此事,并不是很上心的样子。

  没有带来仙符的化解之法也就罢了,毕竟仙符已经达到了仙的范畴,或许就连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的龙王也都没有头绪。

  但问题就在于龙王没有派遣专人前来,只是临时抽调了前往Great Qi 的其他使者过来。

  而且就连其中细节都只字未提,还需要让他费心解释。

  尤其是派遣过来的几人中,还有个跟他不和之人,难道龙王就不怕出什么问题?

  总之而言,整件事情说不出的怪异。

  “这还差不多,也不枉我们过来帮你。”

  沈敕毫不客气道:“陆登天,你要是对龙王大人不满,我倒是可以替你传达一下,就是不知道你长了几个脑袋。”

  对此,沈敕有些snort disdainfully ,他可不会惯着对方,自从过来就一直对他frigid irony and scorching satire ,他忍对方很久了。

  对方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厌恶,对方所言就好像是他求着对方来的一样,还不是受了龙王的吩咐,不然对方才不会过来帮他。

  陆登天到时不hit a person when he’s down ,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陆登天顿时怒目而视,但最后一切愤怒终究还是被压了下去,对方给他扣的帽子可不小,这要是被龙王知道,对他来说绝非小事。

  虽然不至于被惩罚,但极有可能会惹龙王不快,彻底断送了前途。

  对他们的矛盾,其余几人早已经见怪不怪,更没有劝说的意思。

  直到陆登天败下阵来,其中一人这才缓声说道:

  “行了,现在事不宜迟,再耽搁下去延误了major event ,you two 可担当不起。”

  沈敕只是瞥了他一眼,并未多言。

  Heavenly Monster Palace 中。

  对于龙王殿的不速之客,Heavenly Monster Palace 起初还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还以为是几个不开眼的Human Race ,不知道Heavenly Monster Palace 是怎样的存在,这才胆敢登门挑衅。

  只见几个inner sect disciple 上前,但还不等他们说什么,就被龙王殿的使者抬手轰杀。

  附近围观的Disciple ,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四下逃窜。

  转瞬之间,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五位Elder 便对此有所察觉。

  龙王殿使者未曾刻意遮掩身上的气息,不这样怎能引蛇出洞。

  接下来,一切都有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本该五位Elder 合力抗敌,却唯独少了Elder 的silhouette 。

  与此同时。

  He Changsheng 亦是在immediately 找上了云斐,接下来才是假借龙王殿之手,干掉Third Elder 至关重要的一步。

  其中的细节同样很多,容不得有半点马虎。

  云斐对此,自然没有任何异议,直接满口答应了下来,因为已经有过一次接触的缘故,这次心里的惊慌少了很多。

  He Changsheng 想了想,说道:“你要做的,就是让对方相信Heavenly Monster Palace Third Elder 的威胁”

  随着话音落下,云斐愣了下,这次要办的事情,远没有上次复杂,他已经基本掌握了其中关键。

  Master 这是想把对方彻底置于死地啊!

  此时此刻,龙王殿跟Heavenly Monster Palace 四位Elder 的斗法很快落幕,结局自然是以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失败告终。

  “怎么少了一个?”

  “兴许是望风而逃了吧,那我们就不必再理会了,clown 而已,翻不起什么大浪。”

  陆登天满脸嘲讽之色,道;“hehe ,沈敕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蒙骗龙王大人!”

  现在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高层都被一扫而尽,就剩下一个还在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的老Palace Lord ,对方还能翻起什么风浪。

  沈敕不气反笑,looked towards 他的眸光满是戏虐之色:“既然如此,那稍后还望你顶在最前面,想来对方的实力,在你的眼里not worth mentioning 。”

  陆登天满脸阴郁道:“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我们是来帮忙的,事情全要我们来办,最后的功劳却被你得,天下间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沈敕laughed ,满脸鄙夷之色的说道:“haha ,刚才还不可一世,只是听到一点危险,就把你吓成了这样。”

  “你要是没这个胆量,说出来大家又不会笑话你,但你淆乱视听,要非说是什么功劳,那我便把这份所谓的功劳让与你又有何妨,这下你还有什么话说?”

  陆登天gnashing teeth ,指着沈敕一阵气急:“你!”

  沈敕said with a sneer :“我什么我,没这份胆色,便趁早把嘴闭上,免得让人以为以为你只有嘴上的功夫厉害。”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