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Do I Impersonate The Villain? Chapter 314

  转瞬之间,只见一道Thunder Dragon 从Nine Heavens 而下,速度之快让人不及掩耳。

  随之而来在Nine Heavens 之上留下一道connecting to heaven penetrating the earth 的lightning 残影,直接劈落到陆登天的命门上。

  next moment ,只听两道炸裂之声响彻天际,一道自Nine Heavens 之上传出,而另外一道则是那在陆登天身上,直接炸开的lightning 传出的声势。

  这道thunder ,即便是身为Great Ascension Realm cultivator 的龙王殿众使者都觉得极其刺眼。

  沈敕见此情形,连忙急速后退,他对此早有预料,from start to finish 都处于高度警惕。

  但其余几人就没有这么好运了,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一些波及,还好反应及时,没有危及性命。

  tribulation thunder 响过之后,剩余的雷电依旧环绕在陆登天身上,呲呲的冒着电光。

  此时此刻,陆登天全身的毛发都被炸得根根竖起,整个人更是变得一团焦黑。

  apart from this ,还有一股很不好闻的糊味传来,这让在场的几人不由得brows slightly wrinkle 。

  沈敕定睛一瞧,看到陆登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顿时放下心来,心情前所未有的畅快。

  其中一人满脸的愠怒的指着沈敕,质问道:“沈敕,你是不是早就知情,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把我们全都害死!”

  回想起上一刻惊心动魄的遭遇,他还仍旧有些心有余悸。

  紧接着,又有人随声附和,纷纷指责沈敕的shameless 行径。

  他们looked towards 沈敕的目光,更是充满了不善,对方就算跟陆登天积怨已久,但他们可是无辜的啊。

  这次可真是受了无妄之灾,every injustice has its perpetrator ,好歹事先暗戳戳的提醒他们一下啊!

  沈敕当即对此矢口否认,这种事情打死都不能认,否则捅到龙王大人那里,少不了会有很多麻烦。

  他想了想,满脸不快的说道:“我又没有未卜先知的ability ,你们可不要冤枉了好人,事已至此,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乃是想着该怎样尽快解决杀害的凶手,而不是互相猜疑。”

  “况且,我又不是没有事先提醒你们,只是尔等eyes high above the top ,对此并不重视,尤其是陆登天更是对此snort disdainfully ,嘲讽不断,现在丢了性命,合该他有此一劫。”

  ”hmph ,别让吾等寻到证据,否则定要治你一个残害same sect 之罪!”那人lightly snorted ,没有继续深究下去,转而满脸凝重的looked towards 了Heavenly Monster Palace 老Palace Lord 所在的位置。

  主要是深究下去也没什么用,只要沈敕咬死不认,他们就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件事情跟对方有关。

  他们再说下去也是徒增不快,正如沈敕所言,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解决Heavenly Monster Palace 老Palace Lord 这个大麻烦。

  其实,他们心底早已心生退意。

  沈敕则是心情大好,摆摆手,略显不以为意道:“别担心,这样的底牌,对方能有一张,便已是不易,如果还有多余的底牌,便断然不会给吾等喘息的机会。”

  其余几人slightly nodded ,不得不说沈敕分析的很有道理,但还是迟疑了一下,没有立即冲上前去,而是示意让沈敕顶在前面。

  沈敕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们一眼,也不废话,直接出手对准Heavenly Monster Palace 老Palace Lord 所处的位置,发动了致命一击。

  没有多么华丽的动作,一切简单而高效。

  此刻,Heavenly Monster Palace 老Palace Lord 的藏身之处,已经被他轰成了一片废墟。

  沈敕为了确保无误,Divine Sense 一动,in the vicinity 全方位无死角的探查了起来。

  这不查不要紧,一查还真发现了问题,只见对方的Primordial Spirit 正龟缩在一个unremarkable 的角落。

  沈敕神色一变,多亏了云斐先前的提醒,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们这次大概率会疏忽大意,致使Heavenly Monster Palace 老Palace Lord 的Primordial Spirit 逃脱。

  Heavenly Monster Palace 老Palace Lord 感受着扫到自己身上的Divine Sense ,顿时turned pale in fright ,连忙惊呼道:“Fellow Daoist 且慢动手!”

  这是他们真正的首次交涉,之前双方全程都没有过任何交流。

  沈敕想的是根本没有跟对方废话的必要,只有干掉对方,断绝了Monster God 出世的可能,他便能回去复命了。

  而Heavenly Monster Palace 老Palace Lord 则满是绝望,对方本就是打着杀他的目的而来,试图恳求对方show mercy ,无异于seizing food from the tiger’s mouth 。

  沈敕faintly smiled and said :“怎么,现在死到临头,又想到该用什么说辞来蛊惑我?”

  对方无非就是抛出利诱,暂且委曲求全,实则包藏祸心。

  “如果是成仙呢?”

  沈敕仿佛是听到了最大的笑话,忍不住笑了起来,道:“hahaha ,你若真有成仙之法,自然也就不会困得这般田地了,你以为本座是这么容易被你糊弄过去的?”

  说罢,他直接果断出手,彻底泯灭了对方的Primordial Spirit 。

  就连蛊惑之语will not 说,活该功败垂成,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

  紧接着,龙王殿的众使者便前往祖地身处,按照沈敕的指引,即刻前去毁掉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最后一株青阳妖果。

  ……

  与此同时。

  He Changsheng 带着云斐跟袁泾头也不回的已然奔出了百里,总算是彻底离开了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势力范围。

  他在途中偶有遇到逃难的Heavenly Monster Palace Disciple ,自然不会放过送上门来的spiritual power 。

  He Changsheng 行事果决,能不耽搁就绝不耽搁,否则难免会再次脱离原本的轨迹。

  他离开Heavenly Monster Palace 后没有再遇到小Banshee ,看来对方听进去了他的交代,没有再次任性妄为。

  He Changsheng 寻了处无人之地,准备停下来喘了口气,然后来次模拟,以及撇.让云斐学会独立自主,接着再继续返程。

  He Changsheng 想了想,说道:“这里暂且安全,我们停下来歇息片刻,然后再赶路吧。”

  让云斐独立自主一事暂且不急,现在当务之急是来次模拟,变故不and the others 。

  他要确保无误,才敢接着继续赶路,否则说不定啥时候就会突遭横祸。

  He Changsheng 心里默念道:“开始模拟!”

  【本次模拟消耗5720点spiritual power .当前剩余spiritual power :87320。】

  【二十一岁,你劝说云斐自力更生,云斐虽然万般不舍,但最终还是在你的劝说下独自留在了Monster Race 地界,你随即启程返回Great Qi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