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Do I Impersonate The Villain? Chapter 316

  He Changsheng 不由得略感新奇,didn’t expect 这次模拟中,他竟然还变成了情报头子。

  这个身份还是他涉足模拟之道以来头一遭经历。

  这条思路还是没错的,既然想知道Monster Race 发生了什么,是否会危及自身,只有彻查过后才知道。

  如果没有手下为他效力,那他就得亲力亲为了。

  【二十五岁,你命手下蛰伏于Monster Race ,但并未探知到云斐的相关消息。】

  【你离开Monster Race 的这几年,Monster Race 已经彻底被bloodfiend 军hid the sky with one hand ,Monster Race 苦不堪言,几乎遭受到了灭顶之灾,Monster Race 的数量相较之前更是十不存一。】

  He Changsheng 眉头一挑,“不太对劲啊,如果云斐真的纵横Monster Race ,不应该藉藉无名才对。”

  难道是学到了自己的稳健之道,选择了隐姓埋名?

  或者干脆就是半路夭折,就连丝毫浪花都没有惊起。

  He Changsheng 更倾向于后者,就算是隐姓埋名,总impossible 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就是烂泥扶不上墙?

  但He Changsheng 却不会因此就改变主意,放弃让云斐自己更生。

  时也命也,难道他还能庇护对方一辈子?

  这是绝impossible 的,He Changsheng 喜欢的是特立独行,而不是去哪都带个拖油瓶,袁泾最起码还对他有些用处。

  命运是要靠自己改变的,选择捷径绝非长久之计,终有一日会自食恶果。

  【二十六岁,你被白莲神教找上了门,对方看中了你手下的情报组织,声称要将你收入麾下,共商immortal dao 。】

  【你直接将所来之人轰杀,然后吩咐手下分散藏于各地,随即带着这几年积攒的家当,直奔大河村而去。】

  【你遭到了Chen Li 的拒之村外,他认为是你给Little River Village 引来的祸端,但你并未就此放弃,而是道出了自己的苦衷,最后在Bai Miaoyin 还有Blacksmith Song 的力保之下,Chen Li 这才勉强答应了下来。】

  He Changsheng 忍不住暗骂道:“又是Chen Li 这个狗东西!”

  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跟他过不去,这笔账先记下!

  【你选择一边closed-door cultivation ,一边联络自己所创势力,得知白莲神教thunder 震怒,却迟迟没什么反应。】

  【你跟手下的联络很快便引起了Chen Li 的警觉,他from start to finish 都觉得你会打破他们来之不易的宁静,于是索性再次人去村空,只留下你一人。】

  【殊不知,此刻的白莲神教,因为你手下的缘故,顺藤摸瓜已经在暗中盯上了大河村,此前忌惮于Chen Li ,这才迟迟没有动手。】

  【但Chen Li 离开的消息,却在immediately 传到了White Lotus Religion 主的耳中,你被闻讯而至的White Lotus Religion 主抬手轰杀。】

  He Changsheng sighed ,这次的遭遇实属意料之中,Chen Li 这个狗东西撇下他跑路,又不是one or two times 了。

  果然是一帮子pitiful person ,屡屡望风而逃。

  就算掌握了什么让龙王殿endlessly afraid 的东西,照这个趋势下去,刚要对付龙王殿,simply 是在痴人说梦。

  至于是否下一次防微杜渐,在前往大河村后,就跟自己的手下断开联系,He Changsheng 想都没想便果断放弃了这个念头。

  He Changsheng 从来will not 抱有侥幸心理,关键是Chen Li 对他有些成见。

  就算没有这件事情的发生,只要有点风吹草动,Chen Li 便会果断跑路。

  【本次模拟结束,你可以从以下奖励中选择一种。】

  【Return To Void Realm fourth layer 的cultivation base 。】

  【尹多的发家史。】

  【情报组织的组建心得。】

  He Changsheng 满脸纳闷的想道:“这个尹多又是谁?”

  这次模拟中并没有对方的存在,按理说模拟的奖励,向来will not 出现不相关的事物。

  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他不为所知的事情?

  想到这里,He Changsheng 果断做出了选择:“我选二!”

  他倒要看看,这个尹多究竟是何方神圣。

  片刻,一连串的记忆片段,便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画面一转,首先出现的是尹多跟云斐相识的情形,尹多轻易就骗取了云斐的信任。

  久而久之,云斐跟尹多的关系越来越深厚,云斐也对此人更加信任。

  云斐暗中吞噬bloodfiend ,以及Grade 9 化妖诀的存在,自然难逃尹多的眼睛,在尹多有意无意的追问下,云斐最终还是道出了Grade 9 化妖诀的隐秘。

  He Changsheng 看到这里,直接就无语了,云斐这不是傻缺是什么。

  这尹多分明就是刻意接近,at first 便早有预谋,为的就是骗取云斐身上的Grade 9 化妖诀。

  想来还是云斐行事不够谨慎,不慎暴露了吞噬bloodfiend 的情形。

  如果他所料不错,云斐怕是离死不远了,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接下来尹多定然会by fair means or foul ,谋取云斐身上的Grade 9 化妖诀。

  至此,记忆片段还没有结束,He Changsheng 接着往下看。

  尹多没有急着动手,而是更加热切的讨好云斐,处处为对方着想,简直就是一副情同手足,至交好友的模样。

  云斐自然对此感动至极,过了半年之久,云斐的实力突飞勐进,而尹多则是提升的不太明显。

  尹多看准时机,时不时在云斐的面前表现出一副have no desire to improve 的颓废模样,声称他cultivation base 底下,只怕很快就会帮不上云斐,反倒会成为他的累赘。

  在unnoticeable influence 的影响下,云斐终究还是感到了不忍心,索性就把Grade 9 化妖诀传给了对方。

  尹多顿时大喜过望,接下来很快便将Grade 9 化妖诀入门,并且进境明显比云斐之前的速度要快。

  他们之间的差距,也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小。

  仅仅数年时间,尹多的cultivation base 便赶超了云斐。

  这时,尹多才终于露出了凶狠的獠牙,趁着云斐没有防备,果断出手将其重创,随即拖着云斐的躯体扬长而去。

  这就是尹多的发家史了。

  很显然,云斐接着就会遭了尹多的毒手,而且死的真是一点都不冤枉,甚至He Changsheng 还想说一句活该。

  这样的智力障碍,Great Firmament Divine Immortal 都救不了对方。

  算了算了,He Changsheng 想了想,还是决定最后再给对方几句忠告,剩下的事情,就全凭对方的缘法吧。

  他既然知道了,那就顺嘴提一句,至于云斐是否能够逆天改命,全在其一念之间。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