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Do I Impersonate The Villain? Chapter 317

  但话又说回来,He Changsheng 并不看好云斐,对方的temperament 不是一时间能够改变的。

  这次出现的是尹多,就算能够逃过一劫,说不定很快还会有李多,张多出现,最终还是会重蹈覆辙。

  他能提醒对方一次,难道还能每一次都及时提醒?

  还是那句话,他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只要问心无愧就好,剩下的一切只能全凭对方的缘法了。

  因为时间线的原因,这次模拟中并没有出现bloodfiend 咒变种版在Great Qi 出现。

  正如他所料,bloodfiend 军在Monster Race 已经成长为了transcendent existence 。

  莫非几年之后的变故,跟这个尹多有关系?

  He Changsheng 没有继续模拟,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云斐,略显复杂道:

  “disciple 啊,为师仔细想了想,或许让你留在Monster Race 地界,才是真正属于你的路,虽然为师也很不舍跟你分开,但为师却不能限制你的成长,否则就是害了你,不遇wind and rain 怎能Dragon Transformation ,你的路不在Great Qi ,更不是在为师身边,而是在你的脚下。”

  现在Heavenly Monster Palace 覆灭,云斐又有着blessed by heaven 的优势,简直就是上天宠儿的待遇。

  He Changsheng 甚至都有些羡慕了,只要谨慎一些,定然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成长到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只可惜,给云斐机会对方也不中用啊!

  云斐对于突如其来的this remark ,顿时为之一愣,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He Changsheng 趁热打铁,继续说道:“如果一直在我的羽翼之下,将来只怕难有成就,甚至会失去独立思考,泯然于众人。”

  良久之后,云斐这才满脸坚定的说道:“Master ,我愿意!”

  He Changsheng 满意的nodded ,交代道:“你要利用好Grade 9 化妖诀,否则在这Monster Race 地界上,你会难以生存下去,你不需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bloodfiend 军本性残暴,他们increasing cultivation base 的方式,称之为伤天害理都毫不为过,而你所作所为却当得起will enforce Justice on behalf of the Heaven 四个字。”

  “apart from this ,你还可以利用一下封尘的这个身份,收拢一下Heavenly Monster Palace 的remnant forces ,对你来说也会是一大助力。”

  He Changsheng 交代完这些,便没有再多说什么了,办法他是教给云斐了,对方是否能够把握住这次机会,那就不是他该考虑的问题了。

  云斐重重的nodded ,said resolutely :“我清楚了Master ,我会抓紧提升实力,以后才能帮到Master 。”

  He Changsheng slightly nodded ,想到还有尹多一事没有提醒,于是说道:“为师给你算了一卦,你这次务必离一个叫尹多的远点,如果能够杀死对方最好,如若不然,你怕是要因此丢了性命,此人包藏祸心,乃是你的一大杀劫。”

  云斐又是一愣,只是木讷的nodded, said :“Master 你还会算卦?”

  He Changsheng 说道:“只是略知一二,但你不可疏忽大意,遇到了此人便at all costs 的杀死对方,你所看到的一切都只是表象,不要被对方harmless to humans and animals 的外表给骗了。”…

  云斐虽然有些难以理解,但还是把这件事情牢记在了心底。

  He Changsheng 又说道:“不要轻易相信别人,will of the people is vicious ,妖心亦是如此,一切刻意的接近,全都是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罢了,总之而言,凡事不可全信,多留个心眼吧。”

  言尽。

  He Changsheng 其实并没有想着仅凭这些话,就能让改变云斐的temperament ,最多只能起到一个提点的作用。

  真正的改变,还是要看对方亲身经历的,只有经历挫折,尽快的成长起来。

  He Changsheng 分别道:“既然如此,咱们master and disciple 二人就此分别吧。”

  云斐神情动容,显得很是不舍,看着own master 头也不回的离去,他不由得暗道:“Master 心里的感受,想来比起我也好不了多少,之所以头也不回,定然是怕忍不住反悔,影响到自己的前途。”

  “Master ,你放心吧,等下次咱们master and disciple 再相见,disciple 的cultivation base 会让你大感意外的,到时咱们便可以真正的并肩作战了!”

  实则,He Changsheng 此刻面无表情,心里想的全都是Monster Race 地界绝非久留之地,尤其是龙王殿的众使者还未走远,这要是与其迎面撞上,难免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Monster Race 一事,算是告一段落。

  He Changsheng 的身形突然停下,转而looked towards 了袁泾。

  袁泾有些unfathomable mystery 道:“怎么了?”

  干啥要用这么古怪的眼神看自己.

  而且刚才还一副急不可待赶路的样子,怎么又看起来不急了呢。

  只见He Changsheng laughed 的说道:“现在Heavenly Monster Palace 覆灭,姜素的身份,难免会引起有心之人的注意,尤其是在Human Race 的地界,你是时候该舍去姜素的fleshy body 了。”

  果不其然,袁泾的眸光中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不舍,subconsciously 的问道:“非舍不可吗?”

  He Changsheng faintly smiled and said :“莫非你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有的话但讲无妨,我一定不笑你。”

  除非忍不住.

  袁泾脸色一黑,当即矢口否认,而且He Changsheng 所言不无道理。

  next moment ,袁泾的Primordial Spirit 便飘荡而出,姜素的fleshy body 便立即瘫软了下棋。

  看着面前的面色惨白的姜素,袁泾心里只剩下了叹息,最后索性扭过头去不再去看。

  眼不见心不烦。

  He Changsheng said with a smile :“Fellow Daoist 不必伤神,等过些时日,我再给你物色个更好的人选。”

  要不试试You Li ?

  兴许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

  袁泾lightly snorted 道:“you brat 别瞎说,我才没有不舍,只是吾乃重感情之妖,一时间有些念旧罢了。”

  He Changsheng 取said with a smile :“so that’s how it is ,那看来是我多事了,Fellow Daoist 不是我想的那种妖,那物色人选一事,看来是用不着了。”

  袁泾面色一黑:“.”

  He Changsheng 动手毁去姜素的fleshy body ,确保一点残渣都没有剩下,这才带着袁泾心满意足的再次启程。

  这次直接前往Southern Border 即可,定然能赶在You Li 离开Eternal Night Demon Sect 之前,及时截杀对方。

  这次免去了跟瑶池Goddess 的直接接触,同样也是意外之喜,Purple-Gold Alms Bowl 虽好,但性命价更高。

  Tang Sanzang 吗?

  呸!不守清规!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