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 Beings Are Deceitful And Fleshly Body Is Infinitely Deduced Chapter 132

  第132章 131.Heavenly Clouds Mountain Range

  一处深山Old Lin 中。

  姬子墨周身沾染着一股blood energy ,冷峻的眉眼中带有凶意,但同时又has several points of 释然。

  在他身边,横七竖八的倒着数具demonic cultivator 的尸身。

  先前,还是他们在追杀姬子墨。

  可在经过与鬼面人的一战后,demonic cultivator battle strength 大损,局面立刻反转。

  “可惜,还是放跑了水凝艳。”

  姬子墨叹息一声,有些遗憾。

  这时,他同样察觉到了那股mysterious 的波动,身上的jade cauldron 碎片begin to stir 。

  “这是……”

  姬子墨眼神发亮。

  “是jade cauldron 碎片的波动。”

  “而且,数量庞大!”

  他更在意的,其实是另一件事:“鬼面人,说不定也会被它吸引。”

  “等着吧,现在的我,已经今非昔比了。”

  姬子墨眼中隐隐闪过期待。

  ******

  “Old Hu ,来活了!”

  熊霸天猛地从草地上坐起。

  “到了咱们brother 大展拳脚的时候了!”

  他本就魁梧的身材,比起之前更加壮硕了一圈,脸上的毛发越发浓密。

  imposing manner 强横了许多。

  他旁边的胡春生,以及其他Monster Race ,同样如此。

  太虚宫的试炼,向来机遇与危机并存。

  从中获取好处、实力大增的,可不仅有An Le 一人。

  闻言,胡春生眯起双眼,动用secret technique 探查片刻。

  “别高兴得太早,搞不好……这是一个陷阱。”

  “啥?陷阱!”

  熊霸天瞬间萎靡下去:“那咱们不去了?”

  胡春生微笑:“不,我们偏偏要去!”

  同伴们虽有些奇怪,但却无人发出质疑,直接开始出发。

  因为,胡春生总是对的。

  ******

  高大华贵的楼阁上。

  云无痕坐在窗边。

  身边尽是一片艳羡的视线,吹捧溢美之词不绝入耳。

  时至今日。

  虽说云天域涌现了不young supreme talent 人物,还有bloodfiend 这种名声不好的人位列榜单高位。

  但是,云无痕依旧稳坐榜首,乃是当之无愧的peerless genius 。

  不过此时的他,秀眉皱起,眉宇间带着淡淡的烦恼,looked towards 窗外。

  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引得旁人窃窃私语。

  “无痕Young Master 这幅神态,一定是在思考该如何取得下一枚玉片吧?”

  “我看未必,或许……是在想要怎么处置那狡诈的bloodfiend !”

  “什么?无痕Young Master 要对bloodfiend 动了手了吗?”

  事实上,云无痕正在想的是……

  ‘唉,上次人前显圣时,姿态还不够到位!’

  ‘表情应该更冷酷、更淡然才是。’

  ‘站在高台上,居高临下,云气的范围稍大一些,效果会不会更好?’

  他颇有些苦恼。

  人前显圣,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得显出风度、显出imposing manner 、显出风采!

  这时,云无痕想起了那天jade tree 下的An Le ,遗憾的sighed 。

  ‘可惜了,当时没能见到后来的场面。’

  ‘不然,就能多偷学点显圣方法了。’

  那日,云无痕的风头被An Le 完全压过。

  他却并不忌恨,反倒觉得受益匪浅,思路大开。

  当然,云无痕也在暗暗期待,哪一天能在An Le 面前装个大逼,令对方心服口服。

  玉片的波动传递而来。

  云无痕脸色变动,心中涌现出喜意。

  ‘机会来了!’

  他身旁骤然浮现白茫茫的云气,眨眼间,弥散在楼阁间。

  “跟我走!”

  云无痕对身边的麾从说道。

  接着,云气托举着他们飞入空中,化作飞云一般离去。

  声势浩大,景象非凡。

  地面上的人们,见到这一幕,忍不住发出阵阵惊叹。

  “不愧是无痕Young Master !”

  “可他这么匆忙离去,是为了什么呢?”

  有聪明人隐约察觉到,某种变故,正在发生。

  不只是这些人,云天域中许多持有玉片的cultivator ,心中皆是一跳。

  storage bag 、手上的玉片,冥冥中受到吸引,驱使他们朝引力的核心靠拢。

  或是呼朋引伴,或是孤身前往。

  一时间,云天域内暗潮汹涌,风云四起。

  ******

  Heavenly Clouds Mountain Range 。

  这是云天域中最广阔、最高耸的一mountain range 。

  jungle 广布,强悍的monster beast 藏匿其中。

  高处的山峰不仅白云环绕,还有积雪覆盖,像是一层浓郁的奶油。

  normally 里,只有cultivation base profound 的cultivator ,为了猎取珍贵的材料,或是寻求潜心闭关之地,才会深入这mountain range 。

  但在太虚宫试炼开启后,这处地界渐渐变得热闹起来。

  尤其是近几日。

  许多不明身份的cultivator 不断涌入,令本地的居民喜忧参半。

  “这outsider ,真是越来越多了。”

  身穿兽皮衣的middle-aged man ,吐出嘴里叼着的草叶,抱怨道。

  “最近好些monster beast 都不安分,打猎都危险多了。”

  一旁,小麦肤色的女孩好奇问道。

  “阿爸,那些outsider 都长什么样啊?”

  “和我们一样,都有一个脑袋两条手两只脚吗?”

  他们是Heavenly Clouds Mountain Range 的原住民,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基本不与其他地方的人接触。

  “囡囡,outsider 一般都不是好人,以后见到他们,尽量躲远点。”

  男人语重心长的劝道:“可千万别被outsider 给骗了。”

  少女乖巧nodded :“好的阿爸,我记得了。”

  “monster beast 倒还是小事,我只希望他们不要惊扰到山神大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苍老粗粝的脸庞流露出忧虑。

  就在这时。

  少女突然轻声惊呼。

  “阿爸,快看!”

  顺着女儿的手指,男人看见了一道御剑而来的silhouette 。

  在视线中快速放大。

  他瞳孔微缩,不假思索,兽皮衣下的皮肤浮现出数道漆黑的纹路。

  imposing manner 节节攀升,竟是达到寻常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Early-Stage 的层次。

  能在这大山深处生存,这些原住民自然也有自保的手段。

  然而,即便男人已施展了秘术,在looked towards 那in midair 的来者时,仍感受到一股沉闷的压力assaults the senses 。

  仿佛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这、这到底是who ?’

  男人心中惊惧,但咬着牙,挡在女儿身前。

  “快跑……”

  “咦?”

  in the sky 那人有些意外,随后朗声说道。

  “不必那么紧张,我只是一个路过的loose cultivator 而已。”

  到这会儿,父女得以看清此人的形貌。

  他身穿一袭azure daoist robe ,背脊如挺拔的long sword ,气质出尘脱俗。

  尤其是那张面容,五官异常完美,full of heroic spirit ,带着一种旺盛的生机。

  不要说年龄尚小的女儿,就连father 都看得有些出神。

  ‘竟还有如此好看的男人?’

  许是这份容貌的作用,middle-aged man 的敌意消散了不少,但还是护在女儿身前,警惕的盯着他。

  此人正是An Le 。

  只不过,他现在正以真实的容貌行动。

  主要是因为鬼面人和吕彬这两个马甲,名气都大到吓人,不方便行事。

  再加上,An Le 的实力已不同最初来到云天域时。

  没有必要再过于cautiously 。

  除非一些特定情况下,他还是更喜欢以真容示人。

  “你就是outsider 吗?”

  An Le 还没发问,就看见少女脸红扑扑的,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问道。

  说完,又躲在father 的背后,一副羞怯的模样。

  “是的。”

  An Le 态度随和。

  “我刚刚听见,你说……山神大人?”

  “有些好奇,所以就想来问一下。”

  男人愈发惊骇:‘隔着这么远,也能听见我们的谈话?’

  在他心中,对方的实力,只能用deep and unmeasurable 来形容!

  他深深看了An Le 一眼,出声讲解。

  *****

  片刻后。

  An Le 留下了十几斤以前随手猎杀的monster beast 肉,就此离开。

  看着他潇洒离去的背影。

  少女胸中乱撞的小鹿还没消停下来,小脸还是很红,眼睛都舍不得挪开。

  “原来,这就是outsider 吗?”

  “好好看,好厉害……”

  男人皱起了眉:“他可未必是好人,不知道手底下沾染了多少人命呢!”

  “可他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坏人诶……”

  老father 很心塞:“越是好看的男人越会骗人!”

  *****

  对两人背后的谈论,An Le 自然一无所知。

  在one after another 的breakthrough 后,他的相貌愈发趋近完美。

  特别是挣脱内景地的锁链,破除人体限制的过程。

  像是一种自然的演化、蜕变。

  【仙姿】

  这一词条,绝对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

  至于无意间夺走少女的芳心,成为众人的焦点,这些都是长得太好看的烦恼。

  An Le 早已切实的体会过。

  比起这个,他更在意的是方才交流中得知的信息。

  “山神……”

  An Le 眯起双眼。

  “这处mountain range 中,果然有古怪。”

  所谓山神,乃是这群原住民信奉的神明,向祂祈祷便可获得mysterious 的赐福。

  男人身上那些奇特的纹路,正来源于此。

  这是一种不同于immortal cultivator 的力量体系,倒是和An Le 记忆中的“巫术”有些相似。

  不仅如此。

  An Le 所感知到的玉片波动,正来自于这里。

  但是,在抵达Heavenly Clouds Mountain Range 后,这股波动就快速的减弱,好似隐藏了起来。

  给An Le 的感觉,宛若在刻意勾引他来到这里,却又在临门一脚前遮遮掩掩。

  不是什么正经玉片!

  “莫非,这是一个陷阱?”

  An Le 猜到了这种可能。

  某种存在,想借助这个机会,把持有玉片的cultivator 都引来,随后再一网打尽?

  但即便如此,An Le 依然来到这里。

  毕竟,不管这是不是一个陷阱。

  总会有众多持有玉片者抵达,这些人本身,就是An Le 的目标之一。

  可想而知,抱有这种念头的人,还不在少数。

  这是一个明晃晃的阳谋!

  An Le secretly said in one’s heart :“那就……看谁能笑到最后。”

  ******

  不知为何。

  在踏入这座mountain range 后,Little Xiaohong 的反应有些奇怪。

  比normally 更加兴奋,更加活跃。

  总是东飘飘西走走,像是受了什么刺激。

  An Le 问道:“这里有什么异常吗?”

  red clothed woman 的pretty face 上略带茫然。

  “这里的气息,很舒服,好像……在那个方向!”

  “你能找到它的源头?”

  Little Xiaohong nodded ,身形快速游移。

  在她的带领下,An Le 驾驭沉龙飞到一座高山的半山腰。

  这时他发现,整片Heavenly Clouds Mountain Range ,竟是呈现出一个闭拢的环形。

  高耸的山体像是一条衔尾蛇一般分布。

  red clothed woman 正带着他前往环形的内部。

  这里的空气中,隐隐弥散着较为浓郁的Spiritual Qi ,和一股说不出的诡谲气息。

  似乎略带不详。

  但对An Le 来说,却还挺舒服的。

  他甚至觉得有点……熟悉?

  “en? ”

  An Le 转过头,看见几道化作流光的silhouette ,恰好从附近经过。

  见到alone 的An Le ,他们稍稍停顿了一下,但很快飞驰而过。

  “居然不来找我麻烦?”

  An Le 惋惜一叹。

  能到这里的人,大多都学聪明了。

  知道敢独自冒险的,往往才是not to be trifled with 的家伙。

  一路上,还有不少cultivator 经过的痕迹。

  他们显然比An Le 来得更早。

  随着An Le 来到mountain range 的另一端,那种诡异的气息越发浓厚。

  丝丝缕缕的飘进他的鼻尖。

  皮肤下的鬼铠begin to stir ,仿佛要自行钻出体表。

  Little Xiaohong 脸颊带上了红晕,速度极快,连An Le 都差点跟不上。

  不知是否是他的幻觉,An Le 感觉迈入这里后,天光都黯淡了些许。

  从高处往下看,那些被mountain range 环住的山林格外阴森。

  颜色偏向墨绿。

  隐藏着某些不祥之物。

  跟着Little Xiaohong 又跑了一阵。

  突然,An Le 眉头一跳,心头泛起不详的预感。

  ”Not good !”

  轰——

  他耳边响起一声巨大的轰鸣。

  震耳欲聋。

  随即,An Le 身下的地面,开始剧烈震颤。

  数不清的树木倒下,土石崩解。

  一道又一道的裂痕,从mountain range 环形中央扩散。

  mountains burst and ground split !

  一个无比巨大的深坑,出现在人们眼中。

  “沉龙!”

  An Le thoughts move ,就想驾驭Flying Sword ,飞向高空。

  然而,无比沉重的引力,于地下传出。

  好似加强了千百倍的重力,强行拽着他向下。

  哪怕是An Le ,也只能就此下坠。

  凡是靠近Heavenly Clouds Mountain Range 的cultivator ,都失去了飞行的能力,向着漆黑的深坑之下坠落。

  这般变故,就连吸引他们到来的始作俑者,也始料未及。

  “这是……”

  他意识到,自己机缘巧合下,触发了此处的某些隐秘。

  他来不及多想,就同他人一起,落入深坑。

  在坠落的过程中,An Le 也保持清醒。

  他死死盯着那深坑中的漆黑。

  那里,好似有……一片宫城!

   感谢“酹尽悲一壶”的1427币、“逐半月”的100币、“哈”的15000币打赏!非常感谢!

    咸喵我没事了!

    昨天遇到了一些不太好说明的事,总之,希望大家热爱生命、热爱自己,好好活着!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