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 Beings Are Deceitful And Fleshly Body Is Infinitely Deduced Chapter 172

  第172章 171.饕餮(二)

  这条长蛟眯起双眸,浑身的肌肉紧绷起来,体表尚未蜕变完全的鳞片散发出灵光,faintly discernible 的thunder 于周身缠绕,显露出monster beast 霸主的威势。

  龙紫雷已然看出,对方身上有极为浓郁的Great Demon 气息,那正是传说中的Ancient Ominous Beast ——饕餮!

  纵使这饕餮的状态有些古怪,似乎远远没到at the peak period 。

  但那种来自bloodline 中的oppression ,却不能作伪,隐隐令它都感到心惊。

  这绝对是不容小觑的强敌!

  另一方面,比之前更浓烈的、从未有过的贪婪,从龙紫雷的心中生起。

  ‘如果能把它也吃掉的话,Dragon Transformation ……就在眼前!’

  龙紫雷喉中发出低沉的吼叫,仿佛低音炮一般席卷附近的mountain range 。

  “饕餮,你为何拦我?”

  “这mountain range ,可不属于你!”

  叶灵儿肥胖的脸上不复normally 的温良平和,神色中显出凶狠,没有和龙紫雷交流的意图,直接吼道。

  ”get lost! ”

  “离这里远点!”

  通常来说,两只fourth rank monster beast 间不会爆发过于激烈的战斗。

  在这danger lurks on every side 的大山深处,战斗的余波无疑会引来许多恶意的注视,在双方both sides suffer 之际出手。

  况且,它们又没有实际的仇怨,何必打生打死?

  收益远小于风险。

  然而,眼下的情况却极为特殊。

  龙紫雷距离成就五阶只差最后的几步,impossible 放过山中的遗骸,还隐约盯上了叶灵儿的bloodline 。

  而对叶灵儿来说,这座埋藏着骨脉的大山,也具有特殊的意义,绝不会让步。

  大战终究无法避免。

  monster beast 之间,同样powerhouse is respected ,要靠实力说话。

  双方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叶灵儿没有丝毫犹豫,庞大的肉山迸发出无尽的气力,灼热的气血几近将空气点燃,像是一颗炮弹moved towards 龙紫雷轰去。

  *******

  云层下方。

  An Le 三人都露出惊诧的神色。

  程月梅惊疑不定:“饕餮?那monster beast 在说什么?”

  这种Ancient Era 诞生的monster beast ,现在已极为罕见,鲜有听闻其踪迹,光是它的血液,都是非常珍稀的材料,在太虚宫Auction House 中可拍出不菲的价格。

  但问题是,在场哪里还有第二只monster beast 的silhouette ?

  江俊良同样面色稍变,想起曾听闻过的一些传言。

  “难道说……这位Fellow Daoist Ye ……”

  最先想明白的,自然还是An Le 。

  他瞬间就想起了Second Senior Sister 曾送给他的monster beast 血,其中蕴含mysterious 的力量,正是在用heavenly demon 转轮功将其refining 后,他才解锁了【饕餮之胃】这个词条。

  再结合叶灵儿大到夸张的食量,以及过往显露出的一些端倪,An Le 不难猜出事情的真相。

  “原来是这样。”

  想通了一切的An Le 没有就此放松,反而更加凝重的looked towards in midair 。

  越是古老,越是强悍的bloodline ,对其他monster beast 的吸引力就越大。

  那条长蛟绝不会放过这样的猎物。

  An Le 的担心,不会对战局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影响。

  只见黑压压的乌云中,时不时传出thunder 的轰鸣、气血的奔腾,声势浩大,formidable power 骇人,附近mountain range 中的大小monster beast ,通通被这股上位者的威压震慑,或是shiver coldly ,或是不顾一切的仓皇逃窜。

  一紫一白两道狂暴凶残的气息,以超越肉眼能观测到的速度碰撞在一起,紧接着,来回纠缠、撕扯。

  purple 的thunder 好似一条条Dragon Snake ,不断在云层中游走。

  亮起的rays of light ,才让An Le 勉强看清战场中的局势。

  叶灵儿依旧处在人形的状态,身上那件仿佛怎么变形will not 被撑破的daoist robe 仍然完好无损,只有白净肌肤的部分区域,呈现出焦黑的色泽,这是被thunder 正面击中后留下的痕迹。

  只不过,眨眼间的工夫,这些焦痕就肉眼可见的淡化,乃至disappeared 。

  Second Senior Sister 的自愈能力,比起An Le 而言,只强不弱。

  反观龙紫雷的身躯,三四处地方的鳞片破损,粘稠殷红的鲜血从裂痕中渗出。

  但对它这般庞大的体型来说,这只是小伤而已。

  “饕餮,你就这点ability 吗?”

  龙紫雷猖狂大笑,眼中闪过残忍的情绪,肆意挑衅身下的叶灵儿。

  “伱为何还保持这丑陋不堪的人形?”

  “你的妖躯呢?你的Innate Divine Ability 呢?”

  它的眼眸深邃,仿佛看穿了叶灵儿身上的隐秘:“我看,你不是不想用,而是用不出来吧?”

  叶灵儿脸上的神情丝毫不变,coldly snorted and said :“你是在拖延时间?”

  tone barely fell ,她就捏紧粉拳,身躯拉出残影,笔直的撞在龙紫雷的身上。

  bang!

  足以打崩一座小山的巨力,毫无花哨的落下。

  可迎接她的,却是一张thunder 构筑成的大网。

  道道闪电以夸张的数量、速度编织在一起,奔涌缠绕着向叶灵儿包裹而去。

  lightning 闪烁,气血沸腾,好似炽烈的火焰撞上Extreme Cold 的坚冰,互相消融、吞噬。

  这股力量相撞之后引发的冲击,竟是直接冲散了大片大片的乌云,在in the sky 形成一块真空区域。

  “haha ,你还是迟了一步!”

  “雷狱已成,你的blood essence 和血肉,我就笑纳了!”

  在程月梅和江俊良震撼的目光中,明明连乌云都没有了的天幕中,漫天狂雷闪电飞舞,数不清的thunder 向下劈落,每每落在大地上,都会引发一小片山火。

  恍若一个thunder 地狱,无人能从中生还。

  煌煌Heavenly Might ,难以力敌。

  程月梅只觉得浑身发颤,隐隐有些麻痹。

  “隔了这么远,我的身体都发麻了,这就是fourth rank monster beast 吗?”

  “真是too terrifying 了。”

  江俊良表情凝重难看:“这雷蛟竟能施展万雷Heavenly Prison 狱,果然不是普通的fourth rank ,距离五阶恐怕很近。”

  “Fellow Daoist Ye ,危险了。”

  An Le 视线牢牢盯着雷狱中的that silhouette ,心情颇为沉重。

  in midair ,叶灵儿肥胖的身躯来回辗转腾挪,速度极快,躲开了数道落雷。

  然而,雷狱中的thunder 实在太快,又太密集了,几乎连成了一片,她再怎么躲闪,还是被数不清的闪电命中。

  叶灵儿skin is rough, flesh is thick ,寻常的雷电无法对她造成伤害。

  可龙紫雷summon 而来的,道道都是spiritual power 所引的thunder ,加之闪电数量众多、连绵不绝。

  几个呼吸的时间,叶灵儿的体表就变得lightning 缠绕,焦黑一片,模样异常凄惨。

  只不过,An Le 却察觉到,在那股焦黑的外壳下,藏着无比的热量和生机。

  仿佛……有某种事物,在燃烧?

  龙紫雷眼眸死死锁定焦炭似的silhouette ,先前的喜悦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凝重。

  它敏锐的直觉,传来hard to describe 的危机感。

  “不管你在做什么,都go die for me !”

  龙紫雷口中发出怒吼,尚未完全蜕变的蛟爪带出恶风,悍然向着叶灵儿挥去。

  它虽擅长thunder technique ,但fleshy body 的力量同样大得吓人,甚至曾靠这些蛟爪生撕了一只fourth rank monster beast ,将其变作自己的食粮。

  这一爪下去,狂风呼啸,Heaven and Earth 变色,好似连这座大山都要被割开。

  可是,在蛟爪即将触碰到碳化外壳的瞬间。

  ka-cha !

  轻轻的一声脆响。

  好似鸡蛋破壳的声音。

  雷狱的电光依旧狂暴,蛟爪的罡风同样锋锐,可是下一瞬,那一整只爪子竟忽然消失在了空气中。

  断裂处的横截面十分平整,仿佛被一只大口直接咬断,粘稠的蛟血从中汩汩流出。

  龙紫雷先是startled ,而后在剧烈的痛楚中惨叫。

  roar! !!

  然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in the sky ,似乎出现了一个无形的大口,以它为核心,不断吞食周遭的一切事物。

  空气、thunder 、乌云……都被吞入其中,当然,它最核心的目标,还是龙紫雷。

  “这、这是……”

  江俊良看得目瞪口呆:“这就是饕餮吗?”

  “这份力量,竟如此恐怖。”

  仔细一看,大口还有着淡淡的illusory shadow ,勉强能看出它所在的位置。

  大口直接锁定了龙紫雷的位置,从它的tail section 开始向上吞噬。

  和方才的蛟爪相似,tail section 血肉凭空消失,连带着skeleton 、鳞片都直接被吞入其中。

  而且,大口还在不断沿着龙紫雷的脊椎继续吞没。

  竟是要活生生的将整只长蛟吞食!

  吼啊!!!

  龙紫雷的吼叫中饱含痛苦和惊恐,不断summon thunder strikes 那虚幻的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可就算是雷电,也无法逃出巨口的吸引力,如同食物被它吞食。

  “饕!餮!”

  this time ,龙紫雷才真正感受到了这种Ancient Great Monster 的恐怖之处。

  哪怕对方realm 比自己低,状态也十分异常,但真正拼上性命后,所发挥出的能力,居然如此诡谲terrifying 。

  ‘不行,必须想个办法。’

  身处这种处境的龙紫雷没有绝望,而是心中升起强烈的求生欲,双目在身下来回扫荡。

  很快,它看到了山洞边上的An Le 三人。

  ‘这饕餮,先前和他们同行,那就……’

  龙紫雷眼底闪过一抹残忍的rays of light 。

  它的spiritual wisdom 极高,看出叶灵儿维持人形,肯定有某种特殊原因,这三人恐怕和她关系亲近。

  如果叶灵儿当真冷酷无情,那也无妨,trifling 三个小爬虫,灭杀只需一招!

  想到这里,龙紫雷不再犹豫,蛟躯猛然一甩,借助气力和周身的thunder 俯冲而下。

  “饕餮,你再不停手,我就把他们全部轰杀!”

  hearing this ,叶灵儿化作的巨口微微一滞,但立刻以更快的速度吞噬龙紫雷的fleshy body ,强大的吸引力,减缓了它俯冲的势头。

  察觉到这种变化,龙紫雷不惊反喜。

  这说明,饕餮的确很重视这三人。

  如此一来,它的威胁才真正有效。

  “真是愚蠢,明明是Great Demon ,却顾及和cultivator 的羁绊。”

  龙紫雷心中冷笑:“这就是你败亡之因!”

  它再次加速,周身的thunder 如狂浪奔流,浑然不顾被吞了小半截的身躯。

  ******

  地面上。

  程月梅双眼睁得老大,错愕且惊恐的注视着那道从天而降的蛟影:‘它、它怎么盯上我们了?’

  她心中的惊骇有如heaven overflowing giant wave ,身体僵硬得像一块木头,一动都动不了。

  她不是不想逃,而是逃不掉!

  在这属于fourth rank monster beast 的威压面前,程月梅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蚂蚁般渺小,不要说反抗,就连逃跑都逃不掉。

  一旁的江俊良同样面露惊恐,secretly said in one’s heart :“该死!它大概把我们当做Fellow Daoist Ye 的软肋了。”

  “怎么会这么倒霉……”

  眼看着这道lightning 距离他们越来越近,江俊良心底的绝望越来越浓,双腿都微微发软,站立不住。

  就在这时,他却忽然听到身旁传来一阵呼啸声。

  两人都惊讶的转过头看去。

  只见,方才俊美无双的An Le 已全然变成另一幅模样,白骨覆盖的鬼铠将他全身包裹,面容、imposing manner 皆骇人可怖。

  与此同时,江河奔涌般的气血点燃了空气,在他周身构筑出气血的领域。

  精纯浓郁的spiritual power 疯狂运转,两个dantian 像是达到极限转速的马达,速度和流量都被压榨到极限,形成璀璨如starlight 的质感。

  An Le 的身躯竟是腾空而起,向着那道蛟影冲去。

  “他居然还能动……不对,他不仅不逃,反而还主动攻击雷蛟?”

  “那可是fourth rank monster beast 啊!”

  江俊良心中的震撼,一点不比之前要少。

  不论结果如何,这份勇气,都令他心生折服。

  程月梅同样满是震惊,但不免悲观想到:“只是徒劳的挣扎罢了。”

  俯冲而下的龙紫雷双眸眯起,注意到了这道渺小的silhouette ,心中嗤笑。

  “气息倒还有两分不凡之处,但一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也妄图挑战我?”

  “courting death !”

  它伸出蛟爪,就要把对方捏在手中,作为威胁叶灵儿的筹码。

  只是在下一瞬,龙紫雷的眼前,闪过一道red-clothed 的silhouette 。

  难言的诡谲寒意扩散,仿佛要冻结它的灵魂。

  apart from this ,一股无法忽视的暗色秘力,从An Le 的拳风中倾泻而出,那种疯狂的、古老的意味,令它产生无法形容的感触。

  ‘不,这impossible ……’

  bang! !!

  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巨响声中,An Le 和蛟爪已经猛烈撞击在了一起。

  恐怖的气浪以撞击点为中心爆发出来。

  身下的大地一阵起伏,如同是玻璃一般破碎、崩裂。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