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 Beings Are Deceitful And Fleshly Body Is Infinitely Deduced Chapter 173

  第173章 172.red clothed woman 苏醒

  “Fellow Daoist An ,恐怕……bode ill rather than well 。”

  眼睁睁的看到An Le 与dragon claw 碰撞在一起,江俊良忍不住in the heart 叹道。

  An Le 展现出的imposing manner 再怎么不凡,那也只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的层次,顶天了不过Golden Core 。

  而这雷蛟可是fourth rank Great Demon ,还隐隐逼近五阶的地步。

  江俊良怎么想,都不觉得An Le 能在这一击下幸免,或许他已经被雷蛟抓住,作为威胁叶灵儿的筹码。

  然而,在他震惊的目光中。

  轰然一声巨响,An Le 的silhouette 重新落回地面,落在满是裂痕的山体上,使得那些蛛网状的痕迹再度扩张。

  站在江俊良两人的视角,看不见An Le 的正脸。

  但却能看到,他的背影依旧笔挺,好似一把出鞘的long sword ,牢牢的矗立,丝毫没有晃动。

  纵使An Le 浑身气息衰弱了许多,可这还是意味着,他正面接下了雷蛟的一击!

  “这也太夸张了……”

  “他恐怕已经达到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的极限。”

  程月梅瞪大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场中的An Le ,一时间怀疑她的认知是不是出现了什么谬误。

  江俊良心里的波澜难以平息:“我还是小看了Fellow Daoist An 。”

  很快,他的视线就被in midair 的情形所吸引。

  在和An Le 碰撞后,雷蛟庞大的身躯竟是僵在了原处,那尖细的蛟脸上,显露出了一两分震惊,甚至还有丝丝的惊恐。

  “不,这怎么可能?”

  “这股秘力的attribute ,还有red-clothed ,原来你……”

  看到这一幕,程月梅两人惊诧得都somewhat numb 了。

  雷蛟这般表现,说明An Le 不仅接下了它的攻击,还展现出了令这fourth rank monster beast 都重视的特性?

  不过,对它口中“秘力”“red-clothed ”,两人却是一点都没听懂。

  龙紫雷的身体只僵硬了极短的时间,就再次伸出蛟爪,要抓住身前的An Le 。

  只是,它显然忽略了真正的威胁。

  嘎吱——嘎吱——

  只见几近虚幻的大口,再次张大了许多,一口直接从龙紫雷的腰腹吞到了它的脖颈。

  伴随虚空大口的不断蠕动,龙紫雷的整个身躯几乎都被大口吞噬,只剩一颗硕大的蛟头还留在外面,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An Le ,眼中仍残留着不敢置信的情绪。

  随后,就连这颗头颅也无法幸免。

  坚固的鳞片破碎,white skeleton 断裂,blood light 崩现。

  骇人可怖的咀嚼声连绵不绝的响起,听得江俊良和程月梅两人心生颤栗。

  这,就是饕餮之威!

  另一旁,亲眼目睹雷蛟被Second Senior Sister 吞下后,An Le 的心底才sighed in relief ,而后身躯一软,险些支撑不住直接跪倒在地。

  “老墨,扶我到边上去。”

  An Le 眼前时不时发黑,强撑着最后的清明暗道。

  老墨自然顺从照做,在地下托着An Le 移动。

  而在江俊良看来,则变成了An Le 在硬接fourth rank monster beast 一击后还有余力移动,心中的震撼更加强烈,An Le 在他眼中的形象,变得愈发deep and unmeasurable 起来。

  来到距离两人稍远些的地方后,An Le 先前含在口中的medicine pill 化开,滋补的medicinal power 迅速扩散,如同spring wind transform to rain 般修补着他体内的损伤。

  这当然也是Su Dai 送给An Le 的宝丹之一,疗伤效力极强。

  加之An Le 【生生不息】词条带来的蓬勃生机,整具fleshy body 都在以极快的速度复原。

  饶是如此,在【龙耀威胆】“忽视疼痛”的效果褪去后,剧烈的疼痛瞬间便侵袭An Le 全身上下。

  “这次还是有些托大了。”

  An Le in the heart 反省道。

  事实上,他所受的伤势,远比表现出来得要严重。

  在程月梅两人看不到的方向上,An Le corner of the mouth flow blood ,脸色煞白,一身气血几乎被消磨掉一半,正面碰撞的那条手臂几近粉碎性骨折,肋骨、腿骨多处断裂,肌肉的拉伤更是数不胜数。

  最为麻烦的,还是身体深处的脏器,肺、肾、肝、胆……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损伤,在巨力之下被震得隐隐生疼,还有purple 雷力残余在体内,无时无刻不在传出麻痹的痛感,阻碍脏器的复原。

  若非An Le 的所有脏器都经过数次推演,怕是只需这么一击,就被龙紫雷震得粉碎。

  “fourth rank Great Demon ,果真厉害,远不是我现在能对付的。”

  An Le 心有余悸,他能接下this move ,运气反倒占了更大的部分。

  雷蛟并不想直接把他杀死,而是想抓住他,导致没有用尽全力,再加上关键时刻的mutation ,这才让An Le 侥幸生还。

  这mutation 不是别的,正是……Little Xiaohong !

  An Le 转头looked towards 身侧,red-clothed 的倩影近在咫尺,那张小脸距离他的鼻尖只有不到五公分,两条手臂缠在他的身上,lovable body 靠得极近,一副非常依恋的模样。

  而且this time ,那种实质般的触感更加明显。

  除了没有体温外,和daoist exactly similar 。

  “你醒了。”

  An Le 与Little Xiaohong 心念相通,直接in the heart 问道。

  Little Xiaohong 应道:“是的。”

  她的pretty face 上闪过一抹十分复杂的情绪,继续说道:“而且,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听到她这话,An Le 略有惊讶。

  如果说,之前的red clothed woman 像是一个智能程度有限的人工智障,只能进行简单的问答,遇到无法回答的问题就会卡壳。

  那么现在,她仿佛寻回了大半的智力、情绪,和正常人没有太大区别。

  对这种变化,An Le 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还没等他询问Little Xiaohong 想起了什么,不远处的山林中,再度传来一阵震动,隐约有一股古老mysterious 的气息扩散。

  “发生什么事了?又有Great Demon 被引来了?”

  程月梅神色紧张,惶恐不安的问道,她已被这接连发生的状况terrified 。

  老实说,原本以他们squad 全员Golden Core 的实力,只要小心一些,在这mountain range 深处也不会遇到太大危险,但可能是时运不济,才one after another 的遇上这些预料之外的危险。

  “不,不是Great Demon ,而像是……虚渊?”

  江俊良作为Aristocratic Family 子弟,见识比常人宽阔许多,眼下看着波动传来的方向,面容严肃凝重。

  “传言,居然是真的?”

  程月梅slightly startled :“虚渊?原来这里也有……”

  “那恐怕是因为之前的战斗,牵动了它吧?”

  就在这时,半空那只虚幻的大口渐渐收缩,随后化作一团灰色的rays of light ,外人无法看清rays of light 后的模样。

  灰光从天而降,径直掠过江俊良两人,来到An Le 所在的位置。

  “Second Senior Sister ?”

  An Le 惊诧道。

  “Little Junior Brother ,静心凝神,安心养伤。”

  叶灵儿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和之前没有太大区别,这才让An Le relaxed 。

  随后,他的身躯迅速被灰光包裹,温润丰盈的物质随着rays of light 一起渗入体内。

  An Le subconsciously 的吸收了这些物质,体内的伤势被飞速治愈,他的灵识也渐渐沉浸在其中。

  只是在那之前,An Le 好像隐约从灰光中看到一道……清瘦婀娜的silhouette ?

  ******

  灰色的rays of light ,还分出了一小股,落在程月梅和江俊良的身上。

  江俊良立刻拱手道谢:“many thanks Fellow Daoist Ye 出手相助!”

  这灰光倒没有给他注入秘力,而是在他们之间构筑了一定的联系。

  “太虚宫Disciple ,本就该互帮互助。”

  “到虚渊后,不要到处乱走,我会去找你们的。”

  叶灵儿淡淡说道,任谁也听不出,这风淡云轻声音的主人,方才生吞了一只fourth rank monster beast 。

  只是while speaking 的工夫。

  很快,山林中的震动愈演愈烈,mysterious 古老的气息,像是浓郁的雾气般笼罩all around ,这片deserted 的mountain range 显得越发幽深诡谲。

  灰光中的叶灵儿扭头looked towards 震动传来的方向,脸上浮现出些许怀念。

  “虚渊……还真是long time no see 了。”

  只见在大山深处,in midair 忽然出现了一道裂缝,空间仿佛被无形的大手向两边撕开。

  在裂缝中,则是一片难以形容的幽深。

  无数种不可名状、变幻不定、闪闪发光的颜色在其中流转。

  那种颜色和任何已知光谱中的色彩都不相同,只是透露出虚幻与真实交杂的邪异气息。

  裂缝在扩张到一定程度后,就不再变化。

  不过随之而来,便是一种几乎无法抗拒的引力,从裂缝中传出。

  这股引力不会作用在草木、山石上,寻常的wild beast 、虫蛇也不会被波及,只针对于气息达到一定程度的活物。

  像是一个口味刁钻的Gourmet ,在对自己的食材精挑细选。

  一瞬间,就有众多强悍的monster beast ,被强硬粗暴的吸入裂缝中。

  它们虽想逃跑,但在这庞大的引力面前,却根本逃不了几步。

  这样的mutation ,很快引发了极端的恐慌。

  众多monster beast 的嘶吼,在mountain range 中此起彼伏,成群结队的鸟妖振翅高飞,shuaa~ 的汇聚成一片。

  没过多久,一片仓皇逃窜的兽潮,就在这mountain range 中形成,飞速向外扩散,宛若潮水淹没周遭的山林。

  An Le 在推演中经历的兽潮,正是因此而来。

  尽管如此,还是有众多的monster beast ,没能逃过裂缝的引力,惨叫着被吸了进去。

  叶灵儿没想过逃跑。

  一方面,他们和裂缝的距离,实在太近了。

  毕竟本来就是她和雷蛟之间的战斗,引来了这样的mutation 。

  另一方面,她能感受到,自己已被那种吸引力牢牢锁定,impossible 逃离。

  当引力蔓延到叶灵儿entire group 身上时,他们也被裹挟着进入裂缝之中。

  ******

  与此同时。

  An Le 对这些变化一无所知。

  现在的他,正在耐心、细致的吸纳着叶灵儿赠予的秘力。

  在灰茫茫的rays of light 中,比海浪还要澎湃、比火焰还要炽热的能量,正continuously 的灌输进他的体内。

  “这不像是Second Senior Sister 的气血,倒像是……那条雷蛟的?”

  An Le 虽然沉浸在疗伤cultivation 中,但意识依旧保持清醒。

  他仔细感知之下,察觉到这些秘力中除了旺盛的气血,还有丝丝缕缕的thunder spiritual power 。

  “难道说,是Senior Sister Ye 把雷蛟吞食后所化成的秘力吗?”

  An Le 心中浮现出猜想:“只不过,Second Senior Sister 为什么不自己吸收呢?”

  从大战时雷蛟说出的几句话中,他隐约猜到,叶灵儿的状态,恐怕存在某些问题。

  否则,Second Senior Sister at first 就可以施展那种吞天灭地的能力,不会太过狼狈。

  还有一点,要是at the peak period 的饕餮,怎么想也不应该只有fourth rank 的实力。

  但这也不是An Le 现在该操心的。

  既然Second Senior Sister 将这些秘力灌输给他,那自然不能浪费,得好好的利用起来。

  An Le 的心脏peng peng 直跳,有如一台无比发达的马达,不断加速运转体内的气血。

  在修补大小伤口的同时,也将雷蛟的秘力little by little 的融入血液中。

  “这fourth rank monster beast 的力量,确实不凡。”

  “可惜的是,它还没能Dragon Transformation ,不然说不定能因此获得龙的力量。”

  An Le 心中感慨。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如果雷蛟真Dragon Transformation 成功,Senior Sister 也未必是它的对手。

  在气血运转的过程中,心脏处以Demon Essence Power 为核心的dantian 显得格外活跃,每次转动一个周天,都会有一缕全新的Demon Essence Power 被榨取出来。

  normally 里,An Le cultivation 时虽也能自己创生Demon Essence Power ,但速度缓慢,基本只够收支平衡,难以储存下去。

  可是现在,dantian 中的Demon Essence Power ,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积蓄、充盈,好似要一股作气把dantian 填满。

  An Le 有些惊喜,却很快面露凝重,小心的操控这股力量。

  Demon Essence Power 固然是种宝贵的秘力,但同时也异常凶险,一个不小心就会酿成大祸。

  他不免感到好奇:“寻常的monster beast ,可不会带来Demon Essence Power 。”

  “是因为雷蛟是fourth rank monster beast ,还是因为……它身上有别的特殊之处?”

  An Le 想起之前通过Magical Artifact “烟海沉龙”获取Demon Essence Power 的经历,那大概是因为它的主干是古老的龙骨。

  “Demon Essence Power 和龙之间,莫非存在特殊的联系?”

  “而且,这条雷蛟,似乎也认得Demon Essence Power 、red clothed woman ……”

  An Le 越是深思,就越觉得背后的隐秘,超乎他的预料。

  就在这时,面板上忽然闪过两行文字。

  【检测到Demon Essence Power 总量超过一个单位。】

  【是否用于提高词条品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