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 Beings Are Deceitful And Fleshly Body Is Infinitely Deduced Chapter 216

  许是美食的诱惑过于强烈,又许是这顿大餐刚好满足了breakthrough 那层“壁障”的需求。

  当叶灵儿再次睁开双眼时,她已经想起了许多尘封的记忆。

  与此同时,她感觉自己现在的姿势怪怪的,背后像是靠着一块温暖的、坚硬的东西,双手双脚都有些施展不开。

  “对了,Little Junior Brother !”

  叶灵儿左右看了看,惊奇问道:“Little Junior Brother ,你在哪呢?”

  这时,一道无奈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Senior Sister ,你能先从我身上下来么?”

  叶灵儿这才注意到,她此刻已重新化为了人形,正保持着和先前一样的姿势,坐在An Le 的怀中。

  而且,一丝不挂。

  拟态状态下的她自然没有衣物,变回人形后当然也不会凭空变出来。

  那坚实火热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An Le 的胸口。

  “Senior Sister ,衣服。”

  在叶灵儿站起身后,An Le 连忙脱下外衫,让她暂且披上,自己的脸朝向一旁,努力不去看那惊人的白腻。

  但在这过程中,还是难免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画面。

  有时候,An Le 不得不承认,感官、Spiritual Consciousness 太过敏锐未必是一件好事,想看不到那些风光都做不到,而且只要看上一眼,就几乎没法忘记。

  “好白……”

  An Le 想到Senior Sister 拟态时纯白的模样,就连一丝杂色都没有,只感觉这颜色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过,叶灵儿对此像是不甚在意,神态大大方方,更没有丝毫羞涩。

  想想也是,身为Great Demon 饕餮,她的部分观念肯定与常人有所差异。

  这反而弄得An Le 有些尴尬,好像是他太过矫情似的。

  叶灵儿欣喜说道:“Little Junior Brother ,我想起了好多事情!”

  An Le 也看出她的神情和之前有所不同,显然是恢复了许多记忆。

  但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An Le 便让叶灵儿先拟态化形,再离开这座restaurant 。

  ******

  不多时。

  阳河城外,一处偏僻无人之地。

  叶灵儿换上了一身Martial Artist 身穿的azure 劲装,接近两米的身材格外高挑修长,但看上去很是匀称,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曲线恰到好处,被衣物包裹的身前勾勒出有料的弧度。

  没吃饱状态下的她,当然不会显现出那幅肉山的姿态。

  也多亏大泰Divine Dynasty 中武道之风盛行,Body Refinement Martial Artist 体型更夸张的比比皆是,像是这种身高的衣服才不那么难找。

  她把长发简单的扎了个马尾,披在脑后,加上秀美的容貌,颇像是个外出游历的女侠。

  valiant and formidable looking 。

  “Little Junior Brother ,你这些天来竟然遭遇了这么多事,真是辛苦你了。”

  听完An Le 对近况的描述后,叶灵儿忍不住感慨说道。

  虽然An Le 的语气云澹风轻,但从这些事迹的tip of the iceberg ,尤其是为了寻找她和镇灵司以及江湖人士争斗的部分,叶灵儿又怎么听不出其中的凶险?

  以至于叶灵儿都有些歉疚:“Master 和Senior Brother 把你托付给我,本该由我保护你才是。”

  An Le 微笑说道:“不过是一些小事,Senior Sister 你没事就好。”

  叶灵儿颇为担忧的看了眼An Le 。

  ‘Little Junior Brother ,真的没事吗?’

  以她的感知和直觉,自然察觉到了An Le 气息的变化。

  那股属于虚空的幽诡气息,似乎已经与Little Junior Brother fuse together ,还沾染上了一种暗黄的、蛮荒的质感,与他一身气血不分彼此,呈现出极为诡异的状态。

  叶灵儿甚至都能从An Le 身上嗅到一丝丝危险的味道。

  她不明白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隐隐觉得,这可能会带来某种隐患。

  但此乃An Le 自己的选择,叶灵儿也不好多劝。

  她抬头looked towards 天边,语气略带沉重:“不知江芸Fellow Daoist 能否生还?”

  An Le 想了想replied :“她应该还活着。”

  江芸那枚被他坑走的炎种,依旧在体内静静燃烧,即便比起初时已经微弱了许多,但至少没有熄灭。

  而就An Le 对《大衍阳炎Immortal Art 》this 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了解,如果江芸已然身死,这炎种势必会就此消散。

  他继续说道:“江芸身为Aristocratic Family 贵女,body protection 手段层出不穷,性命肯定无忧。”

  “不过,她距离我们十分遥远,极有可能不在大泰Divine Dynasty 境内。”

  炎种之间本来有一种独特的联系,甚至可以进行spiritual power 的传输,但现在,这份联系澹得微不可察,足以说明两人遥远的距离。

  “尘……”

  叶灵儿口中喃喃念道。

  她normally 里一向温和可亲的神色,难得带上了几分愤怒。

  江芸或许能在虚空的席卷中幸存下来,可与他们同行的众人,恐怕只有极少数幸运儿能活下来。

  而且,如果没有“尘”那群人横插一脚,叶灵儿早就和An Le 一起回到太虚宫内。

  这段时间不好的经历,归根结底,还是拜“尘”所赐。

  “我记住他们了!”

  叶灵儿咬牙恨道:“尤其是那个叫做‘僖’的,下次见到他,must fiercely 揍上一顿,那袍子都给他扯掉!”

  An Le 默默nodded 。

  若是说之前,An Le 成为“净尘人”纯粹只是顺水推舟。

  那么现在,他和“尘”已经彻底结下梁子,等回到太虚宫后,must 让他们付出代价。

  “Senior Sister ,那我们何时启程回去?”

  这时,An Le 又问道。

  既然已经找到了Senior Sister ,他现在自然with one’s heart set on speeding home ,只想快点离开大泰Divine Dynasty 的疆域。

  “对了,说起这个……”

  叶灵儿hearing this ,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不如先问问Master 的意见吧?”

  An Le 皱frowned ,有些不解。

  “我刚想起来,Master 走之前给过我一件宝贝,能随时联系她。”

  叶灵儿有些sorry 的挠了挠头,顺带解释道:“当然,在虚渊那地方是用不了的。”

  An Le 先有些惊讶,但想想Master 临走前都给了他一滴血,如果给叶灵儿某些压箱底的宝贝,倒也不算出奇。

  叶灵儿也不拖延,直接嘴巴一张,吐出一截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finger bone ?

  她的胃部简直像连通着另一个异空间,不仅能用于进食,还能存放一些item ,充当storage bag 的功效。

  之前叶灵儿也想凭借这项能力,保护众人不受虚空的侵蚀,但却被“僖”破坏了。

  “这莫非是……”

  An Le 眉头一挑,心里浮现出猜测。

  叶灵儿nodded ,还有点骄傲的说道:“没错,这就是Master 的finger bone 。”

  An Le :“……”

  他也不知道是炼body cultivator 士都这样,还是单单顾山山一人特殊。

  其他Divine Transformation Elder 出手赠礼,不是jade stone Cave Mansion ,就是法宝、cultivation technique ,但这Master 送的“珍宝”,怎么总好像是她自己身上的素材?

  以神化血、超速再生,原来是这么用的吗?

  默默压下吐槽的冲动,An Le looked towards 叶灵儿,等待她使用这枚finger bone 。

  叶灵儿修长的手指在手腕上一划,白皙的肌肤上立即多出一道伤口,殷红粘稠的鲜血缓慢的流出,滴落在finger bone 上。

  随着那滴血液流出伤口,An Le 的目光忍不住牢牢锁定在它之上。

  仅是几滴血液,竟是给他带来了极强的吸引力,仿佛散发着鲜美而馥郁的香味,带有直击灵魂的诱惑,驱使An Le 想去吮吸那道伤口,痛饮这种带有秘力的血液。

  以An Le 的willpower ,仅用了一秒钟就restored to sobriety and calmness ,克制住了那股汹涌的冲动。

  “这就是……饕餮之血?”

  An Le 之前曾从叶灵儿那里得到过一盆monster beast 血,加之“heavenly demon 转轮功”,解锁了【饕餮之胃】的词条。

  当时他并不知道Senior Sister 的身份,只是心底有所猜测。

  但现在想来,那盆monster beast 血里,可能混入了少量Senior Sister 的血液,才会有那般神异的功效。

  “这bloodline ,果然不凡……”

  “只是溢散的气息,就有这般诱惑力,怪不得隐Star Sect 的人会如此渴求。”

  An Le 轻声感慨,心中却没有任何其他想法。

  如果是敌人,An Le 就算花上Strength of Nine Bulls and Two Tigers 也要抢到手,但他怎么可能会对Senior Sister 叶灵儿出手呢?

  可就在这时,叶灵儿的声音却从旁边响起。

  “Little Junior Brother ,接好了。”

  一滴鲜血弹射似的向An Le 飞来,他subconsciously 的张开嘴接住,奇异的腥甜便在口中弥散开来。

  丝丝mysterious 的秘力,透过这一滴血进入An Le 的身体,主要渗透到胃部,使【饕餮之胃】得到了unnoticeable influence 的增益。

  这种变化并不明显,却又真实存在。

  “Senior Sister ?”

  An Le 惊讶的转头看去。

  叶灵儿laughed :“Senior Sister 我没什么积累,但给几滴血还是没问题的。”

  还不等An Le 开口,那枚莹澜如玉的finger bone 在血液的刺激下,绽放出一阵耀眼的光华。

  随后,一道模湖的illusory shadow 在两人眼前浮现。

  起初像是隔了层水帘一般模湖不清,但很快,随着无形中一股spiritual power 灌输进finger bone 后,画面渐渐稳定下来,宛若接受到信号的电视屏幕。

  这种画风十分清奇的景象,甚至还带有一两分科幻的风格,看得An Le 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

  他穿越至今的见闻也不算少了,比好些年长的cultivator 还要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但总还是能见到一些从未见过的场景。

  只能说,world 之大,there is no lack of strange things 。

  “灵儿?”

  illusory shadow 凝实后,自然便是身材娇小玲珑的顾山山。

  她依旧身穿那身大red 的宫装,但头发披在身后,相貌比起分别时好似成熟了一些。

  大约从七八岁的幼女,长成了十二三岁的萝莉。

  见到叶灵儿和An Le ,顾山山脸上立刻露出惊喜之色:“你们都还活着?”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通过光帘传来的声音稍微有些失真,像是隔着什么东西一样,但两人依旧能从中听出话语中的激动和庆幸,令他们心中一暖。

  An Le 开口问道:“Master ,在我们失踪后,发生了什么?”

  顾山山shook the head :“我不在虚渊,具体的情况也不甚清楚,只知道个大概。”

  “是小阳告诉了我,关于你们的事。”

  An Le 花了两三秒钟,才想起顾山山口中的“小阳”乃是去清寒分殿坐镇的阳荣子。

  每次从娇小的顾山山口中听到这个称呼,总有种微妙的违和感。

  “小阳说,现场只留下了一片狼藉,无从得知是谁下的手,而当时附近只有大泰Divine Dynasty 的秘密部队,也就被认定是他们所为。”

  “小阳本想继续深入调查下去,但大泰Divine Dynasty 在虚渊中的攻势竟意外的凶勐,导致他无法分心。”

  顾山山眼神幽深:“他还说,空气中残余有虚空的气息,既有可能是‘Heavenly Void 遁行符’的秘力,但却被外力打断了,故而将你们and the others 视作失踪状态。”

  “但包括Jiang Family 在内的许多人,都认定你们已经死了。”

  她嘴上说着“不甚了解”,但显然还是努力找寻过线索,却因为unable to attend to other things ,没法亲自寻人。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尘’下手了吧?”

  说着,顾山山的语气瞬间严肃起来,听得An Le 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

  叶灵儿惊讶的睁大双眼:“不愧是Master ,连这也能猜到!”

  顾山山无奈的看了眼自己这傻disciple :“这有什么难猜的,小芸本来就是我带进净尘人的人,而她身边肯定跟着一批实力不俗的cultivator ,会对他们出手的,大概也只有‘尘’了。”

  “只可惜,现在还在打仗,不然定要他们好看!”

  娇小少女的眼底闪过一抹阴冷,展现出几分属于Divine Transformation cultivator 的威严来。

  顾山山早就想对“尘”动手了,只是苦于那几位态度不明的Void Refinement cultivator ,才一直有所顾忌。

  但现在,“尘”的手都伸到她的Disciple 身上了,她又怎么能继续忍下去?

  顾山山看了眼两人,忍不住问道:“你们既然无事,why not 尽快回宗?”

  An Le 叹道:“Master ,我们现在……正在大泰Divine Dynasty 境内。”

  “en? ”

  顾山山惊讶挑眉,神色十分精彩,她也没料到会听到这个答桉。

  很快,她came back to his senses 问道:“在哪个州?”

  An Le 应道:“Qing State 。”

  “那距离边疆可不近……”

  顾山山brows tightly frowns ,像是在认真思考什么。

  犹豫许久后,她才说道:“灵儿、An Le ,你们二人暂时先留在大泰Divine Dynasty 吧。”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