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 Beings Are Deceitful And Fleshly Body Is Infinitely Deduced Chapter 218

  轰——

  随着无形vortex 的转动,An Le 体内的气血皆被牵引起来,blood vessels 中传出血液奔涌之声。

  而这奔流声,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剧烈、沉重。

  如果说之前的声音,仅是上百米宽的大江咆孝,那么现在,就好似一整片大海在翻卷怒号!

  这也代表着,An Le 的气血催动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地步。

  澎湃的热意从他体表溢散而出,散发出一阵阵热流,汗液在流出的一瞬间,就化作高温的蒸汽扩散开来,还因为些许气血的渗出,将其染成了血色。

  眨眼的工夫,这间卧室里就被滚烫灼热的血色蒸汽笼罩。

  也幸亏整座Cave Mansion 都由青虹jade stone 凋琢而成,材质特殊,否则在这种高温下,恐怕都要被直接点燃。

  “吼——”

  An Le 口中发出的声音,听上去已不再像是低吼,而完全变成了蛮荒古老的歌谣。

  他的双手轻轻舞动,气息little by little 的增强。

  但和之前不受控制的狂乱不同,An Le 的双目清明、思维清醒。

  他不再是被动的接受strength of Barbarian Desolate 的影响,而是主动与之接触,细细体悟其中的秘力。

  正因如此,本来想将An Le 叫醒的Little Xiaohong 也没有阻拦。

  她睁着一双大眼睛,惊奇的盯着An Le 的身体。

  若是寻常的邪祟,根本没法靠近这股extremely firm and fierce 的气血浪潮,光是目视就会受伤。

  但显然,Little Xiaohong 不是什么正经邪祟,而且或许是她和An Le 之间的特殊联系,她非但没觉得这气血terrifying 危险,反而还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亲切感。

  遵循着本能的冲动,Little Xiaohong 轻轻张开娇小的双唇,小小的took a deep breath 。

  真的只是很小的一口,几乎难以察觉。

  Little Xiaohong normally 里只会汲取An Le 身上的spiritual power ,像这样对气血产生渴求的欲望,还是第一次。

  就在她吸入这一小口炽热的气血后,Little Xiaohong 的pretty face 上立刻泛起明显的坨红,好似喝醉酒一般,beautiful eyes 迷离,沉醉在这股美好的滋味中。

  同时,她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一些尘封的画面。

  仿佛泛黄的老旧照片,一张又一张的展现在Little Xiaohong 眼前。

  有漆黑潮湿的地洞,有偏僻落后的山村,也有一道面目模湖的女性,还有……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可想起这些记忆,对她而言,却并非是一种美好的感受。

  red clothed woman brows tightly frowns ,头疼欲裂。

  好似有数不清的虫豸从脑海深处钻出,啃噬她的灵魂,要把带回那个如同地狱般的地方。

  但在这时,她脑海中响起了一道声音。

  ******

  一心沉浸在cultivation 中的An Le ,没有immediately 察觉到Little Xiaohong 的异常,他只感觉到,身体中那个vortex 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浑身的体温越来越高。

  这感觉极为奇妙。

  恍若一个无形的熔炉,An Le 体内的气血continuously 的灌输进其中,又不断的被tempering 、熔铸。

  在这过程中,他的精神与气血的联系愈发紧密,仿佛在趋近于顾山山所说的“以神化血,以血藏神”的境地。

  就在An Le 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他的胸口、肩膀、脸颊上……隐约出现了奇异的纹路,好似是由猩红的颜料涂抹而成,一点都不精致,反而充斥着野蛮而古老的韵味。

  丰盈的气血融入这些蛮纹中,形成像是回路般的存在。

  而回路的终点,正是那团不断缩小、凝实的vortex 。

  随着vortex 的体积逐渐凝缩,它的气息却越发强悍,将要形成与Golden Core 相似的构造。

  可也就在此时,一股强烈的阻力凭空生成。

  这阻力不是来自于任何foreign object ,而源于An Le 本身。

  两处dantian 中的Golden Core 不安的躁动起来,spiritual power 自行涌动起来,恍若不愿接纳这个身为异类的新成员。

  内视的An Le 见到这一幕,也终于明白了之前几次尝试失败的原因。

  阻碍血丹凝成的,果然是已有的两枚Golden Core !

  这一点也不难理解。

  虽说两Golden Core 一颗位于心脏,一颗位于dantian ,由于《星极虚渊功》和Demon Essence Power 的存在,性质上有着一定差异。

  但毕竟都是由spiritual power 凝结而成的,一出同源,相互之间自然不会排斥。

  而血丹就不一样了,全然由气血构成,和它们格格不入。

  简单来说,两Golden Core 就好像一个妈生的两个child ,忽然有一天,另一个妈生的child 要加入这个家庭,他们肯定不会心甘情愿,产生矛盾也是情理之中。

  可是,要An Le 就此放弃,显然也impossible 。

  这种独特的sudden enlightenment 机缘,extremely rare !

  或许错过了这次机会,就再也没有下次,更没法成功凝丹。

  稍作犹豫后,他便强行推动vortex 继续凝聚。

  An Le 乃是他体内spiritual power 和Golden Core 的主人,向来只有immortal cultivator 操控spiritual power ,哪里有反过来的道理呢?

  在他强而有力的推动下,躁动的spiritual power 顷刻间就被镇压,两颗dantian 滴熘熘的转了几圈,似是有些委屈,但也只能无奈接受这种结局。

  ******

  不知过去多久。

  An Le 睁开双目,清澈的眼底闪过flashed with blood color 。

  看上去却并不邪异,反而自有一股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

  若是有旁人在此刻注视着他,几乎就好像盯着一轮辉煌火热的大日,隔着这身皮囊,都能看出其中汹涌的Power of Qi and Blood 。

  但和common martial artist 稍有不同的是,An Le 体表有着数道血色纹路,乍一看粗陋不堪,但仔细观察,却透露出一种蛮荒的美感,好似有诡异的魔力。

  【解锁词条:「Immortal Ascension」 ——Immortal and Martial Dual Cultivator (金)!】

  An Le 看了眼面板,忍不住露出微笑,同时一攥拳头,感受着身躯中似乎要满溢出来的力量。

  “终于成了!”

  此时此刻,在他dantian 中,与那Golden Core 重叠的位置,隐约存在着一颗血丹。

  它充斥着气血灼热的气息,看似存在于Spirit Power Pill 田中,实际上却并不位于同一处空间。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这就好比位于不同图层的两个事物,仅仅在内视的图景中重叠在一起。

  Golden Core 与An Le 全身的meridian 相连。

  而血丹连接的,则是那些看起来分外诡异的纹路。

  “这是……”

  An Le slightly frowned 。

  他可没听说过,有哪个Martial Artist 凝结血丹,还会在体表生出这种怪奇的纹路。

  “是《Desolate God 凝丹法》的缘故?”

  An Le 心中思忖:“还是说,因为我体内已经有两颗Golden Core 存在,为了继续凝丹,气血只能另辟蹊径,借助这些纹路运转吗?”

  其实,他之前也察觉到了这些纹路的存在,却没有太过taking seriously ,但现在……想忽视都困难了。

  An Le 这时才发现,面板上还有一行提示。

  【解锁词条:「Limitbeak」 ——古荒蛮纹(紫)!】

  “古荒蛮纹?”

  An Le 细细咀嚼着这个词汇,耳畔忽而又响起了一些遥远而空旷的声音,像是源于demon 、或是来自最初的人类。

  只是this time ,他似乎能更清楚的听见那话语的含义。

  “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声呼唤。

  声音的主人,在呼唤、吸引着An Le 去到什么地方。

  蛮荒的大地、苍azure 的天空、空旷平坦的旷野……这一切本该生机勃勃,但在An Le 目视之处,仅是一片死寂的荒芜。

  “An Le !An Le !”

  Little Xiaohong 的叫声将An Le 惊醒,他勐地shook the head ,才从那种神游天外的状态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嘶……又是这样。”

  An Le 的神情骤然严肃起来:“是大荒的影响?”

  他发现,自己还是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

  既然cultivation 了《Desolate God 凝丹法》,那么在凝丹的过程中,就不可避免的会受到that aura 的侵染。

  和上一次相比,this time 的呼唤声明显更加清晰,甚至能听清具体的内容。

  同时,An Le 心底产生的冲动也越发强烈。

  哪怕是清醒过来的现在,他的身体也好似响应了这呼唤,想前往某个未知的地方。

  短期来看,An Le 还能用willpower 压下这股冲动。

  但放在长期的角度,这就好比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何时会引爆。

  要是在战斗的时候忽然分神,后果不堪设想,An Le 无法接受这种不稳定因素的存在。

  “万物背后都已被标好价码,这句话还真没说错。“

  An Le 轻轻感慨一声:“等回去后,必须找个一劳永逸的法子。”

  压下心中忧虑后,An Le thoughts move ,蛮纹就从体表消失,潜伏在皮肤之下。

  “咦?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这时,An Le 才注意到red clothed woman 神情的异常,小脸惨白,眼底残留着惊季,不禁问道。

  但听见An Le 的问话,Little Xiaohong 只是摇摇头,乖巧说道:“我没事。”

  An Le 看出她有所隐瞒,继续追问后却没有答复,只能就此作罢。

  接着,An Le 悄悄来到青虹玉府外,试验自己breakthrough 后的实力。

  即便是在荒郊野岭,An Le 也不想闹出太大动静,以避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呼——”

  普通的一次吐息后,An Le extend the hand ,moved towards 不远处的小山隔空一抓。

  山体嘎吱作响,体积迅速缩小。

  好似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将它们攥紧,在巨力下不断挤压。

  那些树木、花草,不断颤栗、折断,随后燃起了火光,这是被气血的高温所点燃。

  火焰吞没了一切,就连藏身其中的monster beast 也无法幸免。

  等到An Le 再张开手掌的时候,先前的小山便只剩下一人左右的球体。

  岩石被压缩后显得非常凝实、坚硬,甚至像是所谓的“diamond stone ”——一种在重压高温下才会形成的产物。

  而现在,An Le 仅是徒手一抓,就能制造出类似这样的存在,足以可见恐怖的力量。

  “这就是凝丹后的感觉吗?”

  “really strong !”

  An Le 眼睛微亮,正如他想的那样,气Blood Congealing Pill 给他带来的增益不可谓不大。

  老实说,他气血总量没有提升太多,但同样一份气血,能爆发出的气力却增强了一倍不止。

  甚至运行气血时,会有一种“如有神助”的感觉,好似周围的Heaven and Earth 都为他施加了一份助力,spiritual energy of Heaven and Earth 自然的响应An Le 的攻击。

  “原来,Shedding Mortality Realm 是这个意思?”

  An Le touched the chin ,secretly said in one’s heart 。

  他之前只是从其他Martial Artist 口中得知Fourth Realm 的特点,现在亲身体验一番后,无疑有了更深的了解。

  凝成血丹后,Martial Artist 的确能随意调用spiritual power 。

  但和immortal cultivator 不同的是,Martial Artist 催动的spiritual power 并非源自体内,而是来自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简单来说,前者将spiritual power 纳入dantian ,在需要时使用。

  后者则主动融入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借助周遭的spiritual power 战斗。

  “难道传说中One with Heaven and Earth 的Martial Arts Realm ,就是这么来的?”

  An Le 不免想得更深一些:“也正是因此,才会有灵灾的出现吗?”

  不难想到,如果Martial Artist 间大打出手,且大量调取spiritual energy of Heaven and Earth ,确实有可能导致附近地区spiritual power 紊乱,从而引发灵灾。

  “但还有些不对……”

  “既然如此,大泰Divine Dynasty 为什么要禁止cultivation 呢?”

  “应该反过来黜Martial Venerable 仙才是。”

  这个问题显然有些过于深奥了,不是现在的An Le 能想清楚的。

  他很快就将其抛之脑后在,同时心情古怪:“didn’t expect ,trifling Fourth Realm 的Martial Artist ,竟有这么强悍的特性。”

  这种Heaven and Earth 都在帮助自己的感觉,极为美妙。

  An Le 光是Basic Grasp 了这一点,实力就再次完成了一次飞跃。

  现如今,寻常的Golden Core cultivator 他不动用【虚空一握】这种ultimate weapon ,也能够翻掌灭杀,已经真正拥有了和元婴powerhouse 一较高下的资本。

  要是让那些被鬼面人教训的Fourth Realm Martial Artist 们知道,他之前居然连血丹都没有凝成,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话说回来,Fifth Stage 的特征是……气血如阳炎绽放?”

  An Le 轻轻挑眉,意念一动,周身便燃起火光。

  一瞬间,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一步到位,一次性breakthrough 了两境。

  但转念一想,An Le 还是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

  “这还没到形成领域的地步,估计只是气血的品质太高,have accumulated knowledge and deliver it slowly 之下,才能造成这种效果。”

  “硬要说的话,应该算是……半步阳炎?”

  收敛好breakthrough 后的心情,An Le 回到卧室内。

  刚好时间差不多了,他轻车熟路的打开面板。

  【开始推演!】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