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 Beings Are Deceitful And Fleshly Body Is Infinitely Deduced Chapter 219

  “呼——”

  An Le put out a breath ,眼中残余着被杀死的惊季。

  即便时至今日,他已经在推演里死了无数次,但每次面对死亡,还是没法平静对待。

  生死间有大恐怖!

  这次推演结束得比An Le 预想得还要快。

  就在推演中的third day ,An Le 和叶灵儿即将回到宝栖县的时候,三名Fifth Stage 的Martial Artist 忽然出现,发起了sneak attack 。

  别看叶灵儿现在恢复了大半记忆,但实力比起peak state ,还是有不小差距的。

  An Le 身为半步阳炎,一名Fifth Stage 还有可能战而胜之。

  可是三人一齐出手,有心算无心,加上他的运气有一点点背,最终还是没能幸免。

  “这就是Fifth Stage 的真实实力吗?”

  An Le 回忆与敌人战斗时的记忆,对方施展开来的阳域的确异常强盛,而且与Nascent Soul Cultivator 动用的道法完全是另一种体系的能力。

  每个人的阳域都具备不同的特性。

  猝不及防之下,连An Le 都吃了大亏。

  当然,An Le 更在意的还是——

  “他们是怎么找上我的?还能锁定行踪,提前埋伏?”

  从那三人的服饰中,An Le 不难看出,对方乃是镇灵司的人,还是至少千户的职位。

  如果是偶遇后再对他出手,An Le 倒还可以理解,可那时的情形,分明是早有预谋的袭击!

  “莫非……我的身份暴露了?”

  An Le touched the chin ,心头浮现出疑惑。

  不管是以鬼面人的姿态力压群雄,还是后来救走叶灵儿,An Le 全都没以真实身份露面,按常理,镇灵司应该没法追踪才是。

  但也不能排除他们动用了某种mysterious 手段。

  而且,如果只是这两件事,真的值得让三名Fifth Stage Martial Artist 动手吗?

  “在交手时,那三人似乎称我为……叛徒?”

  An Le 脑海中忽然divine light flashed ,frightened and scared 。

  “是Master 的那枚finger bone ?”

  在推演中,An Le 又让叶灵儿尝试去联系顾山山,结果却受到无形的阻力,像是隔绝了两地间的信号,最后以失败告终。

  而如果是使用finger bone 时产生的波动引来了镇灵司powerhouse ,那一切都能说通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An Le 想到Master 没说完的半句话,心中了然。

  想想也是,这样横跨两个地域进行联通的手段,肯定会有不小的隐患。

  若是An Le 没有推演面板,恐怕真会因此遭厄。

  现在提前发现了,自然是一件好事。

  “就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盯上了我们……”

  本着小心谨慎的态度,An Le 立刻叩开隔壁的房门:“Senior Sister ,醒醒!”

  叶灵儿本来睡得正香,嘴边还流着哈喇子,不知道梦里在吃什么美食。

  她白天不说话时看上去还颇has several points of 文静的气质,好似天上坠落凡尘的Fairy ,形象与气质俱佳,可眼下这睡姿……实在不容恭维,说“衣衫不整”都是在抬举她了。

  被An Le 突然叫起来,叶灵儿一时间还有懵,开口问道:“Little Junior Brother ,怎么了?”

  “开饭了吗?”

  这时,她又不免发出lightly exclaimed :“咦?”

  “Little Junior Brother 你……”

  叶灵儿眨了眨眼,心情很是惊奇。

  以她的眼力,自然能看出An Le 身上发生的蜕变。

  现在的An Le 在叶灵儿眼中,恍若一轮耀眼的大日,无时无刻不散发着炽热的光和热,但和之前充斥着侵略性的气血不同,它不带丝毫的offensive ,还带着一种boundless 、滋养万物的气质。

  只是站在Little Junior Brother 身前,就能嗅到一股格外旺盛的生机,让叶灵儿subconsciously 的想靠近他。

  这份气血,甚至让叶灵儿都产生了几分危机感。

  她心中惊诧暗道:“难道Little Junior Brother 的实力,都快追上我了吗?”

  “可我分明只是睡了一觉啊!”

  叶灵儿颇为不敢置信,脸上浮现出look of shock 。

  怎么就眼睛一闭一睁的工夫,An Le 的气血就勐地提升了一大截?

  apart from this ,叶灵儿还注意到了其他的异常。

  “Little Junior Brother ,你身上那些纹路……又是什么?”

  “待会儿路上再和你解释。”

  An Le 开口说道:“情况紧急,我们得赶紧离开此地。”

  叶灵儿虽不明所以,但对Little Junior Brother 的信任,还是让她无条件的照做。

  ******

  次日正午。

  在连夜连日的赶路下,两人没有丝毫停留,直接抵达了宝栖县。

  一路上有惊无险,只遇到了一些野生的Martial Artist 、monster beast ,算是避开了这次危机。

  回到宝栖县后,An Le 先是回到那间道观所在的小山,去找两个Disciple 。

  山上的景象与他走时并无太大区别。

  植被、树木越发繁茂幽深,小径蜿蜒,不知通向林间何处,透露出几分深幽、避世的意境。

  这么些天过去,山下依旧有零星的凡人、Martial Artist 到访,想要求见“无虚老仙”。

  即便无虚老仙近段时间都未曾露面,但在宝栖县这个小地方,他的名声反而在口耳相传下愈发响亮,还发酵演变成奇诡的模样。

  有hair grey-white 的old woman 步履蹒跚的沿着大路走来。

  旁边一名相貌寻常的Martial Artist 好奇问道:“老人家,你来这儿做什么?”

  old woman 又畏又怕的看了他一眼,老实说道:“俺听村里人说,这山里有一位老仙,很是灵验。”

  “俺想让儿媳妇多生两个大胖小子,所以来这里拜一拜。”

  Martial Artist 表情怪异:“无虚老仙,应该不管这个吧?”

  听到这话,old woman 却是有点嫌弃的瞥了他一眼:“不懂别乱说,俺们村子里都有好些人求成了呢!”

  “这老仙的ability 可大哩!”

  说完,old woman 转身走开,嘴里还念叨着“心诚则灵”“无虚老仙,法力无边”之类的话。

  见到此情此景,叶灵儿很是好奇:“Little Junior Brother ,这无虚老仙是谁?”

  “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难道真是什么immortal 吗?”

  An Le :“……是我。”

  听到刚才那些交谈,他的心情也十分古怪。

  就连An Le 本人都不知道,他居然还有带来“多子多福”运势的能力。

  乍一听有些离谱,但转念一想,倒也正常。

  由于An Le 之前做下的事迹、展露的实力,诞生了许多传言,当这些传说被凡人们听去后,在他们看来,无虚老仙已然不是一个Martial Artist ,而是Divine Immortal 那般illusory 的存在,omnipotent ,多生几个大胖小子算得了什么?

  这和太虚宫治下,凡人会把一些immortal cultivator 视作“immortal ”是一样的道理。

  叶灵儿完全没关注这些小事。

  她at first 还兴冲冲的好奇发问,而在听到An Le 的回答后,兴致立刻消散大半:“哦……”

  叶灵儿感慨道:“Little Junior Brother ,你身份有好多哦!”

  “什么鬼面人、玉面书生、无虚老仙……”

  她扳着手指一个个算到:“我都听到别人好几次说这些名字了,还以为是什么厉害人物,原来都是你啊!”

  An Le 叹道:“形势所迫,没有办法。”

  这时,叶灵儿又好奇问道:“话说回来,Little Junior Brother 你真能保佑他们多子多孙吗?”

  “好厉害啊,是怎么办到的?”

  An Le :“我不能!”

  ******

  闲聊片刻后。

  两人顺着山路向上走去,很快就抵达了那间老旧的道观。

  看到道观周围布下的禁制依旧完好无损,An Le 稍稍relaxed 。

  老实说,An Le 也有些担心,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会不会有鲁莽之徒强行闯入道观内,对两个Disciple 不利。

  但现在看来,他之前建立的威名太过凶悍,足以震慑一众宵小。

  不等An Le 两人走入观内,其中就响起一声青稚的喊话。

  “来者何人?”

  “竟敢私闯无虚观?”

  An Le 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无虚观?”

  他可不记得自己给这道观取过名字。

  紧接着,一名身材纤细的少年从门内走出,moved towards 门外两人冷冷看去。

  少年身姿笔挺,好似出鞘的利剑,小脸虽然稚嫩,但却岿然不惧,带着Martial Artist 特有的凌厉。

  他手持一柄赤red 的long spear ,隐有凤鸣响起。

  这不是尹飞尘又是谁?

  但和十几天前的他相比,现在的少年气血更加雄浑,体表微微泛起赤红的battle clothes 。

  这正是Third Realm ,气血外溢的特征。

  而且从尹飞尘的身体姿势来看,他这些天恐怕经历了数次实战,一举一动间都愈发老练,不再是武道的beginner 。

  Martial Artist ,光有气血是远远不够的。

  唯有在实战中磨炼胆气、钻研打法,才能在对敌时发挥出百分百的实力。

  An Le 暗暗赞叹:“这么短的时间,就有如此进步,说他是‘武道天才’还真没说错。”

  “不愧是我看中的Disciple 。”

  想到这里,他倒是动了别的念头,没有在immediately 展露出真容。

  在他观察尹飞尘的同时,少年也在小心审视着眼前这两个不速之客。

  男子面容白皙,相貌delicate and pretty ,自有一股scholarly flavor 。

  若是手持一本ancient book 或是一面白玉折扇,或许会更加合适。

  从表面上看,他似乎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阵大风就能将其刮倒。

  但哪怕以尹飞尘不算特别敏锐的感知,也能察觉到,在那身纤弱的皮囊下,隐藏的是比demon 还terrifying 、比大海还浩瀚的terrifying existence ,只是靠近,就仿佛在接近一片深渊。

  甚至直觉都在驱使他快点逃离此地。

  尹飞尘能这样坚定的站在原地,身躯没有颤抖,没有准备逃跑,都是他willpower 过人的结果了。

  而这种感觉,少年只在两个人身上见过。

  其一,自然便是在他眼中omnipotent 的Master ,无虚老仙。

  另一人,则是前段时间来到无虚观附近的一名Martial Artist 。

  毫无疑问,这是至少Fourth Realm 的powerhouse 。

  而另一旁的女子也not simple 。

  尹飞尘倒是没有过多关注她的相貌,可光是这身高,就有种难言的oppression 。

  虽然女子的神情好像有点呆呆的,但尹飞尘可不会因此小看她。

  借助容貌的欺骗性放松他人的警惕,this method ,他已经见识过很多次了!

  结合这幅书生的相貌,尹飞尘不难猜出对方的身份,出声说道:“玉面书生,吕彬?”

  “你来这里做什么?”

  “哦?你认得我?”

  An Le 澹澹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

  话音未落,他就向尹飞尘缓缓extend the hand 。

  他的手掌动作缓慢,仿佛时间被拉长了数倍,看似平平无奇。

  可在尹飞尘眼中,这手掌像是骤然变成了一片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黑影,笼罩在他的头顶,并且缓慢却无法阻挡的落下。

  语言难以形容面对这一掌的感受,那种恐惧、敬畏,仿佛要深深刻在尹飞尘心头,几近要摧毁他的心智。

  可少年竟是咬紧牙关,青筋暴起,拿起手中的long spear ,moved towards 那片天幕刺去。

  因为Master 说过,越是害怕,就越要fearless 的攻击。

  只要足够快,就连恐惧都追不上自己。

  嗤——

  尹飞尘的long spear 只是刺穿了空气。

  他抬头一看,却发现头顶什么都没有,仿佛那片阴影只是他产生的幻觉,而眼前的玉面书生也变了幅模样,露出一张俊美不似凡人的熟悉脸庞。

  尹飞尘自然一眼就认了出来,惊呼道:“Master !?”

  An Le 轻轻鼓掌,以示鼓励:“飞尘,你做得很好。”

  “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合格的Martial Artist 了。”

  即便他已经收束了大半的力量,但能面对那一掌主动出击,足以可见尹飞尘的temperament 。

  这时,尹飞尘还没从一系列的变故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依旧停留在玉面书生突然变成Master 的震撼中。

  “刚、刚才的玉面书生?”

  An Le 澹然回应:“那也是我。”

  既然都已经将尹飞尘视作Disciple ,很多事情自然没必要隐瞒。

  许是尹飞尘的接受能力得到了多次锻炼,他只是震惊了一会儿,就自言自语道。

  “果然!”

  “我就说小小的宝栖县,怎么会同时出现这样的powerhouse ,既然都是Master ,那就说得通了!”

  尹飞尘满是崇拜的looked towards An Le ,眼中像是闪着小星星。

  “不愧是Master ,竟隐瞒得如此之好。”

  “连我都察觉不到,更别说宝栖县的其他人。”

  这时,尹飞尘转头looked towards 一旁的叶灵儿,小心且respectfully asked :“这位……是师母吗?”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