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 Beings Are Deceitful And Fleshly Body Is Infinitely Deduced Chapter 220

  “en? ”

  听到这话,An Le 眉头一挑,险些在Disciple 面前破功。

  他和Senior Sister 看起来,难道很像是一对Dao Companion 么?

  不过,An Le 很快恢复平静,只是干咳了两声就解释说道:“不,准确来说,她是你的师伯,你可以叫她叶师伯。”

  尹飞尘hearing this ,懵懵懂懂的nodded ,有些意外的说道:“原来不是吗?”

  他尚且年幼,对旁人的情绪反倒更加敏锐。

  尹飞尘看现在Master 和这位师伯相处时的神态,和平时completely different ,像是卸下了所有的伪装,眼神中时有关切、亲近,而旁边的师伯则表现出强烈的依赖、信任,这才subconsciously 的认为两人是夫妻关系。

  另一旁,叶灵儿倒是touched the chin ,looked thoughtful 。

  “师母吗?好像也不是不行……”

  叶灵儿心里很认真的想着:“要是和Little Junior Brother 结为Dao Companion ,那他肯定会养我吧?有好吃的也会让给我,以后就再也不用担心饿肚子了!”

  她越想越觉得这法子有可行性。

  “我长得好看,凶大屁股大,Little Junior Brother 之前都盯着看呢!”

  “他一定会喜欢的。”

  思及此处,叶灵儿beautiful eyes 亮了起来,眼底闪过奇异的rays of light ,盯着不远处的An Le 。

  An Le 汗毛微微竖起,莫名有种被当做猎物盯上的感觉。

  他神色古怪的与叶灵儿对视。

  你又来添什么乱?

  尹飞尘没注意两人的眼神交流,低下头恭敬说道:“见过叶师伯。”

  这会儿,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原来Master 也有sect 的吗!?

  由于An Le 一向展现出的mysterious 形象,尹飞尘一直把他看做住在深山Old Lin 的孤家寡人,属于老怪一类的隐士。

  想到这里,尹飞尘不免敬畏的猜测。

  ‘到底是怎样的sect ,才能培养finished apprenticeship 父这种人物?’

  叶灵儿微笑着回应:“你就是飞尘吧,你Master 之前和我提过你。”

  “不错不错,是个好苗子,以后我罩着你。”

  说着,她很自然的extend the hand 。

  “对了,你有什么好吃的没有,分我点尝尝?”

  尹飞尘:“……”

  他一时间还没跟上叶灵儿的脑回路,之前说罩着自己也就算了,怎么刚见面就要吃的呢?

  An Le 无奈扶额:“别在意,你师伯她就是这种性格。”

  他发现道观中并无second 气息,于是问道:“对了,你姐去哪里了?”

  尹飞尘老实答道:“elder sister 她应该在县城府衙里。”

  “府衙?”

  An Le 皱起眉,语气微微严肃:“说说吧,最近都发生了什么事?”

  ******

  只是片刻的工夫。

  尹飞尘就将近日宝栖县较大的事件,都和An Le 大致讲述了一遍。

  别看之前An Le 离开此地后,闹出了许多很大的动静,但实际上,那总不过是十几天的时间。

  就在这十几天里,宝栖县其实没有太大的变故。

  在玉面书生的余威下,海宇青的改革异常顺利,几乎没有受到多少阻力,继续推行了下去。

  几大地主家族,现如今基本已然strength great injury ,不复先前的豪横。

  但令An Le 有些意外的是,除去那行事最猖狂、手段最very ruthless 的Xu Family ,海宇青没有对其他地主kill to the last one ,反而留给他们不少喘息的余地,甚至地主家中有人想来府衙内担任役员,也不会拒绝。

  尹飞尘不太理解海县长的这种做法,An Le 倒是隐约猜出个大概。

  事实上,海宇青并非是那种嫉恶如仇、刚正不阿类型的清官,他更加讲究实用主义。

  在宝栖县中,Imperial Court 的威信完全没有深入下面的村落。

  很多小村子里的人或许不知道当朝宰相、Divine Sovereign 的名讳,但绝对不会忘记隔壁村地主老爷姓甚名谁。

  地主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他们的确起到了管理平民、收束秩序的功能,若是真的pull up by the roots ,且不说那些多出来的田地难以处理,宝栖县也会被弄得一团糟。

  这就不是海宇青想要见到的局面了。

  老实说,An Le 还挺佩服这个仅有Third Realm 的Martial Artist 。

  单论这份temperament 、执行力,以及对其中“度”的把控,他也未必能比得上对方。

  据尹飞尘所说,即便天气干旱,地里的收成不好,可宝栖县农民的压力却减轻了许多,整个县城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尹毓前去府衙内,倒不是她犯了什么事,而只是去找其中的Third Realm Martial Artist 相互切磋,磨炼skill ,顺带偷学一些本领。

  海宇青或许看在尹毓是无虚老仙Disciple 的份上,又或许是单纯的赏识她,不仅没有将她拒之门外,还数次默许放行。

  就连尹飞尘都见过他两三面,语气十分恭敬。

  An Le nodded :“so that’s how it is 。”

  这时,尹飞尘神色有些cautiously :“Master ,你不会怪我们吧?”

  An Le 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想法。

  尹飞尘无非是担心他们去找其他Martial Artist “学艺”,引起他这个正牌Master 的不满。

  但An Le 哪里是这么小气的人?

  他轻笑说道:“武道,岂是如此不便之物?”

  “你们无论找谁学习都没关系,只要能将别人的skill 化为自身的养分,有所成长,那就足够了。”

  “真要speaking of which ,倒是我这个Master 突然抛下你们不管,有些失职了。”

  尹飞尘立刻瞪大眼睛,摆手说道:“没有的事!”

  “Master 的事情,肯定比我们两人要重要啊。”

  An Le 心中一暖,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道:“你之前说,还有一个powerhouse 拜访了无虚观?”

  “嗯嗯。”

  尹飞尘将小脑袋点得像是啄木鸟,神情严肃的说道。

  “他给我的感觉,就和之前的Master 你一样厉害。”

  “之前的我?”

  An Le 先是有些奇怪,但很快就想明白,尹飞尘的“之前”,乃是上次见面的时候。

  在凝结血丹,解锁【Immortal and Martial Dual Cultivator 】这个golden 词条后,An Le 的实力再次完成breakthrough ,自然和先前有了很大区别。

  ——顺带一提,An Le 细细研究了下【Immortal and Martial Dual Cultivator 】这词条,发现它比起解锁能力,更像是“勋章”“成就”一类的存在,证明An Le 在cultivation 和武道上都达到了a certain realm 。换而言之,不是An Le 获得了这词条才变强,而是变强了才将其解锁。

  “Fourth Realm 的Martial Artist ?”

  An Le slightly frowned ,又问道:“他是否穿着black 劲装,袖口还纹着两条golden mark ?”

  尹飞尘再次惊讶睁大眼睛:“不愧是Master ,连这都能料到。”

  “不过,我没注意他袖口的golden mark 有几条,好像是两条,又好像是三条?”

  “他只在道观外站了一会儿,像是确认了什么事情,然后就走了。”

  听到这话,An Le 彻底确认陌生来客的身份。

  “镇灵司?”

  “是为了无虚老仙而来?”

  An Le 对此并不惊讶。

  毕竟,先前的司徒远,也主动找上了玉面书生状态下的自己。

  对名声在外、mysterious 恐怖的无虚老仙,肯定也会有镇灵司expert 闻讯而来。

  就An Le 对镇灵司的了解,其中的成员往往都会主动和那些潜在却尚未登记在册的Fourth Realm Martial Artist 接触。

  其中的原因有两点。

  第一,这本就是镇灵司的工作之一,让Fourth Realm Martial Artist 去登记,大概也是他们的业绩。

  第二,身处相同州域的Fourth Realm Martial Artist ,往往会被分配到同一州的镇灵司。

  就好比有新同事要进组,提前观察或是打好关系,总是件好事。

  这次也算An Le good luck ,要是遇上一些性格暴躁的Martial Artist ,恐怕会直接闯入道观内,造成破坏,或是伤害到Yin Family 姐弟。

  when the time comes ,旁人自然会知晓无虚老仙已不在此地的消息,说不定会联想到同样离开的玉面书生身上。

  而这位,只是在确认An Le 不在后,就默默离去。

  在大部分Martial Artist arrogant and despotic 、性情爆裂的大泰Divine Dynasty ,这简直堪比一股清流。

  An Le 又问道:“那他在走之前有说些什么吗?”

  尹飞尘想了想说道:“他说,自己叫做裴尊,若是Master 你回来了,可以去镇灵司找他。”

  “裴尊?”

  An Le 默默在心底记下这个名字,同时也意识到:“不能再拖了。”

  “是时候去镇灵司一趟了。”

  ******

  下定决心后的An Le ,格外的swift and decisive 。

  他只花了半天时间,就处理了在宝栖县的大部分事宜。

  An Le 先是去见了海宇青一面,并从他那里意外获得了一份介绍书信。

  据海宇青所说,他在镇灵司中也有一两个相识的Martial Artist ,或许能有所帮助。

  再者说,海宇青好歹是大泰Divine Dynasty 正式委派的官员,有这么一位县长背书,无疑能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经此一事,An Le 对海宇青的“会做人”有了更深的认识。

  说实话,在最初见到这位皮肤黝黑,长相颇似老农的县长时,An Le 还以为他会是那种认死理的人。

  事实证明,you can’t judge a person by appearance 。

  有意思的是,海宇青不知从哪里听说了一些传闻,在临走前十分严肃的告戒An Le 。

  “青、灵两州最近出现了一名唤作鬼面人的peerless powerhouse ,一身实力unpredictable and mysterious ,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镇压数名四境,就连镇灵司的powerhouse 都不是对手。”

  “最关键的是,此人性情凶残、喜怒不定,说不定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开杀戒。”

  “吕兄可千万要当心!”

  An Le 心里憋得很难受,但也没法拆穿,只能应道:“一定一定。”

  ******

  而在An Le 走后,海宇青忽然sighed ,神情像是轻松了许多。

  他叹息并不是因为有什么事瞒着An Le ,也不是做了亏心事,而只是因为……呆在对方身边,不轻松。

  与十多天前相比,现在他光是站在吕彬身边,都有种说不出来的压抑。

  就好像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和手持危险器械者共处一室,即便想要平等交流,也会因为潜在的威胁变得不那么平等。

  海宇青忍不住向旁边的青正阳问道。

  “正阳,你最近cultivation 又有所精进,能看出……吕兄到底达到哪一步了吗?”

  青正阳的目光仍停留在An Le 远去的方向,双眼中有种难言的痴迷。

  而等到他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后,却又变成浓浓的暗然,仿佛在目视太阳后意识到自身渺小产生的自惭形秽。

  当差距大到一定程度后,就连嫉妒这种心情都无法生起。

  青正阳replied :“看不出来。”

  “像我这样的ordinary person ,光是直视太阳都要拼尽全力,又怎么能窥见它的全貌呢?”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他早已走在我们看不到背影的坦途上。”

  ******

  除去和勉强还算是朋友的海宇青见面外,An Le 还以无虚老仙的模样去见了几位“old friend 。”

  包括董家的董山,还有其他几个地主。

  An Le 本意是想看看还能不能从他们身上捞出些油水来,但去这几家地主的院子里一看,就知道没戏了。

  而且,董山and the others 都已经死心,不想、不能、不敢要求无虚老仙去做什么。

  An Le 也sorry 再榨取他们的剩余价值,在告诉这些人自己即将离开宝栖县后,就默默离去。

  second day ,拜访无虚观的人发现,之前的那座小山,竟是一夜之间消失得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失踪的不仅是山上的道观,就连山岩、树林、杂草都一并disappeared ,只留下一片平坦的空地。

  若不是好些凡人everyday all 会到此拜访,或许都会以为自己记错了路。

  目睹这般奇景,人们十分震撼。

  部分人意识到,这肯定是无虚老仙的手笔。

  而且,他恐怕再也不会回来了。

  ******

  就在离开宝栖县的third day 。

  An Le 先在城外安置好叶灵儿以及Yin Family 姐弟,随后,便来到了Qing State 镇灵塔之下。

  塔底的Martial Artist 见到这位身穿青衣、容貌delicate and pretty 的书生,主动发问。

  “阁下是?”

  An Le 彬彬有礼的一拱手:“在下吕彬,前段时日侥幸breakthrough Fourth Realm ,特来贵司登记。”

  hearing this ,那看守惊奇问道:“可是宝栖县的玉面书生?”

  “正是。”

  两名看守对视一眼,像是有些犹豫,如同遇上了很难办的事情。

  An Le 毫不意外,对此早有预桉的他直接说道:“司徒百户,应该在塔内吧?”

  “劳烦二位带我去见他一面。”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