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 Beings Are Deceitful And Fleshly Body Is Infinitely Deduced Chapter 221

  “劳烦二位了。”

  说着,An Le 不动声色的递去两张银票。

  一左一右两名看守立刻接了过去,神色放缓,语气也不像先前那么生硬,友善的说道。

  “吕Young Master ,请随我来吧。”

  大泰Divine Dynasty 的贪污腐败,可不仅存在于朝堂上,像是这小小的镇灵司,也深受这种unwritten rules 的影响。

  这里好歹是他们的老巢,An Le 还是要尊重一下的。

  当然,如果是鬼面人或是无虚老仙,肯定不会遵循这种规则,但既然是“与人为善”的玉面书生,稍稍忍耐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有了银票开路,两名看守迅速放行,其中一人主动领着An Le 去见司徒远。

  刚一迈入镇灵塔的大门,An Le 就在空气中闻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味,带着奇异的腥甜。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血丹微微一震,blood vessels 中的气血subconsciously 的躁动起来。

  带路的Martial Artist 耳畔恍若响起海浪奔涌之声,但转瞬就disappeared 。

  “咦?这是……”

  他面露茫然,心生震撼。

  但左右看了两圈,却没发现这声音的来源,只以为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这种状况,在镇灵塔工作的大部分Martial Artist 身上都曾出现过。

  An Le 没在意此人的想法,默默压抑体内的气血,secretly said in one’s heart 。

  “这座镇灵塔,既是Qing State 镇灵司的总部,也是一个Martial Artist 的cultivation Holy Land 。”

  “光是surrounded by this ,气血就会持续受到刺激。”

  这是他在推演中获取的宝贵情报,但其背后的原因,却是暂且不知。

  许是那银票的作用,向上走的路上,Martial Artist 主动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吕Young Master ,其实真不是我俩为难你。”

  “而是司里前段时间就提到过你的事,当时两位百户大人都起了争执,我们两个守大门的,实在不敢掺和啊。”

  An Le 澹澹说道:“另一位百户,可是厉云深?”

  这Martial Artist 忍不住一愣神。

  ‘这吕彬,竟然敢对厉百户直呼其名?’

  ‘胆子好大!怪不得厉百户对他如此不满。’

  虽说镇灵司广泛招纳Fourth Realm 的Martial Artist ,网罗天下人才,但Fourth Realm 又不是地里的大白菜,随便一抓就能抓一大把。

  想当年的Red Feather Sect 、Purple Cloud Sect ,其Sect Master 都只是Golden Core Realm cultivator ,由此可见,和他们实力相彷Fourth Realm Martial Artist 的罕见以及地位尊崇。

  斩杀evil monster 、缉拿嫌犯这些事,自然由Fourth Realm Martial Artist 亲自出手。

  可处理公务、接待他人这些杂事,总不能劳烦他们吧?

  所以在镇灵司里,其实还有相当数量的第二、Third Realm Martial Artist ,比如眼前这名看守。

  normally 里,厉云深这类Fourth Realm 的百户,既有权力又有实力,对他们来说,就好像天上的人物一般。

  见面了不仅要恭敬行礼,对方有什么无礼的请求,也要尽可能满足。

  而眼下,这还没加入镇灵司的吕彬,就敢这般直呼其名,以后他还想做什么,看守已经不敢想了!

  看在银票的份上,看守还是小心提醒道。

  “吕Young Master ,到了镇灵司,可不比外面,最好谨言慎行。”

  An Le on the surface 自然nodded 称是。

  看守大致讲了讲先前镇灵司关于玉面书生闹出的纷争。

  无非是厉云深提到宝栖县有这么一个危险人物,迟迟不来镇灵司登记,应当直接发布通缉,按照抗命者处理。

  而司徒远则站出来力挺吕彬,说他不日就会来拜访,厉云深是在using public office to avenge private wrongs 。

  他们两人本就有矛盾,因为这件小事再次爆发口角,还去Martial Practice Stage 切磋了一场,最后在另一名百户的劝说下勉强作罢。

  这才让不少人知晓了“吕彬”的大名。

  否则,一个小小宝栖县出来的Fourth Realm Martial Artist ,名头可不会大到这种地步。

  聊天的同时,An Le 的视线环顾all around ,观察着这座镇灵塔的内部构造。

  镇灵塔被分为数层,each layer 则有数个不同的区域,每层之间由环形的阶梯相连。

  墙壁、台阶、地板……这座高塔中的大多数存在,都是相同的材质,呈现黑灰色,介于岩石和金属之间,格外坚硬。

  寻常的Fourth Realm Martial Artist ,恐怕都没法打破镇灵塔内的一面墙壁。

  有意思的是,An Le 竟是从中嗅到了spiritual power 的气息。

  仿佛这座镇灵塔中存在某种奇异的array ?

  或者说,仪轨?

  An Le 眯起双眼思索:“或许……和这股刺激气血的气味有关。”

  一路上,两人也遇上了许多镇灵司的Martial Artist 。

  An Le 发现,这些人的态度几乎形成了两个极端。

  Second Realm 、Third Realm 的Martial Artist ,在察觉到An Le 身上的气息后,都表现得很是恭敬,甚至于有些谦卑。

  而反观已经成就Fourth Realm 的Martial Artist ,眼神中都带着几分轻蔑,仿佛见到了乡下来的country bumpkin ,不过因为侥幸才和自己平起平坐。

  显然,他们可能已经认出了“玉面书生”这个身份,心里不免有些轻视。

  宝栖县相比于阳河城,都已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地方。

  更别说,这里乃是Qingzhou City !

  不得不说,地域间的差异确实存在。

  Martial Artist cultivation 武道,可不是闭门造车,与旁人的切磋、比斗,cultivation 所用的资粮,profound 精进的method ……都缺一不可。

  而很多资源,只能在繁华的大城市获取,小乡镇想买都买不到。

  故而,大城市中出Fourth Realm Martial Artist 的概率,就是比小地方要多。

  镇灵司中许多powerhouse ,都出身于Qingzhou City ,还有完整的师承,关系盘根错节,自然会排斥An Le 这种“野生四境。”

  这时,一名脸上带疤、眉眼间满是凶意的大汉走了上来,粗声粗气的问道。

  “你就是吕彬?”

  看守见到此人,眼底闪过一抹惊惧,subconsciously 的后退两步,不敢与他对视。

  大汉名叫孟野,在Qing State 镇灵司内名声不小。

  但他这名气却是纯正的恶名!

  据这守卫所知,孟rogue cultivator 行的martial arts 唤作血煞功,在打熬气血后,将其与baleful aura 结合在一起,动手时自然带有一股凶煞之意,直击敌人的灵魂。

  与他交战时,便会受到这股血煞之力的影响,天然弱上三分。

  既然cultivation this cultivation art ,孟野的性情也可见一斑。

  他对四境以下的Martial Artist 几乎没有好脸色,动辄打骂欺辱,尤其喜欢虐杀仇敌,每每杀人后,都会留下一片惨烈的狼藉,足以令常人目睹后反胃呕吐。

  这样一个凶残的Martial Artist ,看守normally 里躲避还来不及,却didn’t expect 对方主动找了上来。

  他看了眼旁边的玉面书生,心中secretly sighed :“吕Young Master 这次怕是要遭重了。”

  “还没入司就碰上此人,算你倒霉。”

  迎着孟野凶厉的目光,An Le 不卑不亢的nodded :“是我。”

  “呵,模样长得倒周正,但未免太纤弱了吧?”

  孟野怪笑一声:“白白嫩嫩的,倒像是个兔儿爷。”

  说着,他就在An Le 肩膀上用力一推,Blood Fiendish Qi 显现。

  看到那无形猩红浮现的瞬间,看守再次叹息:“完了!”

  他知道,孟野与厉百户相熟识,这次多半也是为了替厉云深出气,才来给吕彬一个下马威。

  那股猩红正是孟野tempering 出的血煞,猝不及防下,如此近距离接触,吕彬绝对会当众出丑。

  过去,被这血煞吓到失禁的Martial Artist ,也不在少数。

  可就在看守叹息还未落下时,孟野却是勐地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双目圆睁,童孔紧锁,subconsciously 的后退两三步。

  在他的眼中,身前的文弱书生已不见踪影。

  只有一片熊熊燃烧的world 。

  天空呈现出和地面相同的灰暗,到处都是残破的废墟,哀嚎与哭泣共同鸣响。

  数不清的尸骸堆积在一起,在炽烈的火焰中燃烧、融化,变为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飘散的灰尽,在滔天血浪中浮沉。

  鲜血的铁锈味是如此刺鼻,白骨仿佛铸就成了王座。

  而在王座上,一双漆黑幽深的眼眸,正在注视着他。

  “不……”

  孟野眼底只剩下惊恐,浑身颤栗如糠筛。

  他的那点血煞,和这凶煞之景相比,如同是尘埃遇见了风暴,在一瞬间就被卷入其中,根本无法类比。

  在看守不敢置信的眼神中,被推了一掌的An Le completely motionless ,神色如常。

  反观另一边的孟野,神情无比恐惧,眼神涣散,嘴唇蠕动说着“不要过来”“不……”一类的话。

  随后,似乎是孟野本能的求生欲发挥了作用。

  他连一句狠话都没留下,就慌不择路的moved towards 远离An Le 的方向逃去,逃跑的路上还摔了一跤。

  这般mutation ,引来了旁人奇怪的注视。

  看守惊讶的望向An Le 。

  An Le 也惊讶的挑眉:“他怎么了?”

  “你可是看到了,我什么都没做啊。”

  看守:“……”

  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其中的猫腻?

  但看守更不会傻到直接拆穿,只是对An Le 的态度愈发恭敬。

  不动手就把孟野吓成这样,要是动起手来,那还了得?

  An Le 摇摇头,点评道:“这人胆子这么小吗?”

  “真是看不出来。”

  他方才动用的能力,自然便是【司天之厉】,在一次又一次的增强后,这项词条还结合了【Void Demon 铠】的部分特性。

  要论fiendish qi ,孟野还差得远呢!

  ******

  经过此事,其他Martial Artist 对待An Le 的态度,也多上了几分慎重,几乎没人会像孟野这样直接找上来挑衅。

  不管在哪里,总要靠实力说话。

  有了孟野的例子在前,他们再想找An Le 麻烦,就得在心里先掂量一下。

  不多时,司徒远自己就赶到了An Le 身边。

  “吕兄弟,你来镇灵司怎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

  “我这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把你盼来了。”

  他脸上还带着汗,身上冒着热气,一身气血尚未平复,好像刚才还在进行某种激烈的运动。

  An Le 问道:“我莫非打扰了Brother Situ 的好事?”

  司徒远摆摆手,轻松said with a smile :“不是你想得那样。”

  “我方才只不过在Martial Practice Stage cultivation 罢了。”

  司徒远扫了眼An Le ,发现他身上没有伤势,这才relaxed ,关切问道:“我听说孟野刚刚找吕兄你麻烦了,应该没有大碍吧?”

  其实司徒远压根不认为孟野能给An Le 造成什么麻烦。

  就玉面书生展现出的实力,不要说是孟野,就连自己都不是对手。

  但想法是想法,嘴上还是要客套一下的。

  旁边一直跟随An Le 走来的看守,这会儿已经有些看呆了。

  司徒百户对这吕彬的态度,浑然不像是对待即将接纳的手下,更不像是平起平坐的同事,反而热情得有些谦卑!

  简直如同……在面对一名镇灵司千户?

  ‘难道在司徒百户看来,吕彬今后能爬到那种位置吗?’

  ‘还是说,他的实力……’

  “嘶……”

  想到这里,看守微微吸了口凉气,忽然觉得兜里那张银票沉甸甸的,格外烫手。

  眼见着An Le 马上就要跟着司徒远离去,他咬咬牙,走上前,递去一张一千两的银票。

  “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还望笑纳。”

  An Le 惊奇的看了他一眼,倒也不客气,拿钱走人。

  这钱An Le 要是不收,这名看守说不准还会寝食难安。

  ******

  有司徒远带路,两人一路畅通无阻。

  不过看其他Martial Artist 的神态,An Le 发现了一件事,向司徒远问道:“Brother Situ ,为何我看镇灵司内的氛围,颇有些紧张?”

  “cough cough 。”

  司徒远用干咳打断了他的话:“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待会儿再聊。”

  等来到私人的房间后,司徒远才苦笑说道。

  “didn’t expect 吕兄如此敏锐,连这点都能看出来。”

  司徒远又问道:“你可知晓前些日子的荒山事件?”

  An Le 神色如常,没有暴露任何weak spot :“略有耳闻。”

  “frankly ,我们Qing State 镇灵司的代镇灵使武大人,对那件事极为重视,不仅发布高额悬赏,还派出了司内精锐。”

  “结果……最后无功而返。”

  司徒远放轻了声音,仿佛担心被别人听见:“这大大伤了镇灵司的颜面,武大人自然因此震怒,心情很是不好。”

  “所以司里大家都很紧张,生怕被他迁怒。”

  说到这里,司徒远想起一件事,小心问道。

  “吕兄,你认识……鬼面人吗?”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