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 Beings Are Deceitful And Fleshly Body Is Infinitely Deduced Chapter 225

  这晋升速度,简直不要太快!

  司徒远向来很会察言观色,不然也不会在An Le 还没加入镇灵司时就主动示好。

  眼见着An Le 马上就要飞黄腾达,他自然要抱紧这条大腿。

  不过,他还没说话,李关山却是目光幽深的looked towards An Le ,平静的问道:“吕小友,你还隐藏了实力,对吧?”

  hearing this ,司徒远heart startled 。

  方才吕彬展现的实力,就已经让他惊诧不已,自觉不是对手。

  可那,都还是隐藏后的结果?

  被一语点破的An Le ,面色不改,坦言承认:“毕竟只是一场比试,没必要全力出手。”

  以Fifth Stage Martial Artist 的眼力,要看出An Le 隐藏的一些端倪,并不困难。

  也正是因为这点,李关山和宫夜才会争相抢夺An Le ,并许以百户的职位。

  还是那句话。

  四境之间,亦有差距。

  一个初入四境的Martial Artist ,和资深四境,价值间的差距可想而知。

  在两人看来,An Le 甚至不是普通的资深四境,而是资深中的资深,还有望breakthrough Fifth Stage ,所以才会花大力气招揽。

  不过他们也就只能猜到这种程度

  两人完全想不到,An Le 全力施展的话,就连他们都不是对手。

  听见An Le 承认后,李关山先饮了一口酒,而后叹道:“吕小友果然天资卓越,不过……在眼下的Qing State 镇灵司,这未必是一件好事。”

  An Le 配合的面露疑惑:“李千户何出此言?”

  李关山说道:“你有所不知,眼下那位代镇灵使性情尤为善妒,若是让他听闻了你的innate talent ,恐怕……”

  能让千户、百户、普通Martial Artist 都像是讨厌苍蝇一样嫌恶,也算是一种ability 。

  An Le 颇有些好奇,这代镇灵使武泉究竟是何and the others 物?

  压下心中念头,An Le 问道:“所以。Lord Li 先前才帮我遮掩吗?”

  李关山不说话,只是slightly smiled ,算是默认了。

  司徒远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只觉得他俩都是谜语人,在说些他听不懂的话。

  但司徒远也很上道,既然听不懂,那就不听。

  “吕兄,我敬你一杯。”

  司徒远举起酒杯,恭敬向An Le 说道:“恭喜你成为镇灵司百户。”

  他这会儿已经摆正了心态,彻底将自己放在更低的位置上。

  别人或许会信了An Le 那番兄弟义气的说辞,但司徒远自己心知肚明,他俩总共就见过几次面,不要说情谊,就连熟都不是很熟。

  但司徒远毫不在意,反而打算顺杆而上,抓住这份关系。

  现在不熟,多聊几次不就熟了?

  论抱大腿,他是专业的!

  就这样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了一阵,三人都聊得很是愉快。

  李关山明显对An Le 十分满意。

  他最怕的不是实力弱的手下,而是不带脑子的那种,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倒还是小事,可要是坏了他的事,那就crime deserving ten thousand deaths 了。

  从这番交谈中,李关山看出,这玉面书生不仅实力强悍,而且性情沉稳、是个聪明人。

  有些事无需解释,也一点就通。

  这种属下,就可以少去很多麻烦。

  想到这里,李关山越看An Le 越是顺眼,还主动透露了一件major event 。

  他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的说道:“这段时间,你们如果遇到了Golden Core Realm 的immortal cultivator ,must 尽快告知我。”

  “最好能抓活的!”

  司徒远好奇问道:“这是怎么了?”

  先前镇灵司固然也将immortal cultivator 作为业绩来抓捕,但能让李关山这样的千户都这么上心,只能说明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意外情况出现了。

  “具体的原因我不方便透露,只能说,可能与大泰Divine Dynasty 的奸细有关。”

  李关山语气有些兴奋:“你们若是能抓住正主,说不定能直接升为千户!”

  “总之,宁可错抓,不能放过。”

  “嘶……”

  司徒远hearing this 立刻意动。

  一跃成为千户的功劳,谁能不心动呢?

  An Le 神色也微微变化。

  显然,李关山要抓的,恐怕正是用顾山山finger bone 跨域通讯的嫌犯,想借此挖出一条大鱼。

  这不成了‘我抓我自己?’

  李关山主动提及这件事,暴露了不少信息。

  这说明,几名千户以及他们的得力手下,都已盯上了An Le 。

  一旦An Le 再次使用finger bone ,或许顷刻间就会陷入这些Martial Artist 的包围网。

  An Le 一向不会抱有侥幸的心理,在风波消停下来或是找到足够安全的地方前,他will not 再与顾山山联系。

  ******

  饭后。

  李关山有事率先离开。

  司徒远则亲自带着An Le 在Qingzhou City 选了一处宅邸,让他暂住其中。

  别看司徒远在李关山、宫夜两人面前唯唯诺诺,但要放在Qingzhou City 里,大多数人见了他,都得叫上一声“爷。”

  江湖Martial Artist 更是畏之如蛇蝎,根本不敢与他们起争执。

  这就是镇灵司的赫赫凶名!

  其实An Le 先前就能感觉到这一点,但亲身体会后,感触更为深刻。

  别说,以权势压人还挺爽的。

  An Le 就这样轻易的获取了一座无主的宅邸。

  宅邸位于Qingzhou City 相对偏远的地方,胜在偏僻无人,引发一些动静也不会吸引太多关注。

  万一真到了最坏的情况,要跑路也方便。

  送走司徒远后,An Le 把叶灵儿和Yin Family 姐弟也一并接来。

  对An Le 摇身一变就成了镇灵司的百户,不要说Yin Family 姐弟,就连叶灵儿都不怎么惊讶了。

  用她的话来说便是……

  “听起来有些离谱,但既然是Little Junior Brother ,倒也正常。”

  *****

  加入镇灵司的second day 。

  天还蒙蒙亮。

  An Le 就来到了镇灵塔下,门口站着的依旧是昨日那两名守卫。

  看见An Le 走来,两人腰板立刻挺得笔直,神情惶恐的说道:“吕大人!请进!”

  他们不得不惶恐。

  这俩守卫怎么想都didn’t expect ,一个刚加入镇灵司的新人,仅在第一天就摇身一变,成了aloof and remote 的百户大人。

  一想到他们昨天竟然还收了这位大人的贿赂银子,两人悔得肠子都青了。

  守卫唯一庆幸的是,自己主动重新塞了千silver tael 回去,不然他昨晚恐怕要慌得睡不着觉了。

  尽管如此,两人还是很慌。

  要是那种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心眼又小的Martial Artist ,说不定还会因此报复他们。

  甚至都不用动手,只要开口说句话,他们就要被赶出镇灵司。

  不过,An Le 可不是那种人,更没有欺压他人取乐的喜好。

  他面带温和的微笑:“不用那么紧张,我又不是什么坏人。”

  An Le 不说话还好,一说话,两名守卫身子便颤了颤,subconsciously 后退两步。

  一人忍不住问道:“吕大人,是有什么事吗?”

  “也不是什么major event ,只是想问几个问题。”

  守卫愈发cautiously :“您请讲。”

  An Le 微笑问道:“你们做这一行的,油水还挺丰厚啊?”

  看守心中一跳,知道重头戏来了。

  事实上,作为镇灵塔的守卫,别看只是看大门,其中可操作的空间也不小。

  同样是通报塔内的Martial Artist ,拖延一会儿和拖延许久可有相当的差别。

  当然,他们也是看人下菜碟,往往只会从非镇灵司的Martial Artist 那里榨出点好处来,尤其是那种有急事的外人,只需稍稍拿捏一番,便会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交出银票。

  两人本来可没想收An Le 钱,是他主动递上来的!

  “cough cough ,还可以。”

  两人心中已经做好挨宰的准备。

  花钱消灾嘛,不寒颤。

  “你们想错了,我来找你们,可是有一件大好事要分享。”

  An Le 面露mysterious ,在守卫身边耳语几句。

  听完后,两人都露出半信半疑的表情:“还有这等提升实力的手段?”

  An Le 板起脸:“我有骗你们的必要么?”

  “若不是看你二人与我有缘,这份机缘,哪里轮得到你们?”

  hearing this ,两个守卫都暗暗nodded 。

  现在的吕彬可是镇灵司百户,别说从他们这里拿钱,就算杀了两人,夺了全部家产,也不会受到多少惩罚,哪里有骗他们的理由?

  镇灵司就是这样一种地方。

  powerhouse is respected ,weak are prey to the strong 。

  和大泰Divine Dynasty 的江湖一样赤裸裸。

  守卫一齐说道:“谢过大人,我们会去尝试的。”

  做完这insignificant 的小事后,An Le 步入镇灵塔中,向着高层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后,其中一人忍不住问道:“你真要去试?”

  “这事怎么听怎么离奇啊!”

  “光是躺着就能变强,世上哪里有这种好事?”

  他的同伴态度倒是意外的坚决:“可吕百户确实没必要骗我们。”

  “试一试,最多也就亏点银子而已,要是不去的话……谁知道他会不会迁怒到咱们头上?”

  “况且……”

  这名Martial Artist 的眼中闪过一抹火热的渴望:“谁不想更进一步呢?”

  “我已经在Third Realm 停留太久了……”

  ******

  方才An Le 在两人耳边所说的,自然是无虚老仙的生意。

  借助spiritual power 对fleshy body 的tempering ,改善Martial Artist 的physique ,提升他们的气血。

  这门无本万利的买卖,An Le 可不打算放弃,而是准备继续在Qingzhou City 铺展开来。

  没办法,要赚钱的嘛!

  既然还要在大泰Divine Dynasty 待上一段时日,银两就是一种必不可少的资源。

  An Le one’s own cultivation 还未必要花多少银子,可别忘了,他家里还养着一只饕餮呢!

  Senior Sister 要是放开了吃,绝对称得上两脚吞金兽,多少银子都不够花。

  所以,这种相对“合法”的生意,还有必要继续下去,成为一项稳定的经济来源。

  至于为什么选中这两名看守,完全只是An Le 觉得他们与自己有缘。

  而且,An Le 敢肯定,他们都会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上钩。

  除去他百户的身份保障外,最关键的原因是……哪个Martial Artist 对实力没有追求呢?

  既然都走在这条攀登高处的路上,任何Martial Artist 都是有野心的,谁不想成为最powerhouse ,将其他人压在身下?

  An Le 所做的,只是小小的勾起他们的欲望,再抛出一个鱼饵。

  届时,他收获了银子,其他人收获了实力。

  这不是纯纯的双赢吗?

  两名守卫,只是开胃小菜而已。

  An Le 的目光还落在了Qingzhou City 里的大户身上,尤其是那些名门望族的长者,为了活得再久一些,他们势必会愿意付出不菲的代价。

  但那种目标肯定存在不小的风险,还需从长计议。

  *****

  不多时。

  An Le 直接走到了镇灵塔Eighth Layer 。

  有百户的身份和令牌,自然一路畅通无阻。

  来到Eighth Layer 时,空气中那股腥甜的气息明显浓厚了许多,光是站在此地,浑身的气血就微微活跃起来,散发出小小的热流,熨烫着他的肌体。

  这座镇灵塔,本身就是Martial Artist 的cultivation Holy Land 。

  An Le 走到Eighth Layer 拐角处的小房间,里面有一个相貌平平无奇的old man 。

  old man 正躺在一张老旧的躺椅上,半眯着眼,口中还叼着一个没点燃的烟杆。

  随着An Le 走来,old man 眼睛也不睁,闷闷说道:“令牌。”

  An Le 恭敬的将腰间令牌递过去。

  “我要调取这三个月的份额。”

  ”oh?”

  old man 的眼皮抬了抬,但很快恢复平静,沙哑说道。

  “在这里面死了,可连尸体都留不下来。”

  An Le nodded :“我知道。”

  “那么,祝你好运。”

  old man 在An Le 的令牌上操作了片刻,就将其丢了回去。

  “甲二房间,请自便。”

  An Le 接回令牌,便moved towards 小房间的拐角走去。

  穿过几条弯曲的通道,他很快来到了最深的一排房间。

  这里的墙壁、地板、房门都是由特殊的石材凋刻成,看上去极为沉重。

  总体是黑灰色,其中却夹杂一些猩红的纹路,好似blood vessels 的形状,且散发着一种怪异的腥气,无法散去。

  就好像这股腥气已经在漫长的时间里,渗入了这些石材中。

  “嗤——”

  就在An Le 走到甲二房间门口时,旁边写着甲一的房门恰好打开。

  蒸腾的血色蒸汽从中泄露出来,带着惊人的温度,将这甬道都给填满。

  与此同时,门里走出一道魁梧的身躯。

  他气吐如箭,一道澹澹血色的白气从口中射出,在墙壁上留下一个小小的印痕。

  这时,男人好像才注意到An Le 的存在。

  “哦?新人?”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